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將軍掃墓

  一個破舊的墳包,一座豪華的墓地,這兩者形成瞭鮮明的對比和諷刺……

PART.1緊急任務

  王一民是個村長。這天一大早,他就接到鄉長的電話:“你們村是不是有個叫劉向黨的烈士?我剛接到市裡的電話,說劉烈士的一個老戰友的兒子,現在已經是將軍瞭,要來給他掃墓!我們這裡從沒來過這麼大的領導,你趕快把烈士陵墓佈置一下,將軍三天後就到瞭!”

  放下電話,王一民撒腿就往外跑。他隱約記得劉向黨烈士的墳,就在山下。當年,劉向黨為瞭掩護戰友而犧牲,村裡人為瞭懷念他,特意在他犧牲的地方為他修瞭一個墳。

  王一民一口氣跑到山下,一看,頓時傻眼瞭。烈士的墳隻剩下一個小小的墳包,墓碑也早就破敗不堪,上面的字跡模糊得根本看不清,周圍隻有幾棵雜草在風中抖動。這,簡直就是個無主墳,哪像什麼烈士陵墓啊。

  這時,村裡放羊的倔大爺一瘸一拐地走過來,順手拔掉瞭幾棵草,又點瞭根煙放在墓碑前,然後瞪瞭王一民一眼,走瞭。

  王一民趕緊趕回村部,召開緊急會議:“將軍要來給烈士掃墓!大傢趕緊想想辦法,三天內怎麼把烈士陵墓佈置好?”

  大夥兒面面相覷,沒個主意。

  忽然,秘書小劉一拍腦袋:“我倒有個辦法!可……可又怕不行。”王一民催促道:“快說!”

  小劉悄聲說:“咱村的趙大剛,不是剛給他傢老爺子蓋瞭座豪華活人墓嗎?我看他傢老爺子身體硬朗得很,一時半會兒用不上。不如咱先借來用用?”

  王一民當即拍案叫絕。說起這村裡的趙大剛,那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早些年他做生意發瞭大財,衣錦還鄉的第一件事,就是給他老父親建瞭一座豪華墓地。

  於是,王一民急忙趕到趙大剛傢。趙大剛正要出門,他滿臉喜氣地拉著王一民往外走:“來得正好,老爺子的墓地完工瞭,一起去看看!”

  很快,兩人來到瞭半山腰。抬頭一看,王一民不由倒吸一口冷氣:天哪,這哪是墓地,簡直是個別墅啊!整個墓地依山傍水,前面的門樓就有六米高,全是花崗巖做的,旁邊是精美的漢白玉浮雕。墓碑有四米來高,因為老爺子還活著,所以上面還沒有刻字,隻雕瞭一對龍頭。墓壁右邊雕著八仙過海,左邊雕著瑤池仙女。

  讓王一民驚訝的還在後頭。除瞭外面,墓室裡也是別有洞天。臥室、客廳、廚房一應俱全,甚至還有個麻將室。

  王一民看瞭,不由得嘖嘖贊嘆:“這得花多少錢啊!”

  趙大剛一笑:“沒多少。老爺子一輩子也沒享什麼福,我給他建這麼個墓地,也算盡孝瞭。”

  王一民趕緊說:“我正想和你商量呢,你這墓地,借我用兩天行嗎?”

  趙大剛一愣:“什麼?借什麼不好,有借墓地的嗎?”王一民忙把將軍要來給劉烈士掃墓的事說瞭一通。

  趙大剛當即搖頭道:“這可不行!這墓地是給我傢老爺子預備的,莫名其妙地當成烈士陵墓,多不合適啊!”

  王一民趕緊做工作:“想當初人傢烈士舍生忘死地打江山,現在就跟你借兩天墓地,怎麼就不行?”

  趙大剛還是搖頭:“誰讓你當初不好好給烈士建個陵墓呢?”

  王一民愣瞭愣,嚴肅地說:“鄉長說瞭,這可關系到咱們村,甚至整個鄉的整體設!若是領導來瞭不滿意,影響瞭咱們村的發展,你可就是咱們村的罪人!”

  趙大剛猶豫瞭:“這麼嚴重?”他又指瞭指墓碑,“就算我同意借,這上面怎麼辦?”

  王一民抬頭一看,說:“反正這上面是空的,我讓石匠刻上‘劉向黨烈士之墓’幾個字不就行瞭?等領導走瞭,我讓石匠再給你重新打磨,絕對不耽誤你用!”

  聽王一民這麼說,趙大剛隻得勉強同意瞭,叮囑道:“這事可千萬別讓我傢老爺子知道!”

  王一民拍著胸脯答應瞭。

  事情談妥瞭,王一民立刻行動。他找來村裡的石匠,佈置任務。接下來的三天,王一民忙得腳打後腦勺,事無巨細,全都佈置妥當。

PART.2將軍到來

  三天後,鄉長親自陪著將軍來瞭。站在村口,將軍一臉凝重地仰望山上,感嘆道:“這就是烈士的埋骨之處啊!山清水秀,好地方!”

  王一民不失時機地說:“是啊,劉向黨烈士是我們全村人的驕傲,所以這墓地位置也是我們千挑萬選才選中的。”

  將軍眼裡微微含著淚光,說:“當年劉烈士是為瞭掩護我父親才犧牲的。如果沒有他,哪有我的今天?這麼多年,我一直在打聽劉烈士的墓地,想來祭掃一下。現在,終於被我找到瞭。我父親已經九十多歲瞭,他行動不便,所以千叮嚀萬囑咐地讓我替他在烈士墓前磕幾個頭!”

  大傢邊說邊往山上走。一路上,將軍腳踩著鋪路的青石,手撫著兩邊漢白玉的欄桿,滿意地點頭說:“嗯,我去過不少烈士的傢鄉,難得看到一個這麼好的烈士陵墓。一看就知道你們村裡的領導幹部思想端正!”

  王一民一聽,心裡樂開瞭花。

  等到瞭山腰,看著六米高的門樓,將軍不禁鎖住眉頭問:“這……真的是劉烈士的陵墓?看著,怎麼像……”

  王一民趕緊解釋:“這陵墓是全村人自發建的。有錢的出錢,有力的出力。想當年烈士們拋頭顱,灑熱血,才有瞭我們今天的安定幸福。我們絕不能忘本!”這幾句話,說得鏗鏘有力,擲地有聲。但將軍卻沒有回話,隻是臉色更加凝重。

  再往上走,看著兩旁的八仙過海與瑤池仙女,將軍終於開口瞭:“這些也是給烈士的?”

  王一民眼珠一轉,答道:“烈士們當年生活艱苦,現在我們生活得好瞭,也得給烈士們預備上!”將軍輕輕搖瞭搖頭,沒有說話。眼前,上面雕刻著“劉向黨烈士之墓”幾個大字,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。

  就在這時,一陣蒼老的歌聲從山頂上傳來,伴隨著幾聲咩咩的羊叫。頓時,王一民臉色一變,這不是放羊的倔大爺嗎?他可別在這個時候出來惹事啊!王一民趕緊偷偷問秘書小劉:“怎麼回事?不是交代過你,別讓他在這附近出現嗎?”

  小劉悄聲說:“您放心,他不會過來的。我昨天已經警告過他瞭!”

  此時,將軍靜靜地站在墓前,傾聽那蒼老的歌聲,他輕聲感嘆:“這首歌,我記得小時候經常聽父親唱起。他說,這首歌是劉烈士當年最喜歡唱的……”

  王一民趕忙勸道:“您也別太傷心瞭。現在能像您和您父親這樣如此記掛當年戰友的人,也不多瞭。來,我再往上走,高大的墓碑就出現在們現在就開始好好祭奠烈士吧。”

  將軍點點頭,說:“好!拿酒來!”隨行人員遞過來一個軍用水壺,將軍雙手捧著水壺跪在墓前,說:“劉叔叔!這是我父親特意讓我給您帶的高粱酒!來,咱們幹一杯!”說完,他緩緩地把酒灑在墓前。

  王一民朝小劉使瞭個眼色,小劉會意地向外邊揮揮手,頓時鞭炮齊鳴,嗩吶齊奏。王一民雙膝跪下,扯著嗓子高喊一聲:“劉烈士呀!您睜開眼看看吧!將軍來給您掃墓啦!”接著,便開始號啕大哭。其他人也跟著哭瞭起來,一時間哭聲震天。

PART.3好戲上演

  就在這時,大傢忽然聽到一陣吱呀呀的聲音,抬頭一看,隻見陵墓的門突然打開瞭,一個花白的腦袋正顫巍巍地往外伸出來!

  大傢都嚇瞭一大跳,將軍也好奇地看著墓門。隻見那墓門越開越大,一個老頭正慢慢地從裡面爬出來。王一民定睛一看,頓時嚇出一身冷汗:這不是趙大剛的父親嗎?這老爺子什麼時候跑到墓地裡去瞭?

  隻見老爺子邊爬邊嘆氣:“回去得跟大剛說一聲,這門怎麼沒上油呢?推起來太費勁瞭。”忽然,他一抬頭,看見墓前跪瞭一大片人,倒把他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“這是怎麼瞭?”

  這時,趙大剛從後面拼命地跑上前,一把扶住老爺子:“爹!您這一晚上去哪兒瞭?全傢人都找不到您,可把我急死瞭!”

  老爺子回頭指指墓穴,說:“昨天晚上,我睡不著,就在村子裡轉轉,正好碰上你倔大爺。他說這陵墓修好瞭,怎麼不去試試看舒不舒服?我一想也是,幹脆就來這裡看看,沒想到在裡面睡著瞭。我正睡得迷糊,聽見外面噼裡啪啦的,就趕緊出來看看。這……是怎麼回事啊?”說著,揉揉眼睛,忽然看見瞭墓碑,氣憤地大叫道,“這是誰刻的?我怎麼就成瞭劉向黨烈士?這不是我的墓地嗎?你這個不孝子!你不是說這是給我建的墓嗎?”他邊說邊拿著拐棍使勁抽打著趙大剛。

  趙大剛雙手護著頭,邊躲邊喊:“您別打我呀,您問村長!我要不同意把墓借給他,我就成瞭全村的罪人瞭!”

  此時,王一民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瞭,他看看將軍,再看看鄉長,猛地號啕大哭起來。頓時,現場亂成瞭一鍋粥。

  就在這時,隻聽山頂上倔大爺的歌聲越發高亢嘹亮,將軍又一次凝神傾聽。過瞭一會兒,隻見倔大爺深一腳淺一腳地從山頂上走下來,看到將軍後,一句話也沒說,隻是默默地往山下走去。將軍好像明白瞭什麼,緊緊地跟在倔大爺的後面。

  很快,兩人來到瞭山腳下,真正的劉向黨烈士墓就在一片荒草叢裡,小小的墳頭前,隻有一塊殘破的墓碑和一支燃盡的紙煙。

  倔大爺顫抖著手,點著一支煙,一邊放在墓前,一邊自言自語:“想當年,我剛參軍,有一回碰上一場硬仗,是劉烈士把我推到一邊,才躲開瞭一發炮彈。我雖然被炸傷瞭腿,卻保住瞭性命。可等我養好傷回去,劉烈士卻已經光榮犧牲瞭!他生前最愛唱的就是這首歌,這幾十年,我每天都來唱給他聽……”

  將軍聽著聽著,眼睛漸漸濕潤瞭,他在劉烈士墓前重重地磕瞭三個響頭。倔大爺捧起一把墳上的土,說:“這裡太冷清瞭,劉烈士在這裡太寂寞瞭。要不,你把墳遷走吧?”

  將軍摸瞭摸墓碑,說:“不,這裡是他當年誓死保衛的地方,他應該留在這裡。他不會寂寞的,以後,我每年都會來看他。再說,有大爺您看著,我還不放心嗎?”

  看著將軍堅定的眼神,倔大爺終於笑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