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詐賣

  有人覺得懂得越多,能鉆的空子就越大;有人覺得爬得越高,能攬的財富就越多。而當這兩種人碰一塊兒,他們的世界就擠瞭,擠到他們被一張小小的法網就給全罩住瞭……

1.深夜來客

  這“趣味茶莊”與其他諸多茶莊一樣,也是麻將館的代名詞。曾經熱鬧非凡的地方,這段時間突然變得冷冷清清,老板劉東林很是鬱悶。

  劉東林幾年前曾是雄州縣檢察院公訴科科長,擬提拔副檢察長,可就在這節骨眼上,他因嫖娼被抓,不僅升遷無望,且科長也當不成瞭。於是下海幹起瞭買賣,可誰知巨額投資的“茶館”,生意不到二個月就冷到冰點,這都因為市裡最近下瞭禁賭令,把顧客全嚇跑瞭。半月前某局科長來打麻將,被市裡安排的暗訪組查獲,丟官掉職,消息傳開,還有誰會來光顧這倒黴的茶莊?

  夜深瞭,門外突然走進兩個中年男人,說要開間房。

  劉東林精神一振,親自把客人引上二樓最好的房間,招呼服務員上瞭壺上好的大紅袍。見兩位客人似乎還要商量什麼事,就沒再多說什麼,退瞭出去。

  劉東林到樓下看電視,突然發現本市新聞頻道裡一個人似曾相識,那不就是剛才樓上喝茶的其中一位嗎?原來是本市的塗副市長啊!

  沒一會工夫,塗副市長二人下瞭樓,徑直就往外走,到門口塗副市長停下腳步轉身對旁邊那矮個男人說:“這事就有勞你瞭!”

  矮個男人拍著胸脯保證沒問題,等送走副市長,才轉身結賬。

  劉東林盤算著要跟這二位角兒混熟,對生意可有大大的好處,於是,掏瞭煙說:“先生不急不急,這邊坐這邊坐。”

  這人抬手看看表,也不推辭,一屁股坐沙發上,神情得意。劉東林趕緊給他點上煙,那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劉東林。

  “李英俊,眾信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,幸會!幾年前我們還是同行啊,我原在雄州縣檢察院工作。現在是個體戶瞭,以後請李律師多多關照啊!”劉東林也遞上瞭名片。

  聊熱絡瞭,李律師突然環顧大廳四周,轉而湊到劉東林眼前,神情狡黠地說:“劉老板放著檢察官不幹,定是撈著不少好處瞭吧?看這茶莊,少說也值五百萬啊!”

  劉東林訕笑著,有苦難言。

  李律師打趣地說:“這麼好的地盤,做咱律師所辦事處正合適,哈哈!”

2.生財有“道”

  劉東林店裡生意不好,拖著手下工錢好幾個月瞭。這天,服務員小劉跟劉東林討起瞭工錢。

  劉東林也覺得對不住這位小姑娘,眼看交房租的時間也過瞭,這錢都沒著落呢,他都快急瘋瞭,奇怪的是房東至今還沒上門討要租金。

  正說著,門外興沖沖走進一個人來。來人叫秦在聲,三十多歲,原是雄州縣法院法警隊副隊長,因押解犯人時無故把犯人打傷,被法院開除,現在社會上東遊西蕩,成天做著異想天開、一夜暴富的美夢。這茶莊就是他介紹給劉東林開的。

  秦在聲安慰劉東林說:“別擔心,那禁賭令不過又是拉肚子政策,過不瞭幾天,等風頭過後就沒事瞭。”

  說罷,秦在聲眉飛色舞地講述他發財的經歷。原來這段時間他到江西去瞭,租瞭一輛挖掘機,轉手到廣東把挖掘機賣瞭,獲得贓款幾十萬。

  劉東林聽後驚得目瞪口呆:“你小子膽子也太大瞭吧,少說也得判你十年八年的,還到處嚷嚷!”

  秦在聲得意得很,顯然沒在意。

  劉東林沒好氣地說:“這也就你老弟做得出來,要是這店鋪是你租的,你也會把它賣掉?”

  秦在聲盯著劉東林說:“你說把店鋪賣掉?”

  劉東林氣不打一處來,說:“好啊,賣給你好瞭!拿錢來,把我投入的三十萬本錢拿回就行瞭。”

  “虧你還是搞法律出生的,我跟你說……”秦在聲狡黠地道出賣房計劃。

  劉東林沒想到秦在聲當真瞭,竟然還有瞭個驚人的計劃!他不禁手抖瞭起來。

  秦在聲來勁瞭,恨不得馬上實施計劃:“這事關鍵是盡可能不讓房東出現,房東是哪的?叫什麼名字?”

  劉東林說:“房東叫龍少華,是通過中介所認識的,也怪瞭,交租金的時間都過去幾天瞭,也不見他上門,平時都很準時的。”

  這一晚,劉東林幾乎徹夜未眠,腦海中反復思索著秦在聲的計劃。他現在已經無路可走瞭,生意無以為繼,還背著一屁股債,看來隻有鋌而走險瞭,再說這個計劃也確實巧妙,如不出差錯,還真能發上一筆大財,大不瞭遠走高飛,總比現在窩囊強。

  他們的計劃是,由他們兩人簽訂假房屋買賣合同,然後以賣方不履行合同為由,買方將賣方告上法庭,官司贏下來後,由法院強制辦理房產過戶手續,於是這房產就合法地轉移瞭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