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無敵戰友

  抗日戰爭時期,有一對夫妻,直到四十多歲才生下一個兒子,一看,嚇瞭一大跳,這孩子的兩條腿竟比兩條胳膊還細,趴在那兒就像隻蛤蟆一樣。而且,他娘無意中聽見兒子的右胸有跳動的聲音,而左胸卻沒有,原來兒子的心臟長在瞭右邊!
從小,這孩子的兩條腿就軟弱無力,一直靠撐著條凳子走路。等他長大成人後,大夥發現他的兩條腿徹底廢瞭,而兩條胳膊卻驚人的粗壯,尤其是膀子上的兩塊肌肉就像兩個鐵球一樣嚇人,於是,大夥兒都笑稱他為“蛤蟆球”。

  這天,蛤蟆球撐著凳子到山上玩,等回村時卻發現一切都變瞭:房子塌瞭、人死瞭,雞鴨鵝全沒瞭蹤影,簡直成瞭個人間地獄。

  蛤蟆球的爹渾身血窟窿,早就死透瞭,娘還剩最後一口氣,對他說:“兒子,鬼子來過瞭……找遊擊隊去……”還沒說完,也死瞭。

  蛤蟆球便撐著凳子,瞪著血紅的眼睛找到遊擊隊,說要打鬼子,給爹娘和大夥兒報仇。

  遊擊隊長一臉的為難,說:“我們這些人都是飛毛腿,說轉移就轉移,你能趕上我們嗎?再說,你能幹什麼呢?”

  蛤蟆球也不說話,一伸手從地上拾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,左手扶凳,右手就是一揚,在場的人隻聽得“嗚”的一聲風響,蛤蟆球全身的衣衫都鼓瞭起來,氣勢好不嚇人。接著,隻聽遠處傳來“啪”的一聲,一棵大樹晃瞭兩晃,直嚇得樹上的鳥兒四下驚飛。

  隊長和大夥兒全呆瞭,就在這時,蛤蟆球又砸出瞭第二塊石頭,隻聽“嘎”的一聲驚叫,一隻停在樹枝上的烏鴉羽毛飛揚,一頭倒栽下去!

  大夥兒使勁捏著蛤蟆球胳膊上圓球般的肌肉,個個驚嘆不已:“這還是人胳膊嗎?”

  有個大個子拍著胸膛說:“隊長,收下他吧,以後轉移的時候我背他,你不收,總不能讓他餓死吧?”

  隊長兩眼放光,說:“收、當然收,以後你……對瞭,你叫啥名字?”

  蛤蟆球一挺胸膛,朗聲說:“蛤蟆球,隊長,你就叫我這名字好瞭。”

  隊長點點頭,說:“好,蛤蟆球,以後你就專砸手榴彈,炸死小鬼子。”

  過瞭幾天,遊擊隊得到情報:有一小股鬼子打這兒經過,估計是找村子掃蕩。隊長一聽不禁撓頭犯愁:打吧,自個兒火力太差,大夥兒大多拿的是大刀片子、梭鏢,隻有幾支火銃和大槍,以往隻是零敲碎打地偷襲,正面交鋒還從沒有過;不打吧,眼睜睜看著鬼子過去,實在咽不下這口氣。

  蛤蟆球急瞭,說:“不打鬼子,還叫啥遊擊隊?”

  隊長聽瞭,一拳砸向桌子,說:“打!上級不是剛配發瞭一批手榴彈嗎?全部給你!”

  於是,大夥在深深的壕溝裡埋伏好。過瞭一會兒,隻見鬼子們打著旗大搖大擺地進入瞭埋伏圈。蛤蟆球騎在大個子身上,把頭冒出壕溝偷偷地看。眼看鬼子在自個兒的投彈范圍內瞭,蛤蟆球輕輕地說:“放下我,可以扔手榴彈瞭。”

  隊長問:“還有那麼遠哩,你夠得著嗎?”蛤蟆球胸有成竹地說:“夠得著,看我的!”

  蛤蟆球又瞄瞭兩眼,估摸著哪處鬼子最多,然後大個子放下他,幫他擰開十幾顆手榴彈的蓋兒,一字排開,蛤蟆球抓起一個一拉弦,往外就是一扔,然後再抓、再拉弦、再扔,動作迅捷有力得就像一陣旋風,刮得人睜不開眼睛。蛤蟆球力道太大瞭,那手榴彈個個“嗚嗚”叫著飛出去,等到第五顆手榴彈扔出手時,才聽到第一顆的爆炸聲,接著劇烈的爆炸聲響成一片。

  隊長一看,喜得喉嚨都啞瞭,大叫道:“準、太準瞭!全在人堆裡開花,至少炸死瞭十多個!”

  鬼子萬萬沒想到竟有人把手榴彈扔得這麼遠,毫無防備之下死傷慘重。不過他們畢竟訓練有素,片刻的慌亂之後立即調整過來,嗷嗷叫著開始掃射,一時間幾挺歪把子機槍直打得遊擊隊的陣地上塵土飛揚,所有人全給壓著抬不起頭來。

  隊員們抬不起頭來就不好開槍,蛤蟆球卻無所謂,他和大個子躲在一塊巨石後面很安全,鬼子的子彈根本傷不瞭他。這時,蛤蟆球讓大個子抱起他,偷偷露出眼睛瞄瞭一下鬼子的位置,然後又像一陣風似的扔手榴彈,那手榴彈從深深的戰壕裡高高躍起,在空中旋轉著直奔鬼子而去,又是一陣爆炸聲,鬼子又倒下去好多個。

  原本,鬼子一聽陣地上的槍聲就知道不是正規軍,氣焰囂張得很,誰知剛一交手,連對方人影還沒見到一個,就被對方像小炮一樣的手榴彈扔倒瞭一大片,隻好暫時回撤,用機槍掃射。可掃射瞭一會兒,卻發現對方連半點動靜也沒有,難道全給打死瞭?鬼子便又吆喝著往前沖,誰知剛貓腰前進瞭幾步,頭上又暴風驟雨般地下起手榴彈來,頓時又給炸翻瞭好幾個。
這下,鬼子徹底嚇破瞭膽,再也不敢前進一步瞭,個個趴下來開火,直打得遊擊隊陣地硝煙彌漫。也不知打瞭多長時間,不見對方回一槍一彈,便又貓著腰戰戰兢兢地前進,沒有手榴彈,再往前,還是沒有,等爬上陣地一看,連半個人影也沒有瞭。

  原來,遊擊隊早就安全撤進瞭深山密林裡。這是遊擊隊自成立以來,第一次打的大勝仗,可把大夥兒高興壞瞭,上級更是通令嘉獎。隊長說功勞全記在蛤蟆球身上,他問道:“蛤蟆球,你要什麼獎勵?”

  蛤蟆球一甩胳膊,說:“獎勵我幾十顆手榴彈就行瞭。”原來手榴彈全讓他一個人給扔光瞭,可他還嫌不過癮。

  大夥兒哈哈大笑起來,一起把蛤蟆球抱瞭起來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長,鬼子對這個遊擊隊痛恨之極,終於逮住個機會調集重兵來瞭個突襲,這回大夥兒大意瞭,一下子就被重重包圍瞭。

  這場戰鬥特別慘烈,子彈打光瞭、手榴彈扔光瞭、陣地給血浸透瞭,鬼子倒下一層又一層,可沒有敢退縮的,倒不是他們不怕死,而是今天來瞭一個長官,那長官放出狠話:今天不徹底消滅遊擊隊,決不收兵,誰後退,就地槍斃!

  打到最後,隊長他們全死瞭,隻剩蛤蟆球還活著,因為個矮、藏身在石頭後面專扔手榴彈,所以他沒有死,即使鬼子的小鋼炮也奈何不瞭他。

  然而此時,蛤蟆球的手榴彈已經扔光瞭。鬼子們都恨透瞭他,此刻一見他不扔手榴彈瞭,便號叫著沖上來,誰知蛤蟆球左手扒著戰壕壁探出身子,右手連揚幾下,幾塊拳頭大的石頭直飛出來,竟石無虛發,幾個鬼子頓時給砸得滿臉污血鬼叫連連!蛤蟆球一邊砸一邊大叫:“爹、娘、鄉親們、戰友們,我又砸中瞭一個,我給你們報仇瞭……”

  突然,蛤蟆球沒瞭聲音,原來一顆子彈擊中瞭他,他整個人“撲通”一聲掉進瞭壕溝裡。鬼子們見狀,紛紛沖瞭上來,見如此兇猛的人竟是一個殘疾人,不禁大驚失色。

  這時,那個督陣的長官要來檢閱勝利的戰果,鬼子們按照慣例要清掃戰場,就是往每具屍體上再補上一刺刀,防止有人活著,更防止沒死的人對他們的長官突施暗襲。

  蛤蟆球的左胸給狠狠地刺瞭一刀,一時間鮮血直流,鬼子為瞭泄恨,又往蛤蟆球的兩隻手上各刺瞭一刀,就是這雙手奪去瞭好多鬼子的性命。此時,蛤蟆球終於一動也不動瞭。很快,那個長官戴著雪白的手套,挎著長長的戰刀,邁著高高的馬靴,得意洋洋地走瞭過來。

  就在這時,隻見蛤蟆球突然高高躍起,張開長而粗壯的雙臂,一下子抱住瞭長官又粗又短的脖子。他整個人懸在空中,看起來就像一隻充滿仇恨的吸血蝙蝠。

  所有的鬼子都呆瞭,他們不知道蛤蟆球的心臟是長在右邊的,左胸那一刀居然沒把他給刺死。等他們反應過來想上前拉扯蛤蟆球時,蛤蟆球已經和那長官一起倒下瞭。蛤蟆球用盡最後一點力氣,用胳膊上鐵球一樣的肌肉,夾碎瞭長官的短脖子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