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當農婦遇上特務

  1944年仲夏的一個下午,四川安嶽來瞭兩個日本特務,一個叫渡邊,一個叫小泉。他們受日軍華中派遣軍特高課派遣,秘密潛入四川,對盟軍中國戰區大後方的戰備公路進行偵察,為日軍飛機轟炸指示目標。

  就在昨天,他們引導日本戰機對安嶽境內的一條戰備公路和橋梁進行轟炸,盟軍運往前線的戰備物資被堵在半道上,無法前行。

  裝扮成學生模樣的渡邊和小泉,站在安嶽境內的一座小山上竊竊笑瞭。笑過之後,他們躺在山坡上的一棵樹下休息。

  這樣過瞭一個多小時,直到山下傳來一片嘈雜聲。他們撥開草叢一看,看見山腳下來瞭一大群人,有拿鐵釬的,有背繩索的,有推雞公車的,還有軍車活動……他們再順著山勢朝前看,看見前山有一條新修的斷頭公路,他們明白瞭:修路的幹活。

  他們打開地圖想找到這條路,但無論怎樣,在地圖上他們始終沒有找到這樣一條順著山丘蜿蜒的公路。

  這是一條新修的公路!

  這是一個重大發現,他們欣喜若狂。他們拿起工具,在圖紙上添加記錄。

  他們專心描圖時,山上起瞭一陣風,樹葉嘩嘩向一邊翻,把他們手中的圖紙吹走瞭。這時,從山後上來一個人,上來一個擔水的農村婦女。她看見圖紙在空中打瞭一個滾,最後掉進她的水桶裡,浸濕瞭。

  農村婦女看見山上有陌生人,很有些意外。渡邊和小泉看見農村婦女時,也感到意外。農村婦女雖然意外,但因為走得累瞭,她在樹林裡撂下擔子,坐在地上揩汗休息,她還順手從水桶裡撈起那張圖紙來看。渡邊和小泉卻十分擔心,如果他們的秘密被發現,他們就會大禍臨頭。

  還好,婦女看瞭一會,看不懂,撂到草叢中去瞭。

  渡邊和小泉松瞭一口氣。渡邊說:“大嫂,那個……東西是我的。”

  婦女看他一眼,大大咧咧說:“我知道是你的,看一下不行麼?”

  渡邊說:“可以可以。隻是……麻煩你……可不可以還給我。”

  婦女仔細打量他們一番後說:“我看你們是外鄉人吧,是學生?”

  渡邊和小泉都有些緊張,他們擔心婦女會發現他們什麼。小泉甚至把手延到身後,他的腰上藏著一把“王八盒子”。小泉想,如果農婦大叫一聲,在這荒郊野地,要解決農村婦女,也不需弄出多大動靜。

  小泉的手被渡邊按下,渡邊看見工人都到瞭前山山腳的工地,太陽白晃晃的曬著,因為距離遠,婦女若要喊救命,工地上的人也不會聽見。所以渡邊認定情況尚在他們的掌控之中。

  為瞭要回那張圖紙,渡邊坐下來,與農婦對話。

  渡邊說:“大嫂,我們是學生。國難當頭,路過寶地,我們到成都是去投軍。那張圖紙是我們到成都的地圖。”

  婦女哦瞭一聲,又拿起圖紙來看。看著看著,她又看一眼面前這兩個年輕人。她想到自己的兒子說:“要是我的兒子不死,也有你們這般大瞭,也是念書的年齡。”

  渡邊問:“你兒子……”

  婦女說:“對呀。但是死瞭,死在臺兒莊。是我把他送上前線,他當年隻有18歲。”

  渡邊說:“為國捐軀,可親可敬。”

  婦女說:“老大死後,我又把老二送上前線。”

  渡邊問:“老二還好吧?”

  婦女說:“也死瞭,死在上海前線。然後,我又把老三送上前線。”

  渡邊一驚:“還有老三?”

  婦女說:“是呀,老三死在常德保衛戰。沒有辦法,我又把老四送上前線。”

  渡邊愈發吃驚:“等等,大嫂,你到底有幾個兒子?”

  婦女回答說:“我有6個兒子,有5個犧牲在抗日前線,還有一個在傢種地。”

  渡邊問:“老六沒有投軍?”

  婦女說:“為什麼要他投軍?這是我留下的種子,要是我兒子都死瞭,我就沒孫子瞭。有瞭兒子,才會有孫子,孫孫子,才會香火不斷,後繼有人。”

  渡邊不再說話。他心不在焉,他隻想討回圖紙,但婦女並沒有還給她的意思。

  婦女沒有看出他的心思,繼續說:“為瞭給我兒子報仇,昨天我抓瞭一個日本鬼子。”

  婦女這句話,把渡邊和小泉都逗樂瞭。

  婦女說:“你們還別不相信,真的,就在我們傢田壩頭。”

  渡邊說:“怎麼可能?”

  婦女說:“怎麼不可能!一架日本飛機被我們打下來,掉到我們傢稻田,日本鬼子跳傘後,是我第一個沖上去把他抓住……後來,我們拳打腳踢,把他捶個半死。”

  渡邊問:“後來呢?”

  婦女說:“後來,他說他是良民,良心大大的,懇求我們不要殺他,他說他們渡邊傢族弟兄6個,他是最後一個。我呸!他們傢情況怎麼跟我們傢情況相
像啊,難道有人給他們提供情報?”

  渡邊心中一緊,隨後鎮定說:“巧合,純粹巧合。”

  婦女說:“巧合也就算瞭。不過,對千刀萬剮的日本鬼子,我們決不留活口。”

  渡邊說:“殺瞭?”

  婦女說:“當然,還能怎的?。”

  渡邊和小泉倒抽一口氣。

  渡邊看看天空,太陽西下,他再看看前山的工地,工地仍是一片忙碌的人影。農村婦女婆婆媽媽說過沒完,實在太煩。而小泉不知什麼時候走到農村婦女身後,他撥出手槍,準備給婦女致命一擊。渡邊大驚,示意他不要動手,因為他聽見樹林裡有響動。果然響聲過後,從樹林走出來幾個挑柴的樵夫。

  小泉迅速收瞭槍,走向渡邊。渡邊向小泉遞一眼色,要瞭圖紙,告辭婦女下山,迅速消失在山下的密林裡。

  農村婦女看見樵夫,放下心說:“你們這麼晚才下山呀,老娘等得小命差點就沒瞭。”

  樵夫放下柴禾問:“出瞭啥事?”

  婦女說:“發現兩個日本特務。”

  樵夫望著山下兩個遠去的背影說:“怎麼可能?”

  婦女說:“怎麼不可能!他們在這裡畫公路圖。”

  樵夫抄瞭扁擔要追上去,被婦女攔下說:“不用追,前面有國軍關卡,他們慌不擇路,走不瞭多遠。”

  果然,渡邊和小泉沒走多遠,便被守卡的盟軍士兵抓住瞭。

  抗戰勝利,渡邊和小泉被國民**遣返回日本。

  這天,在安嶽縣城,他們被集中,等待上路。渡邊無意中看見趕集的農村婦女,他追上去說:“大嫂,那條新修的公路到底通向何處?”

  婦女認出他們說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  渡邊點一下頭。

  婦女說:“你知道瞭有什麼用,戰爭已結束瞭。”

  渡邊說:“我沒有完成我的任務。”

  婦女想瞭一下說:“告訴你也無妨,那是我們修建的第二條戰備公路。你炸我們一條,我們就會修建第三條,第四條……所有的物資輸送一直是保持暢通。所以你白忙活瞭。”

  渡邊似明白非明白,他說:“謝謝大嫂告訴我這麼多!我要告訴大嫂的是,被你們處決的飛行員,是我哥哥,我是渡邊傢族活下來的唯一兒子。謝謝你們,沒有殺我!”

  婦女哈哈笑瞭說:“我們中國人沒有你們日本人那麼壞。如果飛機上掉下來的渡邊真是你哥哥,我要告訴你的是,你哥哥沒死,他被提前遣送回國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