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都來鬥地主

  在寒冷的冬季,最愜意的事,就是邀幾個朋友,圍坐在一桌,吃火鍋。大學生小蔣就和室友吃過一頓火鍋,不過這頓火鍋他吃得並不愜意,但很特別。

  這天傍晚,602宿舍的石頭拿著一張傳單,沖進宿舍,對其他五個人說:“學校對面新開瞭一傢火鍋店,消費一百送四十塊的券,好劃算!”

  大夥一聽,忙放下手頭的事。小蔣關掉瞭網遊,說:“我今天通關瞭,剛想著怎麼犒勞自己呢。”強子掛瞭電話,叫道:“我費瞭半天口水,也沒約出小艾,精神生活看來是豐富不瞭,還是來點兒實在的,滿足口腹之欲吧。”其他幾位也紛紛響應。

  吃火鍋的事定下瞭,下面就是錢的問題瞭。大傢都是窮學生,小蔣整天打遊戲,把錢都花在買裝備上瞭;強子追女孩,把錢都花在請客吃飯上瞭……總之,六個人,經濟條件不同,再加上胃口不一,如果都出一樣的錢,不公平,也沒什麼趣味性。

  於是強子出瞭個主意:“要不,我們來玩鬥地主遊戲吧。”

  眾人不解地問:“什麼是鬥地主?怎麼玩?”

  強子解釋道:“很簡單,就是地主多出錢,貧農少出錢多幹活。”強子轉轉眼珠,拿出來幾張紙,大小一樣,上面寫瞭—“地主:50元”、“中農:20元”、“貧農:5元”。強子說:“這裡有六張紙,一個地主,四個中農,一個貧農,共135元,隻要大傢省著點吃,這錢夠用。大傢抓鬮定成分,誰抓住‘地主’誰倒黴,抓住‘貧農’也別得意,拿到錢後,要到市場上采購蔬菜,偷偷帶進火鍋店,不能讓人發現,吃飯過程中,貧農負責加湯倒水等事情。地主雖然出瞭血,可一切事情都不用管,燙肥牛和羊肉等葷菜時,地主享有優先權……”

  這個辦法清晰明瞭,強子將紙一搓,便成瞭六個一模一樣的紙團,讓大傢隨便抓瞭一個。這時,隻聽石頭一聲哀嚎:“哎呀,我咋這麼倒黴呢,抓瞭個地主,我這個月的錢告急哦。”石頭雖然嘴上哀嚎,卻興致勃勃地到對面宿舍借錢,當地主當得不亦樂乎。

  小蔣抓瞭個“貧農”,笑得合不攏嘴:“老天爺可憐我啊,就知道咱宿舍屬我最窮,所以給瞭我花五塊錢吃大餐的機會。”說罷,他樂呵呵地迎著寒風,朝菜市場奔去。

  其餘的人來到瞭火鍋店,選瞭個包廂。石頭作為地主,坐在主位上,看著別人忙活。等到火鍋裡紅油翻滾,石頭先燙吃瞭兩塊肥牛。這時,貧農小蔣冒著一頭寒氣過來瞭。他關上門,忙不迭地從塑料袋裡掏出蔬菜。強子查看瞭一下,對小蔣說:“這些東西得洗洗。”小蔣愣住瞭,自己都快凍死瞭,可他們幾個卻舒舒服服地呆在屋裡,現在又讓去洗菜……可是,誰讓自己隻出瞭五塊錢呢?貧農的滋味可真不好過。他看瞭看翻滾的紅鍋,咽瞭一口口水,怏怏地出去瞭。

  一會兒,小蔣拎著洗凈的菜進屋,他揚著手往鍋裡下豆腐,眾人的目光盯在他的手上,小蔣的手已經凍得跟紅蘿卜似的,忽然石頭長嘆一聲:“哎呀,小蔣貧農,你忘瞭買紅蘿卜瞭。紅蘿卜下火鍋,又好吃又營養。”強子也補充道:“你趕快去,現在菜場還沒收攤呢。”小蔣一屁股坐下來,抱怨道:“什麼紅蘿卜!我不去!我快凍死瞭!”

  此話一出,眾人齊刷刷看向瞭石頭。顯然,在這張桌子上,“地主”才有發言權。石頭瞪著小蔣,剛要說話,小蔣就可憐巴巴地說:“石頭,你別忘瞭,是我陪你去網吧包夜的!”石頭一聽,發瞭善心:“好吧,你也累壞瞭,趕緊吃點東西,墊墊肚子,過會兒再去買,菜場收攤後,超市還有,超市一般九點才打烊……”

  超市比菜場還遠!小蔣徹底沒瞭脾氣,抓緊時間吃東西。他想吃羊肉,但燙好的羊肉得地主先動,石頭那筷子如有神助,隨便在鍋裡一劃拉,大塊的羊肉就被夾瞭出來,地主後是中農,最後才是貧農,小蔣用漏勺在湯裡劃拉幾圈,才找到根肉絲,無奈之下,他隻好盛瞭一些蔬菜,胡亂吃瞭一番,在“地主”念叨著的“紅蘿卜”聲中不情願地起身……

  吃完火鍋,大傢回到宿舍,除瞭小蔣之外,大傢個個吃得肚皮溜圓,石頭拿著40元的消費券,倡議下周再去吃火鍋,還玩“鬥地主”的遊戲。

  小蔣最歡實,第一個站出來擁護:“下次我要當‘地主’,今天晚上太鬱悶瞭,貧農才比中農少花15塊錢,可受的罪卻比中農多得多。”

  強子樂呵呵地說:“地主不是想當就能當的,全憑運氣。”

  小蔣嚷著說:“我偏不信運氣!”

  話被小蔣說中瞭,第二次,小蔣果真抓到瞭“地主”。可他並不高興,反而耷拉著腦袋。強子打趣道:“你上次不是要做地主嗎?現在輪到你瞭,咋愁眉苦臉的呢?”小蔣摸摸幹癟的口袋,說:“雖然做地主舒服,可也得有錢才行!我爸上星期剛給我匯瞭400塊錢,現在隻剩100瞭……”說著,他很不情願地交出瞭50元錢。

  貧農被強子抓到瞭,他還蠻高興的:“隻花五塊錢就能吃頓火鍋。我說小蔣,你上次也太嬌氣瞭,跑個腿有啥呢?我就願意跑腿。”

  和上次一樣,大傢在火鍋店裡落座,石頭急吼吼地讓小蔣下肥牛。小蔣做過貧農,知道貧農的滋味,這次做地主瞭,良心發現,覺得應該等一等強子,但架不住大傢饞涎欲滴的心情,隻好將一盤肥牛全下瞭鍋。按規矩,他第一個撈,但他的技術顯然沒有石頭好,每次隻撈一兩片肉,其他中農們可不客氣,三下五除二,各人面前的碗裡就堆起瞭一摞牛肉。

  強子吸取瞭小蔣的教訓,買瞭菜後順便洗幹凈,火急火燎地帶來,剛好趕上開局。

  吃完飯,大傢舒服地盤算著下次去哪兒吃,小蔣開玩笑地問強子:“怎樣,貧農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

  強子發著牢騷說:“跑腿沒什麼,但是你們坐著我站著,你們吃著我看著,這滋味可不好受。”小蔣也發牢騷:“我這地主當得也夠冤,錢出得最多,可吃得卻不多。像肥牛肉,石頭一筷子頂我三筷子……”

  大傢嘿嘿笑著,小蔣突然總結道:“地主和貧農我都當瞭,滋味都不好受。上次我回去後,就將最愛玩的遊戲給刪瞭。
今天回去,我要把其餘兩個也刪瞭。以後,我再也不玩遊戲瞭,請大傢監督我。”

  大傢一臉吃驚,系裡最有名的“紅燈男”不玩遊戲瞭,這聽起來就跟2012真的到來一樣。這時,強子忽然嘆瞭口氣,說:“我決定,不追小艾瞭。”

  大傢夥兒又一臉驚訝。小艾是強子夢中的公主,他掏心掏肺追瞭近一年瞭,眼看就快成功瞭,怎麼半途而廢瞭?

  強子苦笑著解釋:“通過玩這個遊戲,我發現自己沒有底氣追小艾瞭。我曾對小艾承諾過要給她幸福,可是,我拿什麼給她幸福?我現在好好學習,將來也許會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,充其量也就是‘中農’。要想做地主,就得有真本事。我現在身無所長,在小艾面前信誓旦旦等於是欺騙。”

  石頭勸道:“強子,你想多瞭,咱就是用新的方式聚餐而已。”

  強子的感觸,小蔣感同身受:“其實,我比強子感受更強烈。因為我做過貧農,貧農的滋味太難受瞭,沒有話語權,幹最多的活兒,吃最少的飯。其實咱這個‘鬥地主’遊戲,就是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。我如果一直打遊戲,隻能在遊戲裡做王做將軍,在現實生活中,卻被人呼來喚去,很不好受。”

  一頓飯讓他們兩個都有別樣的感受,其他人想必也有感受。

  聽瞭這些話,石頭提議說:“要不,咱這遊戲不玩瞭,還是改成AA制……”

  “不要!”大傢異口同聲地說,“我們就愛玩‘鬥地主’,做‘地主’,享受一下成功者的愉悅;做‘貧農’,激勵自己更努力地前行。”

  之後,小蔣不再逃課瞭,認認真真地上課,筆記記得很清楚,按他的話說,高中時代還是佼佼者,到瞭大學成績掛紅燈,這是對他個人的侮辱。

  三年後,這個宿舍中,兩個考上瞭研究生,剩餘的四個人都找到瞭相當不錯的工作,校報的記者先後去采訪他們,六個人幾乎都說瞭同樣的話:“小師弟,告訴你一個新遊戲的玩法,以後再和宿舍的姐妹們聚餐,就玩‘鬥地主’,具體規則是這樣的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