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萬金案

  正所謂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,在這場錯綜復雜、雲譎波詭的黑暗爭鬥中,究竟誰會是最後的贏傢……

1.縣令伏法

  這年初秋的一天,平遙縣縣城萬人空巷,全縣的老百姓都擁到瞭城西的刑場,看新上任的縣令陸全順監斬前任縣令馮鳴去瞭。

  說起馮鳴,平遙縣的百姓沒有不切齒痛恨的,他在平遙縣當縣令的這些年,貪贓枉法,壞事做盡,老百姓身上的皮被他扒瞭一層又一層,個個苦不堪言。以前到上面狀告馮鳴的人是一撥又一撥,可結果馮鳴的烏紗帽照樣戴得穩穩的,而那些告狀的人卻是下場悲慘。

  俗話說:善惡到頭終有報。馮鳴的所作所為終於驚動瞭朝廷,監察禦史親自過問瞭此案,馮鳴被罷官收監瞭。審理馮鳴之案的責任就落到瞭新上任的縣令陸全順頭上。

  陸全順辦事還真是雷厲風行,不到十天就審理出瞭馮鳴的十五條罪狀,這些罪狀條條都是罪大惡極。朝廷的批復也很快下來瞭,以馮鳴為首的一幹人等被判瞭死刑。

  平遙縣的百姓聽說瞭審判結果後,個個歡天喜地,同時又為平遙縣來瞭陸全順這麼個好縣令而高興。

  此時,偌大的刑場被人群圍瞭個水泄不通,刑場上跪著三十多個罪犯,馮鳴排在瞭第一個,此時他是徹底蔫瞭,沒有瞭往日的飛揚跋扈,在他身上和周圍堆滿瞭百姓從刑場外扔進來的瓜皮、泥巴和爛菜葉子。這三十多個罪犯中,有馮鳴為虎作倀的親戚,也有與他狼狽為奸的幫兇。

  當陸全順宣讀瞭馮鳴的罪狀和審判結果後,圍觀人群中頓時響起瞭掌聲和叫罵聲。在群情激憤的氣氛中,有一個人卻顯得十分安靜,此人五十多歲,衣著華麗,派頭十足。他坐在一把舒適的竹圈椅中,一手捋著胡須,一手握著紫砂茶壺慢慢地品茶,他的周圍還侍立著五六個傢人。他就是平遙縣最有錢的富商馬天雲。

  很快,人們急切盼望的行刑時刻到瞭。陸全順一聲令下,第一個人頭落地的便是馮鳴。行刑的劊子手還是第一次殺這麼多人,累得胳膊發酸,額頭見汗。殺瞭好一會兒,總算剩下最後一個瞭,此人叫二痞子,是馮鳴的外甥。他仗著馮鳴的權勢,欺男霸女,無惡不作,今天也算是罪有應得。

  當劊子手的刀在二痞子的頭上高高舉起的時候,一直神情自若的馬天雲,突然從椅子上站瞭起來,眼睛也瞪得大大的,手中的紫砂茶壺幾乎要被他捏碎瞭。他今天來,就是為瞭要看二痞子人頭落地。

  馬天雲為什麼會對二痞子恨之入骨呢?原來就在幾個月前,二痞子親手打死瞭馬天雲的獨生子馬亮。喪子之痛幾乎要瞭他的老命。可當時二痞子的背後有馮鳴這個靠山,任馬天雲有一百個殺他的心,也不能把他怎麼樣。如今,總算老天開眼,馬天雲今天要親眼看著殺死兒子的兇手血債血償瞭。

  就在劊子手的刀幾乎要砍到二痞子脖子上的時候,突然從人群外飛進來一道身影,“噌”的一聲,雙腳蹬在劊子手的身上,把劊子手連人帶刀蹬翻在地,而這個人腳都沒有著地,便借著劊子手身上的反彈力又飛出瞭人群,眨眼間就不見瞭身影。

  這個人的動作實在太快瞭,連刑場內近在咫尺的衛兵都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。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還是那個劊子手,他急忙從地上爬起來,再看二痞子時,發現他已經倒在瞭血泊之中。原來剛才飛進來的那個人,在蹬倒劊子手的同時,已經幹凈利落地一劍刺穿瞭二痞子的胸膛。

  陸全順急忙派人去追趕兇手,可哪裡還追得上。人們都想不明白,是什麼人會冒這麼大的風險,到刑場上來殺一個將死之人呢?

  此刻馬天雲看著二痞子的屍首,臉上沒有一點報仇雪恨的高興,反而滿是懊惱沮喪的神情。照理說二痞子不管是怎麼死的,都算是為他兒子報瞭仇,但馬天雲為何會懊惱沮喪呢?原來這其中還有一段緣由。

2.惡少火拼

  馬天雲的兒子馬亮是個典型的浪蕩公子哥,他憑借傢裡的萬貫傢財和父母的百般溺愛,整天吃喝嫖賭,惹是生非。這天他正在傢裡閑著無聊,一個狐朋狗友跑來跟他說,紅春樓新來瞭幾個姑娘,其中有一個叫小貂蟬的長得特別美。馬亮一聽立刻來瞭精神,往懷裡揣瞭一疊銀票,直奔紅春樓而去。

  紅春樓的老鴇子一見馬亮這個出手闊綽的常客,臉上頓時樂開瞭花。

  馬亮直入正題,問老鴇子:“聽說你們這兒新來瞭幾個姑娘,不知都是什麼貨色,叫出來讓爺瞧瞧。”

  老鴇子滿臉堆笑地說:“馬少爺,您的鼻子還真靈啊,這幾個姑娘都是昨晚新來的,一個比一個水靈,包您滿意。”

  馬亮往椅子上坐下,蹺著二郎腿,說:“那還不趕緊給爺都叫出來,要真如你所說,爺少不瞭你的賞錢。”

  不一會兒,老鴇子從後面領出幾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,在馬亮跟前依次站好。

  馬亮瞪起雙眼,在這些女子臉上掃瞭一陣,最後定在瞭一個穿粉衣的女子身上。這個粉衣女子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,出落得容貌俊美,嬌小可愛。

  老鴇子急忙湊到馬亮跟前獻媚道:“馬公子的眼神可真是準啊,這個姑娘名叫小貂嬋,可是我花瞭大價錢買來的,用不瞭多久準會成為我紅春樓的頭牌。”老鴇子又把嘴湊到馬亮耳邊小聲說,“這個小貂嬋還是個黃花閨女呢。”

  馬亮一聽,眼睛瞪得更亮瞭,他從懷裡掏出幾張銀票,塞到老鴇子懷裡,不耐煩地說:“廢話少說,這些錢夠不夠?”

  “夠夠夠!”老鴇子笑著把錢揣起來,對身邊的夥計喊道,“送馬公子到小貂嬋姑娘的房間,好生伺候著。”

  就在馬亮拉著小貂嬋正要上樓時,突然從外面闖進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,他步子踉蹌,滿身酒氣。老鴇子一見此人,頭就大瞭。

  這人也是這裡的常客,人們都管他叫二痞子。這個二痞子人如其名,橫行霸道,無惡不作,他除瞭會一身拳腳功夫外,更主要的是他有一個大靠山:他的舅舅是平遙縣的縣令馮鳴。

  二痞子經常到紅春樓白吃白喝白玩,可這裡的人對他卻敢怒而不敢言。他們知道,要是把二痞子的驢脾氣惹毛瞭,他敢把紅春樓給點瞭。

  老鴇子心裡雖然是一百二十個不樂意見到二痞子,可表面上還得熱情招呼,她急忙上前扶住走路打晃的二痞子,滿臉堆笑道:“二爺怎麼這麼好心情到我們紅春樓來啊?您趕快樓上請,我讓小翠好好伺候您。”

  二痞子一聽,一揮胳膊就把老鴇子甩在瞭地上。他瞪著眼睛吼道:“你這裡來瞭新貨,不讓她們出來陪爺,還敢拿小翠來糊弄爺!我看你是不想活瞭,小心老子活剝瞭你!”

  老鴇子趴在地上哼哼瞭半天也沒爬起來,二痞子不再理她,他一眼看到瞭馬亮和他身邊的小貂嬋,便徑直朝他們走去。

  二痞子和馬亮本是一路貨色,平時沒少在一起吃喝玩樂,稱兄道弟,看似交情深厚,其實一文不值。

  二痞子來到馬亮跟前,說道:“馬老弟好興致啊,也到紅春樓找樂來瞭。”二痞子跟馬亮說著話,可眼睛卻一直盯在小貂嬋的身上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