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兒子的匯款單

PART.1真光彩

  俗話說,人要臉,樹要皮。現在要臉面的方法可多啦:上網、上電視、上報紙,可雙水村人不一般,誰想要臉面,上大喇叭去!

  雙水村坐落在偏僻的大山裡,這些年,村裡的年輕人都到外面打工,掙瞭錢就往傢裡寄,鄉裡三天才逢一次集,鄉郵局為瞭方便大傢趕集時取款,總是在逢集的頭一天用大喇叭通知村民來取匯款單。每當大喇叭裡播出領匯款單的村民姓名時,村民們全都豎起耳朵聽,得到通知的村民,臉上別提多風光瞭。

  最近,村民王強心裡很不爽。為啥?大喇叭裡通知隔壁李老三好幾回瞭,卻一直沒喊他王強去領匯款單。人傢李老三有兒子,他王強也有兒子,兩個人的兒子還在同一座城市打工,憑什麼李老三的兒子能寄錢回來,他的兒子就寄不回錢呢?王強聽不得村裡人誇李老三的兒子李飛有出息,更看不得李老三在他跟前的得瑟勁兒。

  這天,王強去鄉裡趕集,偷偷給兒子王斌打瞭個電話,問:“兒啊,你手上的錢充裕不?”

  他兒子王斌回答說:“爸,我生活費是夠的,隻是剛來時換瞭個工作,有三個月的試用期,等這試用期滿瞭,我就有錢往傢裡寄瞭。”王強一合計,兒子三個月的試用期馬上就要滿瞭,頓時松瞭口氣,叮囑道:“好!試用期滿後,你留足生活費,剩下的錢趕緊寄回傢。”王斌問:“傢裡是不是有事等著用錢?”王強含含糊糊地回答說:“也沒啥大事,你媽的風濕病犯瞭,每月都要花錢買藥,再說,你媽老怕你在外把錢弄丟瞭,說放在傢裡保險些。”

  這事沒過多久,這天,王強正在地裡幹活,村裡的大喇叭又響瞭,通知有匯款單的村民帶好證件去取款,王強豎起耳朵,聽到“王強,1000元”時,猛一下直起腰,吐出瞭一口長氣,心裡說:“兒啊,你寄回來的不是錢,是你老子這張臉啊!”

  第二天一早,王強就興沖沖跑到鄉郵局取瞭錢,順便又給兒子掛瞭通電話,把兒子大大地誇獎瞭一番,掛電話前,也沒忘記提醒兒子下個月準時寄錢回傢。

  到瞭下個月,王強果然又在大喇叭裡聽到瞭自己的名字,他心裡比喝瞭二兩還美,更美的是,他看到平時趾高氣揚的李老三這時蔫瞭,因為這兩個月他李老三的名字一次也沒在喇叭裡出現,王強瞅著李老三無精打采的背影,好不得意。第二天一早,王強故意跑到隔壁,大著嗓門兒喊道:“老三,我要去鄉郵局取匯款,你去不去呀?”

  李老三看瞭看王強,像是一下矮瞭半截子,囁嚅地說:“我—我不—上街。”

PART.2上街去

  王強到瞭鄉上,先領瞭匯款單,卻不急著到郵政儲蓄窗口取錢,他把匯款單插在外衣的口袋上,故意露出半截子,先在街上逛瞭一圈,希望能遇上一兩個熟人,讓他們看到匯款單,不想逛瞭老半天,一個熟人也沒看到,隻好又走到郵局門口,眼睛卻突然一亮,為啥?他看到李老三正趴在郵局窗口,小心翼翼地問裡面的工作人員:“師傅,你們是不是搞漏瞭?我兒子以前每個月都寄回錢的呀!”工作人員耐心地拿出一本登記簿,說:“我們不會弄錯的,不信你在這上面找,看有沒有你的名字。”

  李老三接過登記簿,非常細心地一行行往下看,生怕漏掉一個字。這時,王強故意大聲咳瞭一聲,朝窗口喊道:“師傅,我取匯款!”

  李老三聞聲轉過頭,尷尬地朝王強笑瞭笑,王強這才假裝剛看到李老三,故作驚訝地說:“老三,你不是說不上街嗎?怎麼又來瞭?事情辦好沒有?一會咱們一起回傢吧!”

  李老三趕緊合上登記簿,遞進窗口,接著搖瞭搖頭,說:“我還有事情要辦,你先走吧!”說完,就耷拉著腦袋走瞭。
王強看著李老三出瞭郵局,去瞭斜對面的公用電話亭,這才得意地笑瞭起來。

  過瞭沒多久,王強在喇叭裡聽到自己名字時,也聽到瞭李老三的名字,而且兩個人都是1000元的單子,不相上下。第二天一大早,李老三跑到王強傢門口,也大著嗓門兒喊道:“王強,上街取匯款不?”

  王強哪肯示弱,連忙大聲說:“同去!同去!”

  村裡人看著王強和李老三結伴上街,都嘻嘻哈哈地朝他們直嚷嚷,這個說:“王強,你還種地幹啥喲?就吃你兒子寄回傢的票子也吃不完!”那個說:“老三,聽說你老婆陪嫁的箱子裝錢都裝不下瞭,是不是真的啊?”說完,就是一陣哈哈大笑,王強和李老三腰板挺得直直的,也跟著呵呵直樂。

  轉眼到瞭年底,王斌說要回來過年,王強好不開心。這天半夜,王強正夢見兒子回傢,突然被屋裡的響動驚醒瞭,他睜開眼,看見屋裡晃動著一個黑影。不好,傢裡來小偷瞭!他馬上一骨碌爬起來,死死抱住那個黑影,扯開嗓子大喊抓賊。很快,隔壁李老三聞聲趕瞭過來,兩個人合力制服瞭小偷,一起將這個小偷扭送到派出所。

  這小偷是鄰村的一個混混,他在派出所交代,他聽廣播裡常播王、李兩傢有匯款單,就動瞭心思,他先進李老三傢,沒偷著東西,後來又進瞭王強傢,剛把錢偷到手,就被王強發現瞭。警察讓李老三回傢看看錢有沒有少,李老三非常肯定地說:“不用看的,肯定沒少,沒少!”

PART.3有貓膩

  過瞭兩天,王斌回傢瞭,王強得意地給兒子講抓小偷的經過,說:“虧得我發現及時,要不然你這一年寄回的錢就沒瞭。”

  王斌一聽,好不奇怪,問:“我寄回的錢你們都沒花?既然不缺錢,為什麼要我每月寄錢回來?”

  王強苦笑一聲,指瞭指隔壁,說:“我就是看不慣他李老三收到匯款的得意樣兒,我也有兒子,憑什麼讓他在我跟前得瑟?”說到這裡,王強突然壓低瞭嗓門,“你跟李老三傢的李飛在同一個城市,他混得怎麼樣?前兩天那賊在他們傢一分錢也沒有偷到,那李飛不是每月都寄錢回來嗎?我在想,這其中是不是有貓膩?”

  王斌禁不住嘆瞭口氣,從提包裡拿出厚厚一疊錢來,說:“爸,那裡面確實有貓膩,李飛寄回傢的錢,都在我這兒呢。”

  原來,王斌試用期滿後,順利轉正,正眼巴巴地等著領轉正工資,不想公司的出納卻外出休假瞭,王斌急得不行,找到在同一城市打工的李飛,說:“李飛,我們公司出納不在,我傢裡急等著用錢,你能不能先借我一點?”李飛正拿著錢準備去郵局,二話沒說,馬上把1000元錢交給王斌,說:“這點錢你先拿去,這個月我就不往傢寄瞭。”

  王斌把這1000元錢寄回傢。誰知一個月後,王斌又苦著臉找到李飛,說:“我們公司的出納倒是回來瞭,但老板說公司經營上遇到瞭困難,暫時隻能先發點生活費,上次借的錢,要過段時間才能還你。”李飛說:“我那錢暫時不派用場,遲點還沒關系,但你傢等錢用,你沒錢寄回去,咋辦?”王斌苦笑著搖搖頭,沒有做聲。

  李飛想瞭想,說:“既然這樣,那我的工資就不寄回去瞭,先幫你們傢應急,以後每個月在我發工資那天,你過來拿錢吧!”

  王斌感動得不知說啥好,李飛笑著說:“這點錢不過是先放在你那兒,等你有錢瞭自然會還我,小事一樁。”王斌感激地點點頭,又說:“我沒領到工資的事,還沒告訴我爸,我跟你借錢這事,還請你替我保密,要是我傢裡知道瞭,他們又會瞎擔心。”

  李飛連連點頭,說:“放心吧,我不說就是。”

  這近一年時間裡,王斌每個月都向李飛借1000元錢,然後寄回傢,到瞭年底,王斌終於領齊瞭一年工資,連忙帶著錢來找李飛,剛好這天李飛輪休,兩個人好不開心,決定出去喝一盅,走到廠門口,傳達室老伯喊住李飛,說:“李飛,你傢裡又寄錢來瞭,快來簽收一下。”

  李飛簽好字,領瞭匯款單,和王斌找瞭個酒館坐下,王斌滿上一杯酒,鄭重地敬給李飛,說:“李飛,真對不起,我每個月都找你借錢,害得你連生活費都不夠。”李飛忙說:“看你這話說的,我怎麼會連生活費都不夠呀?”王斌說:“那你傢裡怎麼給你寄錢瞭?”李飛笑瞭笑,說:“這都是我爹弄出的花樣,我頭兩個月沒寄錢回傢,他怕我在這裡沒錢用,硬是給我寄瞭1000元過來,我說我有錢,寄來的錢根本用不上。他就說,你用不上就再寄回傢。可我把錢寄回傢後,他又寄過來瞭,還在匯款單上附言,叮囑我到瞭月底再把這筆錢寄回去。這快一年工夫,1000元錢就這樣寄來寄去的,郵費都花瞭不少,我爸真不怕麻煩,好像還很起勁,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。”

  王斌也想不通這是咋回事,就把錢拿出來,還給李飛。李飛問:“你傢裡還等錢用不?我不急的。”王斌說:“每次我問我爸,他都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,這都快一年瞭,估計不會有啥事瞭。反正我過年會回傢,到時就一清二楚瞭。”

  李飛聽王斌這一說,又把錢推瞭回來,說:“這樣吧,這錢還是先放你這兒。我們公司春節期間要加班,我不回傢。你回傢看看,如果你們傢還需要用錢,就先不忙還,如果沒事瞭,你直接把這筆錢交給我爸就是。”

  於是,王斌把這筆錢帶回瞭傢。

  王斌抖瞭抖手裡那疊錢,說:“爸,我們年輕人出門在外,大傢都在互相幫助,你們上一輩的倒好,就為瞭個面子,在傢裡瞎折騰。”

  王強總算知道瞭事情的來龍去脈,他一臉慚愧,說:“我這就到集上去,買兩斤肉回來,晚上請老三過來,好好喝一盅……”

  第二年,村裡的大喇叭再也沒通知王強和李老三去取匯款單瞭,他倆似乎都沒當回事,整天樂呵呵的,三天兩頭結伴去趕集,村裡人問為啥他們兩傢的兒子都不寄錢回來瞭,王強說:“還是讓孩子自己存銀行吧,寄呀取的,麻煩!”李老三接著說:“就是!弄不好還會招來小偷。”

  說完,兩人四目相對,哈哈大笑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