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二手時代好瘋狂

  這是個信息交流異常瘋狂的年代,二手交易也蓬勃發展起來,二手房、二手車、二手電腦、二手書籍,甚至還有二手寵物、二手牌照、二手遊戲賬號、二
手預訂席位,反正在二手交易市場,隻有你想不到的,沒有你看不到的。

  張雙弓就是做二手生意發傢致富的,他這麼多年一直很“二”:在傢排行老二,得獎始終是第二,二年級騎二輪車時,還被二踢腳炸瞭二頭肌。他當過二房東,唱過二人轉,做過二流子,甚至還二進宮。

  後來張雙弓浪子回頭瞭,開始倒騰二手傢用電器,從手電、熱水器到空調、洗衣機,他的業務無所不包。俗話說,無商不奸,二手傢電一翻新,誰也看不出好壞。就這樣,張雙弓的腰包和肚皮像吹瞭氣一樣鼓瞭起來。

  這天,對張雙弓來說是個大日子,他決定向一個女孩求婚瞭。女孩叫柳若水,通過幾個月的考察,完全符合張雙弓“溫柔似水、清純如水”的擇偶標準:她是從外地來的,感情經歷幾乎是一片空白,沒有男朋友,也沒有復雜的社會關系。於是,張雙弓向一個做珠寶生意的朋友定制瞭一款求婚用的鉆戒,戒指的環內還刻上瞭兩個人姓氏的拼音字母縮寫:Z&L。

  這天傍晚五點的時候,張雙弓已經梳洗打扮完畢,他的頭發梳得油光鏗亮,穿上瞭早已準備好的新衣服:一套名牌男士西服,這也是一個做服裝生意的朋友幫他購置的。這套名貴的西裝穿在張雙弓的五短身材上,還真有點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。

  張雙弓開著車,激動萬分地接到瞭柳若水。他原本想找個浪漫高雅的西餐廳和柳若水共進晚餐,他也已經預訂瞭雅座,沒想到柳若水說口中寡淡無味,鬧著要去吃“劉大媽川味火鍋”。

  張雙弓拗不過她,今天是個好日子,他可不想壞瞭她的興致,於是,張雙弓便帶著柳若水來到瞭劉大媽火鍋店。

  兩人以前常去這傢火鍋店,那裡生意火爆,常常需要等臺。果不其然,到瞭那裡,服務員先是把他們引到等候區坐下,又發給瞭他們一個號碼牌。張雙弓看瞭一下號碼,78號,心裡頓時七上八下瞭,他問瞭服務員,前面還有十八位等臺的客人,張雙弓靈機一動,走到幾個學生模樣的人旁,瞄瞭一眼他們手中的號碼牌,66,他心裡立刻有瞭主意。

  憑著這號三寸不爛之舌,幾分鐘後,張雙弓便得意地將手中的牌子換成瞭66號,當然,他付瞭100元的轉讓費。

  很快,張雙弓便和柳若水坐上瞭位子,突然,他覺得心裡有些疙疙瘩瘩的,這個位子是別人轉讓的,這不是成瞭二手的?在今天這樣一個特殊的日子,這讓張雙弓很是不爽。

  不過,他還是很快忘瞭這茬,熱氣騰騰的火鍋翻滾起來,兩人吃得不亦樂乎。一會兒,張雙弓開始脫衣服,突然,他在衣角裡摸到瞭一個硬硬的東西,他忍不住去掏,竟然發現這衣服口袋的襯裡破瞭,那個硬硬的東西正是從這個破洞裡鉆到瞭衣角。這硬硬的玩意兒是什麼呢?掏出來一看,那是一張小小的卡片,卡片上寫著姓名、顏色、款式、品牌、口期和洗滌方式,簡單地說,這是一張洗衣卡。不知道這卡是如何陰差陽錯地進入瞭衣服的裡層,但可以肯定的是,這件衣服不是新的,別人曾經穿過,而且拿到洗衣店洗過,張雙弓頓時覺得腦子裡像燒開的鍋底一樣沸騰起來:二手貨!

  張雙弓火冒三丈,這可是五萬塊錢一套的名牌西裝啊,他恨不得立刻把那個做服裝生意的朋友打成生活不能自理,但是現在,終身大事要緊,張雙弓衣服也不穿瞭,夾在腋下,拉著柳若水就走。

  為瞭給柳若水一個意外的驚喜,張雙弓對求婚一事高度保密,他準備把柳若水帶到菲蒙妮酒店的觀光天臺,他打算在這座城市的最高處,跪在霓虹閃爍、晚風習習的星空下,向自己心愛的女人求婚。

  張雙弓開著車把柳若水帶到瞭菲蒙妮酒店,柳若水的臉一下子紅瞭:“弓哥哥,我們來酒店幹嗎?你還是送我回傢吧!"

  張雙弓看著柳若水嬌羞的表情,心裡樂開瞭花:“不要緊張,我帶你到天臺看看夜景吧。”

  兩人坐瞭觀光電梯,在流光溢彩的夜色裡,一路到瞭觀光天臺。觀光天臺一半是露天的,擺放著幾張時尚的桌椅,幾個小資情調十足的年輕人正坐在那裡喝酒、聊天。

  張雙弓早已預訂瞭一個桌子,他把柳若水帶到那裡,點瞭兩杯飲料,漫不經心地聊瞭幾句,接下來的重頭戲是這樣設計的:張雙弓會忽然跪下來,獻上戒指,然後酒店的服務生會在四周點燃冷焰火,樂隊也會奏響樂曲,這一刻,相信柳若水一定會激動不已……張雙弓想到這裡,心裡洶湧澎湃起來,他剛拉開椅子準備單膝跪地,忽然覺得肚子裡“嘰裡咕嚕”的,也“洶湧澎湃”起來,他沒想到偏偏會在這個節骨眼上鬧肚子。他強忍著肚子的不舒服,從口袋中掏出首飾盒,輕輕打開盒蓋,那裡面正平臥著一枚晶瑩璀璨的鉆戒。柳若水瞪大眼睛看著張雙弓,臉上寫滿瞭驚喜的表情。

  這時,隻見張雙弓嘴上說“嫁給我好嗎”,表情卻是毗牙咧嘴、痛苦異常。柳若水不知道張雙弓葫蘆裡賣的什麼藥,她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,隻見張雙弓把戒指往她手裡一塞,拔腿就跑瞭……

  服務生的冷焰火在四周噴出瞭絢爛多彩的火花,樂隊的演奏也適時響瞭起來,而這個時候張雙弓卻逃離瞭天臺,甚至沒來得及解釋原因,他不跑不行啊,再不跑褲子裡就要稀裡嘩啦瞭!現場隻留下瞭柳若水,她惶恐又尷尬地站在那裡。

  原本一出浪漫的求婚卻變成瞭難堪的鬧劇,幾個旁觀的人終於把持不住,笑出聲來。

  等到張雙弓解決瞭內急,一身輕松地重新來到天臺,他抓瞎瞭:柳若水不見瞭,隻在桌上留下瞭那枚戒指。

  張雙弓一問旁邊的人,說是柳若水早已捂著臉跑瞭。張雙弓連忙給她打電話,不接;再打,還是不接,他第十八次撥通電話時,柳若水直接關機瞭。張雙弓找到柳若水的住處,也是鐵將軍把門。

  張雙弓這一夜又鬧肚子又鬧心,第二天,依然沒有柳若水的消息,不過,他在報紙上看到瞭一則消息:劉大媽火鍋店後堂人員自曝黑幕,說是他們店使用回收的火鍋紅油重新做成鍋底賣給顧客。看到這裡,張雙弓終幹明白昨夜自己為什麼會在關鍵時候鬧肚子,沒想到吃瞭這二手的火鍋油,以致他的終身幸福毀幹一旦。他憤怒到瞭極點,正準備去找做服裝生意的朋友和火鍋店老板算賬,忽然意外地收到瞭柳若水的短信息:“你不喜歡我也就罷瞭,可你為什麼要羞辱我?"

  張雙弓心裡大喊冤枉,我哪裡會“羞辱”你啊?他打電話給柳若水,這回倒是通瞭,他趕緊想解釋一番,話剛講瞭半句,卻聽見柳若水冷冷地說:“你不用裝蒜瞭,你向我求婚,拿的卻是我前夫送我的戒指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對那段短暫的婚姻很失望,所以從來沒提起過,你以前隻是問我有沒有男朋友,也沒問過我的婚史啊!"

  什麼?前夫送的戒指?天哪,張雙弓的腦子“轟”的一聲炸開瞭,他瘋瞭似的跑到做珠寶生意的朋友那裡,把戒指扔在櫃臺上,怒聲喝道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"那朋友檢起戒指,端詳瞭一下:“多漂亮的戒指,沒什麼問題啊!"

  張雙弓一拳砸在櫃臺上,吼道:“你裝什麼蒜?我拿著這枚戒指向我女朋友求婚,她居然說是她前夫送的!"

  朋友一下僧瞭,呆瞭半晌,吞吞吐吐地說:“老張,真是對不住,這事是我錯瞭。這戒指確實不是新的,是一個姓趙的小子典給我的,上面還刻著Z&L的字母。我看這戒指成色不錯,正好你訂的戒指要求刻相同的字母,所以清洗拋光後就賣給你瞭。我怎麼會想到這小子居然是你女朋友的前夫啊,你不是說你女朋友清純得很,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嗎?"

  張雙弓火更大瞭:“這關你屁事啊?"

  朋友賠著笑說:“老張,你先消消火,都是我的錯。這事就是太巧瞭,要怪就怪我回收首飾的價格是全城最高的,所以姓趙的那小子就賣到我這裡瞭,而且你們姓氏的第一個字母都是Z,才把事情搞成這樣……”

  張雙弓差點岔氣:“你賣翻新的戒指給我還有理啊?"

  朋友繼續笑著說:“你看你不也是把二手貨當新貨賣嘛,再說,這也不完全是壞事呀,你想想,你要找個清純的女人,最起碼這戒指讓你發現你女朋友是個二婚頭瞭!

  張雙弓沒有力氣再爭吵瞭,他簡直崩潰瞭,特意訂制的戒指居然是二手的,苦心尋覓的女人居然也是結過婚的!

  張雙弓渾渾噩噩地離開瞭珠寶店,心裡不住地喊道:我這是造瞭什麼孽啊,所有二手的東西都和我有仇嗎?

  三年後,張雙弓依然做著二手生意。

  這三年裡發生瞭許多神奇的事:張雙弓因為一起交通事故失去瞭兩隻眼睛,他在黑暗裡生活瞭一年時間,然後又獲得瞭一次寶貴的眼角膜捐贈,他現在那隻重見光明的眼睛也是二手的。

  正是這次捐贈讓張雙弓有瞭頓悟:二手的東西不是拿來坑人的,而是要讓它合理地發揮最大的價值。

  從此以後,他的二手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他賣的電器價格公道,質量上乘,贏得眾人稱道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