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有些錢不能要

PART.1手術不能等

  皮二是個開公司的老板。這天他正在辦公室坐著,助理進來告訴他,有個男人帶著一個小女孩,想要進來找他,在門口被保安攔住瞭。

  皮二想都不想,搖搖頭說:“讓他快走,別來煩我。”

  過瞭一陣,助理又走進來說,那個男人怎麼說也不走,後來又跪下瞭,現在還跪在公司裡呢。皮二怔瞭一下,皺著眉頭說:“讓他進來吧。”

  幾分鐘後,助理領著那個男人進來瞭。皮二打量瞭他一眼,眉頭又皺瞭起來。那男人四五十歲年紀,一臉皺紋,兩眼無光,臉上就寫著一個“苦”字。他牽著一個五歲光景的小女孩,小女孩長得白白嫩嫩,一雙眼睛撲閃撲閃,像會說話一般,穿著也光鮮。兩人站在一塊,形成瞭強烈的反差。

  皮二不耐煩地問:“我不認識你,找我有什麼事?”

  男人沒說話,先“撲通”一聲跪瞭下來。皮二一愣,還沒等他出聲,旁邊的小女孩也兩腿一彎,雙膝著地,像訓練有素的士兵一樣。

  皮二一下站瞭起來:“走走走,到大街上要錢去!”

  男人慌忙解釋說:“老板,求求你,救救這孩子的命吧!”接著顛三倒四地把來意說瞭出來:原來這女孩是他的女兒,患有先天性心臟病。醫生說過,他女兒必須在五歲以前接受手術,不然就小命不保瞭。所以打女兒確診起,他就天天攢她的手術費,可眼瞅著女兒五歲瞭,他還是沒能攢夠那筆錢。想來想去,就逼出瞭這麼一條路,那就是找有錢人幫忙,借也行,捐也行。他並不認識皮二,但他看見這麼大一個公司,老板應該是個有錢人,所以就來求他給錢。

  皮二聽罷頓時一陣反感:這算什麼?有這樣逼人做善事的嗎?他再看瞭看小女孩,沒想到,看起來這麼活潑漂亮的孩子居然有病。

  小女孩此時正支著腦袋,睜著大眼睛望著他。

  男人可憐兮兮地懇求道:“老板,請你發發慈悲,救救我的女兒啊!將來她長大瞭一定會報答你,她已經五歲瞭呀,再不動手術就沒命瞭,我、我、隻差三萬塊錢……”他一邊淚眼蒙朧地說著,一邊期待地望著皮二。

  皮二不想再聽下去瞭,淡淡地說瞭句:“我為什麼要給你錢?”

  “你……”男人怔瞭怔,說道,“因為你是有錢人……”

  皮二一笑:“我有錢,這不假。但我的錢不是撿來的,也不是買彩票中來的,是我千辛萬苦打拼來的。我跟你無親無故,也不虧欠你的,憑什麼要給你錢?”

  男人被他一番話嗆住瞭,低下瞭頭。過瞭一會又仰起臉,囁嚅著說:“隻差三萬瞭……這些錢對你來說,很、很少,你要是同情一下,就能救一條命……”

  “沒錯!”皮二按捺住自己激動的情緒,從椅子上站瞭起來,對著男人冷冷地說道,“三萬塊錢對我來說,九牛一毛。可是,我就是不想拔,因為這根毛是從我身上長出來的。”

  男人仍然不甘心,繼續哀求:“老板,您做做好事吧……”

  這讓皮二不單反感,還有些厭惡起來。他皺著眉頭,揮手打斷男人喋喋不休的話:“我本來也是個窮光蛋,十五歲還沒有鞋穿,我老爹臨死的時候,我到藥店賒藥,可老板卻不肯。這麼多年,我吃過多少苦,受過多少累,有誰幫過我?一個也沒有!我現在就信這句話,做人要靠自己,不要指望別人!”

  男人聽完,沒有再懇求,他慢慢地從地上站瞭起來,臉上湧起一股失望的神色。隻一瞬間的工夫,他仿佛又老瞭幾歲。小女孩也跟著站起來,他們慢慢從門口走瞭出去。快走出門口時,小女孩回頭望瞭一眼,似乎有些戀戀不舍。

PART.2籌款不容易

  晚上,皮二回到傢,把白天的事跟妻子說瞭。妻子聽罷,嘆著氣說:“就三萬塊錢,你怎麼不幫幫人傢?那是救命呢!”

  皮二搖搖頭:“我就是討厭他們那種行為。”想著想著,他又有些激動起來,“這些人就是這樣,覺得有錢人做好事發善心,天經地義!隨便他怎麼想,說我為富不仁也好,鐵公雞也罷,我就是不給錢!”

  妻子在一邊又勸瞭皮二好幾次,他就是不肯松口。

  一晃過瞭三天,皮二開著車到一傢酒店見客戶。剛停下車,忽然發現酒店門口站著兩個熟悉的身影,正是那天的男人和小女孩。皮二不禁好奇地打開車窗,把頭探出去。

  這時,前面的車門打開,一個珠光寶氣的女人走下來。那男人一見,拉著小女孩上前兩步,忽然就跪瞭下來。

  “救命啊!”男人聲音嘶啞地哭道,“老板,求求你救救我女兒,她今年五歲瞭,再不動手術就沒命瞭……三萬塊,隻要三萬塊……”他張開兩隻手,差點要抱住女人的腿瞭。

  女人可能根本就沒聽清楚他在說什麼,丟下一句:“神經病!”繞過他們,匆匆走進瞭酒店。

  皮二看到這兒,明白瞭:這男人一門心思想找有錢人幫忙,就守在酒店門口。他認為從小車上下來的一定就是有錢人,一見到人傢下車,就上去懇求。哪知道這法子壓根行不通!

  皮二微微搖瞭搖頭,然後熄火下車。剛一步跨出車門,那男人立刻條件反射一樣迎上來。一打照面,男人頓時一怔,彎到一半的腿又收瞭回去。

  此時小女孩卻已經跪到瞭地上,仰著腦袋看著爸爸和皮二。男人臉上一片死灰,有些尷尬地扭頭看向別處。

  可皮二卻沒有立刻走開,男人更加窘迫瞭,想拉起小女孩。沒想到,她卻張口說道:“老板,救救我吧!”

  男人忙把小女孩拉瞭起來:“不用問瞭,這位老板我們問過瞭。”

  小女孩一聽,臉上一片失望,低下頭跟著父親轉身離去。

  皮二怔怔地望著這對父女的背影,心裡有點不是滋味。他往酒店走瞭幾步,又遲疑地站著,再看瞭看男人和小女孩,想到妻子勸自己的話,突然喊道:“你們等等!”皮二快步追上他們。

  男人轉過身,兩眼放光。他微張著嘴巴,滿懷期待地等著皮二開口。

  皮二伸出一隻手,摸瞭摸小女孩的頭,對男人說道:“這樣,明天你再到我那裡去一下。我給你三萬塊。”

  “真的?”男人頓時面頰抽動,哆哆嗦嗦說不成一句話來,“有救瞭……有救瞭……”說完又要和小女孩一起跪下道謝。

  皮二忙攔住父女倆,匆匆交代幾句就走進瞭酒店。

PART.3金錢非萬能

  第二天,皮二原以為男人很快會來拿錢。哪知在公司等瞭一上午,男人都沒來。他有些奇怪,走到公司門口看瞭看,沒見到人。他又吩咐瞭門口的保安,要是有人來找他,不管是誰,都讓對方進去。然而一直等到下午,男人仍然沒有來拿錢。
到瞭第三天,男人還是沒來。皮二納悶極瞭,按理說,手術迫在眉睫,就算天上下刀子,男人也應該會來要錢呀。他忍不住琢磨起這件事來,難道是男人又獲得瞭另一個有錢人的幫助?還是那個小女孩突然發病去世瞭?這麼胡思亂想瞭一天,皮二有點心神不寧起來。

  當晚,皮二開車沿著這個城市有錢人出沒的地方,包括賓館、飯店、高檔住宅區……一處一處地找過去。

  最後在一傢五星級賓館門口,皮二終於看見瞭那個男人和小女孩。此時,他們正坐在地上,茫然地盯著進進出出的人。小女孩面前放著一塊牌子,上面寫著幾個大字:救救我!

  皮二既納悶又來氣,下車徑直向他們走過去。男人發現瞭他,頓時一陣慌張,想站起來,結果又坐瞭下去,還把腦袋埋到兩腿間。

  皮二粗著嗓子問:“我都答應給錢瞭,你為啥又跑來這裡?”

  男人沒吭聲,還把身子扭到瞭一邊。

  皮二一瞧,火都上來瞭,他扳正瞭男人的肩膀:“你到底什麼意思?是不是存心拿老子尋開心?要是敢拿老子當猴耍,我讓你後悔一輩子!”

  男人這才把臉抬起來,眼睛卻看著別處,賭氣地說:“我不要你的錢!”

  皮二一聽,有點蒙瞭。愣瞭半晌,才追問:“你倒是說說,為什麼又不要我的錢瞭?”

  “你不是好人!”男人憤憤地說,“我不要你的錢!”

  皮二又愣瞭,自嘲地一笑:“我本來就沒說自己是好人,是你先來求我的。我現在想做好人,你又不願意要我的錢瞭,兄弟,你到底想幹啥呢?”

  男人沉默瞭一會,恨恨地說道:“我老婆是掃街的,你欺負過她!”

  我?皮二張瞭張嘴,腦子裡飛速地一搜索,猛然間想起來一件事。幾個星期前,他是在街上跟一個清潔工發生過沖突。說起來,簡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。那天他去外面談生意,生意沒談成,他把車停在路邊。一個女清潔工讓他退幾步,因為他的車擋住瞭垃圾。

  皮二當即心裡冒火,二話不說,就給瞭對方一個耳光。完瞭他還火氣未消,指著對方罵瞭幾分鐘。那清潔女工一直不還手,也不還口,居然也沒有跑,就一直站在面前讓他罵。

  男人說,本來那天早上,他們一傢三口很早就去瞭皮二的公司。他老婆也跟來瞭,說要當面給大恩人磕幾個頭。可在公司門口,老婆一眼就把皮二認出來瞭,最後,他們一傢還是沒有走進公司。

  皮二怔怔地望著眼前這個苦命的男人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男人眼裡閃著淚花,高聲說道:“你以為你有錢,就能隨便欺負人嗎?就算你有再多的錢,我們也不要瞭!”

  說罷,他拉起小女孩,再也不看皮二一眼,慢慢地往前面走去。

  皮二有些失魂落魄地在原地站瞭好久,然後昏昏沉沉開車回瞭傢。一進門,妻子一臉驚訝:“你怎麼才回來?你哭瞭?”

  “我怎麼會哭呢?”皮二伸手摸瞭摸臉,臉上果然掛著幾滴眼淚,他想瞭想,輕輕握住妻子的手,斷斷續續地說,“求你一件事,明天你提三萬塊錢,開你的車……去把錢給那個男人……你還是一個好人,他會要你的錢的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