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我是團長

一場血戰,臨時要官,理想不再有?兩軍對壘,不計生死,隻是為功名?硬漢的內心也藏著許多故事……

  1941年春,活動在皖南的新四軍某部,在一次反“掃蕩”戰鬥中損失慘重。六團團長王猛身負重傷,藏在當地一個老中醫傢中。數月後,王猛帶著當地百十號青年找到瞭隊伍。

  當時,部隊並未脫離險境,敵人的追兵隻有短短一天路程。政委見王猛不僅槍傷好瞭,還帶來百十個精壯的小夥,十分高興。軍情緊急,他直接向王猛下達瞭命令,命令他為一營營長,立刻率部攻打“老虎口”。

  “什麼,我當營長?”王猛疑惑地問。

  “是這樣,”政委解釋道,“這幾個月部隊減員較大,每個團都進行瞭縮編,現在的一營,就是你們老六團幸存下來的戰士。”

  “可我……”王猛欲言又止,嘴張瞭好半天,才憋出一句話,“我是團長啊!”

  政委點點頭,他理解王猛,這個農傢子弟十九歲當兵,作戰勇猛,指揮沉著,硬是從普普通通的士兵,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指揮員。政委攤開地圖,介紹瞭當前敵情後,說:“你們團現在歸隊的,加起來還不足四百人,能給一個主力營的編制,已經不錯瞭。”

  “可我是團長啊,我想不通!”出人意料,王猛竟一點也不體諒政委的苦心,他一把扯下帽子,賭氣地蹲在地上。

  “知道你是團長!”政委也急瞭,大聲說,“你怎麼這麼死腦筋啊,等“掃蕩”結束,隊伍發展起來瞭,你還可以當你的團長嘛!”說完這話,政委又轉念一想:不對呀,王猛是他看著成長的,這傢夥雖然性子倔,但不至於不講道理呀?他追問道:“老實說,你非要當團長,是不是有別的原因?”

  “沒別的原因,我本來就是團長嘛!”王猛指著屋外百十號人,說,“村裡誰都知道這事,你讓我……我沒臉對人說!”

  原來是為瞭這個。政委松瞭口氣:“這好辦,我會親自向大傢解釋清楚,這你不用擔心。”

  王猛懇求道:“你就讓我當團長吧,哪怕、哪怕不打仗,去後備團都行啊。”

  政委終於發火瞭,拍著桌子說:“你混賬!王猛呀王猛,你怎麼變成這副樣子瞭!不想上前線,是讓敵人打怕瞭,對不對?告訴你,我們新四軍的後備團,照樣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漢,就你這熊樣,你連營長也不配當!”

  政委話音剛落,就有偵察員進來報告,說敵人正連夜追來,先頭部隊已經不足百裡瞭!政委瞪著王猛說:“你不是想當團長嗎,行!現在是晚上九點,天亮之前給我拿下‘老虎口’,立瞭功再說!”

  王猛走後,政委一陣心痛,王猛才離開部隊幾個月,一回來就伸手要官,他這是怎麼瞭?政委知道“老虎口”這一仗,王猛已經不是為瞭革命理想,而隻是想官復原職而已。

  老虎口,是部隊前行必經的一個關口,筆直挺立的兩山中,隻有一條羊腸小道可以通過。而此時,已有敵軍的一個團把守道口,真有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的架勢。王猛率部摸到山下一看,不由倒吸一口涼氣,隻見山上兩側全是峭壁,中間唯一的石道,早已被敵人機槍封鎖,若要硬攻,隻怕拼光瞭手裡這幾百人,也無法拿下關口。

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王猛反復查看地形後,終於拿出瞭作戰方案。他命令兩個連從正面佯攻,吸引半山腰的敵人火力。而他親率一個連,從懸崖下冒險登山,悄悄上到山頂,爭取上下合攻,一舉拿下關口。

  王猛敢這樣做,是因為他帶來的這批人中,有一對以采藥為生的兄弟,攀爬峭壁,引導大傢,這對他們來說不算難事。準備停當後,正面佯攻率先打響,一時間槍聲大作,喊聲震天。敵人最怕夜戰,慌亂中,馬上調集所有輕重機槍封住山口,打得兩邊巖石火花四濺。

  這邊,采藥兄弟倆一身黑衣,借著火光和月色,艱難地爬上瞭山頂。他們放下繩子後,王猛頭一個攀著繩結上瞭山。來到山頂懸崖邊,王猛四處一看,心頭暗喜,隻見山頂的敵人不多,他盤算著,等自己的連隊全部上來後,先突然襲擊山頂的守軍,再往下夾擊山腰之敵。

  戰士們趁著夜色奮力攀爬,可是,剛剛爬上來二十幾個人時,一個新兵因為緊張,竟然誤開瞭一槍。這聲槍響,頓時把敵人引瞭過來。敵人驚恐萬分,數挺機槍噴著火舌,子彈像雨點一樣掃瞭過來,王猛被壓得抬不起頭來,懸崖邊上的二十幾個戰士,在火光中幾乎無處藏身!

  “手榴彈!把手榴彈扔出去!”王猛大聲喊道。士兵們聽到命令後,幾十顆手榴彈一起扔向瞭敵軍,巨響過後硝煙彌漫,煙霧中,王猛跳起來大吼:“全體上刺刀,跟我沖啊!”

  這是一次沒有號聲的沖鋒,敵人還沒回過神來,王猛就已經殺到瞭他們面前。近身肉搏中,敵人的機槍發揮不瞭作用,眨眼間,王猛就捅翻瞭幾個敵人,後面跟上的戰士精神大振,無不以一當十,殺得敵人膽戰心驚!

  山頂很快被控制,王猛乘勝追擊,一口氣把敵人趕到瞭山腰。而這時,山下的戰士見時機已到,也集中火力開始強攻。敵人在山腰遭到夾擊,亂成一團,無心戀戰,很快就舉手投降瞭。

  戰報傳來,政委高興地出來迎接,但他看到的,卻是躺在擔架上血淋淋的王猛。抬擔架的戰士告訴他,王營長與敵人肉搏時,身中五刀仍然奮勇殺敵,直到戰鬥結束才倒下。

  政委叫來衛生員,但衛生員卻非常為難,因為王猛傷勢很重,而部隊裡現在連最普通的消炎藥也沒有瞭!政委一聽心急如焚,他的吼聲終於驚醒瞭王猛。王猛抬起頭,吃力地說:“政委,我們立功瞭。”

  政委點點頭,指著一旁說:“立功瞭,你們立瞭大功!看到沒有,光重機槍就繳瞭三挺啊!”

  王猛轉頭看瞭看,又問:“那我,可以當團長瞭?”

  政委忍住心疼,突然站起來大聲宣佈:“從現在起,我任命王猛為新一團團長,大傢聽到沒有?”

  “聽到瞭!”戰士們噙著眼淚回答。

  王猛笑瞭,他慘白的臉上,忽然閃出一絲紅暈。他吃力地抬起手,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遞給政委。這是一張被鮮血染紅的紙,政委看瞭,頓時渾身一震,這竟是一張“結婚申請書”!剎那間,他全都明白瞭,王猛為什麼一定要當團長。因為部隊有規定,戰爭期間隻有團級以上的人,才可以申請結婚。

  又一個戰士告訴政委,王團長上次突圍後,藏在一個老中醫傢養傷,老人為他采藥時不慎跌落山崖。臨終前,老人把女兒秀姑許配給瞭王猛……政委恍然大悟,他高聲叫人,讓他們馬上去接老人的女兒,越快越好!

  “不用接瞭。”這時,一直守在王猛身邊的戰士突然解下頭巾,露出滿頭長發來。原來,她就是老中醫的女兒秀姑!

  秀姑顯然也剛從戰場下來。原來王猛和秀姑情投意合,感情頗深,王猛傷好後,秀姑便追隨他來到部隊。誰知王猛還沒來得及向首長介紹秀姑,就直接變成瞭營長。秀姑不聽王猛的勸,執意化裝成戰士,要陪伴王猛一起槍林彈雨,就算一起死在戰場上,也很幸福。

  秀姑沒有山裡姑娘的羞澀,沖政委鞠瞭個躬,請求他批準這門親事。政委自責地說:“你們倆這是抱著必死的心上戰場啊!這事怨我!我怎麼就沒刨根問底呢。要不,等王團長傷好後,你們再……”

  “不,我現在就嫁給他!”秀姑接過申請書,沾著紙上的鮮血,二話不說摁瞭個指印。摁完後,秀姑回頭見王猛昏睡著,就俯下身子輕聲叫他。但王猛似乎是太累瞭,他眼睛動瞭動,卻沒有睜開。

  政委再也無法控制自己,他抹瞭一把眼淚,哽咽著說:“我同意瞭!在場的同志們都可以作證,從今天起,秀姑和王猛正式成為夫妻!”

  就在大傢沉浸在悲痛中時,遠處突然跑來兩個人,將一大把草藥遞到秀姑手裡。原來,他們就是采藥的兄弟倆!原來戰鬥結束後,他們顧不得休息,又冒死入山采來瞭救命的刀傷藥!

  老虎口一戰讓王猛名聲大震!兩個月後他傷愈出院,很快,新一團就擴充到兩千人,成瞭一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“猛虎團”,而秀姑則成瞭“猛虎團”的衛生員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