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平安路

  這天中午,鎮派出所的王所長接到報案電話,河東村一個叫彩雲的女人說,她剛從地裡幹完活回傢,就發現傢裡來過小偷,把一隻玉鐲子偷走瞭。王所長知道這些莊稼人生活不容易,丟瞭東西哪有不心疼的?於是騎上車就往河東村趕去。

  王所長一邊趕路一邊想,這一帶治安一向很好,怎麼會無端端出瞭小偷?而且這小偷也太大膽瞭,竟敢光天化日下行竊,正想著,河東村便到瞭。王所長進瞭村,到報案的彩雲傢一看,不由暗暗奇怪:這彩雲的傢境實在一般,一幢紅磚房已蓋瞭多年,門窗都顯得陳舊,村裡富裕的人傢也不少,怎麼獨獨就她傢被小偷盯上瞭呢?接著,王所長勘察瞭現場,隻見大門有撬壞的痕跡,屋內一片狼藉,雜物扔瞭一地。

  這時彩雲走瞭過來,指著一隻抽屜的夾層,說:“那隻玉鐲就藏在這裡,沒想到也被小偷找著瞭。”她沮喪地說:“這隻鐲子是我娘的遺物,我一直都很珍重……唉,這小偷太可惡瞭!”

  王所長心想,鐲子藏得這麼隱蔽都被找到瞭,說明小偷在此停留的時間不算短,作案時有恃無恐,到底是什麼人做的案呢?

  這時,彩雲在一旁突然說道:“王所長,我肯定,這個小偷就出在我們村!我的鄰居秀枝就有最大的嫌疑。”

  王所長一愣,忙問:“你有什麼證據嗎?”

  彩雲恨恨地說:“這事還得從去年說起。那天,她傢的貓溜到我傢,打翻瞭我一口好壇子,我一氣之下就敲瞭那貓一棒子,沒想到貓不久後就死瞭。秀枝當時就摞瞭狠話,說那貓比她的傢人還親,她不會善罷甘休的。我想,一定是她偷瞭我的鐲子去抵她那隻死貓瞭。她今天沒有下地,一直在傢,有作案的機會,我提議,立即去她傢裡去搜查。”

  王所長聽罷,皺瞭皺眉,道:“光憑懷疑是不行的,凡事都要講證據。”他頓瞭頓,又道:“不過,倒是可以去她傢瞭解一下情況,你們兩傢屋子挨得近,也許她能提供些有用的線索。”

  說完,王所長出門向秀枝傢走去。秀枝傢與彩雲傢隔著一塊七八丈遠的空地,在村裡就數這兩傢離得最近瞭。王所長走進秀枝傢,秀枝顯然早已聽到瞭風聲,擺出瞭一副“兵來將擋、水來土淹”的架勢。

  王所長問秀枝:“你今天一直在傢吧?”秀枝答道:“在傢,沒出過門。”“那你看到附近有可疑的人嗎?”

  秀枝一笑:“沒出過門,自然就看不到什麼人。”正說著,她突然一眼看到彩雲站在自傢門口,探頭朝屋裡張望,頓時氣不打一出來,沖著門口的彩雲喝道:“你那眼珠子往哪裡瞧?要是懷疑,就進來搜好瞭。”

  這句話正中彩雲下懷,她說瞭句“這可是你自己說的”,就走進屋來翻箱倒櫃,可是折騰瞭好半天,也不見鐲子的影子。這時,秀枝冷冷地說:“這下看明白瞭吧?以後可別亂冤枉好人。”彩雲卻不屑地道:“我看你早把東西藏到別處去瞭,要不哪會叫我來搜?”

  “你……”秀枝氣得說得不出話來,眼看兩人又要掐起來,王所長走上前勸道:“唉,都說遠親不如近鄰,你們怎麼鬧得跟仇人一樣?好瞭,都別吵瞭,我再到村裡去瞭解一下情況,等案子破子,自然水落石出。”

  接下來王所長陸續走訪瞭幾戶村民,他們都說秀枝雖然有點小心眼,但人很誠實,這樣小偷小摸的事還真做不出來。最後有個村民無意中說道,今天上午村裡來瞭一個磨刀的陌生男人,眉角有道刀疤。王所長聽瞭精神一振,記下瞭這條線索。

  回到所裡,王所長就打印瞭幾份防盜告示,讓人貼到各村去,還增加瞭兩個民警到各村去巡邏。然而小偷狡猾,防不勝防,接下來一段時間,附近又有幾戶人傢陸續失竊。王所長走訪後,從這些案件中總結瞭一些奇怪的現象:這個小偷膽子不小,不在夜裡行竊,卻喜歡喬裝改扮成磨刀的或收山貨的,光天化日大搖大擺地混進村裡,很有點有恃無恐的架勢;外來盜竊一般都會找村裡惹眼的富戶下手,可這個小偷“光顧”的失主大多和秀枝一樣,傢境都不富有。更奇怪的是,這些失主遭竊後,反應也都和秀枝差不多,總是口口口聲聲先懷疑自己的鄰居。有好幾次,王所長已經向失主說明瞭是外地流竄來的慣偷作案,但失主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,有的當場就和鄰居爭吵起來,還險些動手。

  調查下來,王所長感到十分頭大:看來,這個小偷還真有些古怪,其中的緣由,恐怕隻有等小偷落網才能搞明白瞭。

  半個月後的一天,派出所接到鎮上一傢首飾店老板打來的電話,說有個男人想在店裡賣一隻玉鐲,形色慌張,十分可疑。王所長趕過去一看,那男人的外貌和村民描述的一模一樣,於是一舉將他拿下,接著又從他的住處找出好些來不及轉手的贓物。

  回到派出所,王所長一邊通知村民來認領失物,一邊和民警小朱審訊起瞭疑犯。這個疑犯果然是個慣偷,揚子江上的麻雀,風浪也見過不少瞭,於是沒怎麼抵抗,就把偷瞭哪幾個村子哪些人傢,都一一作瞭交代。

  最後王所長想起瞭連日來心頭的疑惑,就問小偷:“你既然行竊,為什麼不選有錢的人傢,是不是有什麼陰謀?”

  小偷聽瞭這話,竟毫不臉紅地嘻嘻一笑:“哪有什麼陰謀啊?這是我做事的原則,不偷最有錢的,隻偷最安全的。”

  隻偷最安全的?王所長搞不懂瞭,小偷就解釋說,他們作案,最怕被戶主的鄰居發現,所以偷那些鄰裡關系不好的人傢最安全瞭。因為這些人就算註意到鄰居傢有異常情況,也不會出門察看,有的就算看到瞭,也會睜隻眼閉隻眼。

  王所長細細一想,可不是,自己進村調查時,就有村民的鄰居吞吞吐吐地不肯多說,沒想到這個小偷竟如此奸滑。

  這時,旁邊的民警小朱疑惑地問小偷:“你是外地人,又不是村裡人,怎麼知道人傢鄰裡不和?”

  小偷聽瞭這話,竟好像有些得意,他晃著腦袋道:“這個嘛,是我們這行必備的素質,這裡面講究可就多啦,有個口訣叫:一看墻,二看路。我白天進村,就是為瞭能看清這些。鄰裡關系好的人傢,隔開兩傢院子的墻頭修得低,人站在院子裡,能看見墻那邊的鄰居,互相說話、遞東西都方便;要是隔墻修得又高又厚,那多半鄰裡關系就不怎麼樣啦。這就是‘一看墻’,要是獨棟房子呢,那就要看路瞭。”

  原來,這一帶的農村,許多村子隻有一條主馬路進出,有些人傢的屋子不在馬路邊,村民相互走動,就要從田埂上或菜畦中穿過去,走的次數多瞭,地上便會踩出一條土路來。那些鄰裡關系好的,連接兩傢之間的土路又平坦又清晰,而那些鄰裡關系緊張的,那條路就會雜草叢生、模糊不清,或者根本就沒有路。

  最後,小偷說,他就是以這些情況作為判斷,到現在為止,還從未走過眼……

  王所長和小朱聽到這裡恍然大悟,扭頭一看,不知何時,門口已站著好幾個人,原來都是領瞭失物來旁聽的村民,彩雲也紅著臉站在其中。大傢顯然都聽到瞭小偷的話,一個個張口結舌。王所長走過去,對他們說道:“剛才都聽清瞭吧,還愣著幹什麼?趕緊回去把通往鄰居傢的路都好好修一修吧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