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威客行動

  你知道嗎?近年來網上出現瞭一類新興職群,名叫威客。他們隻要在網上幫別人出點子、出創意、解決難題,就能收獲豐厚的報酬哦。

  張原是個威客,專門幫人解決電腦程序方面的問題。這天,有人在威客網上給他發瞭條站內消息,說是有活兒讓他幹,要求同他面談。

  張原有些奇怪,一般客戶都是在網上公開發佈問題,由多名威客競爭的,像這樣直接聯系他的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兩人約在一傢咖啡廳見面,對方是位年輕姑娘。她自我介紹說叫周敏,然後盯著張原的臉看瞭好一會兒,才說:“我一見你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你以前見過我嗎?”

  張原被對方看得有點莫名其妙,說:“沒見過,咱們還是談正事吧。”

  周敏點點頭,說想請張原幫她打開一臺設有密碼的電腦,讓張原開個價。張原心想這也不是什麼難事,就說:“打開後,你隨便給點就行。”

  周敏同意瞭,說電腦在另一個地方,然後帶著張原來到郊區的一幢居民樓。周敏掏出鑰匙,打開一間屋子的大門說:“就是這裡瞭,你進去吧。我在外面看著。打開電腦後,裡面有個加密的文件夾,設法打開它。”

  張原覺得有點奇怪,這項任務怎麼搞得跟小偷似的,不過他也沒多問。進瞭門,張原隻覺得屋子裡有一股黴味,再看傢具上都落著一層灰,好像很久沒人住的樣子。

  不過,桌子上放著的手提電腦,看上去倒幹幹凈凈的,應該不久前才用過。張原看瞭看四周,突然覺得心裡有點不踏實,總覺得這事不太對勁。不過,既然已經接瞭這單生意,他隻得硬著頭皮做下去。

  張原拿起電腦看瞭看,沒發現什麼異樣。他接通電源,簡單操作瞭幾下,就打開瞭電腦。很快,他在電腦中找到瞭那個加密文件夾,沒費多大力氣就打開瞭。

  讓張原意外的是,文件夾裡隻有一張相片。他無意中瞟瞭那張相片一眼,這一眼,就讓他的眼睛再也無法移開瞭。

  相片是用手機拍的,畫面上有一個女人趴在馬路上,身旁有血跡,看樣子是受瞭傷。一個男人蹲在她旁邊,好像在查看她的傷勢,男人旁邊還放著一個包,後面還停著輛小車。

  張原越看越覺得不對勁,那個男人,不就是他自己嘛!張原頓時覺得汗毛都豎瞭起來,他意識到自己已落入瞭一個圈套。

  就在這時,隻聽身後傳來一個陰森的聲音:“怎麼樣?想起什麼來瞭嗎?”張原回頭一看,發現周敏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瞭他身後。

  張原仔細回憶瞭一下,說:“我想起來瞭,是有這麼回事。半年前的一天,我開車回傢,看見一個姑娘倒在馬路上,好像是出瞭車禍。我就下車看看,發現她受傷瞭,一條腿流血不止。我一時找不到繃帶,就解下自己的領帶把她的腿包紮瞭一下。我還打瞭120,看見救護車來,我才走的。不知道是誰拍下瞭這張相片……”

  “是嗎?這麼說來,你是好心人瞭?”周敏似乎一臉的不相信,“可我瞭解到的卻是另外一個版本,那位姑娘根本就是你撞倒的,你最後卻逃走瞭。這張相片,是過路人在你下車查看的時候拍下的。”

  “你血口噴人!”張原著急得幾乎要跳起來,他看瞭看周敏,突然想到瞭什麼,“對瞭,莫非你就是那個傷者?她當時臉朝下趴著,我沒看清她的臉,但身材好像和你差不多。”

  周敏冷冷地說:“我怎麼會是那個傷者,她已經死瞭。”

  張原不相信:“你胡說!我一直關註著這件事,第二天的報紙並沒有說傷者死瞭。”

  周敏冷笑著說:“她是半個月後才死的。那麼長的時間,誰還會去關心?”

  張原想瞭想,問:“既然她已經死瞭,那你是她的什麼人?你是怎麼弄到這張相片的?”

  周敏冷冷地看瞭他一眼,沒有回答,反而繼續逼問道:“你說你沒撞她,那你為什麼用公用電話報警?”

  張原還是堅持道:“我說過,不是我撞的她,我問心無愧。我給她包紮後,為瞭避嫌,就把車開到附近一個公用電話亭報的警。”

  周敏又盯著張原看瞭好一陣子,突然說道:“好吧,我還是告訴你吧。我是她的表姐,我和她的感情很深。事後,我在網上尋找目擊者,這張相片是一個網友發給我的,說是他坐車經過那裡時用手機拍下的。我把相片放大後,發現肇事者的包上有威客網站的網址。順著這條線索,我就上瞭這個網站。嘿嘿,沒想到你是網站的十大威客之一,上面有你的相片和簡介,我一下子就認出瞭你。”

  聽到這裡,張原更著急瞭,解釋道:“那天我參加瞭這個網站舉辦的聚會,那個包是網站發的紀念品。那個網友剛好看到瞭這一幕,但他並沒有看到事情的全部經過。你憑什麼認定是我呢?”

  周敏嘆瞭口氣,說:“我沒有報警,也是想自己先確認一下。我不想冤枉好人,也不想放過壞人。這樣吧,你幫我找出那個肇事者,就算你的下一個威客任務,我照樣給你報酬。”

  張原考慮片刻,有點內疚地說:“我答應你,努力查清這件事。那天,我應該更勇敢點,直接把她送到醫院的,這樣也許她就不會死瞭……”

  就這樣,兩人達成瞭協議。張原回傢後,就開始冥思苦想:這半年前發生的車禍,現在到哪兒去找目擊證人?想瞭半天,他在一個威客論壇上發瞭個帖子,懸賞三萬元,尋找車禍目擊證人。可帖子發出後,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。

  張原又去事故現場看瞭看,那條街比較冷清,也沒有監控設備,況且已經過去瞭半年,更是什麼痕跡也沒有瞭。眼看日子一天天過去瞭,張原的心情越來越沮喪。

  就在張原束手無策的時候,這天,他突然收到瞭一個快遞。打開一看,他不由得愣住瞭:盒子裡面,竟然是一條嶄新的領帶!

  就在這時,張原聽到門鈴響瞭。他打開門一看,站在門口的,竟然是周敏!張原疑惑地問:“你這是……”

  周敏笑瞭笑,有點不好意思地說:“很抱歉,上次我沒有對你說實話,其實我就是那個被撞倒的女孩。隱瞞自己的身份是想保護自己,也是想嚇唬你一下。”

  張原疑惑地問:“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  周敏解釋說:“我傷好之後,就換瞭住址。我一直想找到那個沒有良知的肇事者。可當我通過那張相片找到你之後,卻發現你可能並不是肇事者。之後看到你在論壇上發的帖子,我更自責瞭。我又去瞭醫院,詢問我被送到醫院時的情況。有個醫生告訴我,幸好有人幫我包紮止血,否則我可能還沒到醫院就死瞭。她記得我腿上綁的是一條領帶!”

  周敏指著新領帶,繼續說:“這個送給你,算是我正式向你道歉,希望你能接受。”

  張原終於松瞭一口氣,笑道:“不過肇事者還沒找到,我的威客任務還沒完成,咱們是不是成立個偵探二人組繼續幹呀?”

  周敏搖瞭搖頭,說:“這麼長時間以來,我懷著仇恨,一直想找那個肇事者,其實自己也活得很累。現在我發現,我其實最應該找的是那個好心人,幸好現在已經找到瞭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