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如果草兒會說話

  曾經,人們騎自行車去登記,戴大紅花回傢,然後就風風雨雨一輩子。可現在,你要愛人還是要房子?一枚草戒指,就能試出你愛情的含金量!

  謊言與誓言的區別在於:一個是聽的人當真瞭,一個是說的人當真瞭。男女之間,到底什麼是謊言,什麼是誓言,跳跳在經歷瞭這麼一件事後,才算真正明白瞭。

  跳跳的老公叫斌子,跳跳要過生日瞭,斌子說,要送她一件既省錢又浪漫的禮物。跳跳心想:斌子是個小氣鬼,他會送什麼禮物呢?

  這天,跳跳下班回傢,一進門就見屋裡滿滿當當地點起瞭紅燭,搖曳的燭光托起一片溫暖,燭火叢中的餐桌上,擺放著一隻生日蛋糕。

  跳跳撅起小嘴,佯裝生氣地說:“小樣兒,搞搞情調就想蒙混過關瞭?生日禮物呢?”斌子笑吟吟地切出一塊蛋糕來,說:“心意黃金難買,深情白銀不換,即便我失去全世界,擁有你也就足夠啦!生日快樂,老婆!"

  “媽呀,酸溜溜的,冷!”跳跳假裝一哆嗦,而後就開始吃蛋糕。突然,她吃出瞭一隻“心”形的小盒來,打開一看,“呀,斌子,你在蛋糕裡藏著戒指呢!”也就在這一刻,跳跳滿心的歡喜頓時化作瞭憤怒,原來,盒裡裝著的竟是一枚草戒指!

  沒等跳跳發作,斌子又酸上瞭:“在這金銀首飾泛濫的城市裡,一枚質樸的草戒指就愈加珍貴啦,這可是我親手為你做的,是我的一片心呀,老婆……”

  這枚戒指,雖是用草編制的,但外形清新淡雅,做工精細,但跳跳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瞭,她一把拽過斌子的耳朵,說:“你給我說實話,這戒指真是你做的?"

  斌子發誓賭咒,說他打小就喜歡搗鼓這些小玩意兒,隻是他一直深藏不露罷瞭。

  跳跳鼻子裡“哼”瞭一聲,說:“那行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”跳跳帶斌子去見的那個人叫小翠,她是跳跳的閨中密友。

  到瞭小翠的傢,小翠望著那枚草編戒指,眼睛都直瞭!她翻箱倒櫃,倒騰出一隻木頭匣子,裡面靜靜地放著一枚草戒指,竟和跳跳他們帶來的那枚完全一樣。

  小翠淚水漣漣地問:“他在哪?快告訴我他在哪裡?”

  原來,小翠一直珍藏著一枚草戒指,這件事跳跳最清楚瞭,因為這戒指真正的主人叫冬子,他是跳跳的同鄉,也是小翠的初戀情人。三年前,冬子和小翠雙雙來城裡闖天下,當時,就是跳跳為他倆找的出租房。經過一番努力,冬子在一傢快遞公司謀瞭個職,而小翠找瞭份傢政活兒。日子雖然清苦,但他們對未來充滿瞭幢憬。

  小翠生日那天,冬子取出一枚草戒指,深情地為她戴上:“翠兒,這一枚戒指是用咱們傢鄉的月亮草編成的,它就像天上的月亮一樣,代表著我的心。等咱有錢瞭,咱買鉆戒……”

  可生活並不像月亮一樣明凈,小翠懷孕瞭,冬子一心想著跳槽,執意讓小翠去做人流。從醫院出來的時候,小翠哭瞭,她的心有點冷:一個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敢接納的男人,真能兌現一枚草戒指的承諾嗎?

  那天夜裡,小翠一個人跑去喝悶酒,一直喝得踉踉蹌蹌,淚眼婆婆,忽然,一隻男人的手搭在小翠肩頭,那個人叫阿發,小翠曾經在他傢裡做過傢政。

  “你怎麼喝成這個樣子?”阿發看到瞭小翠手上的戒指,“你戴個草戒指幹嗎?走,我給你買鉆戒!"

  那天夜裡,小翠酒意朦朧,迷迷糊糊地跟著阿發,走進瞭酒店客房……次日早上醒來,小翠望著身邊奸聲如雷的阿發,她又惱又悔,猛力推醒瞭那男人,把鉆石戒指扔還給瞭他,說:“你是想讓我做你的小三,對吧?你不是有老婆嗎?”

  阿發嬉皮笑臉地說:“我老婆去年生肺癌死瞭,我立馬就可以跟你結婚的呀!"

  一個月後,小翠跟冬子攤牌瞭,並火速和阿發結瞭婚。冬子萬念俱灰,不再流連於這個城市,不久便回傢種田去瞭。

  從此,小翠就再也沒見過冬子,而阿發是個做藥材生意的,可他所經營的藥材全都是假貨,不到半年,阿發就因假藥事件鬧出瞭人命,被判瞭個無期。絕望之下,小翠向法院提起瞭離婚訴訟……

  聽著小翠的訴說,斌子怔住瞭,他沒想到一枚草戒指竟引出這麼一段辛酸的故事,他望著跳跳,不知所措瞭,看著他這樣子,跳跳誠懇地說:“老公,戒指可以用草來編,人心可不能做假啊!”

  斌子猛地一拍大腿,說:“好,小翠妹子,我這就帶你去找冬子!"

  其實,斌子不認識冬子,他是在一傢飾品店裡買的這枚戒指,他說那裡滿滿當當地還有一櫃臺呢,那個濃眉大眼的店主,一準就是冬子。可店老板並不是冬子,他見有人來打聽草戒指的事情,一臉得意:“看吧,我就知道這草戒指大傢喜歡!浪漫不一定要奢侈,有錢也未必能買到真愛。這眼下,沒車沒房的裸婚族,既快樂又幸福的大有人在!我這草戒指面向大眾,有創意也有市場……”

  斌子打斷老板問:“這些戒指都是你自己做的?"

  老板搖搖頭,說:“我哪有那本事,是個民間藝人送貨上門的,咯,我這裡還有他的一張名片呢。”幾個人正在那裡說著,突然,打街上跑進一個人來:“老板,我又來送貨瞭……”

  “冬子?"

  “翠兒?"

  來人正是冬子,小翠一時間喜極而泣,兩個人、四隻手情不自禁地撰到瞭一塊兒!

  原來,冬子來城裡都快一年瞭,就是想通過出售草戒指的方式,重新找到小翠。

  眼下,冬子緊緊地握著小翠的手,說:“我當初不該舍棄我倆的孩子,更不該這麼輕易地放棄瞭你。

  小翠,你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!”

  小翠淚眼婆婆,她羞愧地說:“也怪我貪圖虛榮,這人哪,就是不該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……”

  數月後,冬子和小翠喜結良緣,兩人沿街開瞭一月草編手工藝品的店鋪,生意還挺紅火。

  店裡有個特殊的規矩,凡是前來購買草戒指的男士必須自己動手制作,冬子提供材料,還手把手地教他們。

  冬子說,如果想讓草兒開口說話,就得用心把愛編成一隻美麗的戒指!

  然而,跳跳打那以後卻與斌子打起瞭冷戰,她說,如果斌子學不會讓草兒開口說話,非休瞭他不可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