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東方夜談] 陰陽之約

  梁大媽剛過瞭六十三歲生日,就不幸去世瞭。去世之後,梁大媽的魂魄久久不願飄走,最後被兩個小鬼連拖帶拽地拉進瞭閻羅殿。

  面對閻王爺,梁大媽一點兒也不害怕,她告訴閻王爺:自己和老梁自小青梅竹馬,結婚後更是舉案齊眉,結婚幾十年,兩個人連臉兒都沒紅過。隻是老梁是個不會照顧自己的人,梁大媽對他放心不下。

  閻王爺聽瞭,爽快地批準梁大媽可以暫時不投胎,而且每個月十五的晚上,她還可以回老梁身邊,不過,隻能在老梁的夢裡和他相會。

  梁大媽千恩萬謝地答應瞭。幾天之後,就到瞭十五,太陽剛落山,梁大媽就急匆匆地朝自己傢飄去。

  梁大媽一進屋,就看到兒子也在傢,正和老梁絮絮叨叨什麼呢。隻聽兒子說:“爸,您看,我和我媳婦兒都忙得要命,誰也照顧不瞭您。給您雇個保姆吧,我們又沒那個經濟能力,房子貸款還沒還清,孩子上幼兒園的學費還老漲,花一塊錢都得從牙縫裡往下刮。我倆一合計,您那點兒退休工資,剛好夠把您送進養老院。您住瞭養老院,咱這房子可以租出去,這租金還能給您孫子攢個仨瓜倆棗的……”

  梁大媽聽瞭,眼裡泛起瞭淚花,心說:孩子說的也在理,老頭子,你就趕緊答應吧!

  誰知兒子說瞭半天,到最後都給老梁跪下瞭,可老梁就是不同意。最後,兒子隻好氣呼呼地走瞭。老梁看瞭看桌子上梁大媽的遺像,嘆瞭口氣,上床休息瞭。

  老梁剛睡著,梁大媽就飄進瞭他的夢裡。一看到老梁,梁大媽就問他為什麼不答應兒子。老梁一看見老伴兒,眼睛都亮瞭,他忙對老伴兒說:“我在等你啊!我知道你放心不下我,一定會回來看我,我要是早早地搬走瞭,你找不到我,還不把你急死?現在你來瞭,明天我就去住養老院,地方都找好瞭,就是咱傢附近的福臨養老院。今後你要再來看我,就到養老院裡去找,記住,是302房間!”

  梁大媽點瞭點頭,大為感動:這老頭子,心還真挺細的!

  之後的一個月,梁大媽度日如年,好不容易又盼到瞭十五,她急匆匆地朝福臨養老院飄去,進瞭302室的門,她看見床上躺著一個人,想也沒想就飄進瞭那個人的夢裡。誰知進去以後,才發現不是老梁,而是一個白白胖胖的陌生老頭。

  老頭看到梁大媽,也愣住瞭。梁大媽心急火燎地飄過去,一把拉住瞭胖老頭的胳膊,大聲問道:“你是誰?怎麼會睡在我老伴兒的床上?你把他怎麼瞭?”

  胖老頭有些驚訝地說:“你是老梁的老伴兒吧?他已經搬走瞭,搬到城郊的五福養老院去瞭,還住在302室。臨走時,他好像挺不樂意的,還跟我說,要是夢見一個老太太來找他,就告訴老太太他的去向。我尋思老梁說胡話呢,沒想到還真夢到你瞭,真神瞭!”

  梁大媽聽瞭,說瞭聲謝謝,趕緊朝城郊飄去。

  五更天的時候,梁大媽終於趕到瞭五福養老院的302室,還好,老梁還在睡覺,梁大媽趕緊飄進他的夢裡。老梁一見老伴兒來瞭,高興得眼睛都瞇到一起瞭,他拉住老伴兒的手,說:“你總算趕來瞭,為瞭能多睡一會兒,我已經兩天沒睡覺瞭!”

  梁大媽的臉沉瞭下來,責怪道:“你個老傢夥!住個養老院也不老實,好好的,幹嗎從城裡搬到郊區來?害得我跑瞭那麼遠的路!你是不是覺得我已經成瞭鬼瞭,不願意再見我瞭?那就早說,我早早投胎去!”

  老梁一個勁兒地給老伴兒道歉,他告訴老伴兒,城裡那個養老院環境太差,一天到晚亂糟糟的,睡覺都不踏實,夥食也差,照顧自己的那個服務員態度更差,整天板著個臉。別看現在這個養老院在郊區,可環境好,空氣新鮮,夥食豐盛,服務員態度也好,價錢比城裡還低一點兒,省下點錢來,將來還可以幫襯兒子孫子。

  兩個人正聊著,隻聽門“哐當”一聲打開瞭,緊接著傳來一聲喊叫:“起來吃飯瞭!”然後,腳步聲又出去瞭。

  梁大媽見勢不妙,趕緊飄出瞭老梁的夢。這時天已經快亮瞭,梁大媽趕緊朝屋外飄去,出門的時候,她瞥見桌子上擺著的,隻是一個小饅頭和一碟咸菜……

  後面的這一個月,梁大媽幾乎是掰著手指頭過來的,她不明白:明明是一個比原來差很多的養老院,老伴兒卻騙她說吃得好住得好,這究竟是為什麼呢?

  又一個十五到瞭,梁大媽早早地來到瞭五福養老院的302室,一進門,她就呆住瞭,屋子裡空無一人,連墻壁都已經刷白瞭。不過這難不倒梁大媽,她飄到瞭值班室,翻開瞭入住記錄,很快就找到瞭老梁的名字,在記錄的最後一行裡,歪歪扭扭地寫著:已經出院,轉至草堂養老院。

  梁大媽一下蒙瞭,這草堂養老院在哪裡呢?她哭哭啼啼地飄瞭出來,恰好碰到瞭幾個老頭老太的魂魄在四處飄著,她趕緊飄過去打聽,其中一個老頭一聽就急瞭:“怎麼能上那個鬼地方去呢?我就是從那兒跑到閻王爺這裡來的,那個地方又臟又亂,夥食也不衛生,服務員根本不拿我們當老人對待,惡言惡語,一點兒教養也沒有。你老伴兒到瞭那裡,我看是兇多吉少瞭!”

  梁大媽一聽就急瞭,她打聽清楚路線,一陣風似的朝草堂養老院的方向飄去。不一會兒,她就到瞭,循著熟悉的鼾聲,她找到瞭老伴兒的房間。進瞭屋,借著月光一看,隻見老伴兒明顯瘦瞭,她心疼地撫摸瞭一下老伴兒的面頰,輕輕飄進老伴兒的夢裡。

  老梁一看老伴兒來瞭,先敲瞭敲自己的頭,一臉歉意地說:“你瞧我,老瞭老瞭,一點兒委屈也受不瞭。那天你走的時候,叫醒我的那個服務員態度太不像話瞭,我一生氣,就轉到這個養老院來瞭。我告訴你啊,別看這裡地方偏,可夥食好,服務員都是村裡人,待人可厚道呢,而且收費和前面那兩傢差不多……”

  “行瞭,你別裝瞭!”梁大媽打斷瞭老梁,生氣地說,“俗話說:王小二過年,一年不如一年,你還不如王小二呢,你是越搬越窮酸瞭!既然收費都一樣,你幹嗎這麼搬來搬去的,是不是故意躲著我?結婚幾十年,早看膩我瞭是不是?那好,我走,再也不來煩你瞭!”

  一看老伴兒這樣,老梁也慌瞭,他拉住老伴兒的手,搖瞭搖頭說:“事到如今,我隻好說實話瞭:我在第一傢養老院剛住瞭一個月,他們就要漲價,一漲價,我那點退休金就不夠瞭,隻好搬到城郊的第二傢,誰知剛住瞭一個月,第二傢也要漲價,我隻好搬到這裡來瞭。聽說,這傢也快要漲價瞭!”

  梁大媽一聽,心疼地看著老伴兒,問:“這傢要再漲價,你往哪裡搬呢?”

  老梁嘆瞭口氣,說:“我也在尋思這事兒,正好你來瞭,我問問你,你那邊有養老院嗎?他們經常漲價嗎?要是不經常漲價的話,我跟你去得瞭,咱們倆住一傢養老院,將來一塊兒投胎,一塊兒上幼兒園、上小學、上大學,將來還做兩口子!”

  梁大媽聽瞭,點點頭說:“陰間哪有養老院?不過咱們一起投胎,再續來世姻緣倒有可能,我去求求閻王爺,他面惡心善,說不定能答應咱們呢!”

  老梁催促老伴兒說:“那你趕緊去啊,這個養老院,我是一天也不願意呆瞭!”

  梁大媽依依不舍地從老梁屋裡出來,飄回瞭地府。她跪在地上,一步一磕頭地爬到閻羅殿,這下可把閻王爺給驚動瞭。閻王爺親自出來,把梁大媽扶瞭起來,問她有什麼要求,他一定會盡量滿足她。

  梁大媽哭著把老伴兒的經歷告訴瞭閻王爺,最後說道:“我倆不求富貴,隻要您讓我倆一塊兒去投胎,一塊兒上幼兒園、上小學、上大學,將來還做兩口子,我倆就感激不盡瞭!”

  閻王爺聽瞭,倒吸一口涼氣,搖搖頭說:“這事兒可難辦瞭,現在不光是養老難,養個孩子也不容易啊!不要說上大學的費用噌噌噌地往上漲,就連上個幼兒園,我也不敢保證,你們倆能上得起啊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