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誰更懂感情

  有一句古話: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。”因此,隻有真情付出,才會有真心回報……

PART.1辦個廠子不容易

  俗話說得好,是金子總會發光。禿龍山本來是一座貧瘠得連草都不長的荒山,兩年前,有一個老板來到這兒,發現這一整座山,竟全是優質大理石,於是,大傢像紮堆兒似的在這裡開辦起石材廠。

  李基是個外地人,他也看中瞭禿龍山,成瞭禿龍山第六傢石材廠的老板。可是建廠沒多久,煩心事就跟著來瞭:他的廠裡采石工、搬運工有瞭,但獨獨缺瞭一名切割石材的裁石工。

  裁石工算是整個石材廠的技術工種,大塊的石料運到廠裡,就靠裁石工切割,制成板材,切割的石板要規則、平整、光滑,沒有一定的技術和經驗幹不來。沒有裁石工,石材廠就制不出石材,開不瞭工。李基急得團團轉,怎麼辦?

  就在李基著急時,居然有個人主動找上門來。這人叫袁建設,四十來歲,以前在禿龍山的另一傢石材廠當裁石工,最近不知為著什麼事,被那傢石材廠給辭退瞭。袁建設說,他當裁石工已有兩年多的歷史,算是禿龍山所有石材廠的裁石工中資歷最老的,如果李基需要裁石工,他可以來這裡幹。

  這真是瞌睡瞭有人給遞枕頭,李基大喜過望,趕緊與他簽瞭用工合同。

  令李基意外的是,這個袁建設的裁石技術一流,整個禿龍山都難遇到這麼好的裁石工。

  像搞收藏的人撿瞭個漏似的,李基招到這樣的工人,心裡又是歡喜又有些不踏實,這麼好的人怎麼就被自己撿瞭漏呢?一次,李基遇到瞭袁建設以前那個廠的老板,他忍不住問瞭對方,當初為什麼要辭退瞭袁建設。

  對方老板愣瞭一愣,接著便打哈哈:“他人嘛挺好,但不適合在我們廠幹。辭退個工人,哪有那麼多講究?你真要人說出個辭退的理由出來,你就去問鴻運石材廠的老板吧,他是被鴻運的老板開除瞭才到我的廠裡來的。”

  李基心裡咯噔一下,如果一個人被一傢工廠給開除瞭,還有偶然性,連續被兩傢工廠開除,那就有問題,而且問題大瞭。李基要查出問題所在,及早防范,所以,他去瞭鴻運石材廠,找到瞭老板。

  鴻運石材廠的老板還是沒告訴李基辭退的原因,不過他說瞭一件事:“其實,袁建設到我的工廠來上班以前,就已經被兩傢工廠辭退過,他在每傢工廠都隻幹瞭半年。”

  李基的心一沉,這麼說,袁建設已經被四傢工廠開除過?一個連續被開除四次的人,會是什麼好貨?這個人肯定是個大麻煩瞭。

  之後李基就暗地裡觀察袁建設,但沒有發現什麼問題。就這樣,半年過去瞭,到瞭縣裡規定的給員工做體檢的日子。

  體檢後的一天,李基去醫院拿體檢結果,看到袁建設的體檢表時,心裡咯噔一下,隻見袁建設的體檢表上填著:“雙肺均見不規則陰影,建議復查。”

PART.2當個老板要講良心

  李基拿著體檢報告去找醫生,醫生說:“拍片顯示,這個人雙肺都有陰影,結合他的職業,我們懷疑,他很有可能患上瞭矽肺病,但要確診,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。”

  李基腦子裡“嗡”地一下,他明白,醫生的話意味著什麼。

  矽肺病是一種職業病,是人吸入瞭大量巖石的粉塵,在肺內淤積致病,嚴重的病人,那些吸入肺裡的粉塵會在肺裡結成石頭。國傢有規定,員工因工作患上瞭矽肺病,所在單位要負責為患病員工治療,還需進行賠償。而病人醫藥費和賠償費的支出,是一筆龐大的開支。

  李基愁眉苦臉,醫生卻指著體檢報告上袁建設的名字問他:“這個袁建設是你們廠裡的?”

  李基點瞭點頭。

  醫生說:“這個名字我有些印象,半年前我為一個石材廠做員工體檢時,好像也有一個叫袁建設的,肺裡有陰影,我們要求他來復查一下,他一直沒來……”

  聽到這裡,李基的心突地一跳,他醒過神來,趕緊問:“你說袁建設半年前就查出肺有問題?那時的體檢報告呢?你給我瞧瞧。”

  醫生說:“體檢報告我們都是交給廠裡的老板的,他們帶走瞭。”

  “你們做體檢總該有存底吧,求求你,你幫我查查。”李基心裡清楚,要是有證據證明,袁建設半年前就患上瞭矽肺病,他就不需要付賠償費。他對醫生又是遞煙又是說好話,終於,醫生架不住他百般懇求,同意去查查過去的記錄瞭。

  這一查,卻查出瞭四張有關袁建設的體檢記錄,名字是一個人的,但所屬的廠傢卻不一樣。體檢的時間不一,最早的,是兩年前,最遲的,是半年前的。四份記錄都顯示,袁建設兩個肺都有陰影。

  四份不同廠傢的體檢記錄,正好與袁建設頻繁換廠的經歷吻合。這些過去的記錄,可以證明袁建設的肺早就有問題,要賠償,也不該由自己來承擔。

  醫生卻兜頭給他潑瞭一瓢冷水:“這隻是拍片記錄,哪一次他都沒來復查,我們從來沒有確診他患有矽肺病。如果現在確診他在你的廠裡患有矽肺病,當然就得由你這個當老板的負責瞭。”

  醫生的話讓李基的心情灰暗瞭下來,李基思考著,總算明白瞭,為什麼袁建設在每個石材廠都隻能幹上半年就被人開除,而且自己去那些廠子詢問時,那些老板都對辭退袁建設的原因諱莫如深。其實,那些老板就是看瞭袁建設的體檢報告,擔心他患的是矽肺病,自己要負責任,所以,他們將體檢報告瞞下瞭,找個理由將袁建設給開瞭。開瞭袁建設,大不瞭按照合約規定,多付袁建設三個月工資作為失業補償,這與巨額的治療費和賠償費相比,不過九牛一毛啊!

  前面四位石材廠老板已經為李基做出瞭榜樣,那麼,自己能不能學習他們的做法,也隨便找個理由將袁建設給辭退呢?

PART.3民工的肺有感情

  李基思索瞭一夜,第二天早晨,他將袁建設請進瞭辦公室,將那張體檢報告單掏出來,遞瞭過去。

  袁建設接過報告單看瞭看,似乎還有些沒看明白,問:“你給我這個,是什麼意思?”

  李基說:“這是你的體檢報告,你的肺上有陰影,醫生懷疑,你可能患上瞭矽肺病。”

  李基字斟句酌,將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他,但袁建設沒露出絲毫緊張,倒是鎮定自若:“我知道。我是想問你,你將這個報告給我,是想……”

  “我想讓你去復查。有瞭病,咱好抓緊時間治。”

  袁建設驚訝瞭:“你是說,讓我治病?你沒打算開除我?”

  這一下輪到李基驚訝瞭:“我憑什麼開除你?你是我們廠最好的員工,我憑啥開除你?”接著他低下頭,嘆瞭一口氣,“老實說,我不是一點都沒這麼想過。如果你確診患瞭矽肺病,恐怕我這辦廠半年賺的錢,不夠賠償你的。但人總要講良心,你這病是因為切割石頭這份工作造成的,我能昧著良心不顧你的死活?我做不出那樣的事情。”

  袁建設聽著眼眶紅瞭,他低下頭深深吸瞭一口氣,然後抓起那份體檢報告,三把兩把撕瞭個粉碎:“復查個鳥!李老板,我死不瞭,放心吧,我這就去幫你裁石頭去。”

  山裡人就什麼都不懂嗎?李基趕緊伸手攔住瞭他,向他解釋,什麼是矽肺病,掉以輕心不得。

  袁建設卻說:“李老板,我一個當裁石工的,哪能不懂矽肺病呢?身體是我自己的,我當然比誰都當心。實話實說吧,在你帶我們去體檢的前一天,我不是請瞭一天假嗎?其實是去鄰縣的醫院拍片去瞭。”袁建設說著話,打開工作包,從裡面抽出一張片子和一份報告單,交給李基,李基看時,片子上的肺清清爽爽啥陰影也沒有,報告單上寫著“正常”兩個字。

  這就怪瞭,相隔一天,兩個醫院作出的體檢報告,怎麼截然不同呢?見李基滿臉疑惑,袁建設這才難為情地開瞭口:“李老板,我騙瞭你。你帶我去體檢時,拍出的片子是假的。不瞞你說,不僅這一次,前面我已經拍瞭幾次假片子瞭。”他重新坐下來,緩緩講瞭起來。

  兩年前,袁建設在第一傢石材廠打工,參加瞭第一次體檢。體檢的第二天,老板就通知他,他被辭退瞭。袁建設是個聰明人,想到這或許和體檢有關。於是他偷偷拿到體檢表,發現自己的肺果然有問題。

  袁建設頓時明白瞭,老板為瞭逃避昂貴的醫藥費和賠償費,情願開除他,多付他三個月的工資。袁建設咽不下這口氣,他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。於是,他去更權威的醫院拍片、檢查,確診病情。結果在省城醫院檢查之後,他的肺什麼毛病也沒有。他愣住瞭,把檢查的體檢表給醫生看,醫生看瞭半天,問:“你在縣醫院拍片時,身上有什麼東西沒除下嗎?”

  醫生這一問,袁建設恍然大悟。體檢那天,他戴著一塊玉佩,那塊玉佩是朋友在他生日時送的,玉佩的造型獨特,左右兩邊各有一塊圓形的石頭吊墜。原來是這樣,袁建設舒瞭一口氣。之後,他動起瞭這方面的心思,做瞭兩個圓形鐵片,每次體檢都用上,由此他連續在幾個石材廠多拿瞭三個月的工資。

  說到這裡,袁建設長長地嘆瞭一口氣:“要不是老板心黑,我也騙不瞭那些錢。像你這樣,我就騙不瞭。起先,我每騙一次還有點成就感,但越往後,我的心越冷,我們打工的,實心實意地為老板賣命,老板怎麼都這麼個德性?好在我總算碰到你瞭。李老板,你是唯一一個沒將我一腳蹬瞭的老板,說願意為我的病負責。就沖你今天這個做法,就是暖瞭我的心的好老板,今後我就死心塌地跟你幹瞭,上刀山下火海,我保證不眨一下眼睛。而且,我保證,還能幫你招一大批願意死心塌地為你賣命的本地民工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你能幫我招一大批本地民工?怎麼招?”

  袁建設俏皮地眨瞭眨眼睛:“實話跟你說,我這騙黑心老板錢的高招已經傳給好些鄉親瞭,昨天不是每個廠的工人都體檢瞭嗎?不用說,今天好些鄉親都會被他們的老板以各種各樣的理由開除。做人不就講個心換心嗎?我們當民工的是看重錢,但更看重那份人情,有你這麼好的老板,我們不跟你跟誰?”

  袁建設說得沒錯,當天就有好些本地民工到他的廠裡來報到瞭。一年之後,李基的石材廠,成瞭禿龍山人氣最旺效益最好的工廠。那五傢工廠的老板都弄不明白一件事,大傢都是本地人,怎麼鬥不過一個外地人呢?而且那些肺上有問題、被他們開除出來的民工,怎麼到瞭李基的工廠就不犯病,還那麼有力氣幹活呢?也許他們至死也不明白,民工的肺是善變的,懂感情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