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員外打賭

  古時候,一個縣城裡有個王員外,是個遠近聞名的富戶。最近,縣裡來瞭個新縣令,想著法兒地圈錢。他把包括王員外在內的富戶全都召集到府衙,說這滿縣沒有個文雅之所,他想募集些銀兩,建個吟詩作畫的地方,請富戶們多出一些。

  王員外早就猜出瞭縣令的真心思,他不想掏這個錢,又不敢得罪縣令,可實在想不出個兩全其美的主意。回到村子後,幾個孩子跟在王員外後面,拍手說:“員外傢裡真奇妙,東墻邊上有地道。夜裡鉆出個黑漢子,真要把人嚇一跳!”

  王員外一聽,不覺怒火中燒。這不是在詆毀他傢的清譽嗎?他仔細一看,其中一個孩子是他傢一個短工的兒子。於是,他回到傢,把那個短工叫來,讓他問清他孩子是從哪兒學來的那些話。

  不一會兒,那短工就回來瞭,說是前幾天晚上,村裡幾個後生從王員外傢的東墻邊走過,其中一個說要去墻邊方便,結果去瞭就沒影子瞭。大傢都說那裡一定有個暗洞,後生進去和員外傢的小姐約會瞭。後來,不知怎的,就傳出瞭這麼個順口溜。

  王員外聽完,氣得七竅生煙。他傢的院墻都是用青磚砌成的,他剛剛看過,根本就沒有洞。他氣呼呼地對短工說:“你去把那個後生找來,我要問問他!”

  很快,短工領來瞭一個年輕後生,名叫劉黑樵,二十來歲,又黑又壯,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機靈勁兒。

  王員外生氣地問他:“現在村裡人都說你從我傢墻洞爬進去瞭,你給我說清楚是咋回事!”

  劉黑樵笑瞭笑說:“員外呀,那天晚上我是喝多瞭,到你傢墻外去方便,不料摔倒在地,一時爬不起來瞭。那幾個人也喝多瞭,看不到我,就胡亂猜測我鉆進墻洞瞭。他們後來還編瞭這個順口溜來耍我。”

  王員外聽完,生氣地說:“這些麻煩事都是你引來的。你要想辦法跟鄉親們解釋清楚!”

  劉黑樵搖瞭搖頭說:“員外,您這可難為我瞭。即便我說瞭,人傢也未必信呀。”

  王員外不耐煩地說:“諒你這凡夫俗子,也想不出個好主意。要真有那本事,我就把閨女嫁給你!走吧,走吧。”

  正所謂,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,劉黑樵本來正要走,一聽這話,又站住瞭:“員外,你此話可當真?我若想出瞭好主意,你真肯把小姐嫁給我?”

  王員外說:“當然不行。這事越描越黑,還是不理會為好。”他轉而想起瞭縣令籌錢那件煩心事,就問劉黑樵,“你敢不敢跟我打個賭?要是你替我想出瞭主意,我就真把閨女嫁給你;要是你想不出來,就來我傢當三年長工!”

  劉黑樵想也沒想就說:“我賭!”於是,兩人擊掌定賭,接著王員外說出瞭賭的內容:劉黑樵要在三天之內,幫他出個主意,如何能暫時散盡他傢錢財,一年後又能重聚回來。

  劉黑樵一聽,皺緊瞭眉頭。王員外笑著說:“三天後,還是這個時辰,咱們定輸贏。”劉黑樵應瞭一聲,就低著腦袋出去瞭。

  說實話,王員外可沒拿這個賭當回事兒。劉黑樵一個山野村夫,還能比他更高明?他接著想他的主意,但三天下來,仍是一籌莫展。

  到瞭第三天,劉黑樵如約而至。王員外問他是否想到主意瞭。劉黑樵點點頭說,他的主意是,把王員外傢旁邊的幾百畝地一分為二,一半挖成魚塘,另一半堆積成山,修徑蓋亭。

  王員外不覺一愣:“這是為何?”

  劉黑樵笑著說,在整個縣內,沒有一處風景幽雅之地,那些文人墨客想要吟詩作畫,還得跑到鄰縣去。要是在這裡修個山水涼亭,秀才們都過來瞭,再開上個客棧飯莊,不愁沒錢賺啊。池塘中所養的魚,既可觀賞,又可拿來給飯莊做菜,一舉兩得。

  王員外聽完,心中不禁暗暗叫好。隻要工程動起來,縣令再來催討銀子,他也有瞭托詞,就說全投進去瞭,那縣令也拿他沒轍。魚塘和飯莊都是厚利的買賣,賺錢不成問題。但他還是故作嚴肅地說:“主意倒是馬馬虎虎,隻是不知道是否可行。且等我試試再說。”

  第二天,王員外就召集人手,先挖瞭魚塘,挖出來的土自然堆成瞭土山。他又把土山改造成高高低低、錯落有致的山形。山中修瞭涼亭小徑,種瞭花草樹木。山下就是客棧飯莊。也是天公作美,魚塘剛挖成,就連下瞭幾天雨,把魚塘灌得滿滿的。王員外請人買回魚苗,往塘裡撒好。

  說來也怪,土山剛一造好,山中就鳥語花香,說不出來的愜意。很多文人雅士沒等客棧飯莊建好,就先過來湊熱鬧瞭。王員外看在眼裡,喜在心頭。

  話說那頭,縣令見王員外遲遲不送錢來,便派瞭師爺過來催討。師爺還沒走近,就看到那裡大興土木的景象,忙叫過王員外一問。王員外連連訴苦,說他現在手頭上沒有銀子瞭,這買魚食的銀子還是舉債借來的。師爺隻好回去跟縣令交差瞭。

  看著師爺的背影,王員外得意地笑瞭。這劉黑樵的主意,還真是妙啊!

  半年後,工程完工,王員外的客棧飯莊開張瞭,很快便生意興隆,熱鬧非凡,王員外賺瞭個盆滿缽溢,樂得合不攏嘴。更主要的是,他躲過瞭縣令的催討,不用出那筆冤枉錢,而縣令也沒法怪罪他。

  這天,王員外把劉黑樵叫到跟前,遞給他一袋銀子,說:“黑樵啊,這半年多來,你跑前跑後,也辛苦瞭。這百兩紋銀,就算我給你的酬勞吧。”他絕口不提打賭的事,要知道,他哪舍得真把閨女嫁給這麼個村夫?

  劉黑樵接過銀子,給王員外鞠瞭個躬,笑著說:“謝謝王員外!咱們這個賭,就算我贏瞭吧?”

  王員外臉一沉,冷冰冰地說:“你還想說那個賭嗎?”

  劉黑樵連忙搖搖頭,謙卑地說:“不不不,我可不想說什麼。我知道,您早想好瞭對策,我說什麼,您都有辦法回。”

  王員外聽瞭,心裡暗暗高興,看來,這小子還不傻,挺識時務。不料,劉黑樵卻從那袋銀子中拿出一錠,恭恭敬敬地遞給王員外說:“我借花獻佛,先給您道喜瞭。”

  王員外不覺一愣:“給我道什麼喜?”

  劉黑樵嘿嘿笑著說:“要是我沒估算錯,不出兩個月,縣令就會托人上門說親,您就是縣令的嶽父瞭,難道不該道喜嗎?”

  王員外一驚:“此話怎講?”

  劉黑樵這才不慌不忙地說,他早聽說王員外的閨女貌美如花,可惜他無緣得見。他之所以想出那個修建魚塘土山的主意,其實還有一個目的:如果把土山修在王傢旁邊,站在土山上正好能看到王傢,他就有機會一睹小姐的芳容瞭。土山興建的過程中,他就經常跑到土山上往王傢張望,還真看到瞭小姐,一見就動瞭心。

  後來他發現,其他人上瞭山,也常常往王傢張望。他還聽說縣令是個好色的主,要是讓他看到瞭小姐,那必定會想方設法占為己有。

  聽瞭這話,王員外頓時嚇出一身冷汗。他那個寶貝閨女,脾氣特別倔,要是真給縣令做瞭姨太太,非上吊不可。他急忙攔住劉黑樵說:“你等等,我稍後就來。”

  王員外來到後堂,叫過小姐,把眼下的局面說瞭。小姐不禁焦急起來。王員外就跟她提起瞭劉黑樵。劉黑樵雖然是個村夫,但勤勞肯幹,腦袋好使,倒是個過日子的人。小姐也恍惚記起,這些天有個人一直站在土山上看她,她也動瞭幾分心思,就羞紅瞭臉,點頭應瞭。

  王員外趕緊來到堂上,跟劉黑樵商量婚事。劉黑樵倒地就拜,行瞭大禮。王員外扶他起來,看到劉黑樵眼裡閃過一絲得意之色。王員外忽然想到,自己或許是中瞭對方的圈套。就算不是圈套,這個賭,自己還是輸瞭。但不知為啥,他一點都沒覺得沮喪,反倒高興起來瞭。

更多>>>故事會在線閱讀:http://www.rensheng5.com/zx/ongsh/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