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找保姆

  尹青是一傢外企的主管,平日裡加班到半夜是常事。這天凌晨,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傢,打開瞭客廳的燈,冷不丁地嚇瞭一跳:保姆劉阿姨居然還沒睡,黑燈瞎火地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。

  尹青心裡有點不快,說:“劉阿姨,都幾點瞭,你怎麼還不睡?”

  劉阿姨紅著臉,站瞭起來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老半天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:“小青啊,那個……俺想……辭職回傢。”

  尹青一聽,頭立刻大瞭。三年前,尹青的兒子毛毛剛出生,當時,她老公剛好被提拔為區域經理,事業剛起步,國內國外飛來飛去,根本沒時間照顧傢裡,她自己又是外企裡的頂梁柱,自然舍不得這麼早就放棄事業。好在有個熱心的朋友,給她介紹瞭一個保姆,就是這劉阿姨。自打這個保姆進瞭傢門,帶孩子、洗衣服、做飯,算是把這個小傢給撐起來瞭。一晃三年過去瞭,劉阿姨早成為這個傢的一分子瞭,尹青也從不拿她當外人,給她的報酬也非常可觀,一個月3000塊,在保姆這個行當中,一個月能拿這個數的也算是“高薪”瞭,所以,剛才劉阿姨毫無征兆地提出辭職,把尹青嚇瞭一跳。

  尹青趕緊放下包,拉著劉阿姨的手坐在沙發上,問她究竟怎麼回事。

  劉阿姨揉著眼窩說:“小青,我也舍不得離開你們呀,說實話,我丈夫去世早,三年前,我出來當保姆,其實是為瞭掙錢,幫助孩子上大學。如今我孩子大學畢業瞭,不需要我再供瞭,我也該回老傢瞭,這城裡畢竟是城裡,我早晚都要離開的,您說是吧?”

  就這樣,無論尹青怎麼勸,劉阿姨還是鐵瞭心要離開,最後,她言辭懇切地說,她走後,尹青肯定忙活不開,她認識一個小姑娘,可以先過來試著用用。

  尹青正在為劉阿姨突然辭職而著急,聽劉阿姨這麼說,自然求之不得。

  第二天下午,劉阿姨背上一個小包袱,紅著眼圈,告別瞭毛毛,離開瞭尹青的傢。與此同時,一個名叫小花的姑娘來到瞭尹青的傢。一見面,尹青嚇瞭一跳,這個小花實在太年輕瞭,渾身上下又收拾得光鮮、體面,尹青心裡不禁嘀咕起來:“這麼年輕,又穿得這麼幹凈,臟活累活她能幹得來嗎?”

  幾天過去瞭,尹青發現自己完全多慮瞭,小花雖然年輕,但幹活十分賣力,加上手腳勤快,又能看得懂尹青的臉色,凡事都拿捏得很有分寸,而且毛毛這個小傢夥也很喜歡她,尹青對她十分滿意。

  轉眼快一個月過去瞭,一天下午,尹青下班回到傢裡,毛毛立刻搖搖晃晃跑過來,突然對尹青說瞭句:“hello(您好)!”

  尹青當然沒想到毛毛會說英語,她下意識地抬頭看瞭看小花,小花的臉早紅瞭,她緊張地說:“尹姐,昨天我沒事時隨口教毛毛的,沒想到他居然記住瞭。”

  尹青疑惑地問:“你會英語?”

  小花紅瞭臉,連連擺著手說:“不會,我哪會什麼英語,我看電視劇裡人傢見面都這麼說,所以就記下瞭……尹姐,我以後再也不教毛毛瞭。”

  尹青笑笑說:“小花,你多想瞭,其實毛毛馬上該上幼兒園瞭,我巴不得讓他多學點呢,你要真的會英語,那真是太好瞭。”

  小花一聽,臉上立刻露出羞澀的笑容,就在這時,毛毛跑到客廳的落地窗前,沖外面高興地拍著手,開心地喊著:“奶奶,奶奶……”

  尹青聽瞭,禁不住又愣住瞭,毛毛剛會說話,隻知道把一個人叫成“奶奶”,那就是以前的劉阿姨,今天小傢夥怎麼會突然想起喊“奶奶”呢?尹青看著毛毛開心的表情,回頭問小花:“咋瞭,劉阿姨今天回來瞭?”小花神情十分緊張地說:“沒、沒回來,她上個月就、就回老傢瞭。”

  尹青心裡雖然有些疑惑,但也沒再追問下去,她蹲下來,拉著毛毛的手說:“毛毛,是不是想你劉奶奶瞭?劉奶奶是個好人,一輩子沒享過幾天福,等咱們毛毛長大瞭,掙錢瞭,你要買好多好吃的,送給奶奶吃啊!”

  毛毛似乎聽懂瞭,開心地跑到落地窗前,拍著玻璃,樂呵呵地喊著:“奶奶,奶奶。”而小花聽瞭這番話,眼圈立刻紅瞭,背過身去,輕輕擦掉眼窩裡流出的淚……

  第二天是星期六,尹青在常去的美容院預約瞭個號,然後開車去做美容。剛出小區的門,尹青透過車窗一看,突然看見街邊有個中年婦女,挎著個菜籃子,快步往前走著,從背影看,她很像劉阿姨……尹青不由多看瞭幾眼,越看越覺得熟悉,舉手投足,簡直就跟劉阿姨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尹青趕緊踩瞭一腳油門,等車子超過那人時再回頭一看,天哪,居然真是劉阿姨!

  尹青當即踩瞭腳剎車,把車子緩緩停到路邊,與此同時,劉阿姨也發現瞭尹青的車,她趕緊一扭頭,驚慌失措地鉆進瞭街邊的一個小胡同。尹青連忙停好車,打開車門,追瞭過去,等她跑到那個巷子口,往裡一看,哪還有人影?

  在這樣的場合,突然遇到劉阿姨,不知怎麼回事,尹青覺得自己的心猛烈地跳瞭起來,站在巷子口等瞭老半天,不見劉阿姨的人影,她隻得怏怏不快地回到車中。

  坐在車裡,尹青盤算著:劉阿姨說要回老傢,怎麼會在這裡出現呢?還有,為什麼她見到自己的車會這麼緊張?難道她……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?聯想到昨天毛毛沒頭沒腦地喊著“奶奶”,以及小花緊張、奇怪的神情,尹青斷定這裡面肯定有問題,天哪,她們不會想著把毛毛拐走吧?想到這裡,她頓時覺得脊背發涼,越想越害怕,哪還有心思去做美容,當即把車頭一調,直奔傢裡。

  到瞭傢,尹青沒敲門,直接掏出鑰匙開瞭門,門一推開,尹青發現小花正坐在客廳的地板上,手裡拿著一本英文書,一邊看,一邊教毛毛說英語,而毛毛則十分乖巧地坐在她的旁邊,正叫得起勁—“hello(您好),byebye(再見)”。

  冷不丁地見尹青開門進來,小花緊張極瞭,連忙把英語書藏到瞭背後,結結巴巴地說:“尹姐,您……這麼快就做完美容瞭?”

  尹青冷著臉,坐到客廳的沙發上,說:“我剛才見到一個人,這個人你認識,我也認識,就連毛毛也認識,你猜猜她是誰?”

  小花頓時明白過來瞭,低下頭,一聲不吭。

  尹青看小花這副神情,心裡大致明白瞭,看來劉阿姨辭職和小花來她傢當保姆,這背後一定有一些特別的緣故,想到這裡,尹青板著臉說瞭起來:“小花,自打你進瞭這個傢門,我就沒拿你當外人,我現在隻想知道,你和劉阿姨到底什麼關系,劉阿姨又是為什麼要辭職的,如果你不拿尹姐我當外人,就把實情告訴我!”

  可小花咬瞭咬嘴唇,沉默不語。

  尹青頓時急瞭,不客氣地說:“好,小花,我告訴你,你不說也行,從明天開始你就不用再在我傢當保姆瞭,連同你們的這些秘密一起帶走吧,我不願意天天和一個藏著一肚子秘密的人生活在一起。”

  一句話說得小花的眼淚立刻湧瞭出來,她哆嗦著嘴唇說:“尹姐,其實——劉阿姨是我的媽。”

  尹青一聽,不由呆住瞭,她猜到瞭小花和劉阿姨之間一定有些關系,可沒想到眼前的小花居然是劉阿姨的女兒!看著小花痛苦的神情,尹青的語氣不由緩和多瞭,她拉住小花的手:“小花,劉阿姨不是說你上瞭大學嗎?你怎麼會來我傢當保姆呢?”

  這句話觸到瞭小花的傷心處,她鼻涕一把、眼淚一把,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瞭一遍。原來小花大學畢業後,手裡拿著英語六級、計算機二級等一堆證書,外加三好學生等一堆獎狀,可找瞭好長時間也沒找到一份工作。這年頭,好成績不如一個好爸爸,好文憑不如一個好傢庭,眼見別的同學在父母親朋的幫助下陸陸續續找到瞭工作,小花不由著急萬分。

  劉阿姨看在眼裡,急在心頭,可自己也隻是個保姆,能有什麼路子幫女兒找工作呢?思來想去,最後想出瞭個辦法:讓女兒“頂替”自己,來尹青傢當一陣子保姆再說,畢竟3000塊工資不低,自己再到別的人傢找活幹;再說尹青一傢子心眼都很好,即使當保姆,女兒也不會受委屈,而且這份工作雨不打頭、風不吹臉的,總比閑著要強多瞭啊!當然,劉阿姨覺得這麼做,有些對不起尹青,無奈之下決定瞞著尹青,把小花當成自己的熟人。

  就這樣,小花鳩占鵲巢,從母親手中“接瞭班”,而劉阿姨則幹起瞭老本行—小時工,工資很低,每天還要跑好幾傢。聽完小花這番話,尹青心裡感慨極瞭,她抱起毛毛,拉著小花就往外走,小花驚恐地問:“尹姐,我們去哪兒?”

  尹青溫和地說:“你這丫頭傻啊,去看你媽啊,她住在哪裡,你知道吧?”

  小花不由熱淚盈眶,點瞭點頭。

  出乎尹青的意料,劉阿姨住得離她並不遠,小花帶著她來到對面一個老小區。七繞八繞,來到一棟八層樓的頂樓上,等尹青親眼看到劉阿姨的住處時,幾乎要當場落淚瞭:劉阿姨住的居然是樓頂的一個大隔板房,是用活動板和石棉瓦搭建成的,十分簡陋,大熱天的,這小屋裡沒有任何降溫設施,裡面少說也有四五十度。

  小花剛敲門,劉阿姨就把門打開瞭,見到尹青在門口不由吃瞭一驚,張著嘴說不出話來。尹青傷感地問:“劉阿姨,你一把年紀瞭,怎麼住這麼個地方,鬼熱鬼熱的不說瞭,每天還要爬上爬下,你受得瞭嗎?”

  沒等劉阿姨說話,小花就把尹青叫到小屋的窗前,往對面一指:“尹姐,您看看就知道瞭。”

  尹青從窗戶一看,淚立刻湧瞭出來:這棟樓離自傢住的小區不遠,而這扇小窗又恰巧對著自己八層的傢,從這裡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傢的客廳,原來劉阿姨甘願住在這裡,就是為瞭每天能從這扇小窗戶看到毛毛一眼啊,怪不得毛毛總是喜歡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,奶奶長、奶奶短地喊著呢。尹青捂住嘴,忍著淚,走出小房子,老半天才回到小屋裡,對劉阿姨說:
  “劉阿姨,從明天開始,你還回到我傢裡來吧!”

  就在這時,尹青的老公從外地打電話過來,說自己出差時間延長瞭,得到下周才回傢,尹青一聽,故作生氣地說:“出差,出差,我問你,你究竟心裡還有沒有這個傢?”

  尹青的老公趕緊解釋說:“瞧你說的,我可一直拿這個傢當命根子的。”

  尹青馬上換瞭說話的口氣,輕聲說:“那好,既然你心裡有這個傢,你得答應我,幫我辦件事。”

  電話那頭連忙說:“什麼事,隻要老公能辦得到,一定辦!”

  尹青說:“幫我替一個優秀的大學生找份工作!”

  老公一愣,不解地問:“找工作,你替誰找啊?”

  尹青拿著電話,看著眼前的劉阿姨和小花,快樂地說:“我替一個好人找,替一個好傢庭找,當然,也是替我的好妹妹找……”

  電話那頭,早已是一片笑聲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