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裸奔之戰

  殖民地的新任總督莫瑞貪婪好色,他瞄上瞭當地最漂亮的女孩多娜,整天天纏著多娜,對她動手動腳。多娜對這種輕桃的人痛恨至極,讓莫瑞吃夠瞭“軟釘子”。

  惱歡成怒的莫瑞由愛生恨,琢磨著如何收拾多娜。這天,莫瑞聽見外而吵吵嚷嚷,手下說一個乞丐今天和財仁的女兒結婚瞭。莫瑞納悶,財主為啥找個又臟又醜的窮鬼做女婿?手下解釋說,此地有個怪風俗,如果本地姑娘的裸體讓外地人看到瞭,為維護自己的清自,姑娘必須嫁給他。這個外來的乞丐去取水喝,在河邊林子裡撞見正換衣服的財主女兒,財主即使一萬個不樂意,也隻好認瞭。

  還有這事?莫瑞肚子裡的壞水冒上來瞭。他馬上召集當地土紳和百姓,然後對他們說:“諸位想必都對國王陛下十分忠誠吧?目前國王正為戰爭資金匱乏發愁,既然諸位有忠心,我決定把稅收提高五成,反對的就是叛國!”此言一出仿佛往熱油鍋潑瞭碗水,大傢怨聲載道,莫瑞卻趾高氣揚地看著人群裡的多
娜。

  多娜明白這事完全因自己而起,為瞭當地百姓,她挺身而出,指出莫瑞應瞭解民間疾苦,百姓負擔很重,要做的不是提高稅收,而是削減政府開銷。

  莫瑞就盼著多娜出頭,他慢條斯理地問道:“多娜小姐,你說得頭頭是道,但你願為老百姓作犧牲嗎?”

  多娜堅定地點點頭,莫瑞狂喜:“好,可以不提高稅收,不過有個條件。”說到這兒,他不懷好意地盯著多娜,“請小姐在皇後街裸奔一次!"大傢頓時障目結舌,讓少女做這事,完完全全在故意羞辱人。

  莫瑞的算盤打得挺精:如果多娜同意,裸奔時自己就到現場,自己是外地人,按風俗多娜歸自己瞭;不同意,增加稅收不僅能讓自己撈一把,還能滅滅多娜的傲氣。

  見多娜氣得滿臉通紅,莫瑞自鳴得意地說:“這點勇氣都沒有,就別唱高調。”說完他作勢要走。

  “慢!”多娜喊一聲,“我同意,就在明天,請婦女會長露卡作證,也請總督大人信守諾言!"

  好嘛,多娜終於中計瞭,莫瑞一陣狂喜,第二天早早到瞭皇後街等著看“好戲”。可他在太陽下曬瞭一天,直到黃昏多娜才姍姍來遲。

  莫瑞躥過去說:“尊敬的小姐,雖然讓我好等,可現在開始還不晚!"

  多娜一笑:“裸奔已經結束瞭!"

  莫瑞一愣,怎麼會?旁邊的露卡過來說:“總督,她沒說謊,裸奔是在夜裡完成的。”

  莫瑞一聽火冒三丈:“夜裡?明明約定的是今天!”多娜不慌不忙地說:“凌晨三點也算今天!”莫瑞氣壞瞭,對方耍自己,所以挑個街上空無一人的時間,絕不能這麼算瞭。

  他冷笑一聲:”您純屬偷換概念,正常人理解的今天是指白天,這次不算!”

  多娜很生氣,可莫瑞咬死口,否則絕不減稅。為瞭百姓多娜決定再幹一次,講明瞭在白天。這次,莫瑞怕又被多娜鉆空子,所以天黑就開始等。天亮時,過來個牽馬的小夥子,馬受瞭驚把一個水果攤撞翻瞭,擺攤的老婦揪住小夥子,兩邊吵得不可開交,便找總督評理。

  等莫瑞把事態平息將近中午瞭,他納悶多娜怎麼還不來,別又使什麼麼花招?果然,正琢磨著,多娜和露卜出現瞭,說裸奔已經結束瞭。

  原來皇後街兩邊都是密密麻麻的商鋪,屋頂間距離很近,房前房後還有茂密的大樹遮擋,多娜巧妙利用這些完成瞭諾言。別說莫瑞忙著調解沒註意,就是其他人也沒看到。

  莫瑞感覺又被耍瞭,自然還不會善罷廿休。他腦袋一晃:“不對,我說的是在皇後街正中,不是皇後街房子和樹的後而,這次還不算!”

  莫瑞又反悔瞭,在場百姓對他更加不滿瞭,多娜力排眾議,決定再做次犧牲。她讓莫瑞還有什麼條件盡管說,免得做到再不算!

  莫瑞眼珠轉瞭轉,說:“時間必須在中午11點到12點之間,地點在大街中間,最重要的一點,裸奔時土下左右前後都不許有任何遮擋,達到這些,減稅的承諾絕不反悔。”

  有瞭兩次落敗的經驗,莫瑞為防萬一,他急招來本地的炮兵偵察隊長。

  第二夭,艷陽高照,皇後街兩邊和房頂上站滿瞭老百姓。莫瑞把他們驅趕出來,一為作見證,二是要狠狠羞辱多娜。他本人和手下則在起點處等著。

  正午時分,多娜來瞭,莫瑞滿懷壞笑:“尊敬的小姐,眾人都等急瞭’,請快開始吧。”

  莫瑞話音剛落,人群裡突然閃出個老婦,一聲“開始吧”像是信號,讓看熱鬧的百姓都朝莫瑞一夥拼命擠去,莫瑞一夥人少,禁不住“人浪”都給擠到一旁,皇後街頓時從頭到尾讓.百姓們圍成瞭個密不透鳳的人胡同,把莫瑞一夥和多娜完完全全隔開瞭。隨後所有男子都用條又寬又厚的黑佈巾蒙住眼,老婦說:“多娜小姐,感謝您為我們做出的犧牲!"那個老婦就是昨天擺水果攤的,其實百姓早在計劃幫助多娜瞭’。

  莫瑞手下見狀,又蹦又跳又沖又撞,可無濟於事。莫瑞還有一招哩,隻見他掏出個鈴檔一搖,街邊房後聞聲升起個熱氣球,偵察隊長放下繩子,把莫瑞拉進瞭吊帳。莫瑞心裡樂開瞭花:想必此時多哪已經開始裸奔瞭,自己居高臨下看小美人跑吧。

  他朝下一瞧,隻見老婦攔住多娜,說:“小姐先等等,看我們的!”說著朝大傢一揮手,所有的人都從懷裡拿出瞭一件相同的東西——鏡子。每個人把鏡子頂在頭上,這無數小鏡子變成而大鏡子,反射的陽光頓時照得莫瑞睜不開眼。

  莫瑞沒料到老百姓能有這手,他氣急敗壞地下令偵察隊長把氣球放到鏡子反射不到光的地方去。不知為什麼,平時偵察隊長操縱技術高超,‘今天變得笨手笨腳,費瞭好大勁才躲進瞭陰暗地。此時鐘樓響起瞭報時的鐘聲,莫瑞抽風似的樂瞭,嬉皮笑臉地朝多娜喊:“小姐,馬上就12點瞭,再不開始,晚上和我洞房算瞭!"

  老婦又喊:“勝利屬於我們!”隨下之鏡子“嘩”分成三部分,有的對著太陽,有的對著其他人的鏡子,有的瞄準空中,眾人接力般地用鏡子反射著陽光,莫瑞飄到哪兒都被照得頭昏眼花,什麼也看不見。

  這時,遠方傳來一陣陣歡呼聲,隻聽露卡在喊:“總督大人,多娜完成瞭,您認輸嗎?”話音剛落,偵察隊長竟然也鼓起掌來,原來是他把莫瑞的花招透露出去的。事到如今,莫瑞才明白自己的對手不是多娜一個人。他又羞又惱,隻覺嗓子發堵,兩眼一黑,一頭栽倒在地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