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先下手為強

  法官看瞭站在被告席上那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人一眼,表情嚴肅地說:“被告,你被指控實施傢庭暴力,打傷瞭你的妻子。請你詳細陳述一下當時的情況。”

  “這還得從我買瞭一輛二手車說起,”那個被告慢吞吞地開瞭腔。“那輛車雖然是二手車。但車不錯,鋥光瓦亮,像新的一樣。我把車停在院子裡,坐在裡面這兒瞧瞧,那兒看看,仔細地欣賞著……突然我覺得這輛車太惹眼瞭,說不定哪天就讓人偷去瞭。我樓上鄰居傢那輛車就是這樣的,結果就讓人開跑瞭。鄰居去警察局報案時,警察說:‘你要是不買車的話,賊也不會起偷車的念頭啊!’”

  “後來怎麼瞭?”法官嚴肅地追問瞭一句。

  “我決定先采取點兒措施,把車弄花瞭,就不會那麼惹眼瞭。於是我拿起一把錘子,先打碎瞭前燈和車窗玻璃,又砸彎瞭保險杠,紮壞瞭輪胎,還把車門也刨瞭個坑坑窪窪。現在再看我那輛車,簡直就跟一堆廢鐵一樣瞭。”

  “別扯遠瞭,你說本質的東西!”法官有些急瞭。

  “那就說本質的吧,”被告繼續說,“我搞定瞭汽車,轉念一想,要是我傢裡出事瞭怎麼辦?我傢住在二樓,傢用電器一應俱全。如果賊鉆進去瞭,想拿什麼有什麼。我旁邊那個門洞的一戶鄰居就被賊給搬空瞭。那傢人去報案時,警察說:‘你要不裝修得那麼豪華,賊能動這個念頭嗎?’既然我手裡正好有錘子,那還是馬上動手吧:我啪的一聲砸碎瞭電視機,卡的一聲拍扁瞭洗衣機,然後又拆瞭衣櫃,燒瞭地毯,卸瞭冰箱門……現在賊要是進來,肯定什麼也不想要瞭。”

  “你別羅嗦瞭!”法官明顯火瞭,“你到底為什麼打傷瞭你的妻子?”

  “怎麼跟您說呢?”被告松瞭聳肩。“我剛把傢裡這些事情處理完,我老婆就下班回來瞭。她一進門就暈過去瞭。我費瞭好大勁才把她弄醒過來。她不但不感謝我,還跟我又喊又叫。我仔細看瞭看我老婆,突然發現我老婆也夠招搖的。她保養得很好,經常去健身,做美容。她要這麼漂亮幹什麼?說不定哪天被人拐跑瞭。一樓鄰居的老婆就被一個獸醫領走瞭,八個月後才送回來。想到這兒,我抬手照著我老婆的眼睛就是一拳,然後緊接著又給她瞭幾下。現在她兩眼烏黑,肯定沒人肯動她瞭。”

  “你清楚你都做瞭些什麼嗎?!”法官已經怒不可遏,“我要把你關進鐵柵欄裡去!”

  “那有什麼瞭不起的,”被告輕蔑地一笑,“我們傢的窗戶我早就安上瞭鐵柵欄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