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百年一遇

  今年,我國南方暴雨成災,這大水不但把河堤沖垮瞭,還“沖”出瞭一位“竹排爺”。誰呀?那就是楊傢莊的楊大爺。大水沖進他們村的時候,楊大爺撐起一張竹排,幫助轉移瞭不少人。剛好,有人用手機拍下瞭他撐排的錄像,後來還在新聞中播出瞭。楊大爺精神抖擻地站在竹排上救人的情景,感動瞭很多人,從此,人們親切地把他稱為“竹排爺”。

  這天,村裡的大水剛退,楊大爺正在傢休息,突然,兒子楊明帶著一個陌生人進瞭傢門。楊明是村裡的書記,他跟楊大爺介紹說,這位是鎮上辦公室的劉主任,特地來看楊大爺。

  楊大爺一聽,笑瞇瞇地朝劉主任點點頭。劉主任親切地湊上去,慰問瞭幾句,然後問道:“大爺,這麼大的水,您以前見過嗎?”

  “見過!”楊大爺激動地說,“我三十八歲那年,就發過一場大水,也垮堤瞭,比現在這場還大哩,水沖下來,連屋頂都不見瞭!”

  劉主任長長地“哦”瞭一聲,沉吟半晌,說道:“大爺,等會兒記者來采訪您的時候,您可不能說見過喲。”

  楊大爺愣瞭一下,問:“記者咋會來采訪我呢?”劉主任說:“大爺,您之前在電視上那麼一露臉,都成名人啦!”說完,三個人都樂瞭。

  接著,劉主任細細地給他們分析:每逢大水,記者都愛采訪老人。楊大爺今年八十多歲瞭,是村裡年紀最大的老人,加上他如今名聲在外,記者百分之百會采訪他。

  劉主任有些神秘地叮囑楊大爺:“大爺,您可千萬不能和記者說見過這麼大的洪水哦!”

  “為啥?”楊大爺疑惑地盯著劉主任,“我明明見過嘛,這不是叫我說假話嗎?”

  劉主任尷尬地笑瞭笑,說:“大爺,這是一場百年一遇的洪水啊!”

  楊大爺一怔。他人老,腦瓜卻沒生銹,一想就明白瞭,當即就不客氣地說:“你們想造假?我三十多歲的時候明明就發過一場比這次更大的水,這才不到五十年呢!怎麼是百年一遇?胡扯!”

  劉主任臉一紅,咳瞭兩聲,正色道:“大爺,鎮裡和縣裡,都是這個意思。百年一遇,這是已經定瞭調的!”

  楊大爺是個耿直脾氣,他沖劉主任一擺手,冷冷地說:“我這個人說不得假話!見過就是見過,沒見過就是沒見過,誰問我,我也是這樣答!”

  一看把話說僵瞭,劉主任隻好沖楊明使瞭個眼色,走瞭出去。

  楊明心裡倒是明白瞭。他理解上級把這場洪水定為百年一遇的“良苦用心”。因為那段垮掉的堤才剛剛修過,當時號稱可以抵禦百年一遇的洪水,哪知道連四十多年一遇的洪水也擋不住,實在說不過去。老爹今年才八十多,卻見過兩場這樣的洪水,自然就顯得這場洪水不夠級別。

  劉主任攬著楊明的肩,邊走邊說:“楊明啊,你傢老爺子這麼固執,完全不響應上級的指示,你可得好好勸勸他,千萬不要給上級找不必要的麻煩!”

  楊明重重地點點頭,劉主任說他還得去交代其他老人,急匆匆地走瞭。

  楊明深感為難,老爹的脾氣他比誰都清楚。在門口搓瞭一陣手,他硬著頭皮走瞭進去,哪知剛開口,就被老爹斥瞭回來。

  楊大爺用手指著他的鼻子,嚴厲地說:“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想搞什麼鬼,天下沒有這個理,不讓老百姓說真話!除非你們做瞭什麼虧心事!你是不是也有份?”

  楊明支支吾吾,這其中的原因也不好跟老爹解釋。剛好有村民來找他,楊明趁這個機會脫身跑瞭。

  下午,劉主任打來電話,問楊明他老爹的思想工作做通瞭沒有。楊明嘆著氣說:“我傢老頭子這人,你越是不讓他說,他越是非說不可!劉主任,我真的沒轍瞭。”

  劉主任想瞭想,說:“這樣,幹脆你把老爺子送到親戚傢,讓記者找不到人。”

  楊明正猶豫著,劉主任嚴肅地說道:“楊明同志,剛才領導說瞭,你搞不定你傢老爺子,鎮裡就搞定你,你看著辦吧!”說罷掛瞭電話。

  這下,楊明真急瞭,看來不把老爹這張嘴捂住,他這個村支書的位子恐怕不保啊!考慮來考慮去,他決定把老頭子送到姐姐傢避避風頭。

  誰知楊大爺一聽,立刻明白瞭兒子的意圖,正要大聲斥責,楊明撲通跪瞭下來:“爹,您要麼別說真話,要麼就躲,我求您瞭!我這個村支書的位子,就掛您這張嘴上瞭!”

  聽說關系到兒子的前途,楊大爺猶豫瞭,半晌才感嘆瞭一句:“你們這些人啊,不說假話就辦不成一件事!”楊明見狀,趕緊推著楊大爺,坐上瞭自傢的面包車,連夜把老爺子送到瞭姐姐傢,交代一番,就匆匆趕瞭回來。

  第二天天還沒亮,楊明就被劉主任的電話叫醒瞭,劉主任叫他馬上出去。楊明走出門一看,我的天,記者竟然天沒亮就摸進瞭村。一夜之間,村裡停滿瞭大大小小的汽車,一大幫拿著長槍短炮的傢夥正在拍個不停。

  采訪持續瞭三天,一直很順利。因為村裡所有的老人事先都被交代過,所以在問到有沒有見過這樣大的洪水時,回答都是一致的。記者們果然問起瞭楊大爺,說他們都非常關心“竹排爺”現在的情況。幸虧楊明早有準備,騙他們說,老爺子跳下竹排後,就被親戚接去住瞭,現在情況很好。記者們雖然遺憾,但也無可奈何瞭。

  就在采訪即將結束時,忽然看見村裡來瞭一輛小車。楊明一看,暗吃瞭一驚,這不是姐夫的車嗎?接著,從駕駛室裡下來一個胡子花白的老人,正是楊大爺。

  楊明和劉主任一看,都是大吃一驚,老爺子這個時候回來,恐怕要壞事啊!沒等他們反應過來,一幫記者已經歡呼瞭起來:“看,竹排爺!”說著,爭先恐後向楊大爺跑去。

  劉主任隨即回過神來,一拉楊明:“快!”撒腿就往前沖。

  兩人搶在記者前沖到楊大爺跟前,劉主任焦急萬分地說:“我的爺爺啊,您怎麼又跑回來瞭?”

  楊明的姐夫跳下車,跟他們解釋,說是他們村外的大堤好像也有崩堤的兆頭,以防萬一,就先把老爺子送回來瞭。原以為記者都走瞭,哪知道迎頭撞個正著。

  楊明和劉主任面面相覷,急得直跺腳。眼看記者們就要圍上來瞭,劉主任突然有瞭主意,他一彎腰,把楊大爺往背上一背,健步如飛,徑直往村裡跑。

  那些記者一看,又一窩蜂地在後面追,邊追邊喊:“我們要采訪大爺!”

  劉主任頭也不回,隻顧飛奔:“大爺病瞭,不能接受采訪!”

  記者們哪肯放過一個好素材,窮追不舍。正在劉主任發愁不知往哪兒跑時,背後的楊大爺在他耳朵旁一笑,說:“別跑瞭,放我下來,我讓他們采訪。”

  劉主任喘著粗氣說:“放、放也行……您可不能、可不能說真話……”

  楊大爺說:“好吧,我不說真話,可我也不會說假話。”

  劉主任一愣,既不說假話,又不說真話,那怎麼說法?

  “你就放心吧!”楊大爺胸有成竹地說,“我知道怎麼說瞭,保證壞不瞭你們的事,保證跟你們的意思一個樣,行瞭吧?”

  劉主任不太明白,正琢磨呢,記者已經把他們包圍瞭。這下,劉主任徹底沒轍瞭,隻得把楊大爺放下來。

  楊大爺兩腳剛一沾地,無數個話筒就伸到瞭他面前,一人問一句,七嘴八舌的。楊大爺大聲說:“一個一個來,我沒有這麼多嘴巴。”

  一個女記者搶先問:“大爺,您這麼大歲數,見過這麼大的洪水嗎?”

  楊大爺點點頭,想都不想就答道:“見過,上次的比這次還大得多!”

  楊明和劉主任在旁邊聽得真真切切,不約而同喊瞭句:“壞瞭!”

  記者們也都是一怔,他們原以為楊大爺會搖頭呢,馬上追著問:“大爺您見過啊?是哪一年見過的呀?”

  楊大爺說:“我三十八歲那年。”

  女記者驚訝極瞭:“大爺,您高壽啊?”

  楊大爺摸瞭摸花白的胡子,笑呵呵地應道:“今年一百三十八啦!”

  這話一出,在場的人都怔住瞭,以為楊大爺報錯瞭歲數。哪知楊大爺卻扳著手指頭,認認真真地說道:“我三十八歲那年,見過這樣一場大水。後來這一百年,就隻見過這一次瞭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