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恩比天高

  路小飛二十好幾瞭,卻整天不務正業,遊手好閑。

  這天一大早,他去鄰村一個叫刁子的人傢裡打牌,一直打到天黑才散,然後趁著模糊的星光,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傢裡走去。

  走到一處山崖邊,路小飛突然聽到前面傳來一聲巨響,隻見一輛摩托車撞上路旁的石頭,側翻在地,車上的人也被彈飛起來,骨碌碌地向山崖下滾去。

  路小飛吃瞭一驚,趕忙撲過去一看,在黯淡的星光下,隱約看見那人被一棵樹擋住瞭。路小飛知道,巖縫中的樹都很細小,哪能承受住一個人的重量?這人遲早還會掉下去的,到時說不定連命都保不住瞭。路小飛見旁邊有根拇指粗的山藤,就把藤條在石棱上磨斷,想把那人拉上來。

  可就在這時,路小飛無意中發現那輛摩托車有點眼熟,一看車牌號才知道,這輛車是同村李志清的。路小飛立刻把手裡的藤條扔到瞭一邊,對這個李志清,他早就恨之入骨啦!每次他輸瞭錢回傢跟他媽路大嬸吵架,這個李志清都要仗著年長一輩,走過來狠狠地訓斥他一頓。於是路小飛放棄瞭救人的想法,悄悄溜走瞭。

  他剛走瞭幾步,又停下瞭腳步,倒不是他良心發現,而是突然想起,李志清承包瞭一大片林場,是村裡最富有的人,聽說身傢有上千萬瞭。路小飛心想,常言說“滴水之恩,湧泉相報”,如果自己救瞭他一命,說不定李志清為瞭報答,隨手就給自己十幾二十萬的……於是路小飛趕快回到山崖邊,沖著下面喊:“下面的人是李叔叔嗎?你現在怎樣瞭?”

  山下很快傳來李志清的聲音:“是我,你是小飛吧?我現在暫時沒事,等下我就……”

  路小飛忙接口道:“我知道你等下就會掉下去瞭,別急,我這就來救你。”說完,路小飛拿過那根藤條,一頭拴在旁邊的大樹上,另一頭拋下去,對李志清喊道:“李叔叔,你抓緊瞭,我拉你上來。”

  路小飛使出渾身的力氣,終於一點點地把李志清拉上崖來。李志清上來後,拉著路小飛的手說:“小飛,我平時對你那麼嚴厲,沒想到關鍵時刻你卻肯出手相救,我真要好好謝謝你!”路小飛聽瞭,不禁心花怒放。

  果然,第二天李志清就提著一隻黑色塑料袋來到瞭路小飛傢。李志清進門後對路大嬸說:“嫂子,昨天我從林場回來,出瞭車禍掉下崖去瞭,多虧小飛把我救上來,所以今天特地帶瞭點禮物來感謝你們。”

  路大嬸聽瞭忙擺手道:“小飛救你那是應該的,怎麼能收你的禮呢?”

  路小飛聽到動靜,忙走過來接瞭袋子,說:“媽,李叔叔誠心登門致謝,我們怎麼好拒絕呢?”他把袋子拿在手裡,感覺有點份量,不由心頭暗喜:這袋裡裝的是什麼呢?是一捆捆的鈔票,還是什麼貴重物品?

  等李志清走後,路小飛迫不及待地打開袋子,一看,不由大失所望,原來袋子裡面裝著的竟是幾隻螃蟹。路大嬸卻挺高興,她說:“喲,這麼大的螃蟹我還從沒見過呢,小飛,你說這些螃蟹清蒸還是紅燒?”

  路小飛見他媽一臉滿足的樣子,氣不打一處來,哼瞭一聲進屋去瞭。

  第二天,路小飛又想去打牌,可一摸口袋,隻剩下幾個鋼嘣兒瞭,他這才想起,前天已經把身上的錢全輸光瞭。

  路小飛在傢憋瞭幾天,突然有人找上門來,原來是牌友刁子。刁子問他,這幾天怎麼不見人影,路小飛嘆瞭口氣,說自己身上沒錢瞭。刁子望著路小飛笑道:“我聽說你救瞭一個有錢人的命,怎麼,這天大的恩情他就一點沒報答你?”

  這話真是說到瞭路小飛的心坎上,他恨恨地道:“別提瞭,那李志清是個鐵公雞,一毛不拔。”

  刁子看著路小飛的神色,湊上來小聲道:“他不主動給,你可以自己去拿呀。他不是開林場的嗎?聽說現在木材價格上漲,我們索性就去偷他幾棵樹賣。”

  路小飛起先還有些猶豫,可一想到李志清忘恩負義,也就下瞭決心。兩人商量已定,半夜三更時分,路小飛悄悄溜出瞭傢門。刁子早已在外面等著瞭,兩人摸黑來到林場,選中瞭幾棵價格昂貴的楓樹,正要動手,突然前方一道強光射瞭過來,一個聲音大喝道:“什麼人,竟敢來偷我的樹?”

  路小飛嚇瞭一跳,來人正是李志清,想不到這麼晚瞭他還在山上轉悠。這時李志清也看到瞭他們,吃驚地問:“小飛,怎麼是你,你怎麼能幹這種事?”他又掃瞭一眼刁子,厲聲道:“我勸你們趕緊離開,否則我就報警瞭。”

  刁子聽瞭這話,惡狠狠地道:“我們既然來瞭,就沒有空手回去的道理。”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來。

  路小飛吃瞭一驚,他知道刁子這人心狠手辣,什麼事都幹得出來,忙對李志清說:“李叔叔,你就散點財算瞭,保命要緊。”

  李志清聽瞭怒道:“這是什麼話?我的林場都是計劃培植的,能亂砍濫伐嗎?”說完拿出手機就準備報警。

  刁子見狀,突然舉起手裡的尖刀,向李志清刺去,刀子刺中瞭李志清的大腿,頓時血流如註,李志清倒在瞭地上。刁子正準備繼續砍樹,突然聽到山下響起瞭腳步聲,他做賊心虛,趕忙逃走瞭。路小飛卻被剛才的一幕驚呆瞭,站在那裡一動不動。

  李志清望著他罵道:“你的良心都讓狗吃瞭嗎?我把你當親侄子一樣看待,你竟然糾結歹徒來害我。”

  路小飛這才回過神來,他振振有詞地說:“這都怪你自己太小氣,你難道不知道救命之恩比天高?你的命都是我救的,我偷你幾棵樹算什麼?”

  李志清聽瞭路小飛的話,吃驚地說:“原來你是這樣想的,看來我不說實話不行瞭。”他頓瞭頓說,“其實我那天掉下山崖,並沒有生命危險,因為擋住我的那棵樹,離地面隻兩三米高,我跳下去根本不會有事,隻是天黑你看不清而已。”

  路小飛聽瞭,感到不可思議,他疑惑地問:“那,那你為什麼還要讓我救你?”

  路小飛話音剛落,隻聽到背後有個聲音道:“我知道是怎麼回事!”

  路小飛回頭一看,原來是他媽路大嬸!她怎麼來瞭?路大嬸搖頭嘆道:“你與別人嘀嘀咕咕,我聽到瞭幾句,半夜看你沒在床上,估摸著準是上山偷樹來瞭。”說著她看到瞭倒在地上的李志清,突然揚手狠狠地打瞭路小飛兩記耳光,罵道:“你這個混賬東西,還愣著幹什麼,快把你李叔叔送到醫院去。”

  路小飛這才回過神來,忙背著李志清向山下走去。到瞭醫院,李志清進瞭病房,路大嬸才松瞭口氣,她對路小飛說:“你不是奇怪,李叔叔明明沒危險,為什麼還讓你救他嗎?媽知道,其實他是想借這事除去我的心病啊。”

  路大嬸告訴兒子,原來他兩歲多時有一次在村口玩,一條毒蛇爬來,剛巧李志清經過,就趕走瞭那條蛇,路小飛毫發無損,李志清卻被蛇咬傷瞭,昏迷瞭兩天才醒來。從那以後,路大嬸就有瞭塊心病,鄉下人都講究知恩圖報,可自己孤兒寡母的,能拿什麼來報答人傢呢?說到這裡,路大嬸有點哽咽瞭:“我想,你李叔叔故意讓你救他,就是想借這件事抵消當年他對你的救命之恩,想讓我放下包袱,安心過日子……”

  路小飛聽後驚呆瞭,原來李叔叔對自己,那才是真正的恩比天高啊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