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料事如神

PART.1 奇人

  明朝正統年間,北京朝陽門附近有傢周記綢緞莊,綢緞莊的掌櫃叫周大通。

  周大通四十歲這年突然害瞭一場大病,多方醫治均不見效。周大通自知命不久矣,就叮囑兒子周茂道:“我死之後,你若有急難之事,可去白雲觀找我的好友劉神仙,此人能掐會算,可為你指點迷津。”

  周茂頻頻點頭,記下瞭父親的話。

  幾天後周大通一命嗚呼,周茂成瞭周記綢緞莊的新掌櫃。

  周茂辦事勤快,可做買賣卻一竅不通,他進的貨不是滯銷就是虧本。在新掌櫃手裡,周記綢緞莊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不到半年就歇瞭業。周茂憂心如焚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這時他忽然想起父親臨終時的囑托,決定去白雲觀找劉神仙幫忙。

  白雲觀位於宣武門外,周茂帶著許多禮物趕到瞭那兒。

  劉神仙本名劉光祖,是白雲觀的道長,因其料事如神,被大傢尊稱為劉神仙。劉神仙七十開外,生得鶴發童顏。

  周茂來到白雲觀門前,見劉神仙正坐在大樹下和一幫村民閑聊。得知周茂的來意後,劉神仙點瞭點頭,背著手踱進瞭道觀。周茂趕緊跟在後頭。

  來到一間密室,劉神仙點燃三炷清香,盤腿坐到瞭蒲團上。周茂恭恭敬敬站在一旁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  劉神仙閉目凝神,掐著手指算瞭算,然後問周茂:“你手頭還有多少銀子?”

  周茂想瞭想,答道:“約摸還能湊出三千兩。”

  劉神仙略一沉吟,隨後語氣堅定地對周茂說:“你立刻動手,買下價值三千兩的上等白佈。”

  周茂聽得目瞪口呆。他雖不善經營,但畢竟當瞭差不多半年的掌櫃,知道這上等白佈需求量極小。

  於是周茂困惑地問:“劉老伯,買這麼多上等白佈做什麼呢?”

  劉神仙微微一笑,說道:“囤積居奇,自然是為瞭謀利。”

  “上等白佈,整個北京城一年也賣不掉幾匹,一下子吃進這麼多,要到猴年馬月才賣得完?”周茂提醒道。

  劉神仙捻著胡須,篤定地說:“貧道已算得分明,少則一二月,多則半年,上等白佈的價格定然飛漲。” 

  周茂聽得一頭霧水,忙詢問緣故,劉神仙卻連連搖頭,稱天機不可泄露,讓周茂隻管依計而行。

  見問不出結果,周茂隻得滿腹狐疑地離開瞭白雲觀。

PART.2奇招

  回傢後周茂徹夜難眠,對劉神仙的話將信將疑。但想到父親為人一貫謹慎,臨終時的叮囑又極其鄭重,周茂最後咬瞭咬牙,決定照劉神仙的吩咐賭一把。
次日一早,周茂召集身邊所有夥計,讓他們分頭去買上等白佈。夥計們忙瞭整整三天,www.rensheng5.com將京城各綢緞莊的上等白佈搶購一空。此時周茂手頭還有一千多兩銀子,於是他又讓夥計們出北京城,到周邊地區采購上等白佈。上等白佈的銷量有限,所以各地的產量和儲量本來就不多。不到半個月,河北各大城市的優質白佈差不多都被周記綢緞莊買光瞭。

  望著堆滿庫房的一匹匹上等白佈,周茂的心裡七上八下。如果這些白佈一直銷不出去,那周記綢緞莊最後的一點老本也將蕩然無存瞭。

  周茂每天派人出去打聽,得知上等白佈的市價絲毫未動。眼看三千兩銀子要泡湯,周茂急得團團轉,成天唉聲嘆氣。

  就在周茂瀕於絕望的當兒,這天深夜有人叩響瞭周宅的後門。

  來人十一二歲,是劉神仙身邊的小道童。

  小道童對周茂說:“劉爺爺讓我告訴周掌櫃,從明兒起將上等白佈的售價提高十倍,一文錢都不要折讓!”

  周茂以為自己聽錯瞭,那些積壓的白佈按進價都賣不掉,把價錢提高十倍反而會有人要?

  小道童看出瞭周茂的心思,又補充道:“劉爺爺還說,明天午後,買上等白佈的顧客便會蜂擁而至。”

  說完這一句,小道童立刻起身告辭。

  周茂覺得劉神仙的話不可思議。但次日一早,他還是將上等白佈的價碼提高瞭十倍。夥計們個個看傻瞭眼,以為周掌櫃犯瞭迷糊。

  吃罷早飯,陸續有人來周記綢緞莊打聽上等白佈的價格。可看清價碼後,他們都撇撇嘴走瞭。周茂急得抓耳撓腮,夥計們則在一旁偷偷地笑。

  晌午過後情形起瞭變化,無數顧客突然從四面八方擁來,爭先恐後向周記綢緞莊購買上等白佈。有些人嫌白佈貴得離譜,就跟周茂砍價,周茂記起小道童的叮囑,一文錢都不折讓。見毫無商量餘地,那些人隻好忍痛掏出瞭銀子。

  買上等白佈的顧客走瞭一批又來一批,周記綢緞莊的夥計們忙得汗流浹背。周茂又驚又喜,覺得自己像在做白日夢。但欣喜之餘他又十分納悶,為何有這麼多顧客搶著來買上等白佈呢?

  周茂覺得好奇,就拉住一個中年顧客打聽原因。

  那人是馮尚書傢的總管,他告訴周茂:皇太後今早沒瞭,從明天起,文武百官及其眷屬都要服國喪。服喪期間必需渾身縞素,這就得買上等白佈做衣帽。得知太後的死訊,官員們立刻趕著去買白佈。可是,京城各大綢緞莊的上等白佈都缺貨,連周邊府縣也買不到。找來找去,最後他們發現周記綢緞莊有大量上等白佈,便紛紛前來搶購。誤瞭國喪是大罪,所以盡管白佈的價格高得離譜,官員們也得硬著頭皮買下來。

  聽完這番解釋周茂恍然大悟,心裡暗暗佩服劉神仙料事如神。

  忙到掌燈時分,周記綢緞莊的上等白佈統統賣光瞭。刨去本錢,周茂竟賺瞭二萬七千兩銀子,樂得連北都找不著瞭。

  幾天後,周茂帶著重禮又來到瞭白雲觀。

  周茂沖劉神仙一躬到地,感激地說:“多謝劉老伯神機妙算,挽救瞭周記綢緞莊。”

  劉神仙擺瞭擺手,說道:“賢侄不必客套,令尊曾有恩於我,如今貧道結草銜環。”

  說到這兒,劉神仙又閉起雙目掐算起來。周茂斂聲靜氣,恭恭敬敬等在一旁。

  片刻之後,劉神仙睜開眼睛對周茂說:“你再花三萬兩銀子買進中等白佈,到明年春天以兩倍的價格賣出去。”

  這回周茂頻頻點頭,對劉神仙的話深信不疑,

  從白雲觀出來,周茂立刻派人去各地采購中等白佈。忙瞭好幾個月,終於買下價值三萬兩銀子的中等白佈。接下來周茂開始靜候春天的到來。

  到瞭第二年春天,中等白佈的價格果然大漲。周茂趁勢拋出自己的存貨,凈賺瞭三萬兩銀子。

  忙完手頭的生意,周茂又來到白雲觀向劉神仙求教。這次劉神仙讓周茂去各地大量采購劣等白佈。

  周茂喜滋滋地問:“劉老伯,那些劣等白佈何時可以出手?” 

  劉神仙說:“少則一二載,長則三四年。”

  周茂又問:“到時候以幾倍的價格賣出去?”

  劉神仙連連搖頭,神色黯然地說:“絕不可加價,隻能薄利多銷。”

  說到這兒劉神仙仰天長嘆,兩眼撲簌簌滾下淚來。周茂嚇瞭一跳,忙詢問劉神仙悲傷的緣故。劉神仙默不作聲,揮揮手示意周茂離開。

  周茂小心翼翼退出瞭白雲觀,心裡十分納悶。看情形,劉神仙似有難言之隱。但不管怎樣,對劉神仙的神機妙算周茂深信不疑,於是又吩咐人去各處采購劣等白佈。

  六萬兩銀子的劣等白佈堆積如山,為此周茂專門修建瞭一所大庫房。

  光陰荏苒,又過去瞭四年。此時,正逢境外大軍入侵。正統皇帝率領三十萬明軍迎戰。由於指揮失誤,加上奸臣當道,二十多萬明軍被困土木堡,最終全軍覆沒。噩耗傳來,河北一帶哭聲震天,十傢倒有九傢辦起瞭喪事,一時間劣等白佈成瞭搶手貨。短短幾天時間,周記綢緞莊的庫存白佈便銷售一空。

PART.3奇心

  有瞭這三次發財經歷,周茂對劉神仙佩服得五體投地。他決定拜劉神仙為師,潛心學習占卜之術。

  周茂挑瞭個吉日,備瞭厚禮來到白雲觀,向劉神仙拜師求學。

  聽完周茂的懇求,劉神仙連連搖頭,說道:“占卜之術全是騙人的,貧道根本就不懂。”

  “不懂占卜?”周茂大吃一驚,困惑地問,“那,那老伯為何料事如神,三次指點都讓我發瞭橫財?”

  劉神仙指瞭指自己的腦袋,微笑道:“貧道料事如神,全靠這個!”

  接著,劉神仙道出瞭三次料事如神的原因:

  劉神仙的侄子是宮廷禦醫,專門為皇太後診病。劉神仙從侄子那兒得知,一個月前太後突然中風,經搶救方才脫險。中風之癥極易復發,患者通常活不過半年。太後一旦咽氣,滿朝文武就得趕制孝服,這孝服必需用上等白佈縫制。平時上等白佈的需求量很小,因此各綢緞莊存貨不多。掌握上述情況後,劉神仙讓周茂買下各綢緞莊所有的上等白佈,待國喪時以十倍的高價拋出……

  接著,劉神仙指點周茂囤積中等白佈,這也是善於分析的結果。劉神仙常雲遊四方,看到各主要棉產區旱情嚴重,大旱之後必有蝗災,屆時棉花將大幅減產。棉花欠收,棉佈價格自然上漲。這對富貴人傢影響不大,因為他們主要穿綾羅綢緞。窮人們縫縫補補又一年,也不要緊。關系最大的是中等人傢,他們每年都要添置幾套新衣,選料多是中等棉佈。白佈可以加工成各種顏色的佈料,最為暢銷,所以劉神仙讓周茂事先買進大量中等白佈。

  最後,劉神仙高瞻遠矚,讓周茂做劣等白佈的買賣。正統皇帝即位後,朝廷百官互相傾軋,國力日衰,而此時北方各部落又蠢蠢欲動,侵略戰爭一觸即發。劉神仙料定此戰明軍必輸,到時明軍將大批陣亡,辦喪事的人傢會不計其數。士卒都是窮苦出身,其傢屬隻能用廉價白佈做孝衣,因此,劉神仙預見到劣等白佈將供不應求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