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火車上的城管

  由南京開往廣州的長途列車上,售貨員推著餐車,一路高聲叫賣:“盒飯、盒飯,二十元一份、二十元一份……”

  就在這時,一個醉熏熏的聲音吼瞭起來:“是誰在那兒賣盒飯?交攤位費瞭嗎?"

  眾人循聲望去,在車廂過道邊的座位上,坐著一個中年男子,他手裡拎著半瓶二鍋頭,桌上還放著半包花生米,看樣子已喝得半醉。見售貨員沒理自己,繼續推著車叫賣,那中年男子火瞭,一臉兇相地喝道:“嘿!說你呢!你交攤位費瞭嗎?"

  “我在火車上賣盒飯交什麼攤位費啊!”售貨員覺得莫名其妙。

  “你敢頂撞老子!不想混瞭是吧”那中年男子說著就站起來,把抓住餐車,再一發力,喊叫著“都給我閃一邊去!”把餐車掀翻在地。

  幾十份盒飯全倒在瞭過道裡!眾人不禁目瞪口呆!都說有耍橫的,但在列車上如此明目張膽耍橫,膽也太大瞭吧。

  果然,售貨員很快叫來乘警。乘警一把揪住中年男子,厲聲喝道:“你是幹什麼的?為什麼掀翻餐車?"

  那中年男子已醉得站不住瞭,他靠在椅子上,從口袋裡掏出張工作證,威嚴地說:“你管得著我!老子是城管執法大隊的副隊長李草標,這老娘們占道賣盒飯,不交攤位費!"

  原來,這李草標確實是城管大隊的副隊長。最近,他打擊小販有功勞,領導特地給他放瞭半個月的假,他就回老傢探親。剛才,他醉意蒙朧中,聽到有人叫賣盒“職業敏感性”,使他馬上有瞭“工作激情”。

  李草標指手畫腳地說著,不想一腳踩在盒飯湯水上,一個趟越摔倒在地。頭正好重重地磕在餐車上,這一下,他酒醒瞭大半。

  李草標搖搖晃晃地爬起來,一隻手使勁地揉揉眼睛,想搞清楚到底發生瞭什麼事。

  這時,乘警發話瞭:“你無緣無故掀翻瞭售貨員的餐車,這損失你要照價賠償!”見李草標不願意,乘警又加重瞭語氣,“怎麼,你還想讓我治你個擾亂社會治安罪?"

  李草標酒被嚇醒瞭,這可是在人傢鐵老大的地盤上。好漢不吃眼前虧,他連忙說:“好、好,我賠。”

  售貨員數瞭數地上的飯盒,然後說:“你灑瞭我二十五盒飯,每盒二十塊,你一共要賠我五百塊錢!"

  旅客見城管碰到瞭鐵老大,頓時多瞭好奇心,大傢七嘴八舌,要看兩傢的熱鬧。李草標臉憋得通紅,以前在小攤販而前,呼風喚雨,說一不二,這下可是惹瞭一身毛。事已至此不賠償也不行。

  李草標帶著商量的口氣對售貨員說:“大姐,五百塊,太多瞭吧!我能不能按成本價賠償……”

  售貨員打斷他說:“這哪行!這些盒飯本來就可以賣五百塊的!"

  李草標無奈,隻好伸手掏錢包,可是掏瞭半天也沒掏到。咦!錢包呢?李草標急出瞭一身汗,翻遍裡外衣兜,尋遍座位上下,就是找不到錢包。身上隻掏出三百塊,他賠著笑瞼說:“大姐,我的錢包不知是丟瞭還是被偷瞭?身上就這三百塊瞭……”www.rensheng5.com

  售貨員一把扯過錢,說:“別裝瞭!你這點小伎倆,騙誰呢?"

  李草標哭喪著臉說:“大姐,我沒騙你!錢包真的不見瞭……”

  售貨員不依不饒:“我不管你真假,你必須再拿兩百塊錢!我就在這等著。你什麼時候拿夠錢,我就什麼時候收拾這堆東西!"

  李草標真快哭瞭!從來都是自己為難小攤販,自己什麼時候被人為難過?見局面就這樣僵持著,乘警帶著嘲諷的口氣發話瞭:“我說城管,快掏錢吧。那麼多人看著,你不覺得丟臉啊。”

  “喔..喔..掏錢!”旅客們七嘴八舌地鼓噪著。

  正在這時,旁邊忽然傳來一陣喧嚷聲:“抓小偷,抓小偷!”隻見有人緊緊抓住一個長頭發小夥的手,在他們的腳下出現瞭一隻錢包。

  乘警馬上擠過去把小偷制服。旅客們圍上來,李草標也擠過來。他一眼看到瞭地上的那隻錢包,如同抓住瞭救命稻草,高聲喊起來:“這是我的,這是我的!“這可惡的小偷,可害人瞭!”旅客們紛紛指責起小偷來。

  小偷臉色一陣紅,一陣白。李草標真想給這小偷一巴掌。這小子,趁自己喝暈竟然把錢包偷走,搞得自己沒錢賠償出盡洋相!

  李草標手伸到半空,就晾在那瞭!他發現小偷死死地盯著自己,那眼神似曾相識,讓他心裡一崖。

  就在乘警要帶走小偷的時候,小偷突然歇斯底裡地喊起來:“等一下,我想說句話!城管,你不認得我瞭嗎?我以前不過是個在大街上擺攤的小販,我賣書、賣菜、賣衣服都被你們沒收,被你們追打!要不是你三番五次地逼得我沒活路,我今天也不會偷你錢包!"

  喧嚷的人群突然沉默瞭。李草標心裡一驚,一時間,他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
  小偷被乘警帶走瞭,旅客們也漸漸散去。見李草標還在發愣,售貨員伸過手來:“這下你有錢瞭吧?"

  李草標反應過來,連忙又掏出兩百元錢,遞給售貨員,說:“對不起,真是對不起!”

  李草標也記不清自己多長時間沒給人說過“對不起”瞭。

  售貨員收起錢,就忙著去收拾餐車瞭。車廂裡漸漸又恢復瞭常態,李草標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去對那個小夥子說一聲“謝謝”,要不是他抓住小偷,自己今天洋相出大瞭!李草標走到那個小夥子的座位旁,與小夥子四目相對的時候,他不禁又呆住瞭。

  這不是那個賣烤紅薯的小販嗎?幾天前,李草標帶著幾個城管突襲東方紅大街,掃蕩瞭一批小攤販。其他人很配合地交瞭罰款,就這賣烤紅薯的小夥子說自己剛開張,身上沒帶幾個錢。雙方爭執瞭一通,最後李草標一夥人發起火來,把小夥子的摩托三輪和烤爐全搬上卡車,沒收瞭。任憑小夥子怎麼哀求,李草標就是不理……

  李草標這下真是徹底地蒙在那裡瞭。他吐出已經很久不說的“謝謝”兩個字,然後又像喝醉瞭酒一樣搖搖晃晃地回到自包的座位上。

  過瞭許久,李草標似乎下瞭一個決心,他找出一張白紙,寫下幾個字:過些日子到城管隊來領你的摩托三輪和烤爐——李草標。接著,他悄悄地將紙條傳給瞭小夥子。

  做完這一切,李草標覺得松瞭一口氣,酒勁又上來瞭,趴在餐車上漸漸睡著瞭。不知什麼時候,李草標醒來瞭,他發現桌上有一張紙。他拿起一看,竟是自己寫給小夥子的紙條,隻是上面多瞭兒行字:李隊長:你知道小攤販們的生活真的都挺不容易,人如果被逼到絕路上,都會做傻事的(今天你也看到瞭),懇詩李隊長以後對小版們好一些!李草標看完後,揉揉眼睛,感覺像做夢一樣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