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杜二嫂和“溜街狗”

  杜二嫂是個年青寡婦,當她把“溜街狗”弄到油坊裡打工時,集鎮上的人不理解地說杜二嫂咋相中“溜街狗”瞭呢?

  “溜街狗”名叫劉小狗,自幼喪父,是娘守寡養大的。俗話說“嘴噙的籽長不成好苗”,他小時候逃學貪玩,好吃懶做,養瞭一身肥肉。長大後一天到晚順街溜,死皮賴臉,東傢借兩塊,西傢借三塊。30歲的人瞭,至今還是根窮棒棒。

  杜二嫂是個俊俏女人,彎眉細眼,凸胸豐臀,讓人見瞭動心。三年前死瞭男人後,說媒的絡繹不絕,杜二嫂總是默默一笑。

  杜二嫂的油坊不大,僅一間門面,門外邊是個炒芝麻用的鍋爐,門裡是磨麻油的石磨,再裡間是臥室。本來,她是打鼓帶敲鑼,一個人操作。讓劉小狗給她打工,是沒法子的事。原來,劉小狗隔三岔五尋到杜二嫂,不是說他娘頭疼便是說發燒,找借口向杜二嫂借錢買藥。杜二嫂深知寡婦的艱辛,隨手掏個三塊五塊給他。後來,杜二嫂聽說劉小狗拿錢賭博瞭,直罵劉小狗是狗不是人,埋怨自己行善不成作瞭惡。一合計,前前後後,劉小狗欠下她百十元錢――100元能打八九斤油呢,這不白白把油倒進瞭糞坑裡嗎?咋辦呢?隻好拿劉小狗出工頂賬。一天,見劉小狗在街上溜,杜二嫂把他叫到跟前,說,二嫂平素沒少幫你,這陣子我店裡活忙,來幫幫我,中不?劉小狗把鼻子一抽,說,中哇,給錢不給?杜二嫂狠狠剜他一眼,說,能白使你嗎?一天發你10元錢,10天的試用期,表現好瞭留下。遲到、偷懶、磨洋工走人!劉小狗連聲應答中中中,挽起袖子,就幫杜二嫂洗芝麻瞭。

  正是天熱時候,杜二嫂的屁股被牛仔褲繃得圓溜溜的,胸前一對小碗大的奶子,隨著杜二嫂不安分地顫動。劉小狗心裡得得歡跳,肌體內產生一種微妙的電波。

  10天的試用期到瞭,劉小狗生怕杜二嫂不留用他,吭吭哧哧地說,二嫂,您就讓俺在這兒幹吧,俺不要工錢,隻要管俺頓飯,中不?

  本來杜二嫂隻打算用劉小狗10天,頂夠借款走人,現在她見劉小狗蠻賣勁,心想劉小狗並非狗不改吃屎的貨,隻要把他調教好,也算替他老娘造瞭福,於是便答應瞭劉小狗。杜二嫂還承諾劉小狗,隻要老實幹活,二嫂不會虧待你,末瞭,給你弄個媳婦。

  劉小狗笑得咧開瞭嘴巴。

  劉小狗很滿足,他想一傢人不就是這個樣子嗎?一個男人,一個女人,一塊兒幹活,一塊兒吃飯,就是沒睡一個被窩裡――嘿嘿,末瞭,總會有女人抱呢。

  杜二嫂知道劉小狗高興的啥事兒,也早發現劉小狗眨巴著眼睛窺視她。杜二嫂心裡暗暗發笑,男人就是這德性,得有塊吸鐵石吸住,要不就會成一條野狗。她把住瞭劉小狗的脈搏,哪兒癢往哪兒撓,還是那句話――踏實幹吧,二嫂不會虧待你,末瞭,給你弄個媳婦。

  劉小狗又是咧著大嘴笑,期盼著有個像杜二嫂這樣的女人。

  轉眼進瞭臘月,杜二嫂的生意更紅火瞭。機關、工廠、學校,那個不發個福利、誰不送個禮呀?大年節,哪傢不打一斤二斤小磨麻油,拌個涼菜、調個餃子餡呢?活忙人手少,杜二嫂又回到娘傢,把她表妹也弄到油坊裡,通宵達旦忙起來。

  祭灶那天,“咔”一聲,油坊門前停下一輛紅轎車,下來個穿西服的中年人,手裡拎著大包,笑嘻嘻地走進門。杜二嫂把那人接到房裡,親親熱熱地面對面坐著。

  劉小狗眼饞瞭,嫉妒瞭,感到心裡分外冰涼。

  吃中午飯的時候,杜二嫂對表妹和劉小狗說,走,咱們到“喜日子酒傢”去,讓我的老同學――省城來的大經理請客!劉小狗搖搖頭,坐著不動。杜二嫂隻好讓他在作坊裡守門,關照他說,回來給你帶隻“叫花雞”。

  劉小狗見杜二嫂她們乘轎車遠去,“嗵”地一聲把油葫蘆扔在油鍋裡,漲紅著臉嘟嚷道,不幹瞭,再幹是龜孫子!錢沒掙到,媳婦也沒影兒,純哄瞎驢拉磨!回頭瞧見墻根處的兩桶油,心裡想,不給工錢拿油頂。他立刻尋瞭一根繩子,把兩個桶鼻穿在一起,蹲下身子,把一桶油搭在肩後,另一桶油放在胸前,一縱身,扛起兩桶油出瞭店門,回傢去瞭。

  娘正在院裡喂雞,劉小狗把油桶撂在院子裡,娘見瞭驚愕地問,你,你,這是咋瞭?

  劉小狗嘟囔說,都幹七八個月瞭,一個子沒給,說給我弄個媳婦,她……

  娘沒等劉小狗把話說完,臉一沉,兩手拍著大腿嚷起來,你胡鬧啥呀?前天,你杜二嫂說快過年瞭,送來瞭2000元呀!還說正給她表妹嘀咕呢,要成瞭,讓你們年前換東西哩!

  劉小狗“啊”瞭一聲,打瞭個寒顫,匆忙又把兩桶油扛在肩上,拍打著腦袋,一迭聲地說真窩囊,一溜小跑出瞭門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