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我的故事] 沒有找錯門

  我通過考試進瞭縣國稅局,被安排在辦公室,做些接收文件之類的跑腿活。

  一天上午,辦公室的幾個人正在閑聊,忽然門口響起瞭腳步聲,我們都以為是哪個領導來瞭,急忙剎住話題,坐正身子。

  哪知等瞭一會兒,門口出現瞭一個老漢的身影,畏畏縮縮地往裡面張望。我們立刻松瞭口氣,同事李大姐嗓門大,笑著問:“哎,你有什麼事?”

  那老漢一臉傻乎乎的笑容,聽李大姐問他,遲疑瞭一下,躡手躡腳地走進來,卻不停地摸著腿,不說話。我客氣地問:“大爺,您有什麼事?”

  老漢這才開口說:“同志,你們領導在嗎?我想找他。”

  我們局長就在樓上的辦公室,但我可不能隨便讓他上去。我問他找領導有什麼事。

  老漢頓瞭頓,絮絮叨叨地說瞭起來。原來這老漢姓王,是清水鄉的,前幾年撿瞭個女娃娃。今年本來可以上學瞭,可學校卻不接收,說孩子沒有戶口。派出所也不給入戶口,說他沒有收養手續,得讓民政局補個手續。而民政局那邊呢,卻認為他不符合收養條件。在鄉裡解決不瞭問題,他隻好跑到縣裡來瞭……沒等他把話說完,一屋子人全樂瞭。

  李大姐哈哈大笑,說這檔事跟咱國稅局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,老漢卻糊裡糊塗找上門來瞭。一屋子人,就我沒笑,心裡還有點隱隱發酸。這王老漢一看就是個老實到傢的莊稼人,不會向人打聽,嘴裡雖然在說著困難事,可臉上始終在笑著。這讓我想起瞭鄉下憨厚老實的老父親,怎麼也笑不出來。

  王老漢眼見別人在笑,有點不知所措地跟著呵呵地笑。我有些難過地對他說:“大爺,您找錯地方瞭。我們這兒是國稅局,這件事您應該去找教育局、民政局或者公安局才對啊!”

  “哦,找錯瞭!”王老漢聽瞭我的話,仿佛被點瞭穴似的,頓時怔在原地,臉上的笑容也慢慢地消退下去瞭。他喃喃自語地說著:“找錯瞭,找錯瞭……”臉上十分失望,卻沒有轉身走出去,而是茫然地站著,然後又用求助的眼光望著我。

  我正想再向他解釋一下,正好這時,局長來瞭。李大姐快人快語地代替王老漢說瞭來意。局長聽罷,也不禁微微一笑,對王老漢說:“大爺,我們這裡是國稅局,管稅收的,沒辦法解決你的問題。”

  王老漢愣愣地點點頭,卻還是傻乎乎地站著。局長想瞭想,又說:“你去教育局問問吧,我派個同志帶你去。”

  這樣的跑腿任務自然落在瞭我這個新人頭上。教育局隻隔瞭一條街,我帶著王老漢慢慢走過去。來到教育局大門口,王老漢忽然站住瞭,搖搖頭說:“這裡我來過瞭。”

  我一愣:“您來過瞭?人傢怎麼說的?”

  王老漢臉上一陣迷惘,喃喃說道:“他們叫我去找什麼局,另一個地方也是叫我去找什麼局。這個局那個局的,我也記不清瞭。反正都說我沒找對,讓我去別的地方。”

  我一下怔住瞭。原來還以為他是頭一次進城來辦事,這才誤進瞭我們國稅局,照他這麼說,在這之前不知跑瞭多少趟瞭,那幾個相關單位肯定也都找過瞭。

  王老漢退到大門旁邊的一個角落裡,蹲瞭下來,不知所措地望著街道。我過去在他旁邊蹲下,又問瞭問他,這才知道,他早就跑遍瞭幾個相關單位,都被人打發瞭出去。後來他聽瞭別人的指點,跑去縣政府上訪,得到的答復是去找有關部門解決。這幾天,他天天都在城裡找有關部門,結果可想而知。

  我明白瞭,他是一隻皮球!一隻不知被多少人踢瞭的皮球!可憐的是,他還不知道自己被人傢當球踢。望著這個老實巴交的老人,我心底直泛酸。可自己一個剛入行的小小辦事員,又能怎麼辦呢?

  我陪他蹲瞭一會兒,說:“大爺,先別想瞭,我帶您去吃飯吧。”

  王老漢受寵若驚,連說不用不用。最後,還是拗不過我的熱情,跟著我走進瞭對面一傢小飯店。我點瞭兩個菜,然後把賬結瞭,對他說:“大爺,您慢慢吃,我還得回單位上班。”

  王老漢一下站瞭起來,臉上既焦急又惶恐:“你、你……我、我……”

  我頓時一陣羞愧。我明白,他已經把我當成一個可以信賴的人瞭。在他找單位的這些天裡,也許我是他碰見過的最好說話的人。

  我紅著臉說:“大爺,您的事還得找教育局,您再找他們試試吧。真的,我、我幫不瞭您。”說罷,我一狠心,扭頭走出飯店,快步往單位走去。一路上,我在心裡反復地念叨著:大爺啊大爺,不是我不想幫你,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!我能做的就是請你吃頓飯瞭。

  回到單位,同事們聽我把情況一說,一下子沉默瞭。接著,辦公室裡一片唏噓之聲。

  過瞭一會兒,我要到街上買點辦公用品。回來時剛走到大門口,就看見王老漢蹲在一旁。見瞭我,他一下子站起來,急迫地沖我喊:“同志!”

  我愣瞭愣,問他:“大爺,您去過教育局瞭嗎?怎麼又回來瞭?”

  “沒、沒去。”王老漢搖搖頭,眼神裡充滿希望地望著我,“我、我想找一下你們領導。”

  我心裡難過極瞭:他實在是沒有地方可找瞭,把我們國稅局當成瞭最後的希望。或許他找瞭那麼多單位,根本就沒見過一位領導。而在他的意識中,見瞭領導,問題就能解決瞭。

  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,王老漢用手抓著我的肩膀,懇求道:“同志,幫幫忙,帶我找一下你們領導,行嗎?”

  “大爺,您找我們領導沒用。”我覺得自己的眼眶都濕瞭,“您真的找錯門瞭。我們雖然很同情您,可是沒辦法,這裡是國稅局,解決不瞭您的問題。”

  王老漢慢慢地松開我的手,失魂落魄地呆瞭一呆,眼淚刷地流瞭下來,如泣如訴地說著:“我沒找錯門,我沒找錯門,為什麼都說我找錯門瞭啊?為什麼都不給我辦事啊……”他全身顫抖著,越說越激動,不由自主地在門口繞著圈子,仿佛瘋瞭似的。

  忽然,王老漢指著大門上方大聲說道:“我眼睛沒有瞎,還看得見!這是國傢的東西,這裡就是國傢的機關……”

  我抬頭一看,心底猛地一顫,他指著的竟是掛在大門上的稅徽。接著,他又指著上面的字說:“我認識的字雖然不多,但我認得這上面有‘人民’二字!這是給人民辦事的地方,可為啥就沒有人辦事啊……”

  我突然明白瞭,他之所以撞進國稅局來,全是因為他認定掛著這種徽章和寫有“人民”兩個字的地方,就是為老百姓辦事的國傢機關。他哪懂這是什麼局,那是什麼局呢!

  我再也忍不住瞭,走上去抱住王老漢,大聲說:“大爺,您沒有找錯門!我這就帶您去找領導!”可他似乎已經聽不清我的話瞭,仍然不停地自言自語。

  我放開王老漢,撒腿跑上瞭樓,敲響瞭局長辦公室的門。局長聽完我一番話,沉吟瞭幾秒鐘,輕輕一拍桌子說:“走,我去看看!”

  走到大門口,一看王老漢還在對著大門指手畫腳地說個不停。局長嘆瞭口氣,快步走上前去,用力握住瞭他的手:“大爺,你這件事就交給我吧!走,現在我就帶你去找縣領導!”

  由於局長親自出面,以及縣裡領導的批示,僅三天時間,王老漢的問題就得到瞭圓滿的解決。讓我們想不到的是,半個月後,王老漢送來瞭一封感謝信。讀罷,卻令人有些不是滋味:衷心感謝國稅局幫助我解決孩子的收養手續、入戶口和上學問題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