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喊鵲橋

PART.1鵲橋傳說

  張升傢境貧寒,靠采藥為生。這天,他到柳傢藥鋪去賣草藥,一抬頭,見門前貼著一張佈告,說藥鋪老板柳呈青的千金柳艷得瞭重病,需要鐵膚樹的根做藥引,誰能找來鐵膚樹根,女的賞銀千兩,男的就把柳艷許配給他為妻。張升一見,也不賣藥瞭,一把揭瞭佈告,說:“我知道哪有鐵膚樹根。”

  柳呈青見狀,便把張升帶到藥鋪後面的住宅,隻見柳艷小姐病得奄奄一息,已說不出話來。張升頓覺心如刀絞,其實,他和柳艷小姐已不是第一次見面瞭。上個月,張升來藥鋪賣藥,柳艷到藥鋪送飯,這對青年男女就有瞭點意思,後來又借故見瞭幾面,兩人早已情根深種。

  這時,柳呈青問張升:“鐵膚樹根世間罕有,你去哪裡找?”

  張升說:“傢父也是采藥的,生前留下一本冊子,記載著鐵膚樹的生長之地。”離開藥鋪,張升直奔城外三十裡的二指峰,鐵膚樹就生長在那兒。

  二指峰山勢險惡,張升歷盡艱辛,終於爬上瞭半山腰,隻見峰頭一分為二,像兩個張開的手指,中間是條大裂谷,最窄處也有十幾丈寬。一片鐵膚樹就長在對面的峰頭上,可是對面這座山峰直上直下,根本無路可通,裂谷上又沒有橋,怎麼過去呢?張升向裂谷下看去,隻見下面黑沉沉的不見底,一股硫磺熱氣蒸騰而上。張升沿著裂谷慢慢走,始終找不到過去的方法,想到生命垂危的柳艷小姐,他情急之下,就要往崖下爬去。

  這時,一個在山上砍柴的老樵夫攔住瞭他,張升對老樵夫講明原委,老樵夫想瞭想說:“其實,裂谷上是有橋的,不過需要有人來喊,一喊橋就會出現。”

  張升納悶瞭:橋怎麼會被喊出來呢?老樵夫說,很多年前的七月初七,有一對私訂終身的男女,被女方傢人追到瞭二指峰。當時裂谷上有一座索橋,那男的叫阿尤,先跑到瞭另一座峰上,女的叫織妹,正要跟過去,她的哥哥追到,抓住瞭她,還把索橋砍斷瞭。阿尤被困在孤峰上,和織妹相向而泣,兩人正要跳下裂谷殉情,幸好在峰上修行的鵲仙姑看到,她喊出瞭一座鵲橋,讓阿尤過橋團聚……

  張升聽後苦笑,說世間哪有這種事。老樵夫認真地說:“怎麼沒有呢?鵲仙姑還活著,我這就領你去。”

  老樵夫領著張升走瞭好久山路,來到一間草屋旁。老樵夫先進去通報,不多時,一個臉蒙黑佈的老婆婆走瞭出來,老樵夫說,這就是鵲仙姑。

  張升半信半疑,但還是對老婆婆說瞭自己的事。老婆婆聽完,掐指算瞭算,說:“每年的七月初七酉時,才可以喊鵲橋,三天後就是這個日子,看你一片誠心,我就為你喊一次吧。”臨別她又鄭重囑咐,過鵲橋有危險,記得隻挖一截樹根就要往回跑,不然鵲橋一斷就回不來瞭。

  張升點頭答應,心裡卻有點不相信,這鵲仙姑看著就像一個普通山民,難道她真有喊出鵲橋的本事?

PART.2一喊成橋

  三天後的酉時,張升來到瞭裂谷邊。這時天色已暗,鵲仙姑和老樵夫正等在那裡,見張升來瞭,鵲仙姑就俯身對著裂谷喊道:“架橋嘍!

  裂谷上窄下寬,鵲仙姑的喊聲激起回音,不絕於耳。

  忽然,裂谷下飛起一團金光,張升仔細一看,真的是一大群喜鵲飛瞭出來!那些喜鵲一隻隻比雞小不瞭多少,翅膀上還帶有金絲。金絲喜鵲越聚越多,很快把裂谷的縫隙密密層層地填滿,鵲仙姑大喊一聲:“還不過橋?"

  張升一咬牙,踩著喜鵲的背就走瞭過去,雖然步子不太穩當,還是快速通過瞭。到瞭對面的峰上,那裡果然長著十幾株鐵膚樹,張升匆匆挖出一截樹根,砍下後回頭就跑。這時,鵲橋上的喜鵲已不像剛才那麼密集,張升飛快地跑瞭回來。鵲仙姑喊過橋後就悄然離去瞭,隻有老樵夫等在那裡。張升就問老樵夫:“既然對面有珍貴的鐵膚樹根,為什麼不在裂谷上架橋?"

  老樵夫說:“索橋被砍斷後,也有人想重新架橋,可是白天剛把繩索接好,晚上橋就莫名其妙地斷瞭,後來就沒人敢修瞭。我猜是鵲仙姑在這裡修行,不願意受打擾,才施法斷橋的。對瞭,今天的事你不要說出去,當心鵲仙姑生氣。”

  張升點頭答應,拿著樹根回去給柳艷小姐熬藥,不久她的病就好瞭。張升提起成親的事,柳呈青滿口答應,但是又說:“我們柳傢也是大戶人傢,嫁女兒不能寒酸,怎麼著也得收一筆彩禮吧?這樣吧,你再去采些鐵膚樹根,賣出去就有彩禮瞭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張升一想,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,可是鵲仙姑說過,鵲橋隻有每年七月七那天才能架起來,隻好等一年瞭。

  一年後的七月初七,張升預備瞭一捆繩子,再次上瞭二指峰。他準備將繩子一端系在裂谷這邊的樹上,踩鵲橋過去後,另一端系在鐵膚樹上,這樣可以從容采滿一筐樹根,再攀著繩子回來。

  張升上山後先去草屋找鵲仙姑,不料鵲仙姑不在。眼看酉時快到瞭,張升隻好自己想辦法。看著黑不見底的大裂谷,張升試著沖裂谷喊開瞭:“架橋嘍!"

  在回音的嗡嗡聲中,跟上回一樣,裂谷下面忽然飛起一團金光,大群金絲喜鵲越聚越多,密密層層地佈滿瞭裂谷的縫隙,鵲橋竟然架好瞭!

  張升見狀大喜過望,他系好繩子,踏著鵲橋過瞭裂谷,很快就砍瞭滿滿一背簍鐵膚樹根。然後他攀著繩子回來,背著背簍下瞭峰。

PART.3誤墜橋下

  張升把鐵膚樹根一賣,很快換回銀兩,置辦瞭彩禮。不料柳呈青又發話瞭:“我女兒怎麼住得慣你傢的草屋?最少也得是青瓦房。反正你知道長鐵膚樹的地方,就再去一趟。”張升沒有辦法,隻好再等一年。

  第三年的七月初七,他剛要出發,突然想到,蓋房開銷大,隻挖一筐樹根不夠,於是就雇瞭幾名工人,帶上好幾擁繩子,直奔二指峰。張升計劃踩著鵲橋過去後,把所有繩子都分別系在兩頭樹上,那就是一座繩橋瞭,然後帶工人過去開挖。

  來到大裂谷前,已是酉時瞭,張升就朝裂谷下喊開瞭:“架橋唆!”裂谷下果然又飛出一團金光,但這團金光比以前黯淡多瞭。眨眼間,金絲喜鵲架起長橋,張升抬腿就上,沒想到才走出兩步,就一腳踏空,墜落橋下!

  工人們剛想救他,隻見谷底飛上來一團黃霧,沖破金絲喜鵲的封鎖,向眾人劈頭蓋臉沖瞭過來。大傢“媽呀”一聲叫,都跑瞭。

  張升掉下鵲橋,可是沒有死,他被一張大網托住瞭,就這樣懸吊在半空中。這時月光明亮,直照到谷底,張升看見谷底白花花的一片,也不知是什麼,接著就聞見硫磺味更重,也更熱瞭。再看兩旁山壁,到處都是孔洞……

  正在疑惑之時,山峰上垂下瞭一條繩子,張升慌忙抓住,攀著繩子出瞭裂谷。張升攀上峰頂,隻見老樵夫和蒙著臉的鵲仙姑就站在面前,老樵夫一見張升就嘆起瞭氣:“你闖瞭大禍,這一帶的老百姓要遭災瞭!"

  張升不明白,鵲仙姑解釋道:“你剛才看見谷底的白色瞭吧?那是蝗蟲卵,因為谷底有地熱,適宜蝗蟲繁殖,那裡蝗蟲數量大得驚人。每年七月初七前後,蝗蟲翅膀長硬,不斷飛出谷外。如果此時有人喊一嗓子,受驚的蝗蟲就會蜂擁而出。幸好山壁間的孔洞裡住著許多金絲喜鵲,蝗蟲出谷的時候,金絲喜鵲就飛出捕捉,有少量蝗蟲逃逸也不足為患瞭。因為天色暗,一般人看不清蝗蟲,乍一看,還以為金絲喜鵲是來架橋的。”原來如此啊,張升點點頭,可他還有一個疑問,就問道:“為什麼這回我過鵲橋,會掉下去?"

  老樵夫嘆道:“還不是因為你貪得無厭,去年采瞭那麼多鐵膚樹根。鐵膚樹極為嬌嫩,一旦根部損傷就活不成瞭。峰上的十幾株樹被你毀掉一半,用鐵膚樹嫩芽哺育幼鳥的金絲喜鵲不得不遷徙,離開瞭裂谷。喜鵲數量大減,就不能承受你的重量瞭。好在我們事先在鵲橋下張瞭大網,你才沒出事,但是蝗蟲已大量逃逸出去,必然會危害附近的莊稼。”

  聽到這裡,張升也大為後悔,他嘆瞭口氣說:“我是被那門親事逼急瞭,現在我想通瞭,既然娶不起,就算瞭,我這就下山幫大傢治蝗,將功贖罪。”

  鵲仙姑聽後,微微一笑,忽然摘下蒙臉佈,露出一張滿是疤痕的臉來,說:“看你誠,自悔改,我就幫幫你。我們兩個這就跟你下山,會一會柳傢藥鋪的柳呈青!"

PART.4仙姑真相

  來到柳傢藥鋪,鵲仙姑獨自見瞭柳呈青,兩人在屋裡一會兒哭一會兒笑。不多時,滿面淚痕的柳呈青走出來,鄭重宣佈,女兒的婚事隨時都可以辦,不要大瓦房瞭。

  張升聞言,驚喜交加,馬上張羅親事,不幾天就把柳艷娶過瞭門。洞房花燭夜,張升對鵲仙姑贊不絕口,柳艷聞言撲嘖一笑,說出瞭真相。

  原來鵲仙姑就是當年的織妹,老樵夫就是阿尤。那一年兩人因為門不當戶不對,被織妹的哥哥追上二指峰。兩人隔峰相望,情急之下大喊大叫,誤打誤撞喊出瞭鵲橋。通過鵲橋兩人再次相會,但織妹的哥哥還是不依不饒,幹是兩人雙雙跳下瞭懸崖。織妹的哥哥以為兩人必死無疑,追悔莫及。其實他們都被崖旁大樹擋住,又爬瞭上來,但是織妹的臉容盡毀,平日裡就蒙著臉。好在阿尤不離不棄,從此兩人就居住在二指峰。兩人在崖底看見過蝗蟲卵和金絲喜鵲,明白瞭鵲橋的秘密,也明白瞭此處關系著百姓的莊稼收成,就負起保護之責。織妹假扮鵲仙姑,想過去隻有找她喊出鵲橋才行;阿尤則偷偷破壞修橋,不讓人隨意砍伐鐵膚樹根。

  張升終於懂瞭,但他還是不明白,織妹是怎麼說動自己的老丈人的?柳艷一指頭戳到他腦門上:“榆木腦殼啊,我得管織妹叫姑姑,懂瞭嗎?我父親見瞭親妹妹,還有什麼不答應的?再說,姑姑來瞭個現身說法,阿尤面對毀容的她還是不離不棄、相伴一生,可見,感情才是連接兩人幸福的真正鵲橋啊!"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