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女官員和修鞋匠

  劉芳是教育局的辦公室主任。有一天中午,她的鞋跟扭斷瞭,就到單位大門旁邊的修鞋攤去修。攤主王瘸子正在吃飯,見來瞭生意,趕緊撂下饅頭,接過鞋子修瞭起來。

  劉芳見王瘸子的午飯隻有一個幹饅頭跟一塊咸菜疙瘩,就打趣說:“老板,看你生意不錯,幹嗎這麼節省啊?別委屈瞭自己的肚子。”

  王瘸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瞭笑,說:“中午湊合一下就行,習慣瞭。”

  劉芳滿懷同情地問:“你傢庭負擔一定挺重吧?”

  王瘸子知足地說:“還行,我兩個孩子都在讀書,閨女在讀大學,兒子在讀高中,再挺幾年,就熬過去瞭。”

  劉芳心說,怪不得這麼省呢,供兩個孩子讀書,還真是不容易。她說:“你孩子都怪有出息的,先艱苦艱苦,等孩子大學畢瞭業,你就享福瞭。”

  “我也是這麼想的。”王瘸子臉上露出瞭笑容。

  兩人又聊瞭幾句,劉芳得知王瘸子還跟自己是老鄉,兩人的老傢是緊鄰的兩個村。

  修好鞋後,劉芳結瞭賬,走出幾米後,一回頭,看到王瘸子又嚼起饅頭來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過瞭兩天,劉芳中午接待客人,席散後,照例還是滿桌的剩菜剩飯,她突然想起王瘸子幹啃饅頭的情景,心中一動,就喊過服務員,讓她將一盤雞跟一盤紅燒肉打包。等回到單位門口的時候,她讓司機停車,自己下車拎著飯盒走到王瘸子攤前,試探地說:“王師傅,這是我們剩的菜,沒怎麼動過,你要是不嫌棄……”

  王瘸子有些手足無措,愣瞭一下,忙起身把飯盒接過來,感激地說:“當然不嫌棄,您費心瞭,真是……真是太不好意思瞭。”

  劉芳忙說:“沒事,不然也就浪費瞭,你快吃吧。”她怕對方尷尬,趕緊轉身走瞭。

  王瘸子站著目送劉芳走進大門,這才坐下,打開飯盒看瞭看,又舉到鼻下聞瞭聞,臉上露出喜悅之色,然後重新包好飯盒,放到瞭三輪車上。

  第二天早上,劉芳上班,剛走到單位門口,就看到王瘸子站在路邊。王瘸子是特意找她道謝的,他說:“劉主任,太謝謝您瞭,我昨晚把您給的菜帶回傢,我那小子吃瞭個精光,美得他直說跟過年一樣。”

  劉芳心中不由一酸:“怎麼,你中午沒舍得吃啊?”

  王瘸子頗有幾分得意地說:“我那小子早就饞肉瞭。嘿嘿,我還藏起來一半,留著今天晚上給他吃呢。”

  劉芳說:“你也別光顧兒子啊,自己也吃點。”

  王瘸子笑著說:“我習慣瞭。對瞭,劉主任,您要是有鞋要修,盡管拿來,我免費修。”他看瞭眼劉芳的腳,“來,過來坐下,您的鞋該擦瞭。”

  見王瘸子歡歡喜喜的樣子,劉芳心裡也挺愉快,覺著做瞭件好事。

  辦公室主任這個職位,迎來送往的,酒席不斷,隻要有心,帶點剩菜是很簡單的。於是,從那以後,隔三差五,劉芳就會給王瘸子帶點剩菜剩飯,每一回,王瘸子都很感激,為瞭表示感謝,他也經常給劉芳帶點鮮貨:桃子熟瞭他就帶一兜仙桃,花生熟瞭就帶一袋花生。

  這天中午,劉芳赴宴回來,又給王瘸子帶瞭一個飯盒。王瘸子打開飯盒一看,竟是一隻完完整整的燒雞,他一怔,忙叫住已經走出好幾步的劉芳,“劉主任,您等一下。”

  王瘸子指指手裡的飯盒,問:“這燒雞是特意買給我的吧?”

  劉芳笑道:“當然不是,今天中午點的菜太多,沒人吃它。”

  王瘸子眼裡露出不安的神色,猶豫一下,小心地說:“這、這……吃不瞭你們可以退掉的啊。”

  劉芳一聽,就有些不快,心說你管得還真寬,你憑什麼教我怎麼做呀?她心裡不高興,嘴裡說出的話就不友好瞭:“怎麼?你不想要啊?”

  王瘸子還真就把飯盒還給瞭劉芳,“劉主任,我吃點剩飯是怕浪費掉可惜,可這隻雞根本就沒動過,我可不敢要,你們下次吃飯時再吃吧。”

  劉芳忍不住笑瞭:“王師傅,不就一隻雞嘛,不值幾個錢。跟你說,連龍蝦鮑魚我們一樣……”說到一半,劉芳覺著不妥,忙收口不說瞭。

  王瘸子沉默瞭一下,還是鼓足勇氣說:“劉主任,這雞足夠一個窮孩子半個月的生活費啊。我們村現在還有上不起學的孩子,你們……你們這些管教育的,可不能這樣糟蹋錢啊。”

  這話可夠重的,劉芳聽完,像被人打瞭一耳光,臉上頓時火燒火燎,她強笑道:“你說的太對瞭。以後,我們不會再浪費瞭。”說完,她拎著飯盒就走,拐進大門,隨手將飯盒扔進垃圾筒。

  接下來的日子,劉芳當然不會再給王瘸子帶剩菜瞭,每次經過大門,她都目不斜視。王瘸子見到劉芳,依舊笑臉相迎,眼巴巴地看著她,照舊招呼問候。劉芳心裡冷笑:你賠笑臉也沒用,看你敢不敢再多管閑事!

  轉眼快到春節瞭。一天早上,王瘸子看見劉芳走過來,站起來招呼她:“劉主任,您過來一下。”

  劉芳冷著臉走過去,王瘸子轉身從三輪車上拎下一隻大公雞,說:“劉主任,這是自傢養的土雞,送您過年吃。下瞭班,別忘瞭過來拿。”

  劉芳有些意外,因為這種土雞可不便宜,王瘸子那麼節省的一個人,居然舍得拿來送給自己,顯然是真心實意,並不是為瞭那點剩菜殘肴。她心中不由一熱,說:“王師傅,你……太客氣瞭,我不能要,你還是留著給孩子吃或者拿去賣掉換錢吧。”

  王瘸子說:“傢裡還有好幾隻呢。這隻是特意送給您的,謝謝您對我那麼照顧。”

  劉芳心中慚愧,忍不住問:“王師傅,這些日子我也沒給你帶菜,你沒怪我吧?”

  “當然不怪,我還挺高興呢!”

  劉芳有些納悶:“你為什麼高興?”

  王瘸子呵呵笑著說:“您不帶菜給我那就是沒有剩菜,說明是你們吃光瞭,沒有浪費。這樣多好啊,不管公傢還是私人,過日子就該這樣,該節省就要節省啊。”

  劉芳的心像是被錘子猛地砸瞭一下,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好,腦海裡隻有一句話:咱們的老百姓真善良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