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像蒙娜麗莎一樣

PART.1我要出名

  馬西這人吧,很特別,一來是他長得很像一個人:寬額、細眉、薄唇、高顴骨,活脫脫一個男版蒙娜麗莎;二來是一般人活過半百的歲數,人世間的事也都悟透瞭,心也都定下來瞭。馬西可不,五十出頭瞭,他還一心琢磨著要出名!

  說起來,馬西也算風光過,他當過市文化局局長。可惜由於在職期間貪污受賄,鋃鐺入獄,出來後,以前的聲望盡失,風光不再。

  馬西一心想東山再起,他愛極瞭出名的感覺。他琢磨來琢磨去,終於想出瞭個成名的點子:自己長得這麼像蒙娜麗莎,要是也請名傢畫成畫像,人們一定會驚嘆不已。到時候,他就是那話題人物、大眾焦點!這麼一想,他就按捺不住瞭,立刻托人尋找合適的畫傢。

  這天,朋友老常來報喜:“畫傢找到啦,他叫劉深,太優秀瞭,油畫界一致公認,他就是未來的大師。”馬西一聽大喜,立馬拽上老常,見大師去!

  馬西的車在一個竹林環繞的農屋前停下,一個年輕的長發男人打開門,馬西恭恭敬敬地說:“能見到您,真是太榮幸瞭!”劉深看瞭看馬西,笑瞭,連聲感嘆:“像,真像,太像瞭!要是換一下發型,根本就是蒙娜麗莎本人!”

  進屋後,馬西見到墻上掛著、地上擺著幾十幅油畫,全是人物肖像。這些畫筆觸精到,形象傳神,張張精品。馬西情緒高漲,說:“劉先生,這次我是特地來請您給我畫一幅畫像的,能讓您畫到畫佈上,絕對是一種福分,當然,多少錢您盡管開口。”

  顯然,價格問題,老常早已和劉深談過瞭,劉深一笑,爽快地說:“沒問題,給兩千塊錢吧。”馬西聽瞭,笑得合不攏嘴,才兩千元,就撈到一個成名的機會,真是太便宜瞭!

  這時,有個農民裝束的人進屋,三十多歲的模樣,雙眼有些呆滯,口中連連說著:“餓瞭……吃飯,餓瞭……吃飯。”看上去,不是瘋子就是傻子。

  劉深起身正要領那人去廚房,不料那人一眼看見馬西,頓時站住瞭,接著湊上去,緊緊地盯著馬西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。旁人都不明所以,那人突然爆發出一聲哭號,撲上前去,一把抓住馬西,大叫:“壞人!你為啥不讓我去?壞人!你為啥不讓我去……”

PART.2在那遙遠的地方

  馬、常二人都嚇瞭一跳,劉深頓時臉色大變,拉開瘋子,把他拽到裡屋。之後,劉深出來,冷冷地看著馬西,說:“你叫馬西,是吧?二十年前,在市裡當文化局局長,對嗎?”

  馬西不知道這話啥意思,有點心虛,可總不能說自己不是馬西吧?他隻好承認。劉深低沉著聲音說道:“剛才那人是我哥,叫劉縱,天生一副好嗓子。二十年前,他參加歌唱比賽,一路過關斬將,最後,以一首《在那遙遠的地方》贏得全場喝彩,成為冠軍的不二人選。當時主辦方承諾,保送冠軍去中央音樂學院深造,那是我哥最大的夢想。”

  說到這裡,馬西想起來瞭,還想起那次比賽幕後,他暗自做的那些手腳。馬西不由坐立不安,汗流浹背。

  劉深繼續說:“後來,有個評委收瞭幾個選手傢長的賄賂,將比賽結果做瞭改動。有人很同情我哥,悄悄暗示讓他去找那個叫馬西的評委,他是文化局局長,決定權都在他手上。可我哥又拿不出什麼好東西,光靠嘴說有什麼用呢。後來,他連第三名都沒輪上,去音樂學院的事也就黃瞭。之後,他就變成瞭剛才那個樣子。”

  馬西面如死灰,出瞭這檔子事,讓劉深給他畫像怕是泡湯瞭。馬西說盡好話,再三道歉,恨不得給劉大畫傢跪下瞭。不想劉深卻淡淡地一笑,說:“這是兩碼事,我沒說不給你畫,隻是剛才那個價格恐怕得重新商量。”老常不禁問道:“多少錢?”劉深不動聲色地說:“兩百萬。”老常一聽就傻瞭眼,馬西的傢底他是清楚的,幾十萬還拿得出,兩百萬那幾乎是要掀傢底瞭,為瞭圖個虛名,值嗎?誰知馬西卻面不改色,一口答應:“好,沒問題。明天就開始畫,畫好以後,我就付款。”

PART.3謀劃

  回城路上,老常罵馬西瘋瞭:“兩百萬,拿得出嗎你?”馬西笑而不答,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。

  第二天,馬西如約趕來。劉深支起畫架,讓馬西坐在桌邊,右手握一隻水杯,指點著說:“笑起來,大笑……我要畫一幅《大笑的馬西》。”

  這主意好,馬西咧開嘴,“哈哈”大笑,片刻,他就氣不夠,笑不動瞭。劉深擺擺手,說:“笑,再笑!”馬西深吸一口氣,再次大笑起來……沒幾秒,又歇下瞭,劉深又嚷起來:“笑,再笑!”

  馬西沒想到畫一幅像要這麼折騰,這還要笑多久啊?三個小時過去,馬西不知笑瞭多少次,腮幫子都笑塌瞭,可他走過去一看,差點昏倒,劉深才畫好額頭和鼻子!馬西哭喪著臉央求道:“太累瞭,要不今天就到這兒,我好好休息休息,明天再來?”劉深同意瞭。

  馬西一到傢,就趴下瞭。老婆抱怨道:“畫個像有這麼費勁嗎?拍張大笑的照片,照著畫不就得瞭?”其實,馬西心裡清楚:劉深這傢夥,得知瞭當年那事,不僅把價碼從兩千元漲到兩百萬,而且還故意捉弄自己,可馬西我是誰?會有這麼傻嗎?

  就這樣,馬西連著笑瞭整整三天,《大笑的馬西》終於畫成瞭。畫像上,馬西春風得意,粗狂豪邁,畫得真好!

  劉深用畫框將畫像裝好,遞給馬西。這時,馬西抱歉地說,今天錢沒帶,明天一定送來,劉深也不介意。馬西戀戀不舍地看瞭看畫像,才返身離開。

  一到傢,馬西立刻把傢裡的電話線拔瞭。幾天後,老常找上門,問他這樣玩“消失”,到底是搞什麼鬼?馬西笑瞭:“二百萬我確實拿不出來,不過,我真正的目的,是為瞭讓我—馬西的形象留在劉深的畫上,至於那幅畫屬不屬於我,無所謂,隻要劉深最終成為大師,我的名字和形象就能傳世!”

  老常琢磨瞭半天,終於明白瞭,禁不住蹺起大拇指:“高,實在是高!那劉深以為兩百萬能把你難住,可他怎麼會料到你有金蟬脫殼這一計!他劉深惱火也沒用,花瞭這麼多心血畫成,自然不舍得把畫毀瞭。你真是高明啊!”

  就這麼過瞭一年,也沒見劉深來要賬,馬西覺得那兩百萬是徹底甩掉瞭。有一次,馬西在電視裡看到劉深的訪談,他談到以後不再畫人物肖像瞭,步入另一個創作期,專畫景物……這麼說來,劉深的人物肖像就那麼些瞭,物以稀為貴呀,而且馬西的那畫像很有可能就是大師肖像畫的封筆之作啊!想到這,馬西簡直樂開瞭花。

PART.4大笑的馬西

  十五年後,劉深之名,享譽海內外。這天,他的個人油畫展在省城隆重舉辦,各路媒體聞訊趕來。

  當晚,電視轉播瞭現場實況,馬西坐在電視前,激動萬分地等著自己的畫像亮相。主持人一番介紹後,畫面上逐一呈現劉深歷年來的作品,最後,鏡頭果然停在一幅畫上—《大笑的馬西》。

  主持人指著《大笑的馬西》,說:“這些年,模仿劉深大師的贗品很多,其中不少模仿得很像,真假難辨,混跡在收藏市場,我們特意挑出一幅具有代表性的……”一聽有贗品,馬西一時有點糊塗瞭,隻聽主持人繼續說道:“這幅《大笑的馬西》從畫風、筆觸上來看,仿佛真的出自大師劉深之手。但是,這畫有一個非常致命的破綻——請註意,馬西的手上握著一部手機,這部手機,畫得十分清楚,是一部諾基亞。我們節目組特意咨詢瞭諾基亞公司,他們說,這款是2008年出品的,可劉深大師十五年前,就宣佈不再畫人物肖像瞭……”

  馬西定睛一看,果然,自己畫像上的右手握著一部手機,他大驚失色,納悶起來:原先的水杯咋變成手機瞭?

  主持人侃侃而談:“這位作者,想必也是名畫《蒙娜麗莎》的崇拜者,大傢看,他畫中的人物馬西,其五官面貌,和蒙娜麗莎幾乎一樣。這位作者不但冒用瞭劉深的大名作畫,還對達芬奇的名畫《蒙娜麗莎》進行瞭一種調侃式的新詮釋。如此看來,這並非一幅真人肖像畫,而這畫中的馬西看來是根本不存在,完全是作者虛構的……”

  “這……這他媽的是誰幹的……”馬西氣得一口氣沒接上,兩眼一黑,昏瞭過去……

  同一時間,劉縱和劉深並肩坐在電視機前,劉縱傻呵呵地樂著,劉深也在笑,對於那幅《大笑的馬西》,把水杯刪瞭,畫成手機,對他來說,再簡單不過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