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此傘彼傘

  有個姓孫的房地產老板買瞭一塊地皮,準備囤上幾年,等升值後再開發,但要囤地,就得面臨一個難題:那塊地皮上原先有個村子,村民們當初不肯搬遷,是孫老板親口答應等房子蓋起來後,每戶分一套,他們才扒瞭自傢房子搬遷的。如果要囤地,全村老小幾年之內將無傢可歸……

  孫老板想瞭想,找來瞭他的“智囊團”,說誰能想出高招,公司重重有賞。

  智囊們一聽,立即動起瞭心思。有個智囊說,可以弄一幫小混混,嚇唬鬧事的村民。孫老板一揮手:“我們又不是地痞流氓,我可不想讓人傢罵我的祖宗十八代。”說得這智囊滿臉通紅,悻悻而去。

  接著,智囊團裡有個外號“趙師爺”的說,他想到瞭個好主意:如果孫老板不想來硬的,那就來軟的,一個字:拖。
孫老板一聽,來瞭興致:“怎麼個拖法?”

  趙師爺微笑道:“您答應村裡的人給他們蓋房子,可沒說啥時候蓋啊,這樣一來,我們就有瞭主動權。”趙師爺說,現在不是時行吉祥物嗎?在蓋房之前,公司可以先在地皮上建一座吉祥物雕塑,這座雕塑要建得越慢越好,最好弄個三五年,如果村民抗議不動工,孫老板就可以說:誰說沒動工,現在不是在建吉祥物嗎?等建完吉祥物,馬上就建房。

  孫老板一想,這個主意不錯,既能搪塞老百姓,又維護瞭自己的形象。

  可這個吉祥物該選什麼呢?有人提議說奔牛,有人提議說雄雞,孫老板都嫌太俗氣瞭,他背著手轉瞭幾圈,目光突然落在墻角的幾把雨傘上,頓覺眼前一亮:“有瞭!”原來,當地盛產一種手工竹傘,既結實又輕巧,是遠近有名的竹傘之鄉。孫老板提出,何不弄一個“吉祥傘”雕塑呢?眾人一聽,不禁拍案叫絕。

  吉祥物有瞭,就該設計圖樣瞭。這時有個智囊提議,說本地有個制傘名人,人稱“傘王”,在十裡八鄉很有威望,這吉祥傘的造型何不請他來設計,也好借借他的名氣。孫老板一聽,正合心意。

  不久,傘王請到,孫老板見對方是個幹瘦老頭,雖然貌不驚人,但精神矍鑠,雙目如炬,一看就是深藏不露的高人,於是趕緊讓座。

  傘王開門見山,問孫老板有何事。孫老板就把請求說瞭,傘王詢問瞭吉祥傘雕塑的規模、大小、建造期限後,思忖良久,突然笑瞭,說:“先建吉祥物再建房,好,孫老板真是別出心裁!既然你看得起我,那我卻之不恭瞭。”

  孫老板見傘王答應瞭,十分高興。傘王笑瞭笑,接著說:“孫老板選擇傘作為吉祥物的造型,可謂慧眼獨具,本地是竹傘之鄉,有不少傘的傳說,不知道孫老板聽過沒有。”

  孫老板本來就愛聽段子,見傘王有意開金口,便問是什麼傳說。傘王想瞭一下,便開口講瞭起來——

  話說早年間,一個村裡有個姓朱的老財主,是個吝嗇鬼,雖有傢財萬貫,可吃穿還不如叫花子。這年,朱財主在外地做生意的兒子回鄉探親,見全傢老少還是吃窩頭、喝面湯,穿的衣服摞補丁,不禁埋怨朱財主:“爹啊,人要面子樹要皮,咱傢那麼多錢,不用來裝門面,那不是白活一場嗎?”

  朱財主問該怎麼裝門面,兒子就說,村裡人住的都是平屋土坯房,他們就蓋一棟三層木樓,讓村裡那些窮鬼好好羨慕羨慕。

  說幹就幹,朱財主的兒子買木料、雇瓦匠、拉石灰、挖地基,不出半年,三層小樓拔地而起。

  那天,朱財主登上樓頂,舉目四望,村裡雞飛狗跳娃上樹,全看得一清二楚,不禁樂得手舞足蹈,再也不肯下樓,此後吃飯睡覺,連內急都在樓上解決。

  這天晚上,朱財主剛要休息,就見村口雜貨鋪的小三提著兩盒點心,前來登門道謝。朱財主很奇怪,自己平時和這小三並無來往,他來道什麼謝啊?小三笑著說,他的雜貨鋪幾年前進瞭一大批雨傘,可一直賣不出去,眼見都快讓蟲子磨牙瞭,誰知,最近那些傘被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哄搶一空,價錢抬到瞭平時的三倍!這一切,都虧瞭朱財主的幫忙啊!

  朱財主奇怪瞭,心裡嘀咕,人傢買你的傘,關我屁事。小三笑瞭:“這還真是您的功勞呢!如果您不蓋這三層木樓,我這傘還賣不出去呢。”

  說完,小三就告辭走瞭。朱財主還是一頭霧水,不明所以,蓋木樓跟小三賣傘有啥關系呢?思來想去瞭大半夜,天明時分,朱財主突然靈光一閃,大叫起來:“我知道瞭!”聽見叫聲,朱財主的兒子進來問:“爹,您知道啥瞭?”朱財主說,他知道蓋木樓跟賣雨傘的關系瞭……

  傘王說到這裡,眾人都聚精會神,等著下文,孫老板也眨巴著眼睛等著聽,可傘王卻突然賣瞭個關子,他問孫老板:“你知道為什麼朱財主蓋瞭木樓,小三的雨傘就賣光瞭嗎?”

  孫老板搖搖頭,傘王站起身,笑道:“這樣吧,如果你能猜到這個故事的結局,吉祥傘的圖樣我免費為貴公司設計。如果猜不到,那抱歉,貴公司還是另請高明吧。”說完,竟然揚長而去。

  眾人都愣瞭,一起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孫老板。孫老板也不明白傘王為什麼先答應,後又反悔,他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呢?

  晚上,孫老板細細回味起傘王講的半截段子,可想破瞭腦袋,也猜不到段子的結尾。就在他昏昏沉沉快要睡去時,大腦裡猛然靈光一閃,想起瞭什麼,他立即蹦起來大叫:“我想到瞭!”

  第二天,孫老板驅車來到瞭傘王傢,見孫老板這麼快就來瞭,傘王有些意外。不等傘王開口,孫老板先發話瞭:“傘王啊傘王,你有話就直說,為啥要拐彎抹角編段子罵我呢?”

  傘王笑瞭:“孫老板這話從何說起,我怎麼就罵瞭你呢?”

  孫老板說,他已經知道瞭那個段子的結尾。傘王問:“哦?那說來聽聽吧,為什麼朱財主一蓋木樓,小三就賣光瞭雨傘呢?”

  孫老板說:“朱財主住在鄉下,我小時候也住在鄉下,我們那裡的老百姓有個習慣,就是傢傢戶戶蓋茅廁時,茅廁都沒有屋頂,是露天的。朱財主整天在樓頂上,村裡那些大姑娘小媳婦上茅廁時,如果不打著雨傘遮著,一切西洋景不都被朱財主看到瞭嗎?”

  傘王呵呵笑起來:“的確如此,但你是從哪裡聽出我在罵你呢?”

  孫老板的臉一下子紅瞭:“我咋聽不出來呢!你不就是想說,我用吉祥傘拖延時間,搪塞村民,許諾過的話不算數,就像段子裡的那些娘們,她們拿傘遮屁股,我是拿傘遮……遮自己的嘴啊……”

  傘王聽罷,連連點頭,原來傘王當時就猜到瞭孫老板建造吉祥傘的目的,這才有意講瞭那個故事。

  “孫老板,你能想到這點,說明你還是個有良心的人。”傘王說著,從一個箱子裡拿出瞭一紙發黃的信封。他告訴孫老板,二十年前,他曾經匿名資助過許多貧困孩子,其中有個孩子給他回過一封信。在信裡,那個孩子說,他的傢在遙遠的山裡,那裡的房子都是茅草蓋的,下雨漏水,刮風揭頂,他希望自己長大後能蓋好多好多新房子,讓世上的人都能住不漏雨的房子。

  “當時那個孩子的話讓我很感動,他還在信封背面寫瞭兩句詩,我常常想,幾十年後的今天,當年那個孩子還能讀出這兩句詩嗎?”傘王說著,把信遞給孫老板。孫老板看到信封後面是用圓珠筆歪歪扭扭寫的兩行字: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。

  看到這似曾相識的字跡,孫老板突然覺得自己全身都在發燒,他想起來瞭,當年鄭重其事在信封後寫下這句話的人,就是他自己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