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總有相逢那一天

  老三租瞭間門面房,開瞭傢鎖店,集賣鎖、修鎖和開鎖於一身。這天夜裡過瞭十點,他正要關店睡覺,忽然門外匆匆走進來一個男人,沖他叫道:“師傅,快給我開一下門!”

  老三立刻精神一振,說實話,他一天到晚都眼巴巴地望著門口,最期待的就是這一刻。今晚有點小財運,臨關門還撿瞭隻小肥兔。他二話不說,給男人辦妥瞭相關手續,就興沖沖地抓起工具包,手一揮,說:“帶路!”

  男人帶他到瞭門口,焦急地說:“師傅,請你快點,我要進屋拿點東西,等著要呢!”

  老三瞧瞭一眼那把鎖,暗暗一笑:小菜一碟!可他知道,雖然容易,還不能一下就把鎖捅開,得裝出有點難度的樣子,花點時間,讓顧客感覺物有所值,付錢時不至於太心疼。

  男人見老三正緊張地開著鎖,忽然隨口問瞭問價:“師傅,你收多少錢啊?”

  老三沒有立刻回答,腦子裡飛快地敲瞭下算盤,說:“二百。”

  二百?男人果然十分驚訝,說:“行情不是一百嗎?我以前也開過。”

  老三放慢瞭手上的活,說:“你看,現在物價上漲得這麼厲害,這個價也該漲點吧?何況現在又是晚上,二百塊沒收貴。”

  “你等等。”男人伸手拉他,讓他停下工作,有點氣憤地問,“你真要二百?”

  老三知道,如果自己算得沒錯的話,這二百塊一個子兒也跑不掉。男人急著要進屋,現在已經晚瞭,他來不及再去找第二個開鎖匠。

  老三不好意思地撓撓頭,笑嘻嘻地說:“老板喲,我就是靠這點手藝吃飯的,二百塊對你來說算得瞭啥喲?”

  男人臉上一點笑容也沒有,盯著他問:“你真要收二百?太黑瞭吧?”

  老三知道自己是黑瞭點,可像這種機會,可遇不可求,就像在河裡下網一樣,魚撞上來一條是一條。他也沒說話,隻是點瞭點頭。

  “嘿嘿!”男人反而笑瞭,“你真會坐地起價啊!”說著一巴掌拍在老三肩膀上,意味深長地說:“山水有相逢啊!這麼小的一個縣城,你就敢保證以後咱倆不再見面?你就敢說以後你不會有點事找我?”

  老三一聽,心裡還真有點動搖起來,他打量打量男人,臉上滋潤得很,像個在機關做事的人,又像個做生意的老板。
男人笑瞇瞇地望著他,等著他回話。老三猶豫瞭片刻,把心一狠說:“老板,這樣吧,你給一百五。你要開就開,不開就算瞭。”說罷他作勢要走。

  男人果然連忙叫住他,哈哈一笑:“開吧開吧,其實你要二百,我也一樣給你。”

  老三心裡暗罵瞭句,轉回來,三下五除二,“啪嗒”一聲把鎖捅開瞭。

  男人把一百五十塊遞給他,然後又在他肩膀上拍瞭一下,說:“兄弟,山水有相逢。”

  老三一聲不吭,面無表情掉頭就走,心裡恨恨地想:等相逢的時候再說吧!

  一晃過瞭幾天,老三正在店裡給人配鑰匙,忽然從外面進來一個男人。他眼睛一跳,這不是那個被他宰瞭一刀的男人嗎?

  不知咋回事,老三似乎有些做賊心虛,下意識地低下瞭腦袋。過瞭半晌,也沒聽見男人說話,不禁抬起頭看,卻見男人正背著兩隻手,打量他的小店,突然男人的眼光向他掃過來,臉上微微一笑。

  老三被他笑得心裡發毛,忍不住開口問:“老板,買鎖呀?”

  男人搖搖頭,說:“不不不,我就是來隨便看看的,你忙你的。”說著,又對他古裡古怪地一笑,大步走瞭。

  老三愣愣地望著他走遠,低聲罵瞭句:“狗日的,沒事跑來唬你大爺!”

  又過瞭些日子,這天一大早,老三的房東陪著一個男人走瞭進來。老三一看,又是那個被他宰的男人,而且居然和房東認識,他心裡不禁有些發慌。

  房東不知他們兩人之間有啥過節,大聲說:“老三呀,你的租期還有一個月,我以前說過再租你三年的,是吧?”

  老三連連點頭,說對對對,自己正要找他說這事哩,他還想再租下去。房東伸手攔住他:“不用跟我談瞭,你跟王哥商量吧,我這間鋪子已經賣給他瞭。”

  老三見房東指著男人,“啊”地失聲叫瞭出來,頓時蒙瞭。隻見叫王哥的男人笑著說:“師傅,咱倆又相逢瞭。”

  老三這下終於嘗到相逢的滋味瞭,臉紅耳熱,結結巴巴地問:“王哥,你、你還租吧?”

  王哥想瞭想,說:“租啊,這幾年估計還沒錢拆瞭重建,就先租著吧。”

  “那、那……”老三呼吸急促起來,“這租金……”

  王哥眉頭一皺,說:“一年一萬塊有點低瞭,你看,現在物價漲得這麼厲害,肯定得漲點吧。”

  房東插嘴說:“這事你們倆慢慢商量吧,走,先喝茶去。”說罷,拉著王哥走瞭。

  老三丟瞭魂似的看著兩人走得沒瞭影,一屁股跌到椅子上,心裡直喊:完瞭!且不說王哥願不願意把鋪租給自己,就算他願意,那租金肯定也會開出一個天價來,好報他的一箭之仇啊!自己已經在這裡租瞭十幾年,地段好,鋪面合適,租金又低,倘若租不下去,還真不知上哪兒找這麼好的地方。

  老三琢磨瞭幾天,覺得自己肯定租不成瞭,還是趕緊另找新窩吧!哪知找瞭半個多月,一點眉目都沒有。

  眼看租約就要到期瞭,老三心想,我還是把東西先搬回傢,慢慢找吧。他請瞭幾個人,正打算開始搬傢時,王哥來瞭。
一見這陣勢,王哥奇怪地問老三:“你不想租瞭?還是不幹瞭?”

  老三難堪地搖搖頭,囁嚅著說:“我租不起,另外再找個地方吧。”王哥哈哈大笑:“你還沒有和我商量過,怎麼就說租不起瞭?”

  老三聽瞭,心裡一動,鼓起勇氣問:“王哥,你想租多少錢一年?”

  王哥兩眼盯著他,不說話,向他伸出一根手指頭,一晃,又張開五根手指。

  一萬五!老三心裡咯噔一下,這個價倒也不算天價,可還是漲得有點快瞭。他腦子裡激烈地鬥爭瞭一會兒,狠狠心,咬牙說:“一萬五就一萬五,我租瞭!”

  哪知道,王哥卻笑著搖頭說:“什麼一萬五?我沒說一萬五啊!”

  老三倒吸一口冷氣,這傢夥是存心捉弄自己來瞭。他又惱又羞,什麼話也不說,轉身就去搬東西。

  王哥在後面沖他喊:“一萬零五十,你租不租?”

  什麼?老三不敢相信地回頭望著他。王哥從包裡取出一張紙遞給他,說他已經把協議寫好瞭,老三要同意的話,他們現在就可以簽字。

  老三接過看瞭看,驚喜交加地張著嘴巴。王哥拍著他的肩膀說:“我雖然坐地起價,可也沒敢多要,就要瞭五十。為啥?山水有相逢啊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