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呼吸方法

  上世紀三十年代,有個叫麥卡朗的醫生在紐約開瞭一傢私人診所,由於他醫術精湛,而且為人熱心,生意一直不錯。這天早晨,麥卡朗醫生接診瞭一個新病人,她是個漂亮的金發女郎,在一傢百貨公司上班,名字叫史黛菲。

  其實,史黛菲小姐沒有患病,而是懷孕瞭。她告訴麥卡朗醫生,自己從一個小鎮來到紐約,一心想進入演藝界實現夢想,也因此認識瞭一個同樣懷有演員夢的男孩,兩人迅速陷入瞭熱戀。不久後,史黛菲發現自己意外懷孕瞭。當她把這個消息告訴男孩時,男孩立刻賭咒發誓會和她結婚,可沒想到,第二天一大早,男孩突然不辭而別,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  聽完史黛菲的傾訴後,麥卡朗醫生十分同情地問:“那麼你來找我,是想打掉這個孩子嗎?”“不!”史黛菲很堅定地說,“我不能扼殺一個無辜的小生命。我要將他生下來。醫生,你能告訴我預產期在什麼時候嗎?”

  麥卡朗醫生告訴她預產期會在聖誕節前後。史黛菲又小心翼翼地問:“醫生,在預產期到來之前,你願意做我的私人醫生嗎?”麥卡朗知道史黛菲的擔憂,畢竟她還是個沒有結婚的姑娘,如果現在就去醫院,會讓她很難堪,於是,麥卡朗點點頭,很痛快地答應瞭。

  接下來,麥卡朗遞給史黛菲一本小冊子,上面記錄瞭一些懷孕方面的知識,比如孕婦應該吃什麼,喝什麼等等,還有就是一些不能做的事情。史黛菲滿懷感激地拿著小冊子離開瞭診所。

  從這以後,每隔一個月,史黛菲就會來診所檢查一次胎兒的情況。三個月後,麥卡朗醫生又送給她一本小冊子。這次上面記錄的是關於產婦生產時候的呼吸方法。史黛菲這才知道,原來產婦分娩時有四個階段:初期陣痛,中期陣痛,產出嬰兒,最後是排出胎盤。小冊子裡,著重記錄的是在這四個階段裡產婦怎樣呼吸,才能幫助她安全而順利地產下嬰兒。

  前兩個階段沒有什麼難度,最重要的是第三個階段。在這個階段,伴隨而來的劇烈陣痛,會使產婦的精神緊張到極點,這時,呼吸方法就派上大用場瞭。使用這個方法,可以使產婦學習短促的吸氣、吐氣,讓空氣在牙齒間快速進出,這時,產婦發出的氣息像極瞭小孩子模仿蒸汽引擎推動火車前進的聲音,因此,麥卡朗醫生稱之為“火車頭呼吸法”。

  又過瞭幾個月,十二月終於來到瞭。這天,史黛菲再次來到診所,麥卡朗醫生替她做瞭仔細檢查,然後告訴她:“看起來要拖過聖誕節瞭。不過,嬰兒肯定會在今年出生的。”史黛菲點點頭,欣然接受瞭這個結果。離開診所時,她踮起腳尖吻瞭醫生一下,然後真誠地說:“麥卡朗醫生,再次謝謝您為我做的這一切!”醫生有點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不必客氣。聽你的口氣,好像我們不會再見面似的。”史黛菲也笑瞭:“我們肯定會見面的,醫生。”

  可沒想到,史黛菲在聖誕夜剛過六點時竟開始初期陣痛瞭。那天,紐約下瞭一整天的大雪,到瞭晚上又開始下冰雹。等到她進入中期陣痛的時候,這城市已經被冰雪所覆蓋,所有的街道都變成瞭光滑的“溜冰場”。

  史黛菲十分鎮定,她先打電話叫瞭出租車,在等待出租車的間隙,又打電話通知瞭麥卡朗醫生。半個小時後,出租車終於來瞭。司機見史黛菲就要臨盆瞭,急忙扶著她一路走下樓梯,嘴裡還不停地提醒她千萬要小心。史黛菲隻是用點頭來回答,因為在每次陣痛來襲時,她都在做深呼吸運動。

  一路上,密集的冰雹打在車頂丁冬作響。司機小心翼翼地在滑溜溜的街上開著車,還要不時地穿過擁擠的十字路口。就這樣,在距離醫院還有兩個街口的時候,出租車已經行駛瞭一個鐘頭。這時候,司機清楚地聽到史黛菲開始呼吸急促,那氣喘籲籲的聲音,就像是大熱天裡的狗在伸著舌頭喘氣一樣。他當然不會明白,史黛菲已經在做“火車頭呼吸”瞭。

  史黛菲的呼吸聲越來越激烈,司機不禁皺起瞭眉頭,看起來他比史黛菲還緊張。又行駛瞭一會兒,司機已經看見醫院大門前那座高大的石頭雕像,便將油門一踩到底,出租車尖叫著沖向醫院。

  可就在這時,一輛急救車正沿著醫院急診室的彎道急速駛出,眼看兩輛車就要撞在一起,司機連忙猛踩剎車,兩輛車隨即都開始瘋狂地打轉。可路面太滑瞭,誰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車,兩輛車不可避免地撞到一起。急救車撞上出租車的左側,撞得它飛速轉瞭一個圓圈,然後以駭人的力量撞上石頭雕像。車頂的黃燈立刻炸成碎片,車身也在瞬間皺成一團,可憐的史黛菲,就像個破佈娃娃般從破碎的車門給狠狠甩瞭出去。

  這時,麥卡朗醫生恰好趕到醫院,他正要走上醫院門前的臺階,就聽到身後傳來巨大的碰撞聲。麥卡朗立刻預感不好,他快速向史黛菲甩出去的方向跑過去,在接連摔瞭兩跤後,突然感到左腳踢到一個硬梆梆的東西,一碰就向旁邊滾開。麥卡朗醫生低頭一看,卻是倒吸一口冷氣,原來他踢到的那個東西竟是史黛菲的頭顱!麥卡朗醫生禁不住魂飛魄散,他實在不敢相信,史黛菲小姐已經在這場車禍裡身首異處。

  麥卡朗嚇呆瞭,他渾身顫抖地跑到史黛菲的身體旁邊,隻見沒有瞭頭顱的身體還在呼吸著!麥卡朗感到雙膝一軟,直接跪倒在地,他看到鮮血汩汩地從史黛菲的衣服下流瞭出來,在這一瞬間,他忘記瞭所有的恐懼,心裡隻有一個念頭:無論如何也要拯救史黛菲腹中的小生命!

  這時,醫院裡不少醫生和護士都跑瞭出來,其中有幾個膽大的醫護人員,便開始蹲下來幫助麥卡朗醫生接生。與此同時,史黛菲的斷頭身體仍在堅持著“火車頭呼吸”,不但沒有停下來,反而越來越急促。

  終於,隨著一聲嘹亮的啼哭,嬰兒出生瞭,還是個男孩兒。麥卡朗將嬰兒交給護士,護士隨即用毯子將嬰兒包瞭起來。這時候,史黛菲的身體抽搐瞭幾下,隨即停止瞭一切動作。麥卡朗看著護士抱著嬰兒走回醫院,這才站起來慢慢從屍體旁邊走開。退開幾步,他一瞥眼看到史黛菲的頭顱還在那邊的地上。突然,麥卡朗強烈地感到她還有意識,自己應該把她順利生下嬰兒的事情告訴她。

  想到這裡,麥卡朗走過去,半跪在史黛菲的頭顱旁。隻見她的一對眼睛仍然圓睜著,嘴裡還在做著“火車頭呼吸”。隨即,麥卡朗醫生看到史黛菲的眼球稍稍轉動,眼光看向自己,接著,她的嘴角分開一下,吐出幾個模糊不清的音節:“麥卡朗醫生,謝謝你!”

  麥卡朗按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臟,回答道:“不用客氣,史黛菲小姐!是個男孩兒。”史黛菲的嘴角又動瞭動,最後發出微弱的聲音:“男孩兒……”接著,她閉上眼睛,又開始做“火車頭呼吸”,幾秒種後,呼吸終於停止瞭。

  第二天,麥卡朗醫生自己掏錢安葬瞭史黛菲,因為她在這個城市裡孤苦伶仃,沒有一個親人。她的兒子出院後,被一對不能生育的年輕夫婦收養瞭。很多年以後,麥卡朗醫生得知他在美國一傢私立大學做瞭英文系主任。麥卡朗醫生特地找機會和他在教師俱樂部吃瞭一頓飯。根據醫生的暗中觀察,他遺傳瞭母親史黛菲小姐的聰明、開朗,還有堅毅的性格。當然,關於他出生時發生的這一切,他永遠也不會知道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