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來艷遇

桃花突然開

  阿P在一傢高爾夫俱樂部打工,工作辛苦,收入微薄。那天,阿P正頂著烈日修剪草坪,一個舉著陽傘的時髦美女款款走來,經過阿P身邊時,一部手機從她身上落到地面,美女渾然不覺。阿P忙過去撿起手機,追上美女還給瞭她。美女道謝後,要瞭阿P的手機號,說是要請客表達謝意。

  阿P本以為對方也就隨口說說,沒想到傍晚下班後,真的接到美女的邀請電話,說自己在君臨酒店大堂恭候。阿P受寵若驚,又覺著對方有點小題大做,忙說一點小事,真的不必破費。但美女堅持說,我已經訂好位子,我等你,不見不散喲。然後就掛瞭電話。

  有美女邀請,阿P忍不住有些飄飄然,他努力回憶,覺得美女有點面熟,以前應該來俱樂部打過球或者陪人打過球,這種人有的是錢,不吃白不吃。於是,他就給小蘭打瞭個電話,當然不敢說是美女相邀,隻說自己要加班,然後前往君臨酒店赴約。

  就這樣,阿P認識瞭這位叫小君的美女。兩人吃過飯後,還不算完,小君又央求說:“大哥,我的住處離這裡不遠,你能不能送我回去?”

  阿P骨頭更輕瞭,很紳士地說沒問題。兩人出瞭酒店,沿馬路並肩而行,經過百貨商場時,小君將阿P拉瞭進去。

  小君徑直來到時裝區一傢品牌店內,自作主張選瞭一條休閑褲、一件體恤,讓阿P試穿一下。阿P多少聰明,已經猜出大概,假意推辭瞭一番,便去試衣間換上。這就叫人靠衣服馬靠鞍,等他穿瞭新衣服出來,小君眼睛一亮,立馬掏出銀行卡去櫃臺結賬。這時候,阿P偷偷瞅瞭一眼標價牌,頓時,舌頭伸出來半天縮不回去,乖乖,兩件加起來三千多,比她那手機都要貴瞭。

  這時,阿P心裡就嘀咕開瞭:對方別是有什麼目的吧?自己貪這便宜,會不會惹上什麼麻煩?於是慌忙過去阻攔小君,小君眨眨眼,說錢已經結瞭,退不瞭瞭。

  小君扭頭沖服務員說:“麻煩你把他換下的那套衣服扔垃圾箱裡。”

  阿P就開始懷疑小君是另有企圖,可是再一想自己一沒錢,二沒勢,光腳還怕穿鞋的!於是穿著新衣出瞭商場。

  一出門,小君很自然地伸手挽住瞭阿P的胳膊,阿P臉都漲紅瞭,聞著從對方身上傳來的香噴噴的氣息,一顆心緊張得亂跳,直到風一吹,他的腦子才漸漸清醒瞭,趕緊把胳膊從小君臂彎裡掙脫開,紅著臉說:“小君,我……我兒子都上小學瞭。”

  小君微微一怔,明白瞭他的意思,笑道:“沒問題呀。大哥,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太少瞭,我一見你,就感覺特別親。”說著,又靠上來,伸手要挽阿P的胳膊。

  天,這女人也太主動瞭!阿P嚇出瞭一腦門子的汗,認定對方別有目的,說不定是要將我麻倒,然後取腎臟賣錢。想到這裡,阿P趕忙一閃身,慌裡慌張地道:“小君,太晚瞭,不好意思,我要回傢瞭。”

  不等對方回話,落荒而逃。

財運滾滾來

  第二天早晨,阿P剛上班,就有一個手臂上有文身的年輕人來找他,很兇地問:“你就是阿P吧。”

  阿P有些驚懼,狐疑地問:“你是誰?”

  年輕人沉著臉,將手裡的幾張相片攤開,在阿P面前晃瞭晃,問:“這上面的人是你吧?”

  阿P看瞭一眼相片,隻見每張照片上,都是一男一女,男的是自己,女的就是小君,有兩人在酒店一起吃飯的,有小君親熱地挽著他的胳膊的。顯然,昨晚兩人在一起的過程,都被人偷偷照瞭下來。阿P懊悔不迭,天上果然不會掉餡餅,小君和這年輕人肯定是一夥的,她以色相為誘餌,設下圈套讓自己鉆,以此敲詐勒索。他聲音都抖瞭:“是……是我,可是大哥,你聽我解釋,我和她真的沒有什麼關系。”

  年輕人擺擺手,厲聲說:“你不用解釋,我老板的女人你也敢碰,你膽子不小啊?”

  阿P賠著小心,告饒道:“大哥,我真的沒碰她,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沒辦法。我一個窮打工的,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,你們還是另選對象吧。”

  年輕人冷冷一笑,揚瞭揚相片,說:“我是相信你的,不過,你老婆要是看瞭這些相片,不知她會怎麼想,會不會相信你的話?”

  這是阿P的軟肋,他就是怕小蘭看到這些相片!停瞭半晌,阿P苦著臉問:“大哥,你想要多少錢呀?”

  年輕人卻搖頭道:“不要你一分錢,相反,隻要你聽我的,我還會給你一大筆錢。”說著,從懷裡掏出兩捆百元大鈔,“啪”,拍在阿P面前,“怎麼樣?”

  年輕人的舉動大出阿P意外,他將信將疑地看著那筆錢,問:“你到底想讓我幹什麼?”

  年輕人說:“很簡單,接下去你要繼續跟這個女人交往,而且要親親熱熱,讓外人看起來就是一對情人。”

  阿P一聽,更糊塗瞭,還以為他是說反話,慌忙說:“不敢不敢,打死我也不敢……”一抬頭,卻見年輕人臉色又變,這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,就不敢再說瞭。

  年輕人吩咐道:“記住,你少有非分之想,表面上要親親熱熱,背後你一根指頭都不準動她,明白嗎?”

  阿P心中明白,此事背後肯定有個大陰謀,說不定是違法犯罪呢,自己要是參與進去,說不定要吃更大的虧。因此,他拒絕道:“為什麼要這麼做?你要是不說清楚,我是死也不會答應你的!”

  年輕人沉吟瞭一下,有些不情願地從兜裡掏出一張報紙,遞給阿P,說:“你看一下就明白瞭。”

  阿P好奇地打開報紙,見上面登著一張照片,一群遊客正在海邊戲水,其中有個女的面貌很清晰,這就是小君。再看下面的文字說明:周日海濱遊人如織,遊客在海邊嬉戲。

  阿P再仔細一看,問題就出來瞭,旁邊有一個男人牽著小君的手,但此人側著身,沒有面對鏡頭,看不到正面,隻是矮矮胖胖,四十歲左右。

  年輕人在一旁提醒道:“你不覺得這人像你嗎?”

  阿P“哦”瞭一聲,明白瞭!那男人的體形從側面看,真的跟自己有些像,而且他身上的T恤衫、休閑褲,跟自己現在穿的一模一樣,而這身行頭,正是小君昨晚給自己買的。他指著圖片上的男人說:“這位就是你的老板吧?”

  年輕人點頭,氣惱地說:“真是倒黴,也不知哪個沒長眼的記者拍的照,恰好把我老板給拍進去瞭,還給登出來。”

  阿P指指照片上的小君,嘲笑道:“這是你們老板的情人吧?”見年輕人默認。阿P膽子大瞭,說:“結果這張照片恰好又被他老婆看到瞭,你老板又堅決不承認,所以你們就來找我,想找個長得像的人頂包,對不對?”

  年輕人笑道:“你很聰明嘛。兄弟,隻要你肯幫忙,這兩萬塊錢隻是預付款,我老板願意出這個數。”他伸出四根手指頭。

  阿P現在已完全輕松下來,對方不是來找自己麻煩,而是有求於自己,他當然不怕瞭,聽說有四萬進賬,他眼睛裡放出瞭光,著急地問:“需要我怎樣做?”

  年輕人說:“你先去整個像我老板一樣的頭型,再跟小君交往一段時間就行,其他事情不用你管。另外,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這事絕對不能走漏風聲,而且將來也要守口如瓶,包括你的傢人,否則……你明白嗎?”

  阿P一把抓起桌上的錢:“成交!”

運勢很難猜

  時間過得飛快,一晃一個月過去瞭,這天,阿P陪著小君逛街返回。此時天已入秋,今天下瞭第一場秋雨,氣溫驟降,兩人在雨中共撐一把雨傘,相依相靠,看起來極為浪漫。走到小君傢門前時,小君突然接到一個電話。接完電話,她喜笑顏開,對阿P說:“好瞭,到此為止,以後你不必來瞭。”

  阿P一怔,“怎麼瞭?”

  “危情解除,我們已經安全過關,你的任務完成瞭。”

  阿P一聽,心裡竟然悵然若失,但隨即想起最重要的,忙問:“那……我剩下的酬勞呢?”

  小君說:“你在門口等一下,我進去拿給你。”

  這女人說翻臉就翻臉,竟然馬上就不讓阿P進屋瞭。阿P又是失落又是氣惱。前段時間,他騙老婆自己被派到外地建新高爾夫球場,如今任務完成,鈔票也到手,該回傢瞭。

  第二天下午,當阿P興沖沖地回到傢,一開門,卻發現老婆小蘭黑著臉叉腰站在門內。阿P一嚇,忙問:“老婆,怎麼瞭?”

  小蘭一指他的鼻子:“阿P,你跟我說,昨天你在哪裡?”

  阿P心中有些慌,但還是極力穩住神,說:“在外地出差呀,怎麼瞭?”

  小蘭一抬手,把一張報紙擲到阿P臉上,咬牙切齒地說:“你自己看吧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解釋。”

  阿P彎腰撿起那張報紙,隻見上面圖文並茂,圖中一對男女雨中撐傘而行,下面有一行文字:入秋第一場雨降臨我市,一對情侶在雨中浪漫而行。

  再看這對“浪漫的情侶”,女的赫然就是小君,男的卻是自己無疑。阿P心中不由叫苦,但也無奈,這錢就那麼好拿?不過,他再一細看,自己的臉被傘面遮住瞭一小半,心中陡生光亮,忙大呼冤枉:“老婆,你是不是以為這人是我呀?這不是我!”

  “不是你是誰?哼,你看看,下半臉、衣服、褲子都跟你一模一樣!”

  阿P賭咒發誓:“絕對不是我,老婆,長得像的人太多瞭。你給我幾天時間,我一定給你找出那個人來,還我清白,好不好?”

  見老公說的跟真的一樣,小蘭眼裡不由露出瞭將信將疑的神色,說:“那好,要是找不出這個人,你就不要回傢!”說罷,“砰”,關上瞭門。

  阿P匆匆下樓,走到僻靜處,四顧無人後,拿出手機,撥瞭一個號碼。接通後,他低聲下氣地哀求:“大哥,求你幫個忙,也讓你老板替我背回黑鍋……我出錢還不行嗎?”

  如今阿P是倒過來求人,他苦苦哀求,那邊趁機獅子大開口,狠狠敲瞭阿P一筆錢,最後幫他把這件事擺平瞭。

  阿P是雞飛蛋打,那筆錢又飛走瞭,他好不沮喪,但過瞭幾天,見小蘭臉上有瞭笑容,他又釋懷瞭。隻要傢庭幸福,身外之物都可拋棄!阿P越想越高興,又忍不住哼起瞭小調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