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消失的棋子

改編自甲賀三郎的小說。甲賀三郎(1893一1942),日本著名推理作傢,擅長在作品中設置懸疑和謎團,代表作有《珍珠塔的秘密》、《唬拍煙鬥》等。

  佐藤酷愛下棋,尤其是盛行日本的“將棋”,一下起來就特別投入。他有好幾個棋友,其中交往最頻繁的是鈴木。佐藤和鈴木從中學時代起就認識瞭,兩人的關系挺微妙:佐藤身材肥胖,鈴木則體型瘦削,雖然外表是兩個類型,可在個性方面,兩人都十分倔強好勝。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兩人把對方當成瞭自己的競爭對手,一見面就要互相嘲諷兩句。在下棋方面,這種競爭更是白熱化,為瞭不輸給對方,佐藤拼命地學習將棋的技藝,可是兩人的水平不相上下,多年來一直互有輸贏。這天,佐藤的妻子帶孩子出門瞭,佐藤難得清靜地坐在書桌前,剛要開始工作,鈴木就上門來瞭。兩人寒暄瞭幾句,和往常一樣,開始下棋。

  這盤棋的氣氛充滿詭異,原來,最近兩人為瞭一件事鬧得挺不愉快,下棋時雙方都憋著一股勁。平時兩人對戰,總會一邊下棋一邊輕松地嘲諷對方,可這天,兩人卻一句話也不說,隻是盯著棋盤,彼此身上都冒出一股殺氣。

  鈴木下一手棋,佐藤也下一手棋,直到中盤為止,兩人的佈局都毫無失誤,可是隨著棋局的進展,佐藤的形勢漸漸危險瞭,慌亂之中,他出瞭一個昏招。棋子剛一落下,佐藤就意識到自己要輸瞭,他懊悔地抬起頭,正好看到鈴木臉上露出得意的冷笑,說道:“哼,愚蠢的盤算落空瞭吧?"

  佐藤心裡躥起一股邪火,反駁道:“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!"

  “算瞭吧。”鈴木冷冷地說,“從中學時起你就不如我,這麼多年,一直硬撐得很辛苦吧?"這句話一下子點燃瞭佐藤的怒火,兩人吵瞭起來,從陳年舊賬說到最近的矛盾,越吵越兇。

  最後,佐藤再也忍受不住,猛地撲向鈴木。等到回過神來,佐藤才發現,瘦弱的鈴木被自己壓在身下,咽喉被自己的右手牢牢掐住,已經一動不動瞭……

  佐藤失魂落魄地站起身來,不知站瞭多久,才發現天色已經暗瞭。他一轉頭,看到倒在旁邊的鈴木的屍體,突然明白瞭自己的處境:快,必須趁妻子還沒回傢,找個地方把屍體藏起來。幸好,佐藤傢雖然不大,卻是位於郊外的獨棟房子,有個寬大的庭院。為瞭打掃庭院裡樹木的落葉,佐藤前幾天剛好在院子角落裡挖瞭一個大洞。這個洞已經填滿瞭落葉,妻子一直叫佐藤填埋起來,免得孩子不小心掉進去。

  佐藤心想:現在自己把洞填瞭,應該不會引起妻子的懷疑。於是他抱起冰冷的屍體,走進庭院,分開洞內的落葉,放入屍體,再從上面蓋滿落葉,最後一鍬一鍬地鏟土覆蓋在落葉上,終於順利地將屍體埋妥。埋好後,他跑回屋內收拾好一切,這才呆坐著等妻子回來。

  不久,妻子回傢瞭,佐藤說自己頭痛,沒吃晚飯就回臥室躺下休息瞭。妻子果然一點也沒懷疑。

  從這天晚上開始,佐藤失眠瞭。白天,他的目光總是不自覺地投向院子的那個角落,夜裡更是噩夢連連。就這樣過瞭兩三天,鈴木的傢人曾經來詢問過一次,佐藤假裝一無所知。每天早上,他都仔細閱讀報紙,卻沒發現有什麼相關報道。

  第四天中午,佐藤的另一位棋友來訪,他沒有發現佐藤不太對勁的樣子,向他提出瞭挑戰。這位朋友棋力比佐藤稍弱,競爭意識也不強,平常佐藤很喜歡和他下棋,現在卻實在沒有這份心情,但佐藤又擔心:如果自己拒絕,會不會引起朋友的懷疑呢?於是,他隻好若無其事地拿出棋盤,和朋友面對面坐下。

  朋友迅速從棋盒裡拿出棋子,在棋盤上擺放起來,佐藤也同樣擺放著棋子。忽然,佐藤發現少瞭一顆名為“角和步”的棋子。

  佐藤愣瞭一下,立刻臉色大變:角和步、角和步……那不是鈴木當天拿在手上的棋子嗎?想到此,佐藤不由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,嘴裡喃喃念著:“棋子少瞭、棋子少瞭……”他恍恍惚惚地走出客廳,剛走進臥室,就倒瞭下去。妻子擔心地跟著佐藤進屋,那位朋友隻好沒趣地告辭瞭。

  佐藤昏倒一會兒後醒瞭過來,他對妻子說,自己是勞累過度才這樣的,總算騙過瞭妻子。這天夜裡,妻子睡著後,佐藤悄悄起床,走出瞭臥室。他想來想去,那顆消失的棋子一定是握在鈴木的手掌中!自己平時非常珍愛這副棋子,連孩子都不讓碰,如果棋子就這麼無緣無故消失瞭,妻子肯定會懷疑的。

  佐藤決心要拿回棋子。冒著深夜的寒氣,佐藤來到院子裡,即使在黑暗裡,他也清楚地記得那個洞穴的位置。他卷起袖管,插入瞭鐵鍬,“哄哄”的挖掘聲,好像是從地底下傳來的呻吟……佐藤鼓足勇氣挖下去,突然,他看到瞭和服的一角衣擺,慌忙想轉頭,脖子卻像僵住瞭似的無法動彈。佐藤深吸瞭一口氣,丟下鐵鍬,用雙手扒開落葉。

  很快,他摸索到瞭死人的手,佐藤一陣惡心,情不自禁地縮回手,可他腦海裡好像有個惡魔在低語:“證據,這可是證據啊,不能把證據留在那種地方啊……”佐藤擦瞭擦滿頭的冷汗,咬緊牙關,扳開瞭死人的手指,可是,手裡沒有棋子……佐藤用盡力氣扳開第二隻手,怎麼回事?手掌中還是空空如也,他又找到第一隻手,還是沒有。佐藤隻覺得腦海裡一片空白,他慌忙用泥土覆蓋住屍體,將一切恢復原狀,腳步踉蹌地回到臥室。這一夜,似乎費盡瞭他一生的精力。

  佐藤醒來時已是第二天中午瞭,他覺得全身像棉花般松軟無力,還有點發燒,但一想到棋子的事,他還是勉強爬瞭起來。起床後他立刻來到客廳,拿出那副將棋,再次在棋盤上擺起瞭棋子。不可思議的是,棋子竟然齊全!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現在,佐藤最擔心的就是昨天來訪的那位朋友,自己的怪異舉動全落在他眼裡瞭,不知他會不會四處宣揚,如果傳到刑警耳裡,那可就糟瞭。

  想到這裡,佐藤坐立不安,心想:一定要讓朋友見到自己輕松愉快的樣子。於是,佐藤給那朋友打瞭個電話,說自己昨天很抱歉,不過今天已經痊愈,請朋友下班後務必到傢裡來。

  傍晚,朋友如約來瞭,佐藤立刻到門口迎接,還裝出愉快的樣子陪他閑聊。佐藤笑著對朋友說:“我最近大概將棋下得太多,腦筋都下出毛病來瞭。”朋友聽瞭不由哈哈大笑,兩人很快擺上棋盤。

  擺放棋子的時候,佐藤忽然有一種可怕的預感。果然,擺著擺著,他就發現棋子不夠,缺少的正是那顆“角和步”!

  佐藤覺得渾身冰冷,過瞭好久,他好像聽到朋友在叫自己“喂、喂”。他回過神來,立刻低頭在膝前、棋盤下,前後左右地搜尋,但是,到處都找過瞭,哪裡都找不到那顆棋子。www.rensheng5.com

  佐藤崩潰瞭,他趴倒在棋盤上,神經質地大笑起來,笑瞭好久才停下來,接著,他一口氣對朋友坦白瞭自己的罪行。

  聽完佐藤的話,朋友的臉色變得蒼白,他結結巴巴地說:“對、對不起,請你原諒,我沒想到你會有這樣可怕的秘密。老實說,昨天你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時,我就看到棋盤下掉著‘角和步’的棋子,可是你並沒有找棋盤下,隻像夢遊癥患者一樣,嘴裡念叨著‘棋子少瞭’,然後就走進臥室,倒下瞭。

  今天你約我時,態度還是很古怪,仿佛魂不守舍,所以我出於惡作劇的心理,在擺棋子時迅速藏起瞭“角和步”,想看看你有什麼反應,沒想到會對你造成如此嚴重的打擊!"說著,朋友將緊握在左手掌中的棋子丟在棋盤上。

  佐藤目瞪日呆,但他一點也不恨朋友,隻感到整個人頓時輕松瞭。這時,他聽到另一個房間裡傳來妻子的抽泣聲,想必妻子也聽到瞭兩人的談話吧,自己服刑後,妻子該怎麼辦?佐藤陷入瞭沉思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