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這隻八哥不簡單

  李小高是“好再來飯館”的老板。一次,他在路邊撿回一隻餓得奄奄一息的八哥,救活瞭它,沒多久,一人一鳥就混熟瞭,一天到晚,八哥總站在他肩上。

  這天,店裡有桌人吃完飯叫著要埋單,李小高說,132塊錢,零頭抹去,給130塊得瞭。一個紅頭發的站起來,掏瞭錢,李小高接過來看瞭看,見那張百元大鈔上有水印,正準備塞進口袋,站在他肩上的八哥卻突然尖叫起來:“假錢!假錢!”

  紅頭發一聽,指著八哥惡聲惡氣地說:“再亂叫,老子把你煮熟吃瞭!”李小高趕緊把那張錢放進櫃臺驗鈔機裡,一驗,立即響起“嘟嘟嘟”的警報聲。紅頭發隻好換瞭一張真錢,灰溜溜地走瞭。店裡其他客人見瞭這一幕都驚訝不已,一個老熟客說:“李老板,你這是隻神鳥啊,還會分真錢假錢呀,哈哈……”

  李小高笑著說:“什麼神鳥,瞎蒙的。”另一個熟客說:“也是,現在的假鈔做得跟真的一樣,人都難分清,鳥怎麼能看得出來?”說完,他也來結賬。李小高說:“50塊錢,你按老規矩給就是瞭。”熟客數瞭4張10元的給瞭李小高,這時肩上的八哥又叫開瞭:“少瞭!少瞭!”

  熟客張大嘴巴望著八哥,驚訝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瞭,說:“李老板,你還說不是神鳥?”李小高也覺得有點奇怪,回頭仔細打量瞭一下肩頭上的八哥,說:“熟客打八折,收40。”八哥馬上說:“對瞭!對瞭!”這下連李小高也覺得自己撿來的八哥不簡單瞭。

  晚上關瞭店門,李小高和老婆紅梅好奇地拿錢試瞭八哥好幾次,發現這隻八哥不僅認得鈔票,還會算賬。李小高先對八哥說300塊,然後拿出3張百元鈔票放到老婆手上,站在一邊的八哥馬上說“對瞭對瞭”;換成6張50的,八哥也說“對瞭對瞭”,可當李小高拿出兩張100、一張50的,八哥立即尖叫起來“少瞭少瞭”;再加100,八哥又說“多瞭多瞭”……

  “神鳥,真是一隻神鳥啊,老婆,咱們要發財啦!”李小高一拍大腿,激動地大叫起來。老婆紅梅說:“鳥倒是挺神的,可咱們是開飯店的,怎麼靠它發財?”李小高得意地說:“這你就不知道瞭吧,現在的人吶,吃飯不隻要吃味道,還喜歡圖個新奇,要是以後顧客埋單時發現是隻八哥來收錢,你說,還不把人都給吸引來瞭?”

  說幹就幹,經過幾天訓練,李小高幹脆把店名給改成瞭“八哥飯店”,並在八哥腳上綁瞭一個小小的紙盒。顧客吃完飯,隻要說一聲“埋單”,然後李小高把飯錢的數目報出來,八哥就會飛到餐桌上,看著顧客把鈔票一張一張地放進紙盒。有時候顧客逗八哥玩,故意少放一張,八哥就會大叫“少瞭少瞭”,賴在桌上不肯走,逗得大傢捧腹大笑。剛開始的時候,李小高還會數一下八哥收來的錢對不對,後來見從不出錯,幹脆看都不看,直接掏出來放進收銀箱裡。

  稀奇事,傳得快,聽說有這麼一傢飯店、有這麼一隻神奇的八哥,電視臺“都市奇聞”欄目馬上來飯店采訪。節目播出後,很多人慕名前來吃飯,說是吃飯,其實是為瞭看八哥,飯店的生意想不火爆都不行。李小高每天晚上打開收銀箱盤賬,見收入一天比一天多,樂得嘴都合不攏。老婆紅梅說:“你有沒有發現,隔壁‘實惠飯店’的生意都被我們搶過來瞭,現在隻好改成早餐店瞭。”李小高得意地說:“市場經濟就是適者生存,有什麼好奇怪的,他賣早餐,我們也賣!”

  八哥飯店的生意越是紅火,李小高越是把八哥當財神一樣供著,不過,這段時間李小高發現瞭一件怪事:每天晚上和老婆對著賬單盤賬,都發現少瞭錢,雖說不過是那麼二三十塊,可差不多有半個多月來,天天如此。李小高覺得奇怪,接下來幾天,他把嫌疑對象鎖定在一個五十多歲、操外地口音的老頭身上……

  這老頭衣著寒酸,卻一日三餐都在李小高的飯店吃,中午和晚上還要叫上一瓶二鍋頭。李小高在老頭結賬時偷偷數瞭數八哥紙盒裡的鈔票,果然每次隻有幾張一元的鈔票,有時甚至還是幾張角票。李小高氣得牙直癢癢,不過他並沒有馬上揭穿,因為他十分奇怪:這八哥何等聰明,從未出錯,老頭是怎麼騙過它的?他暗地裡觀察瞭幾次,覺得事情更怪瞭:老頭並沒有耍什麼障眼法,也沒有拿出什麼藥粉迷惑八哥,他就是這麼冠冕堂皇地把錢一張一張放進紙盒裡的,可這隻聰明的八哥,偏偏到瞭老頭面前就馬上變蠢瞭,不管老頭給多少錢,它都一聲不吭。

  這天晚上,老頭吃完飯又掏出幾角錢放在八哥的紙盒裡,李小高再也忍不住瞭,走過去一把抓住老頭的手,說:“大叔,你這麼大年紀瞭,好意思去騙一隻鳥?”

  老頭慌慌張張地說:“我、我沒有……”李小高把老頭拉到一邊,威脅說,如果老頭不把糊弄八哥的法子說出來,就送他到派出所去,這一下老頭可嚇壞瞭,便支支吾吾地把一切都說瞭出來。

  原來,老頭出身馴鳥世傢,靠馴鳥賣藝為生,這隻八哥就是老頭訓練出來的。不過老頭雖有祖傳的馴鳥絕技,卻從小遊手好閑,又喜歡喝酒,常常一醉就是一兩天,八哥跟著他經常挨餓。幾個月前,老頭帶著八哥流浪到這個城市,在立交橋洞裡喝醉瞭,睡瞭一天一夜,醒來時才發現自己躺在民政局救助站裡。八哥也不見瞭,估計是自己醉臥橋洞時,它餓壞瞭,飛出去找吃的,回來找不到自己,就飛走瞭。

  過瞭沒多久,老頭聽人談論,說是一傢飯店裡有隻會算賬收錢的八哥,猜測可能就是自己那隻,就裝作來吃飯,想把八哥引走。哪料到八哥已經跟李小高有瞭感情,不肯走瞭,隻好作罷。老頭吃完飯,又發現錢不夠,隻得硬著頭皮把幾張零錢放在八哥的紙盒裡,慶幸的是那八哥竟然變蠢瞭,沒看出來,而李小高也不檢查盒裡的錢。老頭見找到瞭一個可以蹭吃蹭喝的地方,樂壞瞭,於是天天過來。

  李小高聽完,若有所思,過瞭許久,才感慨地說:“這八哥哪裡是變蠢瞭,它是故意裝糊塗,它還念著你以前的舊情呢!”李小高不但沒有難為老頭,還拿瞭三千塊錢給他,算是買八哥的錢,老頭高興極瞭,屁顛屁顛地走瞭。

  這天晚上,老婆紅梅幸災樂禍地告訴李小高,隔壁的早餐店開不下去瞭,看來離關門不遠瞭。李小高聽瞭,卻沒有瞭往日的興奮勁兒,他沉吟瞭良久,說:“紅梅,我們不要賣早餐瞭,畢竟那人是我大哥。”紅梅不高興瞭,說:“忘瞭李大高以前是怎麼對你的瞭?”

  原來,實惠飯店的老板李大高就是李小高的親哥哥,父母死得早,留下瞭實惠飯店這個門面,誰知李小高長大後,哥哥就獨占瞭這門面,把弟弟趕瞭出去。李小高氣不過,才在隔壁租瞭門面,和李大高競爭的。

  李小高把老頭和八哥的事講給老婆聽,說:“雖然大哥有許多不對的地方,可畢竟我是他帶大的,一隻八哥還知道感恩,我們難道連一隻鳥都不如嗎?”

  當天晚上,李小高走進瞭哥哥的店門,弟兄倆一直談到瞭深夜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