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冠軍也作弊

  二十年前,杜德和薩姆是拳壇上大名鼎鼎的明星。尤其是杜德,臨近退役還連續兩年奪得冠軍,這讓薩姆再也沒有報復的機會,便含恨結束瞭自己的拳擊生涯。

  如今,薩姆的日子過得貧困潦倒,他開始冥思苦想,想找到一個快速發財的方法。突然,他想起瞭老對手杜德,頓時眼前一亮。

  薩姆想方設法找到瞭杜德的電話,打瞭過去,電話很快通瞭:“喂,是杜德嗎?還記得我嗎?我是薩姆。”

  杜德接到電話,很是意外:“薩姆?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?有什麼事?”

  薩姆熱情地說:“咱倆已經有二十年沒碰面瞭,明晚去酒吧喝一杯,怎麼樣?”杜德爽快地答應瞭。

  第二天晚上,兩人在約定的酒吧碰面瞭。薩姆見杜德穿著普通,便不客氣地說:“老朋友,看來,你和我混得也差不多嘛。怪就怪我們的職業,天生隻能讓別人消遣。”

  杜德卻滿不在乎地說:“我現在是個生意人,經營著一個停車場。你有什麼事快說吧,我很忙。”

  薩姆一字一句道:“我想再跟你比賽一場,但是要賭兩萬美元。”

  杜德不屑地說:“兩萬美元太少瞭,這點錢對我來說簡直是恥辱。”

  薩姆哼瞭一聲,不依不饒地說:“你怎麼不承認,你和我一樣沒有朋友,隻有債主呢?其實你是怕輸掉這場比賽的錢。你是不是不敢應戰?”

  被薩姆一激,杜德傲慢自負的性格又暴露瞭,他激動地說:“誰說我不敢應戰?更何況我也不會輸!隻是我們再打一場還有什麼意思?”

  薩姆依舊不死心:“年輕的時候,我們為榮譽而打;現在,我們為生存而打。我們都上瞭年紀,過不瞭多久,貧窮和疾病就會把我們逼上絕路。隻有一種解決辦法,能使我們兩人當中的一個擺脫困境。”

  杜德淡淡地問:“什麼辦法?”

  薩姆壓低聲音說道:“我們找一個隱秘的地方,比如舊體育館或者倉庫,然後關上門,就我們兩個人來一場生死決戰。這樣,我們用不著支付場地租金和其他費用。我們各自把賭註放在桌上,誰贏瞭誰拿走。”

  杜德終於有點心動瞭:“你的主意倒不錯。可這筆錢我們得去借。輸瞭的人怎麼辦?”

  薩姆冷笑一聲,說:“他隻好自認倒黴。你幹不幹?”

  杜德思忖片刻,咬牙說:“兩萬太少,五萬吧。”

  薩姆毫不猶豫地答應瞭。

  三天後,薩姆和杜德按照約定,來到市郊一幢廢棄的樓房前碰頭。兩人按照職業比賽的規則,還帶來瞭一隻鬧鐘和一面鑼。

  兩人把各自的賭註放在一張桌子上,然後一個敲響瞭鑼,另一個瞅瞭瞅鬧鐘,同時走到屋子中間。兩人同時喊道:“不許擊打違反規則的部位。”

  話音未落,薩姆冷不防一記重拳打中杜德的下巴。頓時,杜德就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昔日的冠軍怎麼會被一拳擊倒?原來,薩姆偷偷作瞭弊。他在拳擊手套裡藏瞭一個小沙袋,能把一頭牛打倒。

  薩姆計劃得非常周密,打倒杜德後,他迅速脫去拳擊手套,換上另一副棉手套。然後,他從佈袋裡取出一根繩子,套在吊燈的鉤子上,打瞭個死結。接著,拿過一把椅子,費瞭好大勁將杜德抱起來,把他吊在繩結上,佈置成杜德上吊的現場。

  幹完這一切,薩姆得意地笑瞭,杜德的身上沒有傷痕,也沒被人下毒,因此誰也不會懷疑,他不是自殺。

  最後,薩姆把桌上的賭註統統裝進瞭袋子裡。離開之前,薩姆在杜德面前停瞭下來,喃喃道:“原諒我,杜德,我作瞭弊,沒有給你還手的機會,因為我必須贏得這場比賽。但無論如何,贏得榮譽的仍然是你。很快,你的照片就會被登在所有的報紙上,人們將回憶起你這位偉大的冠軍,特別會提到你在那些打敗我的比賽中的出色表現。唯一讓我感到遺憾的是,今天,當命運最終決定我倆當中誰是贏傢時,你卻看不到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擁抱你……永別瞭,杜德!”
薩姆拎著袋子,走出破舊的樓房。剛走到街道拐角處,一輛汽車突然停在他面前,從車裡沖下來幾個警察,命令道:“扔下袋子,不許動!薩姆,你被捕瞭!”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薩姆一點也不害怕:“憑什麼?”

  警察冷冷地說:“我們都知道瞭!你向杜德挑戰,並且殺瞭他,搶瞭他的錢。你作弊瞭,冠軍!”

  薩姆手有點發抖:“你們……有什麼證據?”

  警察冷笑道:“因為你並不知道,杜德也作瞭弊。當你們換裝準備比賽時,他偷偷安瞭一個攝像機。事先他已和電視臺談妥瞭,電視臺願意出一百萬美元,買下你們這場比賽的直播權。就這樣,所有的電視觀眾都看到瞭一樁犯罪的經過,而不是一場比賽!你明白瞭嗎?”

  薩姆聽完,徹底癱在瞭地上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