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有人比我還精明

  小蘭有一個表姐,以倒賣小商品為生。最近,她在一個朋友的鼓動下,進城賣起瞭盜版光盤。賣盜版光盤是有風險的——動不動就被城管捉住,沒收光盤不說、還要罰款,損失慘重。

  一天,表姐來看望阿P和小蘭,向他們訴說瞭自己心中的苦惱。阿P很同情,問道:“有什麼辦法能讓城管不罰款嗎?”

  表姐說:“我那個朋友剛好有一個兩歲的孫子,天天抱在懷裡。城管抓住瞭她,她就哭,孫子也哭。看著她生活挺不容易的,城管批評教育瞭幾句,就把她給放瞭。”

  阿P說:“可你兒子都那麼大瞭,又還沒有孫子,這可怎麼辦好呢?”

  “是啊,我也沒辦法。”說著,兩人陷入沉思中。

  正在這時,小蘭抱著一歲多的兒子進來瞭。

  阿P看瞭一眼兒子,心頭一亮,很仗義地說:“那把我的兒子借給你?我兒子快斷奶瞭,不過他還很小,你可要好好照顧他啊!”

  表姐聽瞭,喜出望外:“妹夫,你要是把小表侄子借給我,我保證把他看好,管吃管帶管看病,決不讓孩子受一點委屈;賺錢瞭還給你分成,怎麼樣?”

  阿P聽瞭點點頭,讓小蘭把兒子交給瞭表姐。

  兒子借出去之後,阿P還是不放心。一個星期後,阿P悄悄進瞭城,想看看兒子在表姐那裡到底過得怎麼樣。他在城裡找瞭個遍,終於在一個天橋下邊,看到瞭表姐的影子。表姐一手伸出一張光盤,一手抱著阿P的兒子,正起勁兒地向行人兜售:“行行好吧,我兒子有病,沒錢住院,我是沒有法兒,才出來做點小買賣,各位行行好吧。”面對表姐的“哭訴”,一些行人停瞭下來,一手接過表姐的光盤,一手遞過錢去;有的幹脆直接把錢扔給表姐,光盤也不要瞭。

  阿P嘻嘻一笑,心裡就冒出一個壞主意。他捏著嗓子喊:“城管來瞭,快跑!”

  表姐並沒有跑,卻聽見兒子“哇”的一聲哭起來,表姐也閉著眼睛,跟著哭:“城管同志,我再也不敢瞭。我是為瞭孩子才賣光盤的,你放過我們吧。”

  看到表姐嚇成這樣,阿P哈哈大笑道:“表姐,是我呀!”

  表姐睜開眼睛,這才松瞭口氣,埋怨阿P說:“我還真以為是城管來瞭呢。你真是的,看把你兒子都嚇哭瞭。”

  阿P連忙把兒子抱過來,左看右看,好端端的,幾天不見,兒子長胖瞭,小臉粉嘟嘟的,還咧著小嘴笑,比在傢裡養得還要好。

  阿P放心地說:“表姐,我是路過這兒,順便來看看。那你忙,我先走瞭啊!”

  阿P回到傢裡,把他見到的情景給小蘭說瞭,小蘭也放下心來。

  阿P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,說:“怎麼樣,老婆?你不是嫌帶孩子累嗎,現在兒子不在身邊,你可以輕松一陣瞭吧?”

  小蘭卻唉聲嘆氣地說:“帶孩子是辛苦,但沒有孩子帶瞭,我成天又沒有事做,感到閑得慌。老公,我想出去工作。”

  阿P一聽,轉著眼珠想:對呀,兒子不在傢裡,小蘭還待在傢裡幹嗎?資源浪費!是應該給她找個工作!阿P打開電腦,試著在網上尋找瞭一番,保姆、鐘點工、護理……都不合適。正失望時,一個字眼躍入他的眼簾:奶媽!對呀,孩子已經交給瞭表姐,小蘭的奶水又用不上,不是白白浪費瞭嗎?為什麼不把小蘭租出去做奶媽呢?

  主意已定,阿P跟小蘭說瞭很多做奶媽的好處,小蘭也願意幹。於是,阿P繼續在網上尋找,很快發現瞭一個招收奶媽的中介公司,阿P馬上和對方談好瞭價錢,並在網上達成瞭合作協議。

  第二天,小蘭便收拾行李,出去當奶媽瞭。

  望著小蘭離去的身影,阿P越發美滋滋的。他想:既不用親自帶孩子,又不用自己伺候老婆,不僅省去瞭許多精力,還能想點主意賺點小錢!這叫什麼?這叫一本萬利啊!這樣的好事,除瞭我阿P,還有誰能想到?

  阿P越想越高興,天天守在傢裡喝小酒、唱小曲。到瞭周末,就把小蘭掙的收入取回來,又到表姐那裡拿分成,順便再看看白白胖胖的兒子。日子過得特別悠閑。

  這天,阿P正待在傢裡看電視,表姐急匆匆趕來瞭,懷裡還抱著自己的兒子。

  阿P看見瞭,高興地說:“表姐,這麼早就給我送分成來瞭?還主動上門呢。”

  表姐氣喘籲籲地說:“不到時候呢,送什麼分成?你快來看看,你兒子生病瞭。”

  阿P一聽,立馬收起笑容,把兒子抱過來一看,大吃瞭一驚。隻見兒子兩眼無神,小嗓子也哭啞瞭,身上還發著燒呢。

  阿P著急,問道:“我兒子怎麼啦?”

  表姐說:“今天早上,我起床時發現你兒子突然發瞭高燒,立即把他送到醫院去,打瞭一針。這不,高燒已經退瞭,但他不想喝我喂的牛奶瞭。我尋思,把孩子送回來,讓小蘭喂喂奶吧。”

  阿P又看瞭一眼病懨懨的兒子,立即給小蘭的雇傭公司打瞭電話,想讓小蘭請假回來。誰知,對方冷冰冰地說:“不行!合同期還早呢。而且,你的老婆在給別的孩子當奶媽,根本走不掉。”

  萬般無奈,阿P打開電腦,網上搜索“奶媽”,還真找到瞭出租奶媽的信息。

  阿P立即去電聯系。雖然比出租自己的老婆要價還高,但看在孩子的面上,他也隻好認瞭。

  阿P抱著兒子,心急如焚地等著奶媽的到來。這期間,他還打瞭好幾次電話催促,然而,奶媽遲遲不來,小蘭卻回來瞭。阿P又驚又喜,連忙問:“小蘭,你怎麼回來瞭?不是說,你不能回來嗎?”

  小蘭說:“我也奇怪呢,聽說是你把我租回來的?”

  阿P疑惑地說:“我哪裡是租你呢,我是想讓你請假回來呀!”

  小蘭哭笑不得地說:“你哪裡知道,我的老板低價租瞭許多人去他那裡做奶媽,然後又高價轉租出去,所以,我又被你轉租回來瞭。”

  “轉租?”阿P眼前一亮,然後狠狠地捶瞭一下自己的腦袋,“好主意!沒想到,這世上咋還有比我阿P還精明的人呢?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