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東方夜談] 趙奶奶的貓

  拆遷隊遇到釘子戶,少不瞭上演各種鬥智鬥勇的戲碼,怕隻怕釘子戶無欲無求,雷打不動。鬥不起來,也就罷瞭;要是鬥過頭瞭,天曉得會發生什麼啊……

  前些日子,政府把豬尾巷這個地塊拿出來競標。因為城裡幾個有實力的地產公司老板都不約而同缺席瞭競標會,德勝房地產公司輕松地拿下瞭這個地塊,可沒想到,臨到拆遷時卻遇到瞭一個大難題。

  豬尾巷是個城中村,住的都是買不起房的人傢。德勝公司一提出以房換房的拆遷方案後,多數人傢很快就來簽瞭拆遷協議,剩下幾戶想趁機撈點好處的,得瞭點額外補償後,也都搬瞭。可原以為很順利的拆遷,卻在這時候遇到瞭一個怎麼也拔不掉的釘子戶。

  釘子戶姓趙,是個六十多歲的孤老奶奶。趙奶奶養瞭四十多隻貓,這些貓都是被遺棄後,她從街上撿回來的。她傢雖不大,但有個小院,貓兒們可以爬樹、曬太陽,倒是過得安穩。

  這天,德勝的董事長王德貴親自上瞭門,問道:“老太太,給你換套兩倍大的電梯公寓,地點、樓層任你選,怎麼樣?”他有經驗,隻要舍得花錢,沒有辦不成的事。

  趙奶奶那時正在替一隻新撿來的斷腿貓敷藥,她頭也沒抬地問道:“有院子嗎?”王德貴心想,有院子,那不是別墅嗎?這怎麼可能!

  “沒院子我不搬!”趙奶奶說得很堅決,“你們拆瞭那麼多房子,把貓都趕我這兒來瞭,我要再住進電梯房裡,這些貓可就沒地方去瞭。”

  王德貴知道趙奶奶是鐵瞭心不搬瞭,這可不行!趙奶奶是因為那些貓才不肯拆遷的,王德貴便讓公司拆遷隊想個辦法,盡快把那些貓解決掉。

  拆遷隊的主意就是斷水斷電,這招在以往的拆遷中最常用,也最有效。斷電對趙奶奶影響不大,可是斷瞭水,趙奶奶就沒轍瞭,要知道,她一個老太太就算出去挑水,一天能挑多少?有她喝的,就怕沒那幾十隻貓喝的,那幾十隻貓沒水喝,鐵定自己跑掉。主意打定,王德貴就讓人將推土機開進瞭豬尾巷,並“不小心”挖斷瞭水管。

  水管挖斷的第二天一大早,就有人看到趙奶奶挑著兩個破水桶出瞭門。王德貴聽瞭,冷笑道:“我賭她最多堅持五天。”王德貴知道,趙奶奶的院子在豬尾巷的中間,不論從哪個方向走出巷子,去最近的水源,怎麼也有兩裡地。加上周圍到處是殘垣瓦礫,根本找不到一條完整的道,要想出來,還得爬上爬下,繞來繞去,這對一個已過六旬的老人來說,並不容易。

  過瞭幾天,手下報告說,趙奶奶依然每天挑兩趟水,一桶自己用,一桶喂那些貓。不但原先那些貓活得好好的,而且她在挑水途中又撿瞭兩隻,“貓族”越發興旺瞭。王德貴一聽,急瞭。

  這時,拆遷隊又給王德貴出瞭個主意:不如趁趙奶奶出去挑水的時候,讓人將那些貓捉住,運出城去扔掉。王德貴覺得成,趕緊讓拆遷隊準備瞭幾個捕魚用的網兜和麻佈袋子,等趙奶奶一出門,立即摸進她傢的院子裡去捉貓。可那些貓並不好捉,拆遷隊的人折騰瞭半天,隻捉住瞭幾隻,大多數貓受瞭驚嚇,逃得無影無蹤。

  聽到這個消息,王德貴樂瞭,他覺得貓跑瞭,自己也算達到目的,失去貓的趙奶奶很快就會自己搬出院子啦!

  傍晚的時候,王德貴帶著拆遷協議來到趙奶奶的院子外,他敲瞭敲門,發現屋裡一個人也沒有,卻意外聽到幾聲貓叫。他問守在那裡的手下怎麼回事。手下說趙奶奶挑水回來看到一屋子的貓全都不見瞭,扔下水桶就往外跑,找她的貓去瞭。這一天,趙奶奶像是發瞭瘋,一刻不停地在大街小巷尋她的貓,這不,有十幾隻貓都已經被她找回來瞭。

  “又被她找回來瞭?”王德貴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看來,這拆遷協議又簽不成瞭。他正要走,遠遠看到趙奶奶抱著兩隻貓,踉踉蹌蹌地回來。看得出,她已經很累瞭。趙奶奶走到王德貴跟前,冷冷地看瞭他一眼,什麼也沒說,自顧自進瞭院子。那眼神讓王德貴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  回到公司,王德貴將拆遷隊的人找來,讓他們第二天趁趙奶奶去挑水的時候,繼續去院子裡捉貓。可第二天,拆遷隊的人回來報告說,趙奶奶一整天都在屋裡,沒有出去挑水。

  王德貴冷笑瞭一聲:“我不相信她不渴!”可讓人驚異的是,拆遷隊在院外守瞭五天,都沒見到趙奶奶出門,隻是在晚上,有時還能看到趙奶奶在院子裡,給貓喂食、梳理毛發。

  王德貴有些想不通,一個人可以一天不吃飯,可不能一天不喝水啊,況且現在已有五天瞭,老婆子和那些貓到底靠什麼堅持這麼多天呢?王德貴決定晚上悄悄摸進院子裡去弄個究竟。

  那天晚上,王德貴帶著一幫手下翻進院子。裡面靜悄悄的,既沒有趙奶奶的身影,也沒有一隻貓。王德貴滿腹狐疑,走到屋前。屋裡沒有點燈,也沒有一絲聲響,像是一間空屋。

  王德貴敲瞭敲門,沒有回應。他將門推開,手下趕緊將手電筒照瞭過去……就在那一刻,王德貴和幾個手下被屋裡的情形驚得大叫起來—

  隻見趙奶奶衣著整齊地躺在屋子正中的床上,床下十幾隻貓圍著,整整齊齊地站成一排,正虎視眈眈地盯著王德貴和他的手下!這些貓雖然都瘦骨嶙峋,可嘴裡都“嗚嗚”地叫著,全身毛都聳瞭起來,眼裡仿佛要噴出火來。

  王德貴突然叫瞭聲“快跑”,轉身就逃,可遲瞭,那些貓同時躍起,向王德貴和他的手下撲來!

  王德貴用手一擋,可還是被貓抓瞭一下。他忍住痛,拼命往外跑,那些貓卻死追不放,直到跑出院外,王德貴才被等在外面的拆遷隊救下。拆遷隊的人舉著木棒沖進去,將那些貓趕出房間,這才發現躺在床上的趙奶奶不知死去多久瞭,連屍體都僵硬瞭。

  聞訊趕來的警察進行瞭屍檢,發現趙奶奶是死於心臟病突發,而且已經死瞭五六天,警察說,幸好現在是冬天,要不然屍體早有變化瞭。

  王德貴掐著指頭一算,按警察的說法,老婆子應該是去街上找貓的那天晚上就死瞭,或許是她那幾天太過勞累引發的心臟病?但為什麼這幾天裡有人還看到她晚上在院子裡喂貓?王德貴越想越覺得心驚肉跳,趕緊離開瞭豬尾巷。

  雖然趙奶奶一死,這豬尾巷的最後一顆釘子就算拔掉瞭,可王德貴卻一點也不高興,而是覺得身心疲憊。

  晚上,王德貴被一陣尖叫聲驚醒,他睜開眼睛一看,隻見自己的老婆正尖叫著拿棍子向他打來……王德貴大驚,想呼救,卻發現從喉嚨裡喊出來的卻是一聲貓叫—“喵嗚”,他正奇怪,老婆已經一棍子打在他的背上,王德貴痛得“喵嗚”一聲,滾下床來。滾下床的那一刻,王德貴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竟然變成瞭一隻醜陋的貓!

  王德貴以為自己在夢中,可很快老婆的棍子又落瞭下來:“哪來的野貓,居然到我床上來瞭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  這次,王德貴沒有逃,那棍子落在他身上,的確很痛,他意識到這不是在做夢,自己確實變成一隻貓瞭!

  王德貴想大聲叫喊,可喊出聲的依然是“喵嗚”,老婆大叫著:“王德貴,你跑哪裡去瞭?還不來幫我打這隻野貓!”接著,王德貴看到自己的兒子拿著一把菜刀沖瞭進來:“野貓在哪裡?”王德貴見狀,趕緊躥上窗戶,一溜煙地逃瞭出去。

  來到大街上,他慌張地往一條小巷逃去,見前面垃圾桶上,幾隻流浪貓正在裡面扒拉著什麼,他這才覺得自己又累又餓,也想從垃圾堆裡找點吃的。

  可一隻大黑貓突然齜著牙向他撲過來,那大黑貓叫道:“這不是德勝房產的王總嗎?”這聲音聽上去怎麼像大成房產的李總?王德貴轉身盯著黑貓,疑惑地問道:“李總?”

  “是我。”黑貓又指著垃圾桶邊上的其他幾隻貓,介紹道:“這是恒輝建設的張總,那是瑞佳房產的吳總……”

  王德貴恍然大悟,為什麼那次競標會,這些地產公司的老總都不見蹤影,原來他們都變成貓瞭!

  “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瞭貓,大概是平時把別人的房子拆遷瞭,讓太多的貓無傢可歸,這才遭瞭報應。我們變成貓後,本來還有豬尾巷的趙奶奶收留我們,可都是你,為瞭逼趙奶奶拆遷,想盡辦法要趕走我們,讓我們不得不露宿街頭!”黑貓說著,和其他的幾隻貓一起,目露兇光地向王德貴逼來!

  “天哪……”王德貴慘叫一聲,四腿一軟,癱在瞭地上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