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天命不可違

PART.1斬妖除根

  唐末,青州有個姓楊的道士,他法號玄鏡,精通奇門遁甲、五行八卦之術,很會洞測“天機”。這日,他掐指一算,便去瞭一個叫趙莊的地方。

  玄鏡剛到趙莊門口,迎面走來一個行色匆匆之人,與他撞個滿懷。那人一見玄鏡,忙說自己是趙莊的傢仆,受莊主之命正要去請道士。原來莊主的填房李氏有瞭身孕,但剛滿三個月就腹大如鼓,顯臨盆之象。趙莊主想請道士到府上看看,是否有妖物在作怪。

  玄鏡似是預知瞭此事,聽完並無一點驚奇,他跟著那人進瞭趙莊,又在莊主的陪同下查看各個角落。當他們來到後院的蓮池邊時,玄鏡捋捋胡須,肯定地說:“此蓮池上方妖氣沖天,貧道斷定,池中必有妖物!”

  “果然是妖孽在作怪!”莊主一咬牙,問道,“道長,可有除妖之法?”

  “這是自然,降妖捉怪乃貧道份內之事!”玄鏡說罷,細細對莊主交代瞭起來……

  僅一盞茶時間,趙莊的數十傢丁便遵命抬來瞭幾十筐石灰和一大堆幹柴。玄鏡吩咐將石灰全部倒進瞭蓮池。池水遇上石灰頓時沸騰起來,霧氣裊裊升起,甚為壯觀。少頃,池中竟浮上來一隻巨龜。那龜大如磨盤,肚皮泛白朝上,早已氣絕身亡。

  莊主看後大為驚駭,問道:“道長,這、這便是你說的妖物?”

  玄鏡淡定自若,微微頷首道:“此龜修煉成精,正圖謀幻化成人形,想必夫人腹中的妖胎便是它所為!”說完,命人將巨龜置於幹柴之上,點燃瞭柴火。

  大火燒瞭近兩個時辰才將那隻巨龜化為灰燼。玄鏡又說:“還好夫人並未生產,否則……”說完,他看著莊主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  莊主似領悟到瞭什麼,試問道:“道長,您是否想說賤內腹中的胎兒留不得?”

  玄鏡一臉嚴峻,點點頭道:“斬妖一定要除根,否則後患無窮,甚至會給你們趙莊帶來滅頂之災!”玄鏡接著說,“並非貧道危言聳聽,實不相瞞,貧道早已算出趙莊有此劫,所以專程遠道而來!”說著將其中利害關系一一擺出。

  莊主聽完痛定思痛,最後一咬牙說:“也罷!但不知賤內……”

  “莊主請放心!”玄鏡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個小瓷瓶,倒出一粒丹藥遞於莊主,“貧道有一靈丹妙藥,隻除妖孽,保準夫人安然無恙!”

PART.2巧遇能人

  此事過後,玄鏡便雲遊四海,一晃就是十年。沒想到十年之後物是人非,玄鏡淪落成瞭一個流浪的算命之人。不但如此,他的一雙眼睛竟也無緣無故瞎瞭!

  這年,玄鏡摸索到太行山腹地的一個村落,在此地的龍王廟落腳。龍王廟後有一個深潭,叫“黑龍潭”。相傳,潭底有一條石龍,但黑龍潭之水深不可測,潭水一年四季寒徹刺骨,沒人能下到潭底。所以,“石龍”之說也僅僅是個傳說,並無人驗證。

  這日,玄鏡正站在黑龍潭邊發呆,突然聽到“撲通”一聲,似是有人落入瞭水中。玄鏡豎起耳朵再聽,卻再無半點聲音。

  半炷香過去瞭,玄鏡仍沒有聽到任何動靜,還以為是那人尋瞭短見,正自嘆息,突然水面上“嘩啦”一聲,水中竟探出個人頭來。

  這時,玄鏡確信水中有人,而且還是個水性極好的人。他激動得老淚縱橫,仰天叫道:“蒼天有眼啊,沒有枉費我這十年的苦心!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啊!”

  原來,玄鏡這十年時間一直在尋找一個能下黑龍潭的人……

  十年前,玄鏡路過此地,縱觀山形地脈,竟然發現這裡是一處“龍脈”!他經過仔細卜卦後發現:“石龍”之說並非傳說,而且在十年之後的二月初二午時,也就是幾天後的午時,石龍的口便會張開一次。如果在龍口張開之時,將祖上的屍骨放入龍口之中,後世子孫定可以稱王拜相!

  然而,卦相顯示,“受天命”之人另有其人,並非玄鏡。可是,面對如此巨大的“天機”,玄鏡還是動心瞭。於是,他決定逆天而行,不惜代價也要將自己祖上的屍骨葬入龍口。

  可是,要想葬骨於龍口之中,必須得有非同尋常的好水性。所以十年來,玄鏡走遍大江南北尋訪能人,但卻遍尋無果。就在他萬念俱灰,想在黑龍潭邊瞭此一生時,這人終於出現瞭!

  玄鏡忙作揖,然後高聲呼喚:“水裡的兄弟,能否上來說話?”

  那人聽見便遊到岸邊,問道:“老先生是在叫我嗎?”

  此人一開口,玄鏡大吃一驚。聽聲音他竟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!幸好玄鏡看不見,要是他看到小孩的容貌,怕是比現在還吃驚。因為那小孩相貌奇醜,小腦袋,大身體,短四肢,鬥雞眼。

  玄鏡急問道:“孩子,你姓什麼?”

  小孩回答:“我姓肖,我叫肖小!”

  一聽這小孩姓肖,玄鏡笑瞭,他又問道:“肖小啊,你的水性真好,但是你能潛到潭底嗎?”

  肖小畢竟年幼,他毫不設防地說:“我當然能!”

  “吹牛的吧?”

  “誰吹牛啦?”肖小顯然是中瞭玄鏡的激將之計,瞪著眼睛說,“村上的大人都不敢,就我敢!”

  玄鏡慢條斯理地說:“那你給我說說,潭下都有些什麼?”

  “下面有一條石龍!”

  聽瞭這話,玄鏡臉上出現瞭難以掩飾的喜悅,馬上又問道:“這事你可曾告訴過別人?”

  “這—”肖小搖搖頭,嘟囔道,“我可不敢告訴別人,我娘知道瞭會打我!”說著,他意識到自己說漏瞭嘴,又馬上說,“你可不能告訴我娘啊!”

  玄鏡沉吟瞭一聲,說:“這可不好說!不告訴你娘也行,但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……”

PART.3故人相見

  等到瞭二月初二這天,玄鏡將自傢祖上的屍骨包好,早早地來到黑龍潭邊等肖小。越是最後關頭,他越是怕事情會橫生枝節。

  還好,肖小如約而至。玄鏡將裝有屍骨的包袱交給肖小,又叮囑道:“肖小,你要記住,那龍口隻張開一小會兒,可千萬不能錯過時機啊!”

  午時將近,肖小便聽玄鏡的指揮一個猛子紮入潭底。正當玄鏡在岸上焦急等待的時候,身後突然有人冷不丁問瞭一句:

  “道長別來無恙啊?”

  “誰?”玄鏡身子微微抖瞭一下,強作鎮定道,“你是何人?”

  來人是一個長相俊俏的少婦,她緩緩移步到玄鏡面前,冷冷道:“你讓小兒做如此危險之事,難道我這個做娘的不該過問一句嗎?”

  原來是肖小他娘,這下玄鏡心定瞭,對付一個山野村婦,他自覺是有把握的,他剛要開口,少婦又冷笑一聲,說:“看來道長是不記得我瞭,可我對道長是刻骨銘心啊,我永遠也忘不瞭您十年前在趙莊‘降妖除怪’的義舉!”

  聽瞭這話,玄鏡驚得後退幾步,驚叫道:“你,你是李氏?”

  原來這個少婦不是別人,正是當年趙莊主的填房李氏。當年玄鏡給趙莊主的那粒丹藥,李氏並沒服下,她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懷的是“妖胎”,為瞭保住腹中的孩子,她連夜逃走瞭,後來又陰差陽錯在此地落瞭腳。

  再後來,李氏遇上一個老郎中,一診斷,得知自已懷的並不是什麼妖胎,而是由於羊水過多,才腹大異常。但老郎中說,按常理,胎盤中羊水過多嬰兒會窒息,但她腹中的孩子不僅很正常,還有超乎一般的生命力,這可真是奇事一件!

  孩子降生之後,李氏見孩子非同一般又天生異相,怕別人再說他是妖孽,就取趙(趙)字一邊,讓孩子改姓肖。

  聽瞭這些話,玄鏡喃喃道:“天意啊,看來‘受天命’之人還必須是這孩子啊!”

  其實玄鏡十年前就算出命定下水之人姓趙,即將生於趙莊,所以,他才處心積慮想借“除妖”之名除掉肖小。而早先被他在蓮池中除去的也並不是“妖物”,隻是他事前偷偷放入的一隻普通烏龜。至於李氏奇異的胎相,這可能真是天意,因為肖小身系“天命”,本身就不是一個凡胎啊!

  不過,玄鏡口說是“天意”,但心中卻不以為然:即便肖小身受天命,但此時恐怕已將我楊傢的屍骨放入龍口之中。現在就言天命,尚且過早!

PART.4天命難違

  一刻鐘之後,肖小浮出瞭水面。

  玄鏡聽到聲音立即上前問道:“肖小,放進去瞭嗎?”

  “放是放進去瞭,隻是……”肖小看瞭一眼李氏,低下頭說,“娘,我沒有聽你的話,沒把老先生給的那包東西扔掉,我把它綁在龍角上瞭!”

  玄鏡越聽越不明白,正想問個究竟,卻聽李氏說:“不要為難孩子,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吧……”

  肖小那日答應幫玄鏡忙之後,回傢就說漏瞭嘴,竟讓李氏問瞭個明白。李氏覺得這事蹊蹺,便讓肖小帶她去見那個“老先生”。不料,老遠她便認出,所謂的“老先生”,竟然是十年前到趙莊來“捉妖”的楊玄鏡!

  李氏出自書香門第,自幼讀過很多閑書,一琢磨便猜出幾分奧妙。她知道,墳塚除瞭“屍骨塚”之外,還有“衣冠塚”和“發塚”,於是,她剪下兒子的一股頭發,連同他的一件衣服打包交給兒子,並叮囑:“到潭底,將那個老頭的東西扔掉,等龍口張開時,將這包東西放進去……”

  不過李氏也沒料到,兒子小小年紀,竟是一個守信之人。剛才,肖小潛入潭底,午時一到,潭底的石龍口果然張開。他雖照李氏的話做瞭,可覺得將玄鏡的包裹扔瞭有點失信於人,於是在龍口合上之後,便將那個包裹牢牢地綁在瞭石龍的犄角之上。

  聽到這裡,玄鏡一下子僵住瞭。他許久才哀聲說道:“我苦心經營十年,沒想到竟為他人做瞭嫁衣!上天懲戒我雙目失明,我居然還不明白:天命不可違啊……”說罷,噴出一口鮮血,人便直直地倒在瞭地上……

  多年之後,唐朝土崩瓦解,繼而經歷五代十國,紛爭不已,終於統一為趙姓江山。後來宋太祖趙匡胤在皇宮裡建瞭一個“先祖祠”,裡面供奉著他歷代先祖的畫像。據說其中一張畫像中的人相貌奇醜,小頭鬥雞眼,怎麼看都沒個人樣。

  楊傢可能是屍骨被綁在龍角的緣故,也沾瞭“龍脈”的光,後來將才輩出。不過,“楊傢將”的命運可都不怎麼好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