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十斤錢塘

  清朝年間,一天,一行官船旌旗招展,一路南下,傍晚時分來到嘉興府境內的江南古鎮石門鎮。這是乾隆皇帝第五次下江南。此次下江南的目的有二:一是近年來錢塘江兩岸多處塌方,造成水災,淹沒良田,塗炭生靈。乾隆早有心將其修復,卻一直苦於沒有合適人選;二是順道再去鹽官陳閣老府第看看陳老夫人,以慰思念之苦。

  龍船停穩後,乾隆走出船艙,見天色已晚,下旨在石門過夜。

  得知乾隆在石門過夜的消息,附近的達官貴人備足瞭金銀珠寶,前來進獻給皇上。然而,就近的大小官員都來瞭,唯獨不見石門縣令馮應柳。

  乾隆不免有些生氣,心想:朕路過石門地界,照理說,當地的父母官該第一個前來覲見才是,可這個馮應柳連臉都沒露一下,是不是藐視朕哪?

  馮應柳是石門縣小小的知縣,他哪敢藐視皇上!其實,他是手頭拮據,拿不出像樣的東西作見面禮,才遲遲沒有動身的。

  乾隆看過官員們送的厚禮之後,準備用膳,這時,隻聽得隨從太監高聲叫道:“石門縣令馮應柳前來覲見皇上,禮‘十斤錢塘’。”

  乾隆在後艙,聽瞭一愣:什麼不好送,卻送來“十斤甜糖”!這個馮知縣,看來是有點不把朕放在眼裡瞭。

  馮應柳來到後艙,見到乾隆,便“撲通”一聲跪下,大聲道:“石門縣令馮應柳迎駕來遲,請皇上恕罪!”

  乾隆朝底下一看,隻見面前跪著的那個人,官服舊且不說,還打瞭幾個補丁。

  乾隆咳嗽瞭一聲,問道:“馮知縣,你送朕的‘十斤甜糖’是何希罕之物?味道如何,朕倒要親口嘗嘗。”

  馮應柳“咚”地朝船板上磕瞭一個響頭,回答道:“回皇上,方才太監說的是‘十斤錢塘’,而不是‘十斤甜糖’。”

  乾隆聽瞭有些不悅:“‘十斤錢塘’?錢塘江自古氣勢恢宏,潮水奔騰,一瀉千裡,豈能說成是‘十斤錢塘’?真是荒唐!”

  馮應柳嚇得臉色發白,語無倫次。

  這時,太監已將那個“十斤錢塘”放在乾隆面前。“十斤錢塘”約有三尺長,二尺高,用一塊紅綢蓋著。乾隆伸手掀起紅綢,一座用木料做成的錢塘江模型,正栩栩如生地展現在他的面前。這模型中間是奔騰的潮水,兩邊是錯落有致的石岸,固若金湯。

  乾隆觀後,高興得連胡子也翹瞭起來,大聲笑道:“馮知縣,你這個模型太好瞭!你給朕解決瞭一個大難題—修復海塘,解決水患,為民造福!”

  馮應柳謝恩之後,乾隆讓眾官員退下,隻留下紀曉嵐一人。乾隆圍著模型轉瞭好幾圈,才問紀曉嵐:“紀愛卿,你說這馮知縣為何將模型當作禮品送來?”

  紀曉嵐回答道:“想來這馮知縣是個清官,因手頭拮據,沒有錢財送皇上,才將模型當作禮物送來瞭吧!”

  乾隆點頭說道:“言之有理。那麼為何要將模型做成十斤重?”

  “這個……這個……臣一時也說不上來。”緘默片刻,乾隆若有所思道:“看來,這十斤的模型,如果是黃金所鑄,大概也夠修復錢塘江堤岸的經費瞭!”

  經乾隆這麼一點,紀曉嵐佩服地點點頭,道:“皇上聖明,馮知縣將模型做成十斤重量,借機獻給皇上,大概正是這個意思!看來,這個馮知縣不簡單呀!”

  乾隆接口道:“朕正在物色一個能擔當修復錢塘江堤岸重任的欽差,如若馮知縣真是那麼一個清官的話,他倒是合適人選,不過,朕還是不放心。”

  紀曉嵐回話道:“有適當時機,皇上可以試試他的才智。”

  “朕也有此意。”

  紀曉嵐又說道:“皇上,明天是八月十八,八月十八是觀賞天下奇觀海寧潮的最佳日子,皇上何不趁此機會去觀賞一番,順道也好去看看陳老夫人!”

  乾隆說道:“好,明日讓馮知縣作陪,一同前往觀潮。”

  第二天一早,乾隆坐上八抬大轎,赴鹽官看潮。

  鹽官在錢塘江的出口處,江邊建有一座占鰲塔,歷來是觀潮聖地。走瞭兩個多時辰,一行人才到達江邊。這時觀潮人已是人山人海。鹽官縣令張大人率手下數十人,在占鰲塔下恭迎聖駕。

  離潮水來還有半個時辰,張大人跪地奏道:“請皇上留下墨寶,日後刻碑建亭,以求永久紀念。”

  乾隆皇帝對杭嘉湖平原一向關心,他數次南巡,其目的之一就是為瞭檢驗杭嘉平原河道開挖情況。這次南下,一路上看到江南水鄉河道縱橫,如棋盤密佈,甚是高興。所以,當聽到張大人的奏請,心下已是答應,隻是沒有開口說出,而是用手一捋短髭,頷首一笑。

  隨從太監察顏觀色,已知皇上應允,高聲喊道:“徽硯徽墨徽紙侍候!”

  乾隆抬眼遠眺,見錢塘江水滔滔東去,與大海連接處,天水相連,景色尤為壯觀。一下觸景生情,揮毫寫下“江天一”三個大字,嘴裡一個勁地念著“江天一覽、江天一覽”,可遲遲沒有落筆。

  身邊圍著的大人們知道,皇上字卡喉嚨瞭。

  這可怎麼辦?江邊成千上萬的村民眼睜睜瞅著呢,如果皇上寫不出這個“覽”字,這臉怎麼丟得起啊!可又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告訴他“覽”字怎麼寫,那樣做不就等於說,皇上無能寫不出這個字嗎?

  乾隆額頭上滲出瞭豆大的汗珠,然而,越是心急,這個字越是想不起來。就在這為難時刻,近旁忽地走出一個人來,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馮應柳。隻見他一撩官服下擺,跪下磕頭奏道:“臣—今—四—見—駕。”

  乾隆一愣,心說好端端的見什麼駕?隨後才恍然大悟:“臣、今、四、見”四個字的組合,可不與繁體的“覽”字相似嗎?乾隆又念瞭一遍“江天一覽”,不露聲色地寫下瞭那個“覽”字,隨後扶起瞭馮知縣。

  通過這件事,乾隆心下拿定主意,修復海塘的重任就交給馮知縣瞭。

  回到石門鎮上,乾隆進瞭龍船,其他官員一律被擋在岸上,隻宣馮應柳一人上船。

  馮應柳來到後艙,行過大禮,見過乾隆。乾隆劈頭就問:“馮知縣,朕知道你字應四,號有實,幾時將字改成‘今四’瞭?”

  馮應柳眼珠一轉,道:“‘今四’即‘應四’,是下官的小名。”

  “好一個小名,你是怕朕寫不出那個‘覽’字,故意這樣說的吧?”說著,乾隆皇帝哈哈大笑起來,道:“馮愛卿,朕回贈你一件禮物。”隨著乾隆手指的方向,馮應柳看見前面桌子上一尊用紅綢蓋著的物件。乾隆道:“馮愛卿,打開看看吧!”

  馮應柳打開一看,驚得目瞪口呆。這是一座用黃金澆濤而成的模型,其狀與馮應柳送給乾隆的模型一模一樣,隻是體積小瞭不少而已!

  黃金鑄成的模型金光閃閃,耀人眼睛。

  馮應柳傻瞭一般,不知所措。

  這時,聽見乾隆輕聲說道:“馮大人可知朕送你這件禮物的用意?”

  馮應柳估摸著說道:“十斤黃金,是否就是‘十斤錢塘’的意思?下官愚蠢,請皇上明示。”

  乾隆開心地笑道:“好一個聰明絕頂的馮知縣,朕就將修復錢塘江堤岸的重任,交於你瞭。這‘十斤錢塘’,就作為經費,由你掌管吧!”

  馮應柳激動不已,馬上跪下謝恩:“請皇上放心,下官一定竭盡全力,修復江堤,以不辜負皇上對下官的器重,如若皇上下次再來江南,定會看到固若金湯的錢塘江堤—”

  “朕等著那一天。”說完,乾隆就讓馮應柳下船上岸,一會兒,龍船離岸開走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