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新聞幕後的故事

PART.1必有內情

  潘曙光是《新城晚報》的見習記者。這天,他接到一個報料電話,說有個老人摔倒在路邊,好多人都在圍觀,但就是沒人敢扶。結果有一個乞丐當瞭一回“活雷鋒”,把老人扶起。潘曙光一聽,就覺得這個事件有新聞價值,立刻趕往事發地。

  潘曙光來到事發地,見好多人都在看熱鬧。中間有個滿臉胡須的男人,衣著像是乞丐,他正向大夥傻笑,含混不清地說:“你們都不敢,我一個窮要飯的,什麼都不怕……”

  這時,有個粗壯的漢子擠進人群,來到摔傷的老人跟前,一臉焦急地問:“爸,是誰撞倒您的呀?”

  話音剛落,圍觀的人們便憤憤不平道:你看,你看,人傢兒子一來,就打聽是被誰撞倒的,這不嚇人嘛!

  這時摔傷的老頭已緩過氣來,他狠狠地瞪瞭兒子一眼,說:“你不要狗咬呂洞賓—不識好人心!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,是這位好心的小哥扶我起來的,你得好好謝謝他!”說完伸手指瞭指身旁的乞丐,露出瞭感激的微笑。

  壯漢臉上一紅,趕緊從口袋裡掏出幾張皺巴巴的十元鈔票,遞給乞丐,說:“不好意思,我身上就這點錢,還請你笑納……”

  沒想到乞丐擋開瞭他的手,異常堅決地說:“我不要你的錢!”

  壯漢以為他嫌少,連忙解釋:“我和我愛人都是下崗工人,孩子又在上學,實在沒有太多錢,要不等這個月發工資,我再給你一百塊錢。”

  乞丐聽瞭咧嘴一笑,說:“我不是嫌錢少,是有人給過我錢瞭,所以我不能再要你的錢!”

  在大夥驚詫的眼神中,乞丐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,在手裡一揚道:“那開寶馬的老板說瞭,這一百塊錢隻是定金,隻要我扶起摔倒在地的老頭,明天早上他經過這裡還會賞我兩百塊錢……”

  潘曙光明白瞭:原來,有人出錢請這乞丐扶起摔倒的老頭。事情好像變得更加有意思瞭。那開寶馬的神秘人究竟是誰呢?他為什麼這樣做?難道他是肇事者?於是,潘曙光趕緊亮出身份,問中年乞丐,記不記得那輛寶馬車的車牌號碼。

  可乞丐抬手撓著頭皮,說:“記者同志,當時我兩眼隻盯著這張百元大鈔,哪還想到記他的車牌號呀!”

  圍觀的人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笑聲中,有個白發老頭過來告訴潘曙光:“記者同志,當時我就在這裡練太極拳,親眼看到一輛黑色小轎車打這位老哥身旁駛過,並猛按瞭一下喇叭,我想這老哥一定是受到驚嚇,才腳下一軟,摔倒在地的。可那輛黑色轎車隻稍稍猶豫瞭一下,便加速開走瞭。”

  但旁邊的乞丐卻指天發誓,那輛寶馬車是乳白色的。

  而圍觀者們大多是事後才來到第一現場的,所以誰也說服不瞭誰。

  就在眾說紛紜之際,交警們趕來瞭,他們很快疏散瞭圍觀的人群。潘曙光正想問那乞丐明天早上幾點與那開寶馬的老板接頭,不料對方也隨著人群消失瞭。

PART.2初露端倪

 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,潘曙光決定采取守株待兔的辦法,一早就騎著電動車趕到瞭事發地點。昨天他跟蹤采訪瞭摔倒的老人,寫瞭一篇報道《乞丐扶起摔倒老人拷問圍觀者的良心》,此文將登做今天報紙的頭版。主編還說瞭,隻要他能挖出開寶馬的幕後老板,再作後續報道,就讓他提前轉正。

  潘曙光騎著電動車不停地在這段街面上“巡邏”,註意著有價值的新聞。整整“巡邏”瞭一個小時,直到電動車都要罷工瞭,他才看到昨天的乞丐一邊伸著懶腰,一邊向公園走來。

  看到乞丐出現,潘曙光這才松瞭口氣。他把車停在一傢小店門口,然後站在那裡靜候那神秘的寶馬車主出現。可左等、右等,半個小時又過去瞭,他也沒看到一輛寶馬車打這經過。

  乞丐也站在公園的臺階上焦急地四下張望。

  潘曙光不禁暗暗嘆瞭口氣,心說:看來這寶馬車主是要爽約瞭!正當他要泄氣時,忽然看見有個開摩托車的小夥子“嘎”一聲停在瞭乞丐跟前,隻見他坐在車上打開一張報紙,認真看瞭一下,又仔細打量瞭乞丐幾眼……

  潘曙光立即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飛奔過去,剛好看到開摩托車的小夥子掏出兩張百元大鈔遞給乞丐。潘曙光精神大振,正要亮明身份上去采訪,可忽然間不知道打哪裡冒出瞭一群手拿相機、肩扛攝影機的記者,將他們三個團團圍住道:“請問你就是那位幕後老板嗎?你今天為何不開寶馬來呀……”

  開摩托車的小夥子摘下頭盔,一臉不耐煩地回答道:“你們什麼眼光呀?好好看看我這一身水泥漿,像買得起寶馬的人嗎?我隻是一個打工的,這錢,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托我轉交的。”

  在場的記者都失望極瞭。開摩托車的小夥子輕哼瞭聲道:“寶馬車主算準瞭你們一定會在這裡守候,他讓我轉告你們,他每年都要資助幾十名失學兒童重返校園,他喜歡做善事,但不希望做瞭善事還要被人告上法庭,所以才請人扶起那摔倒的老人!”

  小夥子說完啟動摩托車走瞭,記者們也長籲短嘆地散瞭,隻有潘曙光不肯離去,因為不找到那神秘的寶馬車主,他心有不甘。而且他隱隱覺得,這開摩托車的小夥子一定跟那位神秘寶馬車主關系不一般。這樣一想,他也顧不上停在小店門口的電動車,趕緊攔下瞭一輛出租車,讓司機務必追上前面的摩托車。

  開摩托車的小夥子做夢也沒想到有人會跟蹤他,非常“配合”地把出租車帶到瞭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建築工地。開摩托車的小夥子把車停在車棚裡,然後大步流星地走向對面的辦公室。

  潘曙光一路尾隨開摩托車的小夥子走到辦公室門口,正好聽見他在對裡面的人說:“大林哥,我任務完成瞭。不出你所料,有好多記者在那等你現身哩!他們還想從我口中套出你的身份,不過都讓我三言兩語打發瞭……”

  這時,潘曙光已經推門而入,並向“大林哥”打起瞭招呼:“牛總,原來你就是那位神秘的寶馬車主呀!你讓我找得好苦哦。”

PART.3原來如此

  潘曙光口中的牛總,大名牛大林,是當地聲名顯赫的商人。一個月前,潘曙光還曾采訪過他,因為當時有人提供線索,說牛大林資助失學兒童,可牛大林始終不肯“認賬”,結果那篇報道最終泡湯瞭。但這一回,自己親耳聽見瞭他和小夥子剛才的對話,牛大林總不能再賴賬瞭吧!

  潘曙光開門見山地問牛大林,為何要請乞丐扶起摔倒在地的老人?牛大林不住搖頭,還打起瞭官腔:“無可奉告。”

  潘曙光不想讓這條線索斷瞭,他苦苦哀求道:“牛總,不好意思,這是我們報社主編給我下的死命令,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。牛總,現在找工作不易,您就幫幫我吧。”

  在潘曙光的軟磨硬泡下,牛大林終於被打動瞭,他無可奈何地說:“既然你這樣堅持,那我就帶你去見一位朋友吧。”

  聽瞭這話,潘曙光不由愣住瞭,心想:難不成牛大林也是受人之托,這事真奇瞭。

  很快牛大林開著乳白色的寶馬,把潘曙光帶到市郊一間破舊的小平房門口。小平房的門敞開著,一眼就能看到裡面坐著一個滿臉胡子的男人,正在那裡整理廢紙殼、可樂瓶什麼的。

  牛大林走進小平房親切地向大胡子男人招呼道:“胡子哥,生意還好嗎?”

  大胡子抬頭笑道:“填飽肚子倒是沒問題,就怕有人再找我打官司!”

  就在大胡子抬起頭的一剎那,潘曙光不禁目瞪口呆瞭。原來對方竟是昨天早上扶起老人的乞丐,而且今天自己還見過他,他不是乞丐嗎?怎麼還做收破爛生意?

  牛大林找瞭兩條小板凳,請潘曙光坐下,這才指著大胡子向他介紹道:“這是我剛剛認識的胡子哥,昨晚我們聊瞭整整一晚,你不知道吧,幾年前他可是本市有名的廢品大王哩!”

  聽瞭他的話,大胡子臉色立即陰沉瞭下來,還不時地搖頭嘆氣。牛大林繼續說道:“可惜好人沒好報呀!三年前的一天晚上,胡子哥開著小貨車從鄉下收廢品回來,剛進市區便看到路上倒著一個人,他下車一看,才發現是個昏迷不醒的大爺,渾身都是鮮血,顯然是被前面的車撞倒後碾壓過去的!胡子哥想也沒想,就抱起昏死的大爺上瞭車,然後火速送往市醫院。為瞭搶時間,胡子哥先墊付瞭幾萬元手術費……後來,老人脫離瞭危險,可誰會想到,半個月後他的兩個兒子找到瞭醫院,竟然昧著良心串通父親,讓他一口咬定胡子哥就是肇事司機,並把胡子哥告上瞭法庭。這場官司打瞭差不多兩年。打得胡子哥身心疲憊,最後一氣之下便把所有的存款捐給瞭希望工程,以此證明自己的清白……”

  雖然這個案件潘曙光早有耳聞,但現在得知眼前的就是昔日的廢品大王,他的內心還是產生瞭極大的震撼!

  這時,牛大林又說話瞭:“潘記者,你明白瞭嗎?同樣我也不想做好事還惹來一身臊,更不想冒浪費時間跟人打官司的風險。所以昨天我開車路過,看到有老人摔倒在路上時,我猶豫瞭一下就把車開過去瞭。但我內心很糾結,老人萬一有生命危險,見死不救,那我會自責一輩子的!所以當車開過前面的拐彎處,我看到有個像乞丐樣子的人,便想到瞭花錢請他去攙扶老人的主意。”

  這時,一直低頭不語的胡子哥接過話茬,說:“我扶起那摔倒的老人後,見圍觀的人也都把我當成瞭乞丐,心裡是又好氣又好笑,想想沒人會找乞丐麻煩吧?於是我就變成瞭乞丐。昨晚,牛總找到瞭我,詢問那老人的情況,我們就聊瞭起來。”

  潘曙光慢慢理清瞭這件事的頭緒,但他還有一點搞不清楚:“那上午在事發地點……”

  胡子哥悠悠一笑,說:“牛總就是想看看,你們記者是不是光顧著炒作。如果真是這樣,他今後更不敢做好事瞭,他那麼忙,真的耗不起時間啊!”
至此,潘曙光終於查清瞭這件新聞幕後的故事,當晚,他撰寫瞭一篇特別評論,文章的標題是:《呼喚社會誠信,讓我們都敢扶起摔倒的老人》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