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最佳結果

  縣教育局要招聘一部分大學畢業生充實進教師隊伍,公告一發,報名者便擠破瞭門。於小源是教育局局長的兒子,今年剛好師范畢業,也順理成章報瞭名。可明眼人都知道,於小源不學無術,進入教師隊伍,就是多一匹害群之馬。可是知道歸知道,但實際上,於小源的表現更像是一匹“黑馬”,他在筆試中殺進瞭前十名,順利進入瞭面試階段。

  這天,教育局召開會議,成立瞭一個面試委員會,專門負責面試工作。委員會由德高望重的副局長老徐,還有幾個年輕人,外加來自基層的幾名優秀教師組成。

  老徐知道,此次面試非同尋常,要是沒有於小源什麼都好辦,現在於小源一攪和進來就多瞭不少麻煩。筆試那關是怎麼回事,大夥都心知肚明,如果面試這關在自己這裡出瞭問題,如何向局長交代呀?

  老徐正在為難,局長忽然打電話過來,說:“老徐呀,此次面試的重要性你應該清楚,我可不希望出現任何問題,你肩上的擔子很重啊。”

  老徐趕緊拍著胸脯保證說:“局長放心,我一定全力以赴,不讓您失望!”

  老徐剛向局長立完軍令狀,忽然門一開,進來一個年輕人,他是小李,也是這次面試的考官之一。小李知道於小源也參與面試,其中的分寸不好把握,便前來向老徐求教。

  老徐板著臉說:“這種事你也來問我,你一點社會經驗都沒有嗎?於小源他爸是誰你不知道嗎?”小李點點頭,為難地說:“當然知道,可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。”

  老徐白瞭他一眼,說:“年輕人就是年輕人,沒有主意,既然你來問我,我也就明說瞭,局長的兒子不被錄取,我們這些人不是失職嗎?”

  小李聽罷茅塞頓開,心裡敞亮許多,說:“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,可怕別人罵我徇私。”

  老徐不以為然地說:“你不說我不說,誰會知道啊?再說,面試就是一眼高一眼低的事兒,各有各的標準,我們可發揮的空間特別大。”

  小李連連點頭,這時又來幾個人找老徐,竟然都是面試的考官,他們和小李一樣,都是來請教老徐,該如何面試於小源的。老徐也不避諱,幹脆把剛才和小李說的話又說瞭一遍。眾人一聽,都放下瞭心理包袱,錄取於小源原來是“眾望所歸”啊!

  轉眼間便到瞭面試的日子,老徐是主考官,小李挨著老徐坐。這次來面試的大學生綜合素質都很高,而且幾乎都沒什麼背景,所以老徐他們都能客觀公正地打分。

  於小源是最後一個面試者,他一進來,老徐便皺起瞭眉頭,原來他們給之前的面試者都打瞭高分,最少的也打瞭個九十多分,這樣一來,於小源的分數必須比他們都高!

  老徐鎮定一下心神,率先提出瞭問題:“請問,你為什麼來參加這次教師選拔?”

  於小源顯然是有備而來,他從教師的神聖使命談到瞭教師的偉大貢獻,把幾個同樣身為教師的考官感動得一塌糊塗。末瞭,他還擠擠眼睛說:“我爸是教育局局長,子承父業,這也算是天經地義吧……”

  老徐尷尬地清清喉嚨,示意他打住。

  小李又低聲問老徐:“這怎麼個打分法?”

  老徐沒好氣地瞪他一眼,低聲說:“自己看著辦!”

  小李怕把分數給低,因為先前的人多,分數也沒記太清,一分之差都可能讓於小源沒戲。於是便多瞭個心眼,他偷偷去看老徐,隻見老徐大筆一揮,打瞭個一百分。老徐身邊的一個考官見狀,也趕忙打瞭個一百分。小李心說,看來我也得打一百分。這麼想著,他在面試表上寫下瞭一百分,其他幾位考官也都打瞭一百分。最後去掉最低分,再去掉最高分,一平均於小源還是得瞭一百分的滿分,可謂是“開天辟地創奇跡”瞭。

  給於小源打完分,所有的考官都松瞭一口氣。晚上回傢,老徐剛要睡下,便接到瞭局長的電話,他對老徐一通表揚,說老徐能在面試中顧全大局,保證瞭面試質量,功不可沒。老徐很是謙虛,說這全賴領導的信任。

  大傢高興瞭沒多久,便出瞭麻煩。沒幾天局長又給老徐打來電話,著急地說:“老徐,有麻煩瞭,考生說你們在面試中徇私,給我兒子打的分數高得離譜,現在已經曝光給媒體瞭。”

  老徐顯得比局長還擔心,他磕磕巴巴地說:“這、這,這曝光會咋的?有啥後果?”

  局長狠狠地說:“你真笨,曝光就意味著我兒子不能被錄取,真要錄取瞭,媒體還不要查到我頭上來?”

  老徐唯唯諾諾,忙說是自己工作失誤,好不容易掛掉瞭電話,他才長舒一口氣。這時老徐又換上瞭一副開心的面孔,隻見他呷瞭一口茶,自言自語道:“哼哼,這才是我要的最佳結果哩,否則就沒天理瞭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