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客飯中的幽默

  熟悉的親友光臨,總是要用飲食招待。飲食接待略有不周,或是來客戀席過分,造成一些小矛盾,有人就會編出笑話來。多是譏諷主人的,如把客人留在廳上,主人潛入吃飯。客人發覺,大聲道:“好一座廳堂,可惜許多梁柱,都(被白蟻)蛀壞瞭。”主人忙出曰:“在哪裡”?”客曰:“他在裡面吃,外面如何知道?”

  還有因不想留客急送客人的。

  客訪主人,主人不留飲食,送客至門,謂客曰:“古語雲:‘遠送當三杯’,待我送君幾裡。”恐客留滯,急拽其袖而行。客笑曰:“從容些,我吃不得這般急酒。”

  有不得不留客吃飯的,但僅具蔬食,客不悅。主人謝曰:“傢貧市遠,不能得肉耳。”客曰:“請殺我所乘之騾食之。”主人曰:“君何以歸?”客指階前之雞曰:“我借君之雞乘之而歸。”

  有的主人待客方法是自食大魚,卻烹小魚供賓,一時不小心,誤遺大魚眼珠於盤,為客所覺,因戲言:“欲求魚種,歸蓄之池。”主謙曰:“此小魚爾,有何足取。”客曰:“魚雖小,難得這雙大眼睛。”

  有的主人吝嗇,以淡水酒飲客,客嘗之,極譽其烹庖之妙。主人曰:“粗肴尚未沒,何以知之?”答曰:“勿論其他,隻這一味酒煮白滾湯,已夠好吃矣。”

  有個笑話流傳很廣。一人留客飯,隻豆腐一味,自言:“豆腐是我性命,覺他味不及也。”異日至客傢,客記其食性所好,乃以魚肉中各和豆腐。其人擇魚肉大啖,客問曰:“兄嘗雲:‘豆腐是性命。’今日如何不吃?”答曰:“見瞭魚肉,性命都不要瞭。”

  有的人是從來不想請客吃飯的。他傢有禱事,命道士請神。乃通陳請兩京神道,主人曰:“如何請這遠的?”答曰:“近的都曉得你的,說清他,他也不信。”同樣還有一位性極吝,從不請客。鄰人借其傢設宴。有見者,問其仆曰:“汝傢主今日請客乎?”仆曰:“要我傢主請客,直待那一世來。”主人聞而罵曰:“誰要你許他日子!”

  客久住天天吃瞭不走,更是麻煩。於是一日,引客至門前閑望,忽見樹上有一大鳥如雞,主人雲:“且待取斧砍倒樹,捉此鳥與吾丈下飯。”客雲:“隻恐樹倒時鳥飛去瞭。”主人雲:“你不知這呆鳥往往樹倒不知飛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