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故事中國:和90後過招

PART.1耍酷的女孩

  我是個青少年心理專傢,經常有傢長問我,怎麼和自己的孩子溝通?我總是告訴他們,這不是一個復雜問題,難不住人。沒想到,一個90後的女孩,卻差點讓我過不瞭關。

  事情是這樣的,中考結束後的一天,一個網名叫“淺紫色的回憶”的人在QQ上要求加我為好友,我點開對方的資料一看,對方隻有15歲,是個女孩,我想,也許她遇上瞭問題,沒準是個案例,就加瞭她。

  “淺紫”很直接,上來就直奔主題。她說她知道我是心理專傢,她馬上要升高中瞭,為瞭紀念她的愛情,想把男朋友的頭像文在自己的後背上,問我這樣做是不是很酷。我被嚇瞭一跳:一個15歲的小姑娘,竟然有如此大膽的想法。我面對著電腦,好半天打不出一個字來。

  我過瞭陣子才緩過神來,回復道:“你的想法非常大膽,很有創意,我很想知道,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

  淺紫馬上回復說:“你不要以為我是那種壞女孩,我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,但我乖瞭這麼多年,現在特別想按自己的想法做一次,而且要做得轟轟烈烈。”

  看來這個對手很強大,她極具青春期的叛逆心理,如果對付不瞭她,接下來說不定又會冒出什麼奇思妙想來,於是,我問她:“你是不是覺得別人的文身很美,就想把男友的頭像也文在自己的後背上?你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結果嗎?”
淺紫回答說:“我才不管結果,我隻想把所有的人都震一震。”

  真是孩子氣!我又問:“那你要是以後後悔瞭咋辦?或者你再長大一點,突然不喜歡你現在的男友瞭,你怎麼除掉這個文身?”

  淺紫馬上發來一個傲氣的小圖,說:“阿姨,你真OUT瞭!竟然不知道文身是可以洗掉的?”

  我馬上說:“既然有洗掉的打算,就說明你現在對自己的做法沒把握,對你自己現在的愛情,也不能完全把握。換句話說,你並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跟那個男孩共度一生!”

  淺紫大概被我的話鎮住瞭,過瞭半天才回復說:“阿姨,我和他從幼兒園就是同學瞭,我們是手拉手一起長大的,馬上要上高中瞭,我們就要分開瞭,我想為他留個特殊的紀念。”

  真是個不好對付的小鬼,我的腦子飛快地運轉,卻一時想不出好招來。

  大概是看我半天不回復她,淺紫又發瞭個得瑟的表情,說:“怎麼樣?把你這樣的專傢也嚇壞瞭吧?”

  我轉瞭個方向,說:“文身是非常疼的,你不怕嗎?你文的還是一個男孩的頭像,那得文他的頭發吧?黑乎乎一大片,假如你穿薄透的衣服,或者長大瞭穿著比基尼去海灘浴場,你想你的後背會好看嗎?再說,你還在長身體,等你長高瞭,長胖瞭,那個文身隨著你的身體發育,會不會變得很恐怖?”

  這一下總算給她設瞭一道坎,淺紫好半天沒回復,像是在電腦前沉吟,好半天才說:“這個我倒沒想過。”

  我馬上接著說:“假如你男朋友說你身上的文身不像他的模樣,你怎麼辦?”

  淺紫終於開始防守瞭,說:“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……”

  我得寸進尺,接著說,假如我是她的話,我才不這樣做。表達愛情的方式有很多,卻從來沒聽說過要文身來表達愛情的。

  淺紫發瞭個生氣的表情,說:“你OUT瞭!你不懂!這樣才另類呢!”

  她已經第二次說我OUT瞭,我也發瞭一個生氣的表情,說:“我都OUT瞭,你還讓我幫你出主意?我出瞭你還不聽,傷自尊呢!”

  淺紫立刻緩瞭口氣,說:“阿姨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隻是我們平時用慣瞭這個詞。”

PART.2奇怪的招式

  難纏的“90後”啊!還沒等我回話,她突然又問:“假如我是你的女兒,你會支持我這樣做嗎?”

  我恨得咬牙切齒,心說,我才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女兒呢!可我不能這麼對她說,我故意發瞭個笑臉,說:“假如你是我的女兒,你這麼有主見,我一定為你驕傲,但作為媽媽我會很不開心,會想我這麼優秀的女兒身上,為什麼會文上別人的頭像,他值得我女兒這麼做嗎?要文,也應該是別人在背上文我女兒的頭像啊!”

  想不到,淺紫馬上發來一個大大的驚嘆號,說:“阿姨,你說的妙極瞭!我這就去辦。再見!”

  我說什麼來著?她要去幹什麼?這個鬼怪精靈般的女孩,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吧?

  接下來的幾天裡,淺紫沒有跟我聯系,我也沒心情跟她聯系,因為這幾天我那個天天嘻嘻哈哈的兒子,突然變得鬱鬱寡歡瞭。

  這天,淺紫突然上線瞭,她跟我說,這幾天她過得非常不開心。當她把自己大膽的想法告訴男友時,男友竟然摸著她的腦門,看她有沒有發燒,還說這樣的想法太恐怖瞭,他完全不能接受在背上文一個人的頭像。看著男友的態度,淺紫突然冒出一個更絕妙的辦法,她跑到京劇團找來化妝用的油彩,兩個人相互在對方的後背上畫上自己的自畫像。

  我問她感覺如何,淺紫嘆瞭口氣,說:“不好!這麼熱的天,我們卻都不敢在傢裡脫衣服。”

  我忍不住直樂,說:“你現在明白自己當初的想法有多荒唐瞭吧?”

  淺紫沒接我的話,隻是求我幫她想個更絕妙的主意,來紀念她這段純潔的愛情,我答應幫她想想,等想好瞭就告訴她。
恰在這時,妹妹來我傢裡,給我看她剛剛完成的一幅十字繡作品,那是我外甥的頭像。我立刻有瞭主意,顧不上跟妹妹多聊,立刻上線找淺紫,告訴她可以去繡品店裡,讓人傢幫助設計一幅十字繡,把男友的頭像親手制作成十字繡,這不是一份很好的紀念嗎?

  淺紫馬上閃電般送來一行字:“阿姨,太謝謝您瞭!我這就去辦!”

  接下來幾天,淺紫再也沒有上線,我想,她一定在精心制作她的十字繡。

PART.3傷感的兒子

  轉眼間,暑假結束瞭,兒子要去讀高中瞭,我忙著給他收拾東西,兒子突然一本正經走過來,非常嚴肅地說:“媽媽,你有空嗎?我要跟你好好談談。”

  看著兒子的小大人樣,我突然覺得他真的長大瞭,就說:“好呀!兒子,你可以跟媽媽談任何問題。”

  兒子問我:“媽媽,如果我告訴你,我在初中的時候戀愛過,你會不會罵我?我現在失戀瞭,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笨、很可笑?”

  兒子的話讓我吃驚,這幾年,為瞭不讓他分心影響學習,我不停地給他打“預防針”,防止他早戀,想不到,這臭小子還是背著我暗渡陳倉。不過,他現在自己說出來,分明是在找老媽這個救兵,於是,我故意輕描淡寫地說:“這些都是你必須經歷的,也是一種磨練,媽媽相信你一定能處理好!”

  兒子笑瞭笑,說:“媽媽,你記得馨雨嗎?就是從小就和我一起上美術班的那個女孩。上個學期她告訴我,她愛我,把我嚇壞瞭。”

  接著,兒子給我講他和馨雨的戀情,我靜靜地聽著,沒有打斷他,後來,兒子又說:“媽媽,女孩子真讓人難以琢磨,有一次她說要把我的照片文在她的後背,我不同意。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跟她走過一生,那太漫長瞭!”

  這下我恍然大悟,原來那個淺紫,就是我兒子說的馨雨。我馬上接著說:“後來你們一起去拍瞭大頭貼,她還給你繡瞭一幅十字繡,是不是?還不把十字繡拿出來,給媽媽欣賞一下?”

  兒子驚奇地看著我,半天才說:“媽,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
  我沒有回答兒子的問題,也沒說淺紫在QQ上跟我聊過,更不知道聰明的馨雨是怎麼找到我的QQ的,我隻是接過兒子遞來的十字繡,忍不住贊嘆:“好漂亮!這兩個在草地上嬉鬧的娃娃,就是你和馨雨小時候的樣子啊!”

  兒子傷感地說:“可她說她長大瞭,我們的感情結束瞭!”

  我仍舊瞧著十字繡,說:“是啊,這就像你們小時候,在一起開開心心地玩瞭一上午,然後該回自己的傢瞭。好好保存這段情感吧,我的兒子,你知道怎麼去做的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