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炸橋

  周偉民是個小工頭,這段時間,他一直帶著手下的工人在清源河大橋工地上幹活。現在,大橋已提前完工,即將通車。

  這天,大工頭對周偉民說:“你們這幫人幹得不錯,交給你一個新活兒——去把清源河上的那座舊橋拆瞭。上面說瞭,那舊橋有礙觀瞻,一定要在新橋的通車典禮舉行前拆完。”大工頭還說,拆橋也算是個技術活兒,所以把一個懂爆破的技術員配給瞭他。

  周偉民接到任務,就帶著工人們來到舊橋,這是一座不知什麼年代修建的鋼架橋,橋上的鋼梁早已銹跡斑斑。橋面很窄,隻能容一輛卡車通過,和他們剛建好的那座雙向六車道新橋一比,顯得非常寒酸。

  拆這麼個破橋,還不是小菜一碟?周偉民往手心裡吐瞭口唾沫,帶著人就上瞭橋。橋頭有一個老頭正在釣魚,看到周偉民他們,老頭不禁問道:“你們是幹嗎的呀?”

  “幹嗎的?咱們是建大橋的。”周偉民指瞭指不遠處的新橋,自豪地說。老頭哼瞭一聲:“建橋的?那到這兒來幹嗎?”

  這老頭管得還真寬,周偉民有些不耐煩地說:“新橋修好瞭,舊橋當然要拆瞭,我們就是來拆橋的。”

  “拆橋?”老頭上上下下打量瞭他們一番,搖瞭搖頭,“就憑你們?這橋你們拆不瞭。”

  周偉民聽瞭,不由又好氣又好笑,他二話沒說,簡單地分派瞭一下任務,帶著人就幹開瞭。這一動手才知道,舊橋看起來銹跡斑斑,可修得實在結實,一幫人乒乒乓乓敲打瞭半天,卻隻敲下來幾塊鐵皮。

  周偉民累得靠在橋欄桿上直喘氣,那老頭收起魚竿走瞭過來,笑著說:“我說你們拆不瞭吧?”老頭的笑容讓周偉民覺得很不舒服,他可不願輸這口氣。他沒搭理老頭,和技術員商量瞭一陣。重新分工後,周偉民把帶來的工具都用上瞭,但忙活瞭好一陣,進展還是不大。周偉民的氣不打一處來,扔下工具吼道:“不行就炸他娘的,不信這橋炸也炸不垮!”

  於是周偉民打電話向大工頭請示,大工頭說要上面研究後才能決定。好一會兒,大工頭回電話瞭,語氣非常興奮:“上面同意炸橋瞭,不過不是現在炸,聽說有人提瞭個天才的建議,橋要留到新橋的通車典禮時炸,到時候炸掉舊橋,就當給新橋開通放焰火,增加喜慶氣氛。”

  周偉民掛瞭電話,下令收工。經過那老頭身邊時,老頭微笑地看著他們,似乎在說:“現在相信我的話瞭吧?”周偉民回頭望瞭望那橋,狠狠地說瞭句:“過兩天再來收拾你!”

  到瞭新橋通車那天,周偉民帶著工人前去炸舊橋。他心裡憋著一口氣,暗想,要是老頭還在那裡就好瞭,這一次,就是要炸給他看看。

  到瞭橋頭一看,周偉民不由樂瞭,那老頭還真在,隻見他靠著橋欄桿,一副悠閑的樣子,正釣魚呢!

  周偉民走到老頭身邊,故意大聲喊道:“清場啦!”工人們開始拉警戒線,周偉民對老頭說:“老人傢,我們要炸橋瞭,請你離開。”老人看瞭一眼周偉民帶來的隊伍,說:“這橋是該拆瞭,不過你們這樣子,炸不瞭。”

  周偉民心想:啥,還有炸藥炸不瞭的橋?都這時候瞭,這老頭還逞能呢。於是他對老頭說:“老人傢,我們有專門的技術人員,你就瞧好吧。”

  老頭搖搖頭,收起魚竿,退到瞭警戒線外。

  周偉民和技術員研究瞭一番,很快找好炸點,放好炸藥。片刻後,新橋那邊發來瞭指示:可以炸橋瞭。“十、九、八、七—”倒計時一過,周偉民摁動瞭起爆按鈕,隻聽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舊橋頓時籠罩在一片硝煙中。等煙霧散去,周偉民定睛一看,傻瞭眼,舊橋還好端端地矗立在那裡!www.rensheng5.com

  周偉民問技術員:“怎麼回事?”技術員苦著臉說:“可能是藥量不夠。”正在這時,周偉民的手機響瞭,是大工頭打來的:“怎麼搞的?”周偉民忙說:“可能是裝藥量不夠。”大工頭說道:“剛才我對領導解釋說,為瞭穩妥起見,先搞一次試爆,這才遮掩過去。我不管你是什麼原因,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隻許成功,不許失敗!這邊還等著炮響通車呢,一個破橋都對付不瞭,我看你別幹瞭!”

  周偉民掛上電話,決定重新爆破,這次裝藥量翻番,一定要拿下。那老頭走過來想說什麼,周偉民可沒工夫理他,揮手讓他退到警戒線外。

  第二次爆破開始瞭,“轟”的一聲,天搖地動,周偉民感到腳下的大地猛地顫抖瞭一下,遠處的新橋也似乎搖晃瞭一下。等硝煙散去,周偉民卻再次呆住瞭—舊橋仍然好端端地矗立在那裡,除瞭有幾處鋼架變形,幾乎絲毫無損。真是邪門瞭!

  這時,有人拍瞭拍周偉民的肩頭,他回過神來一看,正是那老頭。老頭說:“我早說過瞭,你們這樣子是拆不掉這橋的。我爺爺建橋時費盡瞭心思,別說你們這點炸藥,當年就是日本鬼子的重磅炸彈也沒炸垮它!”

  “你爺爺?”周偉民有些吃驚。老頭點點頭:“我爺爺在國外學習橋梁設計,抗戰爆發後回國,這橋就是他主持修建的。建橋的時候常有鬼子的飛機來騷擾,可他還是吃住都在工地上。他常說,建橋是子孫工程,要用心。這橋當年是清源河上唯一的一座大橋,用瞭幾十年也沒壞,我的工作就是維護大橋,現在橋沒用瞭,我也退休瞭。”

  周偉民忙問:“那麼你一定有辦法拆掉這座橋瞭?”

  老頭點點頭:“大橋的圖紙我還保存著呢,上面有我爺爺用紅筆圈出來的幾個點,是橋體結構的致命點,那是當年怕鬼子攻來瞭,萬不得已要炸橋的時候用的—”周偉民緊緊握住瞭老頭的手:“老人傢,你算是救瞭我一命,麻煩你快去拿圖紙吧。”老頭說:“不用,我都記在心裡瞭。”

  大傢正要按老頭的吩咐重新佈置炸點,大工頭又打來瞭電話。周偉民賠著小心說:“再給我一次機會,這次一定成功。”隻聽手機那頭氣急敗壞地吼道:“不要再炸瞭!剛才那一下子,新橋上出現瞭幾條大裂縫!現在這裡已經亂成一鍋粥瞭,你們都趕緊給我撤回來—”

  所有人都愣住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