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推童車的男人

  尼爾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,在八月的一個傍晚,太陽西斜,陽光溫柔,他推著一輛兒童坐的小推車,小推車上沒有孩子,卻滿滿當當地裝著一些蔬菜,有芹菜、生菜、西紅柿、甘藍,還有薑和辣椒。在他印象中,他還是第一次以這個樣子在街上走—第一次推童車,第一次買菜,他心裡有一種奇妙的說不出來的感覺,嘴裡忍不住就贊瞭一句:“啊,凱希這小子,居然能想出這麼個好主意!”凱希是他的同伴,兩人前天才來到這座城市。

  尼爾掃瞭一眼街頭,街上的人大多行色匆匆,但不管男女,還沒有一個人像他這麼悠閑地推著一童車菜的。這時,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婦人迎面走過來,看到他,忽然老遠就停下瞭腳步,站在一旁微笑地看著。尼爾認真地打量瞭老婦人一下,老婦人衣著得體,氣質非凡,顯然是個有錢的體面人。可是,自己並不認識她。不僅是她,除瞭凱希,在這個城市他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。

  老婦人還對尼爾微笑著,笑得是那樣地和善,像是天天見面的老熟人一樣,尼爾經過她身邊時,她突然說道:“啊,我想您一定有個幸福的傢!”

  尼爾愣瞭一下:她為什麼會說我有個幸福的傢呢?他正在琢磨著怎麼答復老婦人,老婦人指瞭指他童車上的蔬菜,又說道:“哈哈,您的樣子已經告訴瞭我,我有一年都沒有看到男人買菜瞭。好瞭,不耽誤您的時間瞭,您的傢人一定還等著您呢!”說完,老婦人對他揮瞭揮手,轉身走瞭。

  尼爾看瞭看童車和那些菜,臉有些發燒:難道自己看起來像個居傢男人嗎?他苦笑瞭一下,要知道,這些菜幾乎花掉瞭他所有的錢呢。他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繼續往前走,忽然,有個聲音傳瞭過來:“嗨,兄弟!”

  尼爾扭頭一看,隻見一個身材壯實的警察走瞭過來,他吃瞭一驚,被警察盯上可不是好事。警察來到他面前,沖他點點頭,很認真地端詳著他面前的東西,說:“有芹菜啊,我妻子讓我多吃些芹菜,因為芹菜可以清除肺部的毒質,對吸煙者很有好處,我煙癮很大……”

  尼爾也吸煙,可不懂這些,隻“嗯”瞭一聲。

  正說著,警察的神色忽然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,他放低瞭聲音,說:“啊……最近我們出瞭一點小問題,我是指我和妻子,我想是我忽略瞭她。剛看到你,我忽然想起來,我有好久沒有親自買菜下廚瞭,而這正是令她最不開心的事。感謝你提醒瞭我,我已經下班瞭,馬上可以上超市買菜去,晚上還能給妻子一個驚喜。她如果看到我下廚,一定會樂瘋瞭的……”

  “謝謝!”那警察很認真地拍瞭拍尼爾的肩膀,轉身跑步走瞭,一副很著急的樣子,尼爾知道他是往超市去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裡又出什麼案子瞭呢!

  尼爾又看瞭看童車上的蔬菜,很有意思,兩個陌生人,竟然都會因為那些菜主動跟他說話,其中一個居然還是個警察!他順手掐瞭一根芹菜塞進嘴裡,他以前不太喜歡吃芹菜,認為那東西味道有些怪,可現在再一嚼,忽然感覺有些香甜,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他幾乎吸瞭一夜煙的緣故吧?他繼續往前走,隻要穿過廣場,經過一座橋,下橋再往前走幾步就到瞭。

  路過廣場時,從一尊雕塑後面閃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孩子,尾隨著尼爾走瞭幾步,他臟兮兮的,除瞭一條短褲,幾乎全身赤裸,一看就是個流浪兒。流浪兒慢慢湊到尼爾面前,眼睛幾乎是一眨不眨地瞪著尼爾的那些菜。尼爾看看菜,裡面的東西,除瞭西紅柿以外,並沒有別的立即能吃的東西。尼爾問:“你要吃西紅柿嗎?”

  流浪兒點瞭點頭,尼爾拿出兩個西紅柿遞到流浪兒手裡,流浪兒立即大啃起來。看著流浪兒的樣子,尼爾忽然想起瞭自己的弟弟,他們已經好幾年沒見面瞭,他離傢的時候,弟弟就跟這個流浪兒差不多大,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瞭……想到這裡,尼爾有些心酸,不禁伸出手撫摸瞭一下流浪兒的頭,流浪兒說:“先生,我知道會做飯的男人都是顧傢的男人,顧傢的男人都是好人,您也是個好人,您一定會有好運的!”

  尼爾笑瞭笑,什麼也沒說。他走過廣場時,天邊的最後一抹晚霞已經隱藏瞭起來,街燈開始亮瞭,燈光璀璨之下的街頭,更加美麗眩目。尼爾的心情也更輕松瞭,就在這時,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飄過來:“嗨,蔬菜先生。”

  這一次,不用猜,尼爾就知道是在叫自己瞭。他循聲看過去,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人,金黃色的頭發,湛藍的眼睛,一身職業裝,雙手抱著一個公文包,一看就是哪傢公司的白領。

  尼爾還是第一次跟這麼美麗、高雅的年輕女人說話,有些緊張,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那女人一臉羨慕地說:“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。”

  尼爾搖瞭搖頭,說:“我、我沒有妻子……”

  女人忙說:“對不起……我看見您用童車推著菜,我以為……”尼爾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,掩飾道:“沒有……我……隻是喜歡自己做飯。”

  “是嗎?”女人眼裡閃出一絲驚喜,“我丈夫也喜歡自己做飯,他的廚藝相當不錯,我想也許你們會有很多共同語言。”

  尼爾順嘴就說:“希望有機會交流一下。”

  女人的神色忽然黯淡下來,她嘆瞭一口氣,說:“可惜他去年去世瞭,病死的,死前,他還握著我的手對我說——‘親愛的,很抱歉,我沒辦法再為你做好吃的瞭’……”

  女人說著說著,眼淚就流瞭下來,尼爾更是手足無措,他想伸手給女人擦去眼淚,可一隻手伸出去,又不敢碰到她。過瞭一會兒,女人漸漸平靜瞭下來,她緊緊地盯著尼爾看,說:“一看到你,我就想起瞭他,你們的樣子簡直是一模一樣,對不起……”

  尼爾說:“我、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”

  女人擦瞭一下眼睛,轉身要離開,忽然又停下,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,遞給尼爾,說:“這是我的名片,有空可以聯系我,我們去喝咖啡。”說完,她燦爛地一笑,走瞭。

  尼爾拿著名片,還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。他把名片放進瞭襯衫的口袋裡,走幾步都要用手去摸一下,生怕那張名片會不翼而飛。

  目的地快要到瞭,尼爾發現自己的腳步有些沉重,手裡的童車也顯得很笨重,那些菜仿佛變成瞭一塊塊石頭一樣,就在這時,凱希出現瞭,他走到他身邊,壓低聲音說:“路上沒什麼事吧?”

  尼爾搖瞭搖頭,凱希又說:“就是對面那傢,我都安排好瞭,再過10分鐘就可以動手!”

  尼爾看瞭看對面,那是一傢裝飾得富麗堂皇的珠寶店,昨天,他和凱希已經計劃好瞭,今天要搶劫這傢珠寶店。

  這時,尼爾說瞭一句話,連他自己都沒有聽清,卻是他想說的:“我—不幹瞭。”

  凱希瞪大瞭眼睛:“你說什麼?”

  尼爾認真地說:“我們不幹瞭行不行?”

  凱希大吃一驚,想吼又不敢吼,低聲說:“怎麼啦?我們不是說好的嗎,就幹這一次……”

  “這都怪你想出的主意。”尼爾看瞭看面前的童車和菜說,“我對你說,這童車和這些菜—因為這些東西,讓我想起瞭很多人,想起瞭很多人的生活,也想起瞭我們的生活……”尼爾把剛才一路上遇到的事給凱希講瞭一遍,他一邊講一邊往回走,後來走到剛才經過的那座橋上,尼爾把那些事也講完瞭,忽然,他把手裡的童車一下抓起來扔進瞭橋下的河裡……

  凱希氣急敗壞地吼瞭起來:“你在幹什麼?啊,天哪,你這個混蛋!”

  尼爾笑瞭,他把右手放到瞭胸前,那張名片還在。童車扔掉瞭,那些芹菜、生菜、西紅柿、甘藍,還有薑和辣椒也都扔掉瞭,當然,還包括下面藏著的兩把槍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