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我的故事·醫托兒有多牛

醫托兒也有級別

  我傢住在縣城,這段時間得瞭個新病—痔瘡。我的男人大東堅決要帶我去做手術,而且,不能在縣裡做,必須去市裡。

  市裡大醫院手術做得好,更主要的是,大東去年在市裡做瞭痔瘡手術,熟悉市裡的醫院和大夫。市裡有兩傢醫院做這手術出名,一傢是市九院,規模大,但聽說那裡醫托兒多;另一傢是社區醫院,那裡的王大夫很有名,大東的手術就是找他做的,至今大東還留著王大夫的手機號。

  打定主意,我們就出發瞭。

  在長途客車上,大東突然討好地問我:“老婆啊,你沒忘帶錢吧?”

  我說:“這個嘛,你就甭操心瞭。”

  我傢大東和許多臭男人一樣,老想攢私房錢,不過嘛,憑我的聰明才智,沒讓他得過幾回逞。

  車子很快就到瞭市裡,大東趕緊給王大夫打電話,可通完電話,大東卻傻眼瞭,原來,王大夫外出休假瞭,要過好幾天才回來。王大夫暫且是指望不上瞭,可病情不等人,最後,我下定決心:就去市九院!

  我們打的直奔市九院,一會兒工夫,九院到瞭,我們向門口走去。這時,有幾個人圍瞭過來,喋喋不休地兜攬著生意:“二位是來手術的吧,你們有熟人嗎?我可以給你們介紹……”“做手術得找個好的主刀大夫,你們要做什麼手術……”
我們不理他們,目不斜視,跨進瞭一樓大廳。

  “明目張膽的醫托兒。”我鄙夷地說。不過,那些醫托兒倒提醒瞭我,還真得托人介紹個醫術高明的主刀大夫,這才靠譜,可托誰呢?我倆商量著,就托醫院裡穿白大褂的。

  我們看瞭半天,最後註意到化驗室外的椅子上,坐著一個穿護士服的女孩,看樣子不算太忙,就找她吧!

  走到近前才發現,這還是個美女護士呢,右側臉頰上長著一顆美人痣。我們說明瞭來意,沒想到她聽後搖瞭搖頭,說:“真對不起,我在等病人的化驗單呢,病人已進瞭手術室,如果不馬上把單子送去,會影響病人手術的……我實在沒時間幫你們。”

  我有些失望,大東勸我說,沒關系,我們再去找別人。

  偌大的醫院,身邊盡是匆匆而過的白大褂,該找誰呢?就在我們茫然無助的時候,忽聽身後傳來急急的腳步聲,回頭一看,竟是那個美女護士,手裡拿著一張單子。她一眼發現瞭我們,詫異地問:“你們怎麼還在這兒?”見我們無可奈何的樣子,她想瞭想又說:“我正要回病房,就順路帶你們去見劉大夫吧,劉大夫出身醫學世傢,手術一流,你們放心好瞭。”

  我們感激涕零地跟在美女護士身後,很快見到瞭劉大夫,美女護士給我們引薦之後,就又出去忙瞭。

  好呀,我和大東心裡那塊石頭總算落地瞭,我內急也憋瞭半天瞭,就趕緊奔到洗手間,隻見從裡面走出一個人來—是個姑娘,長得很漂亮。這人有點面熟,好像在哪兒見過?

  我看到瞭姑娘右側臉頰上那顆明顯的美人痣—是那個美女護士!可她的護士服呢?再一看,她手裡拎個包,塞在包裡的白色護士服露出瞭一大截。

  “美女護士”也看到瞭我,眼裡掠過一絲驚慌,她快步走出洗手間,步履匆匆,一會兒就不見瞭影兒……

  我如夢初醒,趕緊找到大東,拉起他就走:“那個護士是喬裝的假護士,是個醫托兒!”我邊走邊想:和這美女相比,醫院門口那些醫托兒簡直就是小兒科嘛!

醫托兒中的“高人”

  我一直自認為有些小聰明,可這會兒,我再不敢小看醫托兒瞭。我和大東決定:偏門咱不走瞭,就按正常流程辦,先掛號、再看病,這過程中,不與任何人搭訕。

  很快,我們通過正常手續,坐到瞭一位“馬大夫”的診室裡。馬大夫給我做瞭詳細的檢查後,就讓我們辦住院手續,明天就手術,由他親自做。

  我長長地舒瞭口氣,這馬大夫一看就是個負責任、醫術高的人,我們沒找任何人,就把事兒搞定瞭,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呢!看來,按常規出牌,到啥時都不會錯,這麼想著,我心裡輕松瞭許多。

  這時,診室裡響起瞭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。馬大夫拿起話筒,過瞭一會兒,他放下電話,告訴我們,醫院正在進行各科室改造,明天輪到他們科,讓他們暫停手術。我一聽就急瞭:“那我的手術怎麼辦?”

  “你別急,”馬大夫微笑著說,“為瞭對患者負責,我們把病人安排到分院手術。”

  我一聽急瞭:“什麼?你是說,送我到別的醫院?”

  “不是別的醫院,是我們的分院。”馬大夫解釋道,“而且,還是我去給你做。”

  我頓時沒瞭主意,還是大東果斷,他說:“老婆,就這麼定吧,不能再等瞭。隻要是馬大夫做,去哪兒都一樣。”

  “如果你們同意,明早八點準時手術。”馬大夫說著,隨手寫瞭個紙條,遞瞭過來,上面是那傢醫院的地址。大東說,明天準時到,說著,拉起我便走出瞭診室。

  我的心裡七上八下的,快走到走廊拐角時,我忽然想看看那傢醫院的地址,就向大東要那張紙條。紙條呢?這時,大東才發現紙條根本就不在他手裡,一掏,衣袋裡也沒有,一定是剛才走得匆忙,掉在診室瞭。於是,我們回到診室門口,剛要敲門,聽見馬大夫在裡面打電話:“對,明早八點……兩個外縣的……我給做……費用你加倍收……我的提成按老規矩……”

醫托兒的最高級別

  夜晚,華燈初上,大城市裡燈火璀璨,一片繁華,可我和大東躺在一傢小旅館裡,被醫托兒折騰瞭一天,早已身心疲憊。此時誰也不說話,我兩眼瞪著天花板,想著這一天不平常的經歷,心裡忐忑不安:明天還去哪兒呢?馬大夫介紹的醫院肯定不能去,那是個大陷阱;九院更不能去,那兒的醫托兒我們今天是徹底領教瞭,那我們還能去哪兒呢?

 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之際,大東的電話突然響瞭起來。

  這麼晚,誰來的電話?大東已接起瞭電話:“喂!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,太好瞭!再見……再見!”放下電話,大東竟從床上跳瞭起來,拉著我的手,興奮地叫道:“老婆,好事啊!”

  我苦笑道:“還有什麼好事啊?”

  “老婆,不騙你,你轉運啦!”

  “我的手術有著落瞭?”

  “你猜對瞭!”大東激動地說,“你再猜猜剛才來電話的是誰—”

  “我怎麼知道?”接著我提醒大東,“醫托兒現在可是無孔不入,小心上當!”

  可大東一說那人的名字,我也禁不住一陣欣喜:就是去年給大東做手術的那位王大夫,因為醫院有急事,他提早結束休假,從外地回來啦!

  第二天,我們來到社區醫院,沒費任何周折,就順利入院。一會兒,王大夫就滿面春風地來瞭,我快步迎上去,伸出雙手,緊緊握住瞭他的手,連聲道謝。此時的我,心情無比激動,真有一種要跪下來磕頭謝恩的沖動。

  接下來便進行常規檢查,兩小時後開始手術,30分鐘後手術完成,非常成功。

  手術後第7天,我已完全康復,準備出院瞭。正巧王大夫來病房探望,我想到這一回幾次遭遇醫托兒,要不是遇上王大夫,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結果,我越想越激動,緊緊握著王大夫的手說:“王大夫,我們就要走瞭,真不知該怎樣感謝你……”

  王大夫和氣地說:“別客氣,我是醫生嘛,再說去年給大東做手術時,我們就成瞭好朋友,所以我一回來就通知他瞭……”

  說起大東,我忽然發現大東不在,該死的,這傢夥去哪兒瞭?

  “他在我辦公室辦……辦出院手續呢。”王大夫表情有些異樣,說著,他就回辦公室瞭。

  我對王大夫剛才表情上的變化有些不解,對瞭,我得去看看,這次手術花瞭多少錢。於是,我疾步來到王大夫辦公室門前,正要敲門,忽聽裡面傳出兩人的說話聲—

  “我說大東,這多餘的錢,我會按你的要求,轉賬給你的,一分都不會多收你們的手術費。哼,你小子真行,為瞭攢私房錢,竟當起瞭自己老婆的醫托兒。”

  “噓,您小聲點,要是讓我老婆聽見,就全完啦……”聽到這裡,我才算恍然大悟,原來最牛的醫托就潛伏在身邊啊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