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救兒子一命

  世上最深的感情,莫過於血濃於水的親情。但當親人犯錯時,我們又該如何做出正確的抉擇……

  話說白沙村有個楊老頭,這天晚上都快十二點瞭,他還躺在床上瞪著眼睛,默默地想心事。想啥?想兒子阿龍。阿龍很孝順,可三年前因打架鬥毆,鬧出瞭命案,一逃瞭之。這三年來,楊老頭日思夜想,眼淚都流幹瞭。今天是他六十大壽,落得孤單一人,他心中不禁悲涼萬分。

  突然,屋外傳來幾聲敲門聲。楊老頭一骨碌坐瞭起來,心中大喊:阿龍,難道是你回來瞭?他連鞋也顧不上穿,赤腳奔到門前,顫抖著聲音問:“誰?”門外一個聲音答道:“爹,是我,你兒子阿龍。”

  天哪,真的是阿龍!楊老頭趕忙打開門,屋外的人撲進來,撲通就朝他跪下,喊道:“爹,我回來瞭,我給您過六十大壽!”說罷,砰砰砰連磕三個響頭。

  楊老頭也趴在地上,摟著兒子哭道:“我的兒呀……”哭瞭一句,猛地一個激靈,伸手一把捂住兒子張開的嘴,“別出聲,別讓人聽見!”說著,站起身來,探出頭去四下張望瞭一番,然後飛快地關上門,還找瞭一根木頭頂著。

  做好這一切,楊老頭才有空回頭細細打量兒子。隻見阿龍穿著倒算齊整,就是瘦瞭一大圈。他手上還提著一個裝著壽餅的禮盒,看來他還記得今天是老爹的六十大壽,這才冒死趕回來拜壽。

  楊老頭拉著兒子在桌前坐下,壓低嗓門問:“有人看見你嗎?你跟誰說過話沒有?”阿龍搖搖頭。

  “祖宗保佑啊!”楊老頭眼裡又潮濕起來,“這麼說,除瞭我,根本就沒人知道你回來!阿龍啊,隻要你留在傢裡,就會平安無事的。”

  阿龍愣瞭一下,說:“爹,這些等會兒再說吧。先把這頓壽酒補上吧。”

  楊老頭抹瞭一把眼角,連連點頭。阿龍從禮盒裡拿出一瓶白酒、一隻燒鵝和兩盒壽餅,擺在桌上,然後給老爹倒瞭滿滿一杯酒,雙手恭恭敬敬地奉上:“爹,祝您長命百歲!”

  楊老頭接過一口飲盡,感覺這酒既苦又甜,百般滋味啊!

  父子倆久別重逢,你一杯,我一杯,不知不覺楊老頭已有瞭七分醉意。阿龍把老爹扶到床上,哽咽道:“爹,不早瞭,您休息吧。”

  楊老頭一驚,伸手一把抓住兒子:“阿龍,你還要走?”

  阿龍默默地低下頭。楊老頭急瞭,抱著兒子說:“阿龍,你這麼逃不是個辦法啊。聽爹的,就留在傢裡,隻要你不出門,誰也不會知道。”

  阿龍苦笑一聲:“爹,我這次回來,還以為你會勸我投案自首呢。”

  楊老頭一怔,長嘆一聲:“爹也這麼想過,可想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啊,難道我真要把親生兒子送進監獄嗎?”他告訴兒子,這三年來,派出所來過他傢不下十次,每次都來做他的思想工作,讓他勸阿龍回來投案自首。還叮囑他,倘若阿龍悄悄回傢,一定要報告警方。

  阿龍聽完,猶豫著說:“爹,你知道嗎?你要是把我留在傢裡,知情不報,這樣可能也會犯罪的。”

  楊老頭又是一怔,痛苦地搖搖頭說,他不管,隻要能保住兒子,犯什麼罪他也認瞭!

  阿龍悔恨交加地坐瞭下來,想瞭想,抬起頭望著老爹說:“爹,我就算不走,在傢也藏不瞭幾天啊!”

  聽瞭這話,楊老頭忽然跑到大門邊,側耳聽瞭一會兒,然後快步回來,面帶喜色地說:“阿龍,你放心,爹早為你準備好瞭。”說罷,沖阿龍做瞭個手勢,讓他幫忙把床移動一下。

  阿龍疑惑地幫老爹把床抬開,隻見床底露出一塊木板,上面放著幾個罐子。楊老頭把罐子挪開,掀開木板,下面是一個黑糊糊的洞口。阿龍大吃一驚,失聲叫出來:“地洞!”

  楊老頭點點頭,激動地說:“這是我給你挖的,我知道你總有一天會回來的,就給你準備好瞭,爹一定不會讓你被人抓走……”

  阿龍看著洞口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楊老頭說,他挖這個地洞整整挖瞭兩年多,晚上挖泥白天運,一直神不知鬼不覺。地洞裡生活用品齊全,就算警察在他們傢住上十天半月的,洞裡的儲備也可以維持阿龍的生活。萬一真被警察發現瞭,也有最後一招。

  說到這兒,楊老頭把嘴湊到兒子耳邊,小聲說:“下面還有一條地道,直通到咱們傢那塊菜地。從菜地爬上來,往前是河,往右是山,往左是公路,你可以根據當時的情況來選擇。”

  阿龍完全沒有料到父親居然會為他考慮得這麼周詳,聽得似乎傻瞭。楊老頭拿來一支手電筒,往下照著,叫阿龍爬下去。

  阿龍猶豫瞭一下,慢慢爬瞭下去。楊老頭趴在洞口說:“阿龍,你記住,從現在開始,沒聽到我叫你,千萬別出聲,我會按時給你送東西的。”

  阿龍點點頭,在洞裡躺瞭下來。楊老頭飛快地蓋上木板,把罐子擺回去,然後把床移回原來的位置。接著,他把燈一關,重新回到床上躺下。

  可就在這時,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。楊老頭大吃一驚,他心驚膽戰地聽著敲門聲,假裝睡著瞭不出聲。可那敲門聲一陣緊過一陣,看樣子,再不回應,恐怕要奪門而入瞭。

  楊老頭壯起膽大喝一聲:“誰?三更半夜的,想幹什麼?”他故意大聲吆喝,也是想給兒子發個警報。

  屋外的人大聲回答:“楊老伯,我是派出所的老鄭啊,請開一下門!”

  楊老頭心頭一顫,壞瞭!老鄭是派出所的所長,之前他們已經打過不少交道。他拼命讓自己鎮定,硬著頭皮下床開門。剛把門打開一條縫,外面的人就飛快地擁瞭進來。天哪,少說也有十幾個警察。

  楊老頭裝作剛睡醒的樣子,揉著眼睛問:“怎麼回事?老鄭啊,大半夜的你們這是幹什麼?”警察二話沒說,把屋子搜瞭個遍,似乎沒啥發現。

  老鄭淡淡地說:“楊老伯,阿龍藏在哪裡?你自己把他叫出來吧。”

  楊老頭心頭一跳,跟對方裝糊塗:“阿龍?我兒子?他回來啦?你們從哪兒聽說的?”

  老鄭微微一笑,正色說:“從阿龍走進屋子開始,我們十幾個人就把你傢包圍瞭。我們在等他出來,可他不但沒出來,連人也不見瞭,這說明他被藏起來瞭。”楊老頭聽瞭,暗暗吃驚。

  老鄭又嚴厲地說:“他肯定就在屋裡,藏是藏不住的。楊老伯,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,親自叫他出來。你做的可是窩藏逃犯的事,但現在還可以改變。”

  此時,一屋子的警察都盯著楊老頭。隻見楊老頭額頭上冒出瞭大汗,臉上不停地顫抖著,最後他咬咬牙說:“沒有!我真的沒看見阿龍。”

  老鄭嘆瞭口氣,說:“楊老伯呀,我跟你說實話吧。”原來阿龍昨天回來就向警方投案自首瞭。他向警方提出一個請求,讓他回去給父親過完六十大壽,而且為瞭不讓父親傷心,得瞞著他父親。警方考慮再三,同意瞭他的請求,並安排在半夜送他回傢。阿龍原本和警方說,他一給父親拜完壽,就連夜歸案。可老鄭他們在屋外等瞭半天,也沒見阿龍出來,這才感到不妙,隻好進屋找人。

  老鄭搖著頭說:“楊老伯啊,你兒子已經不想再過逃亡的日子瞭,他是為瞭不想讓你傷心,才瞞著你的。你把他藏起來,這是罪上加罪,害瞭你,也會害瞭他呀!”

  聽完這些,楊老頭愣瞭半天,猛地回過神來,大叫一聲:“阿龍,快出來吧,爹聽你的!”他趴在床底下喊瞭幾遍,可下面卻沒有什麼回應。楊老頭心裡一緊,趕緊叫警察把床挪開,移開木板,往裡面一瞧,哪兒還有阿龍的影子?

  楊老頭又驚又喜:“他、他難道又逃瞭?”老鄭急忙派人跳下洞去,發現瞭地道,就沿著地道追。楊老漢一屁股坐在洞口,心中說不清是喜是憂。

  老鄭焦急地問他,地道出口在哪兒。楊老頭猶豫著,帶他們來到菜地,一看原本隱蔽的洞口已經暴露出來,想必剛剛有人從裡面鉆出來。

  過瞭一會兒,追蹤的警察從洞裡鉆瞭出來,大傢急忙分頭追擊。

  老鄭留在原地,臉色凝重,猛地一跺腳說:“阿龍啊阿龍,你這麼一逃,把你老爹可害慘瞭!”轉過頭又嚴厲地對楊老頭說,“你已經構成犯罪瞭,先跟我們回去吧。”

  楊老頭不明白阿龍為什麼又要逃走,心中隻有一個念頭:隻要兒子平安無事,他犯什麼罪也無怨無悔。

  就在這時,老鄭的手機響瞭。他走到一旁聽瞭一會兒,快步回來說:“阿龍現在在派出所,他自己去的。”

  楊老頭一驚:“他、他……”

  “他根本就沒想過再逃。”老鄭感嘆道,“可他又不想讓你傷心,所以才從地道裡走出來,讓你以為他不願藏在地洞裡,又逃跑瞭。楊老伯呀,你兒子這次可救瞭你啊!”

  楊老頭幹涸的眼窩裡再次湧出瞭淚水,心中想著:阿龍啊,就算再遠,爹也一定給你送飯去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