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人人要面子

古今中外,上到君王,下至黎民,誰不愛面子?面子不僅僅是內心的榮耀感,有時甚至還和愛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PART.1為瞭面子

  俗話說:人活一張臉,樹活一張皮。有一些人,把面子看得比天都大,想方設法都要讓別人高看自己一眼。劉大海就是這樣一個人。他在上海一傢小餐館當廚師,憑借著一手絕活,成瞭餐館不可或缺的掌勺大廚,連老板都對他尊重有加。因此,劉大海一得意,回到老傢就到處吹牛,說自己在上海開瞭一傢餐館。反正吹牛又不上稅,難不成有人會千裡迢迢跑到上海調查?

  你別說,這牛一吹還真來瞭好事,劉大海不但在鄉親們面前有瞭面子,連婚姻大事也取得重大突破,村長本來堅決不同意女兒小琴和他交往,聽說他長出息當瞭老板,口一松,居然同意瞭這門親事。

  這自然令劉大海喜出望外:這牛吹得太值瞭。不過,他高興得也太早瞭,因為還有一句俗話,叫做: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  話說劉大海回到上海以後,努力工作,準備盡早攢夠錢回去跟小琴結婚。誰想剛過清明節,他突然接到小琴的一個電話,說要到上海來看他,人現在已經上火車瞭,明天晚上就到。

  劉大海一下子就蒙瞭,小琴一來,牛皮不就吹破瞭嗎?她要是知道自己不過是個掄大勺的,親事搞不好就要黃。所以,自接到小琴的電話,劉大海就心事重重,幹起活來心不在焉,炒的菜不是咸瞭就是淡瞭,有一桌客人因此還拒絕買單,氣得老板王軍跑到後廚問他,到底怎麼啦?

  劉大海就把小琴要來上海的事說瞭。王軍聽瞭,說這是好事啊,小琴來瞭,吃住都在我們餐館解決就行廠,你怕瞭什麼呀?劉大海隻好紅著臉,吞吞吐吐地把白己在老傢吹牛當老板的事情說瞭一遍。

  王軍又好氣又好笑,責怪道:“你當廚師掙錢也不少啊,旱澇保收,現在生意不好,我都想跟你換換呢。你何必撒這個謊呢?"

  劉大海苦著臉說:“這不是為瞭面子嘛,王哥,要是被小琴發現,我……你說現在我該怎麼辦啊?"

  王軍心想:這關系著終身大事呢,還真不能馬虎。他想瞭想,問小琴來住幾天。劉大海說估計也就兩三天吧,她在幼兒園當老師,還要回去上班的。

  王軍有瞭主意,說:“那就沒問題瞭,反正就幾天,我們掩護你一下,糊弄過去就行。”見劉大海還不明白,就笑笑說:“等小琴來瞭,咱們倆換一下身份,你是老板,我是廚師,再跟店裡其他人說說,到時候別出岔子就成。”

  劉大海喜出望外,連連道謝,但隨即又是愁眉不展,小琴來瞭住哪兒?自己回傢時吹牛說租瞭個兩居室的房子。王軍問清情況,很大方地說:“我幫人幫到底,你到我傢,我和你嫂子住店裡宿舍。”

  劉大海大喜:“王哥,你對我太好廠,對瞭,還有一件事……王哥,你送佛送到西吧,把車也借我幾天,我還吹牛說買瞭車。”

  王軍真是哭笑不得,忍不住埋怨道:“你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,你連車都不會開,要車有個屁用?"

  劉大海紅著臉說:“王哥,等小琴來瞭,你給我當司機好不好?反正就兩三天。王哥,等小琴走瞭,我好好請大傢一頓還不行嗎?"

  到這個時候,王軍還能說什麼:“得得得,就一買菜的破夏利,還配上專職司機瞭。好瞭,你現在給我專心炒菜,其他事晚上再商量,要是再有客人提意見,別怪我翻臉。”

  劉大海沒瞭後顧之憂,高興得連連稱是。當晚,等客人都走瞭,王軍把大夥召集在一起,說瞭大海因為未婚妻小琴要來需要冒充老板的事情。大夥很講義氣,紛紛表示到時候一定要把戲演好,讓劉大海把面子賺足。

  王軍還給這次行動起瞭名字,叫做“面子工程”。

PART.2真給面子

  轉眼到瞭第二天晚上。“司機”王軍開車拉著劉大海去火車站接瞭小琴,直接送到他傢裡。王軍見小琴眼神裡都透著精明,臨走時擔心地把劉大海拉到門外,叮囑他盡量不要帶小琴去餐館,省得讓她看出破綻。他讓劉大海這兩天不要上班,帶著小琴轉轉名勝古跡,然後趕快打發走。

  劉大海連連點頭。小琴聽他倆在門口嘀嘀咕咕,出來問:“大海,你們說什麼呀?"

  劉大海忙說:“我叮囑王……王師傅幾句,讓他去餐館盯緊,這兩天我不在,讓他臨時負責。”

  王軍怕話多有失,趕緊告辭:“劉老板,那我回餐館瞭,你和嫂子早早休息吧。”

  不料,轉天一早,王軍還沒起床呢,就聽到前面有人“咣咣”拍餐館的門。他披著衣服到前面打開門一看,卻是劉大海和小琴。

  王軍趕緊入戲,點頭哈腰地招呼:“劉老板、嫂子,你們來瞭。”

  小琴走進餐館,四下打量一圈,皺著眉頭問王軍:“王師傅,這都幾點瞭?你們怎麼還不起床?快把大夥都叫起來。”

  劉大海怕王軍發作,趕緊解釋:“小琴,因為晚上要營業到半夜,早晨大傢都不必早起。王師傅,你去多睡會兒吧。”

  王軍說:“老板娘來瞭,我們怎麼能睡覺呢?我這就把人都叫出來。”當即到後面把服務員、雜工都叫起來,包括他的老婆牛麗。牛麗睡得迷迷糊糊,揉著眼睛出來後看到劉大海,隨口問:“大劉,早飯做好瞭沒有?"

  劉大海下意識地剛要開口,王軍忙搶著回答:“我還沒做呢,老板娘來瞭,叫你們出來認識一下,你們快問好。”大夥是真給面子,紛紛躬身招呼:“老板娘好。”

  牛麗笑嘻嘻地上下打量一需小琴,恭維道:“老板娘,你長得挺俊呀。小琴見牛麗有幾分妖裡妖氣,立刻警惕起來,問劉大海:“這位是?"劉大海說:“她是收銀員,叫牛麗,跟王師傅是兩口子。”

  小琴放下瞭心,聽劉大海介紹完眾人,她饒有興趣地走進收款臺,東瞧瞧西瞅瞅,目光突然落在墻上掛著的營業執照上。劉大海心裡不由叫一聲苦:怎麼忘瞭把營業執照藏起來呢?慌忙過去一拉小琴,說:“沒什麼看的,咱們出去逛逛吧。”但小琴已經發現瞭問題,狐疑地問:“大海,怎麼執照上不是你的名字?負責人叫王軍啊。”

  劉大海張口結舌,心想完瞭,還是坦自吧,正要交代,還是王軍機靈,槍著說:“嫂子,是這樣的,這個店以前是我開的,可生意不好做,賠瞭,後來就盤給瞭劉老板,劉老板嫌換牌照麻煩,就一直沒有辦手續。再說瞭,去換證還要花錢,沒必要換。”

  小琴竟然相信瞭,對劉大海說:“大海,過幾天去把證換瞭吧,不知道的,還以為老板還是王軍呢。”

  劉大海連連點頭:“行,我聽你的,過幾天就換。”

  小琴從櫃臺下拿出賬本,翻瞭翻,問現在生意怎麼樣。劉大海心念急轉,心想若是說好,小琴肯定會認為自己掙瞭不少錢,自己到時候拿不出來那可就麻煩瞭,因此就說:“還是不太好,現在物價又高,房租也貴,工人工資還一個勁地上漲,能勉強維持就不錯瞭。你看,為瞭省錢,我隻雇瞭王軍一個廚師,一會兒客人多瞭,我還要親自上灶炒菜呢。”這話其實是為自己去掄大勺埋下伏筆。www.rensheng5.com

  小琴點頭贊同,說:“就得這樣,我們這麼年輕,怎麼能當甩手掌櫃呢?自己能幹的事情還是自己幹。大海,我這次來,就不打算回去瞭,給你當幫手,以後咱們開夫妻店,一起打拼!"

  此話一出,不亞於晴天響瞭一聲雷,不光劉大海,連旁邊的王軍等人都給炸楞瞭,一時全都不知說什麼好瞭。

  劉大海回過神來,把頭搖成瞭撥浪鼓:“這工作太苦,再說,你會幹什麼呀?"小琴說:“我當收銀員管賬。大海,錢這東西可不能隨隨便便交給外人管,容易出問題的。”說著還看賊似的瞅瞭牛麗一眼。

  牛麗不樂意瞭,忍不住插話說:憑什麼你管啊?你當收銀員,那我幹什麼?"

  小琴說:“你當服務員,收錢的事都是老板娘幹的,我來瞭,哪裡還輪得到你?"

  牛麗實在是看不慣小琴那猖狂的樣子,一生氣,就不理睬劉大海那哀求的目光,冷笑道:“笑話,你還真以為你是……”

  王軍見勢不妙,趕緊一伸手,捂住瞭牛麗的嘴巴,把“老板娘”三個字堵在她的喉嚨裡,隨即呵斥說:“你是不是不想幹瞭?不許和老板娘頂嘴!"

  牛麗還要再說,王軍急忙在她耳邊低語:“姑奶奶,為瞭大海的面子,你就忍一忍吧。”

  牛麗這才作罷。見牛麗不吭聲瞭,小琴轉過頭對劉大海說:“苦點累點怕什麼,重要的是我們兩人可以天天在一起,大海,難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嗎?"

  看著小琴殷切的目光,劉大海一時不知說什麼好。

PART.3面子還得要

  劉大海實在想不出好辦法,他就準備徹底坦自,省得老是提心吊膽的,他鼓足勇氣說:“小琴,跟你說實話吧,其實……我……”

  就在這時候,牛麗卻突然高聲說:“劉老板,老板娘既然不想走,就讓她幹幾天試試,如果幹不瞭,再回去也不遲啊。”

  這又是想不到,劉大海、王軍都愣住瞭,詫異地看著牛麗,不知她是什麼意思。牛麗沖他倆眨眨眼,表示胸有成竹,然後對小琴說:“老板娘,你稍等一會兒,我把賬目整理一下,全部移交給你。”

  劉大海和王軍見狀,也不好阻止。過瞭一會兒,他倆趁小琴去後廚的工夫,忙問牛麗是什麼意思。

  牛麗得意地說:“她還以為老板娘那麼容易當呢。我已經在賬本上做瞭手腳,隻留下流動資金,大海,別的錢你就說剛交瞭房租。反正現在也是淡季,她算不出餐館的實際收入。”

  王軍接著問:“接下來幹什麼呢?"

  牛麗說:“接下來我們就說該發工資瞭,要求發工資,看她有沒有辦法解決。要是解決不瞭,那大海就提出隻能轉讓餐館解決危機瞭,到時候我倆再把餐館接手過來,這個慌不就圓過來瞭嗎?"

  王軍聽完,’豎起大拇指,誇獎說好計策。大海卻憂心忡忡,他擔心自己不是老板瞭,小琴就會看不上自己。

  牛麗氣哼哼地說:“看你那點出息,小琴要是因為你是老板才跟你,即使便結瞭婚,以後她也會離開你的。這次,你正好借這個機會考驗一下她.要是她隻為瞭錢,你們還是趁早拉到吧。"

  中午開門營業,如他們所半鬥,客人並不太多,劉人海趁機連連抱怨,說今天又賠瞭,這生意做不下去瞭,還不如把店盤出去,去打工呢。倒是小琴安慰
他,讓他別著急。下午,等客人走盡,大夥就找劉大海討工資瞭。

  牛儷打頭,說:“已經兩個月沒開工資瞭,既然老板娘來瞭,就把工資都結瞭吧。”

  劉大海自然把戲演足,粗聲嘆氣地說:“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,你們願意幹就繼續幹,等生意好瞭以後補上工資,不願意幹的我也不留。”

  王軍跳起來一拍桌子:“你這不是耍無賴嗎?劉老板,今天你要是不發工資,我們就一起到法院告你,法院要是不管,我就找道你的朋友幫忙,小琴一聽臉都嚇白瞭,央求說:“你們別著急呀,我們再好好商量商量。”

  劉大海也裝得挺像,似乎嚇怕著說:“這店沒法開瞭,真的沒錢,要不這樣.你們商量商量,誰有本事就把餐館盤過去,我用轉讓費給你們發工資。”然後又征詢小琴的意見。

  “小琴,你說這樣行不行?”這時,小琴自然隻有點頭的份。王軍裝作為難的樣子,跟大夥商最瞭一下後,說也隻能這樣瞭!幹脆我再把餐館接過來,反正執照也是我的名宇,物歸原主。他還憤憤地說:“老子再拼一次!我還就不信瞭,別的餐館能掙錢,我就掙不瞭?"

  等交接完畢,劉大海拿著自己存錢的銀行卡向小琴匯報,說店也轉瞭,車也賣瞭,房也退瞭,賬目也全部結清瞭,自己當瞭這兩年老板,如今就剩下五萬多塊錢瞭,算起來,跟打工差不多。

  小琴舒瞭一口氣,慶幸地說:“我還以為你破產瞭呢。照我說,別看當老板有面子,可有時候還不如打工呢。”

  劉大海鼓足勇氣,說:“小琴,現在我不是老板瞭,你要是不嫌棄我,我再攢兩年錢,就回去跟你結婚……你要是嫌棄,我也不強求,我明天就送你回去。”

  小琴不高興地說:“你說什麼呢?你以為我是我爹呀?告訴你,我可不管你是老板還是打工的,我出來就是為瞭跟你在一起,絕不會一個人回去的。”

  劉大海喜出望外,一把抱住小琴,得意忘形地說:“早知這樣,我還費這勁搞這面子工程幹啥呀,這不是白折騰嗎?"

  小琴一征,掙脫開來,怒道:“什麼面子工程?好啊,我明白瞭,你本來就不是老板吧?"

  劉大海心想糟瞭,剛要解釋,這時,小琴的手機響瞭。原來是小琴的爸爸打來的。隻聽小琴大聲說:“爸,你放心,我在這邊跟大海在一起,等過年再回去……嗯,當然是老板娘瞭,別的不幹,就管錢……餐館還行,挺大的……啊?不,你可千萬別來,我們生意太忙瞭,可沒空接待你……”

  劉大海聽瞭,偷偷笑開瞭:嘿,看來這面子,還不光自己要啊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