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16歲故事] 賣水果

  劉霞是一傢書店的老板,住在縣城西北的一個胡同裡,這條長長的大胡同裡住著好幾百戶人傢,平口裡總有一些鄉下人拿著些瓜果蔬菜來賣。

  這天下午,下瞭場大雷雨,雨一停,劉霞就連忙出門去附近辦事。走到巷子口,劉霞碰到瞭一個十來歲的男孩,渾身濕漉漉的,還背著一個跟他個頭不相稱的大竹筐。

  見到劉霞在看他,男孩怯生生地問:“阿姨,您買山梨嗎?剛摘下來的,可好吃瞭。”劉霞本來不太喜歡山梨的那酸味兒,剛想說不買,可看到男孩眼中滿含著期望,還有那濕漉漉的頭發、濕透瞭的衣服,心一軟,就多問瞭一句:“這筐梨是你自己背過來的?"

  男孩立刻興奮地點點頭:“嗯,我是從山南鎮過來的,三十多裡呢,路上還遇到大雨瞭,渾身都淋濕瞭。”

  劉霞這才仔細看瞭看那筐山梨,少說也有二十斤,再看看這孩子,大老遠地背這麼大一筐梨實在是不容易,劉霞便問道:“你的梨怎麼賣的?"

  見劉霞問價格,男孩更高興瞭:“阿姨,您要買就兩塊錢一斤好瞭,這是我們傢樹上結的,不貴又好吃。”

  劉霞一聽這話,跟著笑瞭起來:“你還挺會說話的,如果阿姨把你的梨都買下來,你要多少錢?"

  男孩一聽,驚喜地問:“阿姨,您說的是真的嗎?阿姨,我在傢裡稱過瞭,一共二十二斤,您都買的話,零頭就不要瞭,給我四十就行瞭。”

  小男孩連聲的“阿姨”,讓劉霞覺得心裡暖暖的。劉霞的日子過得很殷實,也不在乎這四十塊錢,當即掏瞭四十塊錢遞給男孩,男孩利索地從筐底翻出個編織袋,把梨一股腦兒地倒瞭進去,遞給瞭劉霞。

  劉霞接過梨,問:“你怎麼就賣梨啊,其他水果不賣?"

  男孩咧著嘴笑嘻嘻地說:“阿姨,我們傢就一棵梨樹,今年結的山梨也不多,我爸媽都出去打工瞭,爺爺奶奶在傢,他們說這棵梨樹歸我管,我就摘瞭一筐來賣,賣的錢都歸我花,留下一點梨給爺爺奶奶吃。”說完,男孩背著空竹筐,開開心心地走瞭。

  劉霞看著手中的一袋梨,心想,看來隻能先回趟傢,把梨放回去瞭。十幾分鐘後,劉霞從傢裡出來,到瞭巷子口,就在這時,她意外地看到瞭眼前的一幕情景:剛才那個賣梨給她的小男孩,此刻又背著一筐水果出現瞭,一個中年男子站在男孩的旁邊,看來正準備買他的水果。

  劉霞頓時意識到自己被騙瞭,她早就聽說現在許多水果販子,從外地販來水果,然後找些當地的農民背著走街串巷,弄成自傢長的、結的、種的樣子,好讓老百姓放心地買,想到這裡,劉霞快步走上前去,冷冷問道:“你這次又賣的是什麼水果?"

  小男孩冷不丁地看到劉霞,不由一愣,臉立刻紅瞭,結結巴巴地說:“阿姨,是葡萄……”

  劉霞板著臉,追問道:“你不是說你們傢隻有一棵梨樹嗎?這梨樹也能結出葡萄來?"

  小男孩低下頭,小聲說:“這葡萄……我是替別人賣的。”剛才準備掏錢買葡萄的中年男子一聽這話,不高興瞭,說:“你不是說這葡萄是自傢種的嗎?小小年紀就編謊話,不像話!”說完,他氣呼呼地扭頭走瞭。

  接著,劉霞也數落瞭小男孩一通,這才去辦自己的事,走瞭老遠,劉霞忍不住回頭看瞭看,隻見男孩正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,傷心地抹著眼淚。

  劉霞心頭一酸,心想:“看來自己剛才話說得有點重瞭。”轉念又想道,“現在的人也真是,為瞭幾個錢,讓小孩子來賣水果,遭這份罪,以後得號召巷子裡的人一起抵制這種行為。”等劉霞把事情辦完,已經下午五點多瞭,在回傢的路上,她意外地再次遇到瞭那個小男孩,看來他的生意不太行,那筐葡萄還是滿滿的,他的神情也是十分沮喪,遠遠看見劉霞走過來,男孩就悄悄站到墻邊,低著頭,一副不敢見劉霞的樣子。

  瞧著小男孩這副表情,劉霞心裡難過極瞭。按照往常她的性格,早掏出點錢,把小男孩的葡萄給買瞭,可今天不行,劉霞想好瞭,她不能助長這種風氣,如果小男孩的葡萄賣出去瞭,明天他就有可能背著橘子、蘋果、香蕉來賣瞭。

  回到傢,做好飯,劉霞洗瞭兩件衣服,然後來到陽臺準備曬衣服,就在這時,她不經意地往樓下一看,居然看到剛才那個小男孩正背著一筐葡萄,鬼鬼祟祟地往劉霞傢那棟樓的後面走去,那是一小片未開發的地,十分偏僻,長滿瞭半人高的荒草。他要幹什麼?

  劉霞趕緊放下衣服,目不轉睛地往下看著,隻見那小男孩來到那片荒草中,四下看瞭看,見沒人,這才蹲下來,小心翼翼地把葡萄從筐裡取出來,放在瞭草叢中,直到隻剩下半筐的樣子,男孩才站起來。

  緊接著,他從口袋裡掏出剛才賣梨的四十塊錢,仔細地數瞭數,一共是四張十塊的,男孩似乎是下瞭很大的決心,拿出瞭其中兩張,卷成卷,捏在手心裡,然後又不時地回頭看看放在草叢中的葡萄,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。最後,他背著那剩下的半筐葡萄,走出荒草叢,穿過狹窄的巷子,向外走去……

  劉霞被眼前這一幕弄僧瞭,這孩子演的是哪一出啊,他幹嗎要藏半筐葡萄到荒草中啊?這事實在太蹊蹺瞭,讓劉霞好奇心頓起,她顧不得晾衣服,連忙追瞭出去,她要看看這孩子葫蘆裡究竟賣的是啥藥。

  出瞭樓門,劉霞看到小男孩正朝巷子外頭走去,她遠遠地跟在後面,一直跟到西郊公園邊上。

  這時,劉霞看到石凳上坐著一個女孩,也是十來歲的樣子,她面前放著一個空筐,左顧右盼的,似乎在等誰。

  女孩見到小男孩回來瞭,高興地站瞭起來。

  恰好石凳後面是一堵墻,劉霞快步走去,側身走到墻後,正聽到小男孩說:“徐麗,對不起,葡萄我隻賣掉瞭半筐,兩塊錢一斤,一共二十塊錢,這是賣葡萄的錢,給你。”

  那個叫徐麗的小姑娘開心地說:“李龍,謝謝你瞭,你要不幫我賣,半筐也賣不出去呢,誰想到我會把腳崴瞭呢。”

  小男孩有點傷心,說:“其實剛開始有個大叔想把整筐都買下來呢,可後來誤會我瞭,就沒買,結果就不好賣瞭……”

  小姑娘說:“幹嗎誤會你呢?"

  小男孩說:“有個好心的阿姨,先是買瞭我的梨子,後來又看見我在賣葡萄,以為我是賣水果的販子,騙瞭她,她一說,別人就都不買瞭。”聽到這裡,劉霞心一緊,看來自己還真的是誤會這孩子瞭,想到這裡,她趕緊從墻後走瞭出來,小男孩冷不丁地看到劉霞,嘴巴大張著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劉霞繃著臉,說:“你們要跟我好好說說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說不清,剛才買的那袋梨我要退給你。”

  小男孩一聽,臉緊張得紅透瞭,他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,倒是那個小姑娘伶牙俐齒的,說道:“您就是那個買梨的好心阿姨吧?阿姨,是這樣的,我們倆是鄰居,他們傢有一棵梨樹,我們傢有兩棵葡萄樹,正好都熟瞭,我們就想一起到城裡賣水果,然後他買一本《成語詞典》,我買一本《現代漢語詞典》。我們馬上要上初中瞭,老師說,這些工具書都是必須要有的。來的路上,誰知道下瞭場大雨,在泥濘中我就把腳扭瞭,我要回去,李龍不同意,他就背一段水果——一筐葡萄一筐梨,然後再返身回來扶我走一段,總算走到瞭這裡,他讓我在這裡休息,然後自己去賣……”聽到這裡,劉霞的心似乎被人用刀狠狠地戳瞭一下,她心裡自責道:“虧自己活瞭幾十年瞭,眼前這個男孩子,一看就知道是個好孩子,可自己把他想成什麼瞭啊?”

  想到這裡,劉霞微笑著對小男孩說:“你剛才幹嗎不跟我說清楚啊,讓阿姨錯怪你瞭,這剩下的葡萄,阿姨都買瞭。”

  小男孩和小姑娘異口同聲地說道:“真的啊?"

  劉霞點點頭。小姑娘心直口快:“阿姨,這筐葡萄原來有二十多斤,賣掉一半瞭,這剩下11斤瞭,您給二十行瞭。”

  劉霞從口袋裡拿出四十塊錢,遞給小姑娘二十,又轉身遞給站在一邊的男孩二十,男孩詫異地看著劉霞:“阿姨,您給多瞭,二十就行瞭。”

  劉霞笑著說:“有沒有多給,阿姨清楚,不過買你們的葡萄,我有個條件,那就是你們得跟我回去一趟。”

  小姑娘不解地問:“為什麼啊?"

  劉霞說:“有兩件事,第一件事,阿姨是個賣書的,你們跟我回去,《成語詞典》和《現代漢語詞典》阿姨都可以送給你們;第二件事嘛,我得帶你們回去批評一個浪費的孩子……”

  小姑娘更加不解瞭:“浪費的孩子?"

  劉霞看瞭看男孩,說:“對,一個浪費的孩子,他把別人好端端的半筐葡萄倒到瞭草堆裡,你說他浪費不浪費?我們得幫他把葡萄檢回來啊!"

  小男孩一聽這話,頓時明白過來瞭,連忙低下頭,這小臉在漫天晚霞的映襯下,也又一次地紅透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