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傢有巧媳婦

  1。禍從天降
  
  清朝末年,民間約定俗成,大年初二是回娘傢的日子。這年的大年初二,悶丫娘一大早就往村口走去,打算接閨女悶丫回娘傢。
  
  一想到閨女,悶丫娘的心裡就堵得慌。悶丫去年出嫁,嫁給瞭鎮上的李傢。這李傢倒是個富戶,開著一傢鹵菜館,生意紅火,傢裡青磚房院、高騾大馬,該有的都有,可關鍵是不該有的也有,這李傢有著一個“活夜叉”。
  
  活夜叉是悶丫的大姑子,她為人又刁又狠,人們背地裡就給她起瞭這麼個外號。早幾年她嫁過人,嫁過去後因為她性子潑,三天吵兩天鬧,把傢裡攪得狼煙四起,害得她男人得瞭氣鼓病,時間不長就死瞭。活夜叉被婆婆攆回瞭娘傢,不但沒收斂,反而活得更肆意瞭。悶丫過門後,活夜叉算是瞄上瞭準兒,想盡法子欺負她,挑撥兄弟三天兩頭打媳婦。性子綿軟的悶丫整天過得提心吊膽。
  
  兩個月前,悶丫生瞭個閨女,悶丫娘去探望月子,隻坐瞭一會兒,活夜叉就灌瞭她滿耳朵的風涼話,說什麼敗興人、不是旺夫的命,頭胎生丫頭,好谷子都填瞭糞坑……氣得悶丫娘飯都沒吃一口就走瞭。
  
  悶丫娘想著閨女,不覺已到瞭村口。此時村口聚集瞭不少鄉親,有人一見悶丫娘過來,便喊道:“悶丫娘,咱村就數悶丫的婆傢富,我們今天可要搶你傢的‘回娘饃’吃個夠。”
  
  悶丫娘聽瞭,忙笑瞇瞇地接話:“好,好,吃‘回娘饃’,福財雙得!”
  
  這是怎麼回事呢?原來這是當地的一個風俗,大年初二,回娘傢的閨女都要給娘傢送“回娘饃”。這“回娘饃”可不是一般的白面饃,做“回娘饃”,要用上等的新麥子磨面,再用極細的籮篩過三遍,直到篩出來的面粉細得喘口大氣都能吹散。然後打甜井的水來和面,面和好後經過三揉三搓,醒發成筋力十足的面團,再揉成又圓又光的生坯,燒起旺火蒸。饃蒸好瞭,屋裡院外都彌漫著清甜的麥香。這饃咬上一口,不軟不硬,滿口甘美。因為“回娘饃”形狀圓圓的,象征著團團圓圓的福氣,又因它是發制出來的面食,帶著來年“發”的彩頭,人們圖這個吉利,初二一早就迎在村口,搶吃各傢閨女帶來的“回娘饃”。
  
  這時,從村外遠遠地來瞭一輛馬車,有人喊瞭一聲:“有閨女回村瞭!”人們忙一齊朝村外看去,就見馬車越來越近,這輛馬車挺神氣,高大的棗紅馬拉車,車上還搭著藍佈圍幔,不用說,準是個富裕人傢。
  
  有人就說:“悶丫娘,準是你傢悶丫來瞭,別傢誰能套這樣的車?”悶丫娘聞聽,趕緊往前湊。馬車到瞭跟前,果然,從車上跳下瞭悶丫的丈夫李友二。他個子不高,粗粗壯壯的,此時他站在眾人面前,不知怎的竟有些手足無措。他不自然地沖著悶丫娘低低喊瞭聲“娘”,便不做聲瞭。
  
  鄉親們都樂瞭,他們覺得這是姑爺靦腆,有人就沖著馬車裡喊:“悶丫,快把‘回娘饃’拿出來。”話音剛落,車簾裡果然遞出個挎籃。有個鄉親手快,一把接過來,掀開蓋佈就要拿饃,可這拿饃的手剛伸到一半就停住瞭,大夥直愣愣地盯著挎籃裡邊,都是一臉驚恐——隻見挎籃裡躺著幾個蔫蔫癟癟、半生不熟的“回娘饃”,樣子難看不說,更讓人瘆得慌的是,每個“回娘饃”上都點著一個大大的白點兒。
  
  “這是‘喪饃’!”有人驚恐地小聲說,人們都倒吸瞭一口冷氣。悶丫娘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煞白的,她哆嗦著問姑爺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  
  李友二吞吞吐吐地說:“娘,悶丫沒瞭,她昨夜……跳井瞭。”
  
  悶丫娘一個愣怔,突然瘋瞭一樣撲向李友二,哭喊著:“我好好的閨女怎麼就沒瞭,你還我閨女……”鄉親們也都懵瞭,心想悶丫沒瞭,那車簾子裡往外遞饃籃的人是誰?
  
  這時車簾一掀,從裡邊躥出一個人來,隻見她瘦條子身形刀條子臉,長著一雙老鼠眼,再配上一張地包天的兜齒嘴,說起話來嘴角還一歪一歪的。她不是別人,正是悶丫的大姑子,那個活夜叉。
  
  她怎麼跟來瞭呢?因為李友二是個沒主意的憨性子人,遇到大事就有些傻眼,隻有聽活夜叉吩咐的份瞭。這活夜叉呢,她恨悶丫大年初一尋死,給她傢添瞭晦氣,所以便出瞭這個缺德主意,在初二一早給悶丫娘傢村裡送“喪饃”,讓全村人都接晦氣。
  
  話又說回來,悶丫好好的怎麼跳井瞭呢?說起來,這也是讓活夜叉給逼的。
  
  那時人們過年,講究在傢裡邊熱鬧,沒人下飯館,所以一到年三十,飯館都關門封灶,夥計們都拿著封賞回傢。悶丫婆傢開的是鹵菜館,夥計一走,傢裡一應雜務全得悶丫一個人幹。她直忙到初一晚飯時,趁著一傢子吃飯,才有空去蒸明天給娘帶的“回娘饃”。正忙著呢,孩子哭瞭,孩子一哭,悶丫的瞎眼婆婆心疼瞭,她讓兒子把孩子抱過來,喂上點湯水。李友二剛要去抱,活夜叉不願意瞭,她一拍桌子吼道:“哪有大年初一老爺們抱孩子的?初一抱瞭,你得抱一年!”說著話,一步竄到屋裡,拎起孩子來到灶房,往悶丫懷裡一扔,便罵開瞭:“你個敗興人,給娘傢蒸饃看把你上勁的,你的丫頭片子嚎喪,你沒聽見?成心添堵是不是?我讓你蒸!”說著一揚手便將冒著熱氣的籠屜掀翻,屜裡的饃“噼裡啪啦”滾瞭一地。
  
  悶丫憋屈啊,看著滾瞭一地的“回娘饃”,想想自己一年到頭受的窩囊氣,明天沒有“回娘饃”怎麼進村?娘的臉往哪兒放?越想心裡就越窄,她把孩子奶足瞭放回屋,狠瞭狠心,一頭朝院裡的那口井紮去……
  
  2。鳳姑續親
  
  悶丫一氣之下尋瞭短見,活夜叉害瞭人不愧疚反而生氣瞭,她要送“喪饃”來報復。此時她見鄉親接瞭“喪饃”,心裡樂開瞭花,便吩咐兄弟趕緊回傢。不料兄弟被他丈母娘撕扯著脫不瞭身,活夜叉的潑性上來瞭,一指悶丫娘,兜齒嘴上下翻飛:“你閨女自己跳的井,沒有哪個推她吧?這叫神仙地難留該死的鬼!還你閨女?我還讓你還我傢一口井呢,好好的甜水井讓這死鬼糟蹋瞭……”
  
  一番話把悶丫娘氣得渾身打顫,一口氣沒接上,直直地就倒瞭下去。鄉親們見悶丫娘氣昏過去瞭,趕緊七手八腳地救人。等悶丫娘這口氣緩過來,活夜叉他們早走瞭。
  
  真是欺負人到傢瞭!人們搖著頭,隻好先把悶丫娘背回瞭傢。到瞭傢,悶丫娘躺在炕上幹瞪著眼,不哭也不鬧。請來的郎中說,她這是連悲帶怒,氣堵心竅,這口氣窩在那裡下不來,時間長瞭恐怕得要命。鄉親們看著直嘆氣,誰都束手無策。就在這時,隻聽“咣”的一聲,從大門外闖進來一個人。
  
  一見來人,大傢眼睛都亮瞭,悶丫娘有救瞭。果然,這人一出現,悶丫娘“哇”的一下就哭出瞭聲。
  
  要問來人是誰?她就是悶丫娘的親妹子,嫁在鄰縣,她聽說瞭悶丫的事,便趕緊搭瞭大車趕來瞭。悶丫娘多年守寡,妹子沒少幫襯她,姐倆感情很好。此時悶丫娘拉著妹子一邊哭一邊說瞭經過,氣得妹子兩手直哆嗦。老姐妹倆哭瞭一陣後,妹子冷靜下來瞭,她想起一件要緊的事:悶丫這一走,撇下瞭襁褓中的女兒怎麼辦?等李友二再娶進一房,那時,一個後娘、一個夜叉,這可憐的孩子夾在中間還有活路?不行,得想個萬全之策。悶丫娘的妹子是個有主見、辦事嘎嘣脆的女人,就見她緊抿著嘴想瞭半天,點瞭點頭,似乎下定瞭決心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